英格蘭的究極進化:從黃金一代失落身份 走到重拾榮譽之路



「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錢穆先生當年為新亞書院校歌填詞,寫出創校時的匱乏。無獨有偶,歌詞恰巧與英格蘭國家隊頗為相似,多年無冠手空空;「Football's coming home」的回家路一直遙遙。不過無止境的等待,今年或許畫上告號,至少,已歷史性晉身歐國盃決賽。
貴為現代足球起源地,英國球迷總是狂熱,對球隊寄予厚望。在歷史原因下,除了世界盃,其他國際大賽上,英國仍然以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北愛爾蘭,各自派出所屬的代表隊,其中最受矚目的,始終是實力較強的英格蘭,不時被吹捧為大熱門,但往往大熱倒灶。

延伸閱讀:【長文】The Azzurri is Back! —— 文仙尼麾下意大利的重生
戰績不似預期早成常態,自1966年首奪世界盃後,一直與冠軍無緣,歐國盃最佳成績只是季軍,即從來未晉身決賽。千禧年的黃金一代曾被視為希望,前、中、後均有球星,例如謝拉特、林柏特、碧咸、史高斯、奧雲、里奧費迪南,可惜功敗垂成。到近年星味褪色,英格蘭未再粒粒皆星,表現反而有驚喜,2018年世界盃奪殿軍,為近30年來最佳,今年再入歐國盃決賽,球迷都嘖嘖稱奇。
成功固然需運氣,今年英格蘭晉級路上的對手,除了16強硬碰宿敵德國,其餘為烏克蘭及丹麥,都非奪冠熱門(當然實力亦不容小覷),然而成功始終非偶然。說是「究極進化」,重點正是改善過往陋習。

黃金一代的失落

英格蘭主帥修夫基在八強戰勝烏克蘭時便提到,天賦並非所有,團隊建立(Team Building)更為重要,關乎到球員關係。事實上,英格蘭過往多年的核心問題,往往並非球員個人技術遜色,名帥哥迪奧拿曾指,千禧年的英格蘭黃金一代,其實陣容可與當時橫掃世界盃及歐國盃的西班牙媲美,但最終最佳成績也只是八強止步。

球員不和影響合作

問題成因涉多方面,黃金一代球員的說法,亦點出一大重點—團結。謝拉特曾憶述,在國家隊時,與球會競爭對手之間確有憎惡(Hatred),但往往要裝出友好(Pretend to like them);里奧費迪南與林柏特同樣出身於韋斯咸的青訓,里奧費迪南曾指,21歲前二人出雙入對,但轉會令二人成為競爭對手後便停止交流,雖然不討厭對方,但不想讓林柏特從國家隊取得任何東西回車路士(I didn't want to give him anything that he might go back to Chelsea with)。加歷查與加利尼維利本應是國家隊的後防拍檔,但由於在球會上,利物浦與曼聯存在宿敵關係,令二人當時互相鄙視,直至現時成為天空體育的同事,始發覺雙方有不少相似之處。不要忘記,到2010年時,再爆出泰利偷食隊友布歷治的女友,試問如此氣氛的更衣室,怎會有好表現?

足英台其他歐國盃系列文章及影片:

足球經濟學|贊助究竟有幾重要 2枝可樂值310億?!

【有片】回看北馬其頓歐國盃傳奇|彭迪夫最後探戈 弱旅不餒終出頭


媒體、球迷壓力阻礙發展

除了球員間的關係,5年前受英國足總委託,擔任球員的高效能教練(High Performance Coach)的奧雲伊士活 (Owen Eastwood),近日亦出書《Belonging: The Ancient Code of Togetherness》,更深入地講解英格蘭的問題。書中提到他曾訪問奧雲,對方表示當時球隊一直受傳媒及球迷影響,認為英格蘭需踢出傳統的體力化足球,高壓迫、高體能,如「鬥牛犬」(Bulldog)般。前英格蘭主帥艾歷臣雖然想脫離傳統英式踢法,採用控球在腳的歐陸踢法,但一旦球隊放慢節奏,便會被外界口誅筆伐,結果球隊踢回傳統英式足球,未能踢出最合適的風格。


重建失落的英格蘭身份

奧雲伊士活進一步剖析英格蘭的問題,貴為高效能教練,他曾任教不同球類運動的球隊,以毛利語「Whakapapa」一詞,提出其理念。簡單而言,便是在一個族群中建立歸屬感,從團結中獲取力量。他與奧雲等球員的訪談中發現,英格蘭國家隊一直未有提到歷史,其形象則如前文般,是由媒體塑造的「鬥牛犬」,未有建構其根源,欠缺身份認同,球員亦可能視國家隊為球會以外的次要賽事。

就此,伊士活重新建構英格蘭國家隊的身份,追源溯本,由文化歷史角度出發,再連接當代英格蘭,既是過去,也是現在,不會一成不變地懷緬歷史,建立「我們的故事(Us Story)」。例如先從球衣上的三獅標誌說起,並非留在球場上,而是到英國國家檔案館了解根源。事實上,近年多項舉動都可見,英格蘭愈來愈重視國家隊球員,例如阿歷山大阿諾2018年首次入選大國腳時,由英國威廉王子親手送上球衣;即使並非皇室成員,但都會由著名前國腳頒贈球衣,例如朗尼送予哥林威爾遜,有更濃厚的傳承味道。另外,過往球員征戰國家隊時,會經郵寄獲得隊帽(Cap),但之後改為正式的頒授儀式。


在英格蘭第1000場比賽時,英足總亦推出「傳奇號碼」球衣,每名球員會按照歷年入選次序,獲發繡上編號的球衣,例如最新一人便是1262號的西布朗門將莊士東。編號1243的車路士中場曼治表示,1000場比賽只有1200多名球員參與,想到每年有不少人希望成為足球員,為國出戰,便發覺自己是少數有幸獲得殊榮的人,並感受到很多英格蘭傳奇曾穿上同一件球衣,前與人共榮譽。

在建立身份後,球員背後有共同的英格蘭故事,相同的目標,表現得更團結,至少更衣室更和諧。2019年史達寧曾與祖高美斯起爭執,但修夫基亦即時將史達寧踢出陣容,以強調團隊合作。在球場上,今屆歐國盃賽上的防線,撇除門將,主要由曼聯及曼城球員組上,雖是球會上的宿敵,卻依然合作無間,至今只失一球,穩健防守成為晉身決賽的一大原因。


修夫基知人善任 敢於棄用大球會

當然,撇除這些較為抽象的概念,英格蘭在技術層面亦有可取之處。有今日的成績,修夫基自然功不可沒。在挑選陣容上,修夫基與過往領隊不同,從前的英格蘭雖粒粒皆星,中場是謝拉特、林柏特、史高斯、碧咸,但將最出色的球員一同放在陣中,並不代表得出最佳效果,球場上一加一從不等如二,「雙特」問題直至二人掛靴,都未曾解決,反而欠缺願當「甘草」的球員,例如當年英格蘭球員主要來自大球會,出身其他球會的球員,縱有出色的表現,始終少有發揮機會,當時韋斯咸的隊長史葛柏加能攻善守,卻始終欠缺上陣機會,直至掛靴亦只曾上陣18場。

不過當代英格蘭,選人不再憑出身,大球會球員亦會當後備。在中場方面,修夫基不時採用雙防中,並起用來自細球會列斯聯的加雲菲臘斯,以及韋斯咸22歲小將迪勤懷斯,反而將帶領利物浦奪冠的佐敦軒達臣放在後備席,甚至十六強對德國的生死戰,亦是迪勤懷斯擔任正選,到88分鐘才由軒達臣入替,這是在過往的英格蘭不太可能發生的。不過,迪勤懷斯亦以表現報答修夫基,在德國一戰中,有3次成功搶截、4次攔截,兩者同為全場最多,傳球成功率更達95%,在零封德國的賽事上實在功不可沒。

在鋒線方面,英格蘭雖有名氣更大的球員,如曼聯的華舒福、曼城的科頓、剛轉投曼聯的辛祖,但修夫基在淘汰賽階段,兩度以阿仙奴19歲小將布卡約沙卡任正選。須知道,沙卡是2019/20球季才逐漸於阿仙奴獲上陣機會,卻能於國家隊獲委以重任,於英格蘭確是難能可貴,反而華舒福未曾於歐國盃獲正選。結果,沙卡亦不負所託,在丹麥一戰中,其傳中球令丹麥守將「擺烏龍」。

防守有功 進攻有待改善

戰術上,修夫基重視防守,今屆賽事多起用如前文所言的雙防中,令至今6場賽事只失1球。觀乎修夫基領軍以來的60場比賽,只失39球,場均約1.54球,勝率達65%,撇除只領軍一場的艾拿戴斯,僅次於67%的卡比路。另外,在60場賽事中,有35場賽事在互射12碼前成功零封對手,整體落敗率只有17%,數據上並不失禮。至於進攻方面,60場入121球,即場均2球,並不算差,但值得留意,當中部分賽事是對陣馬爾他、聖馬力諾等弱旅,拉高場均入球,故觀看英格蘭的比賽時,有時會發覺「老鼠拉龜」,進攻並不銳利,有時較為沉悶,尤其在雙防中的陣式下,中場組織力較弱,根據whoscored數據,英格蘭進攻主要靠邊路發起,左路佔40%,右路為37%,僅23%為中路發起。

誠然,現今英格蘭球員在個人實力、星味而言,或未如過往的黃金一代;踢法也未必華麗,甚至有時可以沉悶形容,但近年戰績逐漸改善,歷史不再成為包袱,反而成為榮譽,一切都要歸功於修夫蘭團隊及一眾球員。無論是否奪冠而回,至少可相信英格蘭足球已上軌道,「It's coming home」不再是空談。

———————————————————
如果鍾意我哋寫嘅嘢,可以Follow 返我哋嘅 Instagram !
我哋會定時update一啲地世界各地嘅球壇資訊!

另外,我哋仲有一條初成立嘅YouTube Channel,上面都會放唔同類型嘅足球片段,
包括球員分析片同埋其他球員故事! 有興趣嘅都可以Subsrcibe 我哋!

loading


頻道成立初期,請大家多多支持。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