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加—鞠躬盡瘁的教練生涯(下)

球外球內 於 31/10/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上篇連結:雲加—鞠躬盡瘁的教練生涯(上)

登陸英超的雲加不但為守舊的聯賽注入嶄新思維,而他的足球理念亦改變了歐洲足球。他深明營養對球員的重要性,並已率先採用各種數據評估球員,此外,他亦熟悉海外轉會市場,不但從兩間意大利球會的後備席拯救出韋拉(Patrick Vieira)及亨利(Thierry Henry),亦發掘出不少年輕球員如安歷卡(Nicolas Anelka)及法比加斯(Cesc Fabregas)。

雲加亦善於提升成年球員的能力,他指出,身為教練的職責是激發每一位球員的天賦,没有球員是多才多藝,而我們只需身懷一項個人絶技,便可足以維持生計。每當他發掘出球員的天份,便會投放時間助他提升,不過,並非每一次也能譜寫出成功的故事,某些球員即使屢獲機會仍未能達標,最終無奈只能被放棄。

成功的例子包括亨利,剛加入球隊時乃司職翼鋒,甚至當雲加有意把他改造為前鋒時,他反指自己不能為球隊入球,後來他更成為阿仙奴史上入球最多的球員。另一例子是比堤(Emmanuel Petit),原本擔任後衛的他亦獲雲加改造為中場,更協助法國國家隊奪得當屆的世界盃。雲加亦說服隊中的嗜酒如命的球員改變飲食習慣,既可延長其職業生涯壽命,同時亦其表現亦會遠超乎球員預期自己所能。
loading
他指出,當身處於最頂級的足球賽事,影響比賽結果的只會是某單一的球員,作為帶領球隊取得勝利的教練通常會收獲大部分的掌聲,但更多的讚賞聲應歸於球員本人。

雲加認為,球員大槪於23歲會嶄露頭角,而頂尖的球員自然會鶴立鷄群,他們所擁有自強不息的動力令他們較其他球員優勝,而金錢尚未成為影響他們的因素,不過並非每一位球員也能自我激發成為球星。雲加從書本上所知,優秀的球員所擁有的特質包括,持續想提升自己的表現,因此對自己的生活要求更為嚴格, 生活更為刻板。

倘若頂尖的球員已擁有自我提升的能力,那教練該擔任什麼角色?雲加指,教練的工作並非於每一次的操練,去鼓勵球員在周末的比賽作出色表現,如果球員本身欠缺動力,再多的鼓勵說話也是徒然。反之,教練的工作是營造出「績效文化」,激發球員自我考究如何能令自己變得更強,如何解鎖所有的個人潛能,以及如何可達致以上目標。

問及球員會否在意誰人擔任教練的職位,雲加指,每一位球員也可從練身上收獲不同的東西,有些球員因此而改善了溝通技巧,有些球員則提升了技術,有些甚至在執行戰術上亦有所長進。
雲加在倫敦居住了22年,與其說倫敦是他的家,他直言阿仙奴才是他一直生活的地方。他在自傳中提及到,過去想要無憂無慮地享受一下假期,只能在白日夢中出現,這些機會不屬於他的。

每天一早5點半便是他一天的開始,白天都在訓練場,夜晚則從電視上接收世界各地的足球賽事資訊。他的獨女Lea於1997年出世,他坦言當時忙碌的工作,未有讓他好好享受身為人父的喜悅。如今回望緃有所遺憾,但坦言永遠也會把足球放在首位。
loading

雲加帶領阿仙奴的首八個球季,贏得三次聯賽冠軍,當中包括兩次的雙冠王,2004年的聯賽不敗球季更成為至今尚未有球會可打破的記錄,華麗的進攻足球,為當時的英超創下先河。可惜,那一季亦成為他執教阿仙奴22年所奪得的最後一座聯賽冠軍。

當其他球會也開始採用數據,注意球員的飲食以及國際轉會市場,身為先行者的他會否感受到自己不再是走在最前。雲加笑指,我們活在一個以成敗以評定工作成就的年代。他直指在當時的財政狀況下,球會要興建一座新的主場,故此球隊所能獲得的資源亦相應有限。

2006年啟用的酋長球場成為雲加離開球會後所留下的觸摸得到的遺產,不單是對阿仙奴而言,對倫敦亦如是。倫敦的地圖因此重新繪畫,酋長球場超過6萬人的容量,較原有的高貝利球場多2.2萬個座位,建造開支為4.3億英鎊,當中大部份乃向銀行借貸,雲加在其後的十年與球會節衣縮食,至今已償還了大部分的借款。loading

與此同時,俄國及中東的油王分別入主車路士及曼城,對手擁有強勁的後盾,可揮金如土去換取冠軍,雲加對此甚為反感。他一直奉行慳儉的原則,球隊未能如對手般大灑金錢簽入頂尖球員。即使如今快將完成還款,但現實終究趕不上計劃,興建新的主場未能為球隊帶來另一座聯賽冠軍,一部分的原因或因其他的對手亦興建了新的主場。

於阿仙奴的教練生涯畫上句號前,球迷對雲加的不滿日漸升温,咒駡聲充斥於球迷的對話當中,但他一直認為阿仙奴教練一職是其夢寐以求的工作。同行的教練如摩連奴,每一次的執教年期不過寥寥數載,著眼的只是短期的成續。雲加是歐洲最後一位獨力撐起整支球隊的教練,球隊每一個重大決定也由他個人決定。

不過,他亦明白,如他和費格遜般長期執教一支球隊的年代已成過去,球會的結構不再如從前。如今,各項轉會所涉及的金額龐大,負責作出談判的不再是教練本人,而是專門負責球員轉會事務的人員。要管理的球員數目更多,人事關係亦更趨複雜。

早年的阿仙奴董事會會議會上,出席的包括其他持有15%、20%的股東,會議過程雖有爭論聲但不缺民主,至2011年,美國企業家高安基(Stan Kroenke)成為大股東,其後更獲得完全控制權。時至今日,幾乎所有英超列強均由本地以外的企業集團所擁有。
loading
雲加指出當日英國舉行脫歐公投時,他感受到大家想奪回屬於自己的主權,不過有趣的是,並未有人提及奪回足球的主權,而如今可作決定的主權已落至他人手上。

最終,阿仙奴於2018年勸退雲加。
loading

於自傳中,他談及自己未有準備於當刻離開。阿仙奴是其生命的一部分,没有阿仙的人生會有多寂寞冷清。自離開後,球迷從未在酋長球場見過教授的身影,他亦並無參與球會之後任何的大小決策,他認為如此這般的距離是理想的,亦將會繼續這樣走下去。

問及球會似是不想與他再有所連結,他會否有感到傷感,他坦言自己在興建新主場上耗盡心力,他曾預想球場落成後,將與球場一起度過餘生,不過,人生往往未能如願。新的主場為球會揭開新的一章,或者不再有教授身影的出現,才是大家希望發展的劇情。

目前他擔任國際足協的全球足球發展總監,即使在疫情下,仍於倫敦、巴黎與蘇黎世來回奔走。雲加坦言,經歷了大半生長時間處於賽前腎上腺素上升的生活,回復一般平淡有序的生活,的確是難以適應。平凡生活的刻板之處,是再難以找到令人興奮的事,而他仍懷念每一個周末的緊張繃緊的狀態。經歷大半生與草地為伴,反過來看,他獲得的遠比想到的多。

如今即使已缷下阿仙奴教練的職銜,他依舊每天準時於5時半起床,然後查看當晚的賽事時間表,再進行每天90分鐘的健身訓練。現在他有更多的空餘時間與朋友相約聚會,亦可多陪伴目前於劍橋大學修讀神經科學博士學位女兒Lea。

他分享剛閱讀由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編寫的《Sapiens》,指自己偏好閱讀有關人事管理的文章,暸解如何激發人心、凝聚團結力。他亦會參與商業的研討會,化身講者分享管理心得,除此之外,與足球密不可分的生活亦會一直延續下去。
loading
慣常作為一個工作狂,踏入71歲之年有何感受。雲加指他已忘記自已已踏入成為老友記的一群。在化為塵土之前,努力活出自己的人生,別去胡思亂想,没有人能預知將來的事,過份思考並不會有所幫助。

雲加指自己也不感受到已年屆71,他依然會上場比賽,笑指於下一場賽事將於11月9日舉行。不過,他坦言一周兩賽已是不可能的事。
loading

問到他有否曾經想過,足球只不過是一場遊戲而己?他再一次笑指自己並無如此想過,他的整副心思都在足球上。接受訪問的前一晚,他觀看了熱刺對車士的聯賽盃,當晚入睡以前,他仍想著自己錯過了某些。如今觀看每一場比賽,他仍感覺猶如初見,帶來的總是新鮮感。

Source:
The Financial Times - https://www.ft.com/content/78f21f12-afee-4a4d-bff9-ce232fa4976e?list=intlhome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仙奴  雲加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