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洲際附加賽:當澳洲與新西蘭同在

寸咀快評組 於 13/06/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世界盃外圍賽最神奇的環節一定是洲際附加賽,簡單而言是歐洲人「說了算」,因為稱得上洲際附加賽,總不可能沒有歐洲代表參戰。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洲際附加賽亦有奇葩,地理上處於大洋洲的澳洲竟然跟鄰國新西蘭同時入圍,可幸今次不是短兵相接,否則必然引起更大迴響。寸咀哥確實討厭澳洲成功過戶亞洲,偏偏阿聯酋在亞洲區外圍賽附加賽末段再度失守,造就前者向決賽週踏前一步,不過世事很奇妙,澳洲出線最後一關必須一報四年前決賽週不敵秘魯之仇。那邊廂,秘魯認定備戰澳洲的最佳選擇正是友賽新西蘭,險勝一球其實無傷大雅,新西蘭本身亦不介意,起碼球隊發揮較上屆洲際附加賽被對方淘汰時可取,加上秘魯的境況跟今屆對手哥斯達黎加有點似,這場敗仗絕對有收穫。至於哥斯達黎加,雖然不是新面孔,卻從未在洲際附加賽敗部復活,而且在新一屆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國家聯賽開局一般,晉身世界盃決賽亦非想當然的事。
澳洲(世界排名:42;ELO:1694)對秘魯(世界排名:22;ELO:1859)

不經不覺又四年,澳洲與秘魯足球還在相同的高度徘徊,然而沒有四年前的敗仗,Graham Arnold 未必有機會名正言順重奪國家隊帥印。Arnold 本身就是澳洲進攻足球的代表人物,踢而優則教,也跟球迷熟悉的「黃金一代」合作多年,其實知道今日麾下球員的實力跟上一輩有距離,就算有心求變也不保證變得通。今次澳洲缺少Arnold 的準女婿、主力中堅Trent Sainsbury 及柱躉式中鋒Adam Taggart,亦棄用進攻中場Tom Rogic,究竟有什麼法寶擊敗秘魯?寸咀哥看到的反而是後防的驚喜,這當然不是Mathew Ryan 失去首席門將地位,而是接近全新的防線,只有擅長出擊的左閘Aziz Behich 保住正選,被冷待多年的中堅Bailey Wright 忽然重新上位,取代一向穩健的Miloš Degenek,同樣新加盟赫斯的奧運隊骨幹Kye RowlesNathaniel Atkinson 分別取得另一正選中堅及右閘席位;後兩者是活力足夠、經驗不夠的好例子,而且澳洲右路防線尚有祖籍克羅地亞的Fran Karačić 可用,只怕Arnold 尚攻時不會顧及安全系數。

澳洲中前場沒有驚喜可言,Aaron MooyJackson Irvine 完全接班後延續硬橋硬馬的本色,另一防守中場Kenny Dougall 都是備用為主,值得留意的是Ajdin Hrustic 會否繼續推前串演前鋒,老實說此子負責串連中前鋒不成問題,視作後上殺手未免想多了。由於Mooy、Irvine、Hrustic 都是必然正選,Arnold 徵召大量前鋒與翼鋒入伍有點浪費,前鋒Jamie Maclaren 復出已佔一席,Mitchell Duke 肯定先列後備;理論上Mathew Leckie 會移至其中一翼,另一翼應該派誰打頭陣?Leckie 出任左翼就是遷就Martin Boyle,出任右翼是配合Awer Mabil 還是Craig Goodwin 先發?
無論如何,Arnold 的哲學都是先攻為敬,這正中秘魯領隊Ricardo Gareca 下懷。這位阿根廷領隊主政七年多,秘魯踢了四屆美洲國家盃的成績是一亞一季一殿一次第五名,上屆成功突圍世界盃洲際附加賽晉身決賽週,以秘魯足球資源有限而言,實屬難能可貴。寸咀哥比較敬重Gareca,主要原因是他將一批普遍實力中等的球員變成一個行軍俐落的團隊,門將Pedro Gallese、左閘Miguel Trauco、右閘Luis AdvínculaCarlos Zambrano
Christian Ramos、防守中場Renato Tapia、轉任中場校炮的Yoshimar Yotún、進攻中場Christian Cueva、左翼Edison Flores、右翼André Carrillo,上述幾位就是秘魯4-2-3-1陣式的骨幹,即使這個陣容是公開秘密,近幾年來唯有巴西可以大破此陣,令人不得不服。秘魯青黃不接的問題已經浮現,難得找到一個後起之秀Marcos López,友賽新西蘭不幸傷出,左閘變成非用Trauco 不可,同時Advíncula、Ramos、Flores 均有傷在身,秘魯力爭出線總有一些隱憂。

秘魯最大優勢是長期保持隊形,防線上縱有一兩個主力傷出也有辦法補救,例如每逢Advíncula 缺陣,Aldo Corzo 自動補位;Alexander Callens 於2021年重新得到Gareca 青睞後,已經減少對Ramos 的倚賴,中堅再數下去還有Luis Abram 可用,只是他仍然專注力不足。球隊保持隊形需要有出色的防守中場團隊配合,秘魯可以任意排出雙防中甚至三防中跟對手周旋,Pedro AquinoWilder Cartagena 的搶截本事不下於Tapia 與Yotún,就算是近期漸受重視的進攻中場Sergio Peña,助攻助守甚有分寸,於是該隊不用死守已收困敵之效,Gareca 也更放心讓Cueva 策動進攻,更多時候將這位好波之人移至兩側。事實上,Cueva 重操故業串演翼鋒反映一個根本的改變:Gareca 對翼鋒的要求越來越高;Flores 與Carrillo 若非有相當的切入搶點得分能力,恐怕已被攆出國家隊。反過來說,進攻中場如Raziel GarcíaGabriel Costa 能否做到領隊要求發動反擊的效果,仍有商榷餘地,於是Gareca 對單箭頭人選更講究了。當然,Gianluca Lapadula 認祖歸宗相當合時,而且爭入意大利大軍難度更高,倒不如投入秘魯的懷抱;Lapadula 掛師成效有目共睹,難怪Gareca 敢於冷落國際賽入球率偏低的射手Raúl Ruidíaz,但身材較高大的Alex ValeraSantiago Ormeño 後備上陣能否為球隊打破困局?這個憂慮可能較傷患大一點。
哥斯達黎加(世界排名:31;ELO:1716)對新西蘭(世界排名:101;ELO:1555)

哥斯達黎加的足球發展同樣停滯不前,在國際賽打硬仗得靠同一個班底,這個殘酷現實連新任領隊Luis Fernando Suárez 都要接受。雖然Suárez 分別帶領厄瓜多爾及洪都拉斯晉身2006年及2014年世界盃決賽週,但當屆兩隊都是明顯陪跑,多少反映這位領隊沒有太多奇招妙著,對哥斯達黎加而言是禍福難料。為求肯定出線,Suárez 跟隊長Keylor Navas 早有協議,讓這位世界級門將養精蓄銳專打這場大戰;後防必然是Óscar DuarteFrancisco Calvo 合作扼守中路,Kendall Waston 隨時候命;左閘是能傳能守但易傷易累的Bryan Oviedo;中前場例牌是Yeltsin Tejeda 主力搶截,Celso Borges 配合Bryan Ruiz 策動進攻,然後靠永遠教人不放心的Joel Campbell 掛帥,極其量加配雄霸本土聯賽但實力不過不失的Johan Venegas 作為第二得分點。純靠經驗與默契,別指望哥斯達黎加有什麼新意,Suárez 還可以注入什麼新元素?簡而言之,請球迷留意右路。

自從右閘Cristian Gamboa 淡出國家隊後,哥斯達黎加左右兩側的實力不平衡,到Campbell 因應Marco Ureña 退出國際賽而從右翼移入中路後,情況更加惡劣。Suárez 重用出擊能力極強的右閘Keysher Fuller,一有機會甚至將此子推前至右翼,惟成效普通;外界認為2022年冒起的Carlos Martínez 有潛力成為右閘不二之選,此子的足球成長路比較有趣,原來是卡塔爾足球學校Aspire Academy 的畢業生,相比本土成長的球員自然有所不足,惟有待認真考驗。Suárez 想過從奧運隊身上物色新人選,勉強找到一位中場側擊球員Gerson Torres,此子是左中場出身,也適應右中場,但他僅達到國腳水平門檻,於是領隊轉向千禧世代埋手,提拔了現年22歲的前鋒Anthony Contreras、21歲的右翼Carlos Mora 與防守中場Orlando Galo、18歲的進攻中場Brandon Aguilera,以及17歲的左翼Jewison Bennette,惟這些少年人準備好嗎?哥斯達黎加能夠躋身洲際附加賽,得靠Contreras 連續兩仗取得關鍵入球;Galo 顯然是Tejeda 的接班人,表現也算紮實;Aguilera 可以兼任右翼,但此子的任務應該是接替Ruiz;餘下似乎是Mora 與Bennette 之爭,不過哥斯達黎加想日後還有競爭力的話,就要看這班後輩的造化。
論加強陣容活力,新西蘭需要多加留意,因為Danny Hay 已經加快步伐奧運隊成員升格,這個梯隊能夠在東京奧運擊敗南韓,最後到互射十二碼才被日本淘汰,就算實力不突出,韌力已經不容低估。再看當前新西蘭陣容,2010年出席決賽週的成員僅餘中堅Winston ReidTommy Smith、主力射手Chris Wood,還有當年大熱落選只任候補的翼鋒Kosta Barbarouses,作為洲際附加賽的常客,今次新西蘭又有什麼盤算?每當寸咀哥看到踢快粗獷硬朗的球隊突然改用三中堅陣容,都會加倍留神,因為成敗得失都是加倍,為何Hay 敢冒險?說穿了都是有個可靠的防守中場墮後押陣。儘管Reid 在球會層面發展不如意,國家隊的大哥地位穩如泰山,加上Smith 與Michael Boxall 在中路從不欺場,新西蘭絕對有條件排出三中堅,然而足球一向鬥智鬥力,鬥智的部分需要Bill Tuiloma 幫補一下;Tuiloma 都是早年受盛名所累,在國家隊還要串演不同位置,可幸在中堅位置安定下來後,弄清楚自己的位置及長處,當然他仍然有本事擔當防守中場,然而Joe BellMarko Stamenic 冒起已經解決了過去依賴Clayton Lewis 的問題,同時Reid、Smith 與Boxall 已屆退役之齡,Hay 對Tuiloma 投下信任一票,對球隊新舊交接至關重要。

此外,新西蘭防線亦有新變數,門將Stefan Marinovic 被自己的副車Oliver Sail 搶去正選地位,Hay 是否做對取捨仍然有待驗證,因此才有先安好三中堅與防守中場的佈排。今日新西蘭的戰術套路遊走於3-4-2-1與3-4-3之間,翼衛人選上還是偏向保守,左路基本上是Liberato Cacace 的天下,右路偏向首選中場出身的Niko Kirwan 或多才多藝的Tim Payne。球員時代Hay 擔任中堅,排陣上不會過份進取,即使選了很多翼鋒入伍,例如在丹麥打出名堂的Elijah JustCallum McCowatt,面對較強對手時也會謹慎調配,這跟幾年前新西蘭踢5-3-2或5-2-1-2陣式的想法相若,當時Barbarouses 與Marco Rojas 也不會拘泥在邊線發難,往往發揮輔鋒作用,不過兩位老臣子已經不再是必然正選,因為Hay 非常看好拖連奴小將Matthew Garbett,另將前鋒Alex Greive 放在Wood 後面支援。寸咀哥不理解為何Hay 沒有反其道而行,將Greive 與Wood 的位置對調,特別是近期領隊也屬意奧運隊前鋒Ben Waine 為另一攻堅人選,有時候請年青人在前場開路,Wood 伺機攻門的機會應該更好吧!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