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告別皇馬─没有難愁,只有解脫

球外球內 於 19/09/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巴爾以租借形式回歸熱刺在即,離別,似乎未有勾起球迷半點離愁別緒,反之更有鬆一口氣的感覺。「終於離開了」,相信有此感覺的不單是球迷,也是巴爾本人的內心感受。
回望效力皇馬七年的生涯,四座歐聯獎盃,兩度西甲稱王,為球隊貢獻了過百個入球,日後或可重拾場上的輝煌,只是班拿貝不再成為他的舞臺。

2018年於基輔舉行的的歐冠決賽,後備入替上陣的巴爾以一記倒掛入球技驚四座,協助皇馬以3-1擊敗利物浦,成就歐聯三連冠的霸業,亦是歐聯改制以後首支連贏三季的球隊。不過,準備盡情投入慶祝之際,賽後他已透露離隊的意欲。球季大半時間在後備席度過,此番言論以是對球隊的警告,卻未有收獲任何效用,反之,過去年間,此番話成為了一個將要付諸行動的承諾。

最終,揚言想離隊的巴爾未有離開,反之,告別球隊的是C朗及施丹。於2018/19球季,巴爾未能填補C朗離隊後的入球攻力,球隊的表現讓人大失所望,他亦成為備受責難的代罪羔羊。

倘若當時球隊與球員奉行好聚好散的遊戲原則,充滿祝福的歡送會或會緊隨進行,他在班拿貝留下的仍是受球迷愛戴的形象。不過,如今延誤了的離別,曾為球隊立下的汗馬功勞隨時間而流逝,準備要說出口的祝福亦不再帶有愁緒。

於去年夏天,皇馬有意出售巴爾予中超的江蘇蘇寧,臨門一腳撻Q,教練施丹更公開指,希望巴爾可早日離隊,可惜天不從人願,一年過後的今天,據報於本次租借交易,皇馬需額外支付1,700萬歐元以讓他順利離開。
總要作出犧牲才能得到回報,不過本次交易的犧牲者非球員,而是球隊。巴爾寧願長坐後備席而「賴死唔走」,讓球迷既難以理解亦對其失望非常。本次交易看似是皇馬吃虧,但至少可省卻一季部分的支出以達致雙贏的局面。

即使球迷亦樂見他的離開,但無可否認他效力皇馬的數據,確實算得上是一項成功的收購。可惜,當地的報章雜誌對此反應平淡,AS僅在封面以簡單的一句「Bye, Bale」作告別,內文指出皇馬花了過億歐元的收購,總結出他為球隊貢獻幾個致勝入球,長時間的傷患缺陣記錄,以及場下不為皇馬球迷所樂見的發言。同時,亦計算出巴爾為皇馬上陣的每分鐘價值2.3萬歐元。

AS文中所指的「幾個致勝入球」,乃包括三個歐聯決賽入球,另外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於2014年西班牙國王盃決賽,以超卓的速度傳球予3秒後的自己,協助球隊反勝巴塞奪盃。

上陣251場,105個入球,68次助攻,各項數據毫不失色。不過,其讓人爭議之處,或許是愛哥爾夫球甚於自己效力的球隊,那一面「Wales, Golf, Madrid」的旗幟引起球迷的熱論,同時,他無意學習西班牙語以融入球隊亦讓球迷為之失望,但以上種種並不足以抺殺他為皇馬獻出的功勞,他值更多尊敬與祝福而非揶揄與嘲弄。

部分對他的抨擊或未至於別有用心,但確認對其不公不允。誠言,即使如今仍認同其實力的人,均希望此持續多時的轉會鬧劇可盡快告一段落。倘若,離別並非如此上演,他或可成為日後球迷所讚頌的球會傳奇之一,可惜,球會未有更早踏出一步作出適當的行動,同時球員本身亦無意改變當前的狀況,令坐在看台上的巴爾,與球場一起度過了空蕩蕩的大半季。
即使,於去季初曾經亦獲列為正選,但他受訪時承認自己過得並不愉快,隨時間過去,他與球隊漸行漸遠,其後甚至要求不隨隊前往曼城進行歐聯賽事,指出明知未會有上陣的機會,何必還要長途跋涉呢? 西甲於疫情緩和重啟後,他僅獲得一場的正選上陣。

去年,施丹曾在巴爾身上看到一些獨有的特質,而給予其於對西維爾、馬體會以及西班牙打吡正選上陣。曾經,他是球壇轉會身價最高的球員,也曾被視將會成為下一位金球獎的得主,亦曾被寄望於後C朗年代成為領導球隊的人,可惜,於其效力的最後一季,只完整上陣一場歐聯賽事,西甲的賽事更只上陣少於三成,要數他為球隊貢獻的上一個聯賽入球,已要回望至一年前對維拉利爾入球。

「Wales, Golf, Madrid」的旗幟本只是個玩笑,卻遭球迷視之為冒犯而引起憎惡。因此,如今他要離開這支排名較自己個人興趣還要低的球隊,未見球迷表達難過之情實屬可理解。

上次披上皇馬球衣踏上球場,是慶祝球隊奪得西甲冠軍,滿臉的不自在的他輕易被鏡頭捕捉到。回到熱刺,或許是一個契機讓一切重回正軌,至少迎接他的將會是球迷滿臉的期待而非厭惡。

Source: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20/sep/17/gareth-bale-real-madrid-exit-zinedine-zidane-relief-resentment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巴爾  皇馬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