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爾聲援新疆維吾爾族—敢言與妥協,該如何取得平衡?

球外球內 於 31/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有云人微言輕,但當發表講話的是知名的球星,不多不少也會帶有一定的影響力。阿仙奴球星奧斯爾早前於Instagram 及Facebook 同步發佈聲援新疆維吾爾族,表達其對受逼害的維吾爾族的關注,發文迅速引起了巨大迴響。
被批評的中國隨即作出反擊,不但驚動外交部發言人點名譴責,奧斯爾的個人的微博、內地球迷會M10均被關閉消失。早前阿仙奴對曼城的英超大戰隨即被央視停播,多項有關商品包括足球遊戲足實況足球2020 (PSE 2020)也隨之被下架。阿仙奴緊接發表割蓆聲明,指奧斯爾的言論並不代表球會立場,球會從一而終堅守政治中立。即便如此,據報道指,央視要求阿仙奴不讓奧斯爾上陣,球隊的比賽才可於央視播放。結果,之後的對愛華頓一戰,内地球迷無緣在官方頻道觀賞,而早前的對般尼茅夫的賽事雖獲播放,但厄齐尔(Özil 的內地譯名)的名字除於出場名單上被消失外,評論員唸出球員陣容時或進行討論時,「厄齐尔」三字亦遭滅聲而從未獲提及。

迴響雖收獲負評,獲得更多的是正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紐西蘭欖球名將Sonny Bill Williams亦相繼在其社交帳戶發聲支援奧斯爾的言論。當中,德甲球隊科隆(FC Cologne)更擱置其總值150萬英鎊,於中國設立足球學校的計劃。

阿仙奴主動與球員割蓆,相信已令不少廠迷為之失望。誠言,即使再多不願意,足球未可跟政治敝除關係,而現代足球跟商業世界早已千絲萬縷,當不再可維持和諧時,並非任何一方說要割蓆便可割蓆。

阿仙奴目前的主要贊助商為阿聯酋航空,上至球場Emirates Stadium的冠名,下至球衣胸口的廣告,均屬由杜拜政府所擁有的阿聯酋航空,而阿聯酋亦多次被人權組織指責,限制女性可擁有的權力,外勞備受欺壓亦時有所聞。另一方面,球隊的袖口廣告「Visit Rwanda」以推廣盧旺達的旅遊業。眾所週知,盧旺達的人權狀況亦備受爭議,亦為被聯合國列為「可恥國家」之38個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20支的英超球隊中,狼隊是唯一一支由中資全資擁有,上季英超冠軍曼城亦有12%由中資所擁有,其他的隊伍包括般尼茅夫及水晶宮亦有接受中資的贊助。

於2016年,由中資財團蘇寧旗下PPTV就2019年至2022年的380場英超賽事的播映權而支付5.64億英鎊,此金額較新英體育( Super Sports Media Group)就過去3年就播映權所支付的高出10倍。當英超播映的收益於國內錄得有所下跌,只有中國仍維持穩定的增長,反映出中國球迷及當局對英格蘭頂級球賽的需求有增無減。

於2016年起,習近平亳不掩飾其宏大的足球夢,其有意把中國提升為足球大國,雄圖大志欲於2050年奪得世界盃。藍圖的一部分乃向歐洲各支精英球會學習。故此,包括曼城在內的英超球會相繼於中國開辦足球學校。

不過,事情往往乃是雙向的。當中方意欲向英超取經,英國亦視足球為其軟實力,透過足球對外提升其國際舞台上的影響力,而中國正好成為其擴展軟實力的版圖之一。故此,即使明知跟中國建立商業利益關係,猶如行走在綱線上,一步一驚心,但他們豈會不明白No Pain No Gain這個道理呢。

事件發酵後,英超並無如此前如NBA面對火箭總經理莫利(Daryl Morey)發表#StandwithHK 的言論般發表任何意見。需要平衡持份者、球會、贊助商以及媒體夥伴的利益,選擇就政治爭議性的議題沉默不公開表態,或許是最理智的方法。同時,中方亦未有完全如封殺火箭般把阿仙奴的比賽徹底消失。倘若中方執意停播,對雙方而言是均會造成巨大的傷害,遠在國外的球迷,觀看球賽是唯一與球隊連繫的方法。預期此事件將會早日被遺忘,相信打和的結果,對球迷而言未嘗不是不可接受的。

Sources: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19/dec/20/chinas-arsenal-blackout-highlights-premier-leagues-ethics-problem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19/dec/16/arsenal-mesut-ozil-uighurs-china?CMP=Share_iOSApp_Othe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仙奴  奧斯爾  中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