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你唔到]格拉沙同意與球迷同股同權 會否有助曼聯重回正軌?

足球財經 於 09/06/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曼聯聯席主席祖爾格拉沙 (Joel Glazer) 在歐超聯風波後,終於在家族入主第十六年第一次和球迷直接對話,在上周五 (六月四日) 透過視像會議與十多名曼聯球迷代表見面超過兩個小時。根據與會人士事後在社交媒體透露,會議氣氛大致良好,格氏對會議前各代表提交的問題都作出頗為詳盡的解答。

雖然格氏在會上未有承諾尋求清還曼聯的債務,亦就近年派發股息辯護,認爲派息水平合理,但就承諾將會加大對對奧脫福球場和卡靈頓訓練基地建設的投資,與及未來和球迷保持更緊密的溝通。而最令筆者始料不及的,是格氏提出將會成立一個由球迷選出,覆蓋多個球迷組織的球迷顧問委員會 (fan advisory board) 以對球會重大決策提供意見,與及和曼聯球迷信托 (Manchester United Supporters’ Trust, 簡稱”MUST”) 合作,研究讓球迷參與認購和格氏所持股份具每股同等投票權的曼聯股票,達至球迷參股的目標。早前筆者曾在另文指對於 MUST 要求格拉沙容許球迷加入董事會和認購和其家族成員同股同權的股份不抱太大期望(詳見「曼聯球迷向格拉沙家族提出四大訴求」),認爲格氏未必妥協。格氏這一次可說是給我打臉了。

不過,普遍曼聯球迷應該都不會輕易相信格氏一家。就球迷顧問委員會而言,先是如何組成和成員如何挑選有待更多資訊,其次,委員會組成後,格氏和各高管們會否認真尊重其意見,委員會又能發揮多大功效等都需要用時間才能說明。至於讓球迷認購同股同權股份,計劃如何落實,筆者也實在未能看透。以曼聯目前的上市架構,決不可能在現時在公開市場供認購的A股(每股持一票投票權)和僅限由格拉沙家族成員持有,不能在公開市場直接買賣的B股(每股持十票投票權)之外,專門為球迷設立一個全新的股份類別。而根據曼聯的公司章程,任何B股售予非原股東關聯人士即自動轉變成A股,代表格氏不可能單純透過向球迷出售手頭上的股份而令球迷獲得同等投票權。章程雖然容許任何B股持有人隨時將手頭上的B股自願轉成A股,但以目前曼聯AB 股已發行股份總數來說,要格氏六兄弟姐妹悉數放棄手上股份的不同投票權,等同將現時的 A股流通量(供應)一下子擴大超過三倍,這必然會對 A 股股價造成下調壓力,其他A 股股東不可能接受。格氏在會上聲稱已尋求法律意見研究如何執行有關計劃,並期望在 2021/22球季開季前落實。到底是否在玩拖字訣或語言藝術,兩個月後自有分曉,而MUST亦以公開表示將密切監察計劃落實情況,並要求計劃不設認購上限。

先假設格拉沙家族今次不是玩語言藝術,真誠讓球迷參與球會重大決策,這能有助自 2013年費格遜爵士退休後步進衰退的曼聯重回正軌嗎?

作為球迷,首先最關心的,必然是球隊在球場上的成績和可持續性發展,其次對球會日常影響到球迷的運作,比如門票價格,球場和周邊設施,以至球會在社區公益事務的參與和形象等,都有一定程度的關注。先撇開球隊成績一環不談,我認爲球迷參與球隊決策可以有助球會在制定發展方向時更貼近球迷所想,比如優先建設或修葺球迷最重視的球場設施,或是在選擇贊助商時考慮潛在合作方的聲譽和形象,這對促進球會和球迷之間的關係絕對有利。不過,在球隊事務上,球迷的參與卻未必能有太大幫助,甚至可能適得其反。雖然曼聯球迷普遍都指摘格拉沙收購令曼聯十多年來債台高築,花在利息和派發股息耗費了可以用作改善球隊的資金。這種説法或許可以成立,要不是曼聯每年在融資費用花費巨額,球隊在轉會市場絕對有能力可以更加闊綽,收購辛祖、夏蘭特甚至麥巴比等當紅球星。但即便如此,曼聯過去十年其實也沒有出現太大的資金周轉問題,在轉會市場上的花費也仍然是歐洲球會當中數一數二的高,問題大家也知道是花了巨款收購的球員交不出表現,這並不是普通球迷能夠透過參與球會事務就能解決。

更值得大家細心想想的,是球迷之間存在的差異。上面提到一隊球會的球迷最關心的是球隊成績,但在如何達到目標,同一隊的球迷都會有截然不同的看法。看看阿仙奴球迷早幾年分成「迷雲黨」和「反雲黨」,曼聯球迷也對蘇斯克查是否領隊的適當人選存在不同意見。引申至球會其他方面的決策,利物浦球迷對 FSG 的管治亦是引起他們分歧的話題,就連 2005 年因為反對格拉沙收購曼聯而由球迷分裂出來成立的 FC United of Manchester (簡稱 “FCUM”, 香港一般譯作「曼市聯」或「聯曼」,也經歷過一段會員内鬥時期。

話説FCUM 成立之初,打著反對足球日益脫離草根球迷的旗號受到不少注目,自 2005/06 首個球季在第十級聯賽打起,連續三季升班,到 2008/09 球季已經升到第七級聯賽,更在 2010/11球季打進足總杯正賽第二圈,後來更在 2015 年建成能容納 4,700人的主場,當時和 AFC溫布頓堪稱球迷自家控制球會的典範。但是,球會經過幾年的快速增長期後,部分會員對當時球會執委的管治方向出現不滿,認爲開始偏離球會成立時的初衷,最終對執委們提不信任動議,後來更出現大換班的情況,而 FCUM 這幾年的發展(即使未受疫情影響之前)亦開始出現停滯,雖然2015 年曾升班到第六級的國家聯賽北部組 (National League North), 但幾年的成績也不甚突出,2019年更降班回到第七級北部超級聯賽。可見即使是由球迷管治,也需要面對衆人不同的立場。小小的 FCUM 尚且如此,球迷覆蓋層面廣泛不止千百倍的曼聯,球迷之間自然也存在更大矛盾。任何球迷獲得球會決策話語權,也難免會受到理念不同的球迷抨擊。

要讓曼聯重拾昔日光輝,讓適當的人做適當的事可謂最基本的條件。自從活華特接掌曼聯CEO一職後,多次出現外行人干預内行決定的情況,對曼聯這幾年造成的負面影響有目共睹。隨著活華特即將離任,與及球迷可望對球會的管治發揮一定監督作用,期望格拉沙家族能與球迷通力合作,踏實地為曼聯帶來一番新氣像,而球迷也要團結一致為曼聯進言,盡量放下分歧,曼聯方能有再次登頂的可能。

各位想追蹤更多足球界嘅財經新聞,可以like 足球財經嘅 Facebook 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曼聯  格拉沙  歐超聯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