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腩的味道——迎接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下)

寸咀足球組 於 30/04/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本篇主要以《魚腩的味道》系列為基礎,進一步跟進格魯吉亞、白俄羅斯、科索沃與馬其頓(2019年起國名改為北馬其頓)的足球情況,某程度上也扼要分析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附加賽其中一個出線席位的形勢。格魯吉亞、白俄羅斯、科索沃與北馬其頓都是首屆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的分組冠軍,因而晉身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附加賽,更可能是D 級聯賽最符合外界期望的結果,特別是這四隊傳統上祟尚進攻,短兵相接必有瞄頭。《魚腩的味道——格魯吉亞篇》、《魚腩的味道——白俄羅斯篇》、《魚腩的味道——科索沃篇》與《魚腩的味道——馬其頓篇》已經深入分析了四國的足球背景,它們有機會越走越強嗎?
格魯吉亞(世界排名:91;ELO:1551)

為什麼本系列的第一篇分析是《魚腩的味道——格魯吉亞篇》?其實寸咀哥覺得歐洲國家聯賽的體制有其可笑之處,像格魯吉亞一類足球底子不差的國度,被編入D 級聯賽猶如縱容惡霸,結果該隊開局四戰全勝提早出線,最終成績為五勝一和,被安道爾迫和一仗純粹是玩得過火。到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D 組,格魯吉亞以八戰兩勝兩和四負名列小組第四位,除了兩度擊敗直布羅陀外,面對瑞士、丹麥及愛爾蘭合計兩和四負;撇除作客慘敗丹麥一役,格魯吉亞大致保持近年「守強」的特質,但遇到較高水平的對手,「攻弱」的問題依然表露無遺。因此,格魯吉亞的ELO 評分自首屆歐洲國家聯賽以來上升56分,期間世界排名變動卻不大。不經不覺,斯洛伐克裔領隊Vladimír Weiss 已經執掌格魯吉亞四年,球隊在4-2-3-1陣式、4-1-4-1陣式與4-5-1陣式之間的轉換越來越成熟,組織入楔愈見精彩,真特進攻中場Giorgi Chakvetadze、魯賓卡山翼鋒Zuriko Davitashvili 與進攻中場Khvicha Kvaratskhelia、今季從第比利斯戴拿模外借至蘇黎世的左閘Levan Kharabadze 固然是格魯吉亞的明日之星,Arveladze 第二代成員Vato Arveladze 同樣受到關注;如今格魯吉亞有大批年青球員可供Weiss,球隊真是離收成期不遠嗎?

離收成期不遠其實不肯定有多遠。以格魯吉亞為例,中堅有Solomon KvirkveliaDavit KhocholavaJemal Tabidze 陸續冒起,不再過份倚重Guram Kashia 一夫當關,算得上有收成,更鞏固今日善守的基礎;惟格魯吉亞一向盛產進攻中場與翼鋒,算得上收成豐盛嗎?據說能傳擅射的Chakvetadze 吸引不少歐洲豪門球會的注意,但剛滿20歲的他於2019年長期休養料理膝傷,猶如重演鋒線隊友Giorgi Kvilitaia 腳掌骨裂的經歷,而且前者復出後尚未完全上力,外界有必要調整對這位新一代進攻主力的期望;又如Davitashvili 與Kvaratskhelia 都是盤扭好手,兩人的把握力明顯較弱,加上魯賓卡山在每超表現令人失望,這對同是19歲的年青人可以馬上擔當重任嗎?還是信任Valeri QazaishviliValerian Gvilia 等常規成員?談到當前格魯吉亞足球情況,不得不提塞甲球隊安羅科薩斯;格魯吉亞名宿兼前國家隊領隊Temur Ketsbaia 於2019年6月重掌安羅科薩斯後,門將Giorgi Loria、防守中場Murtaz Daushvili、進攻中場Tornike OkriashviliJano Ananidze 先後加盟支持,安羅科薩斯更有可能重奪失落十三年的聯賽錦標,Weiss 敢於棄用Ketsbaia 的嫡系球員嗎?還可以冷落身高接近兩米的前鋒Nika Kacharava 嗎?

Ketsbaia 能否重奪格魯吉亞帥位是後話,但同一批資深國腳在他麾下表現出色,格魯吉亞足總看在眼裏會有什麼想法?假如Weiss 還摸不到穩定可靠的入球門路,寸咀哥看淡格魯吉亞於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附加賽的前景,因為論隊際合作已經不及白俄羅斯,過關後跟科索沃與北馬其頓的勝方鬥攻亦無勝算。至於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C 級聯賽第二組,格魯吉亞跟北馬其頓、亞美尼亞與愛沙尼亞同組,就算愛沙尼亞勢成其他三隊的發洩對手,大家認為這組容易應付嗎?
白俄羅斯(世界排名:87;ELO:1520)

2020年3月,當代白俄羅斯球王Alexander Hleb 宣佈掛靴,看來為一個白俄羅斯足球時代劃上句號。為什麼是「看來」?因為視乎白俄羅斯能否藉外圍賽附加賽晉身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而定。《魚腩的味道——白俄羅斯篇》提到足球是白俄羅斯權力遊戲的一部分,Igor Kriushenko 帶領白俄羅斯成為首屆歐洲國家聯賽唯一不敗、不失球之師,惟該隊在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C 組開局四連敗後,Kriushenko 即被白俄羅斯足總撤職;然而白俄羅斯是不敵荷蘭、德國,加上兩度飲恨於北愛爾蘭腳下,除非主事人想當然認為白俄羅斯可以擊敗北愛爾蘭,否則Kriushenko 更似是無辜受靶。此後,過去執教白俄羅斯17歲以下、19歲以下及21歲以下國家隊的Mikhail Markhel 接掌帥印,白俄羅斯除對愛沙尼亞取得一勝一和外,2019年餘下賽事悉數落敗,因此世界排名慢慢滑落,但ELO 評分自首屆歐洲國家聯賽以來僅跌2分。白俄羅斯要在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附加賽先挫格魯吉亞,再勝科索沃對北馬其頓的勝方,最大本錢是整體合作性,惟相當倚賴陣中資深球員集合眾人力量。

Hleb 退役了,巴西裔歸化進攻中場Renan Bressan 已經返回祖家發展,白俄羅斯再數下去的領軍人物就是右閘Igor Shitov、中堅Alyaksandr Martynovich、防守中場Ivan MaevskiSyarhey Kislyak、中場Stanislaw Drahun,以及右翼Ihar StasevichMaksim Skavysh,共通點是年過30歲且臨場發揮平穩,2020年歐洲國家盃是他們一圓大賽夢的最後機會,只是Markhel 也肩負加快國家隊重建的重任,如何平穩接班部署與短線爭取晉身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目標?Martynovich 在後防一夫當關,Maevski 的攔截本事令人印象深刻,Drahun 更上一層樓成為班霸巴迪與國家隊的「救世主」,Markhel 不敢貿然換走這些核心成員,因為他十分明白「限米煮限飯」是什麼一回事。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白俄羅斯是少數踢過兩場國際友誼賽的國家隊,雖然分別小勝烏茲別克與保加利亞一球,Markhel 發現有些事情暫時改不了,例如中前場不可能沒有巴迪的球員押陣,始於這支班霸的成員習慣打硬仗,因此巴迪防守中場Yevgeniy Yablonskiy 甫入選已經穩佔正選,並非偶然;另一方面,白俄羅斯鋒線把握力問題始終未解決,早兩年冒起的Anton Saroka 似乎打破近年白俄超射手在國際賽不成氣候的魔咒,但他改投比甲球隊洛克倫後迅即被打回凡間,若非今年初回國加盟巴迪,Markhel 亦不一定重召這位前鋒。

外界較為看好比斯特戴拿模翼鋒Pavel Savitski 是新一代白俄羅斯主力射手,寸咀哥反而認為必須留意應屆白俄超射手Ilya Shkurin,這位年僅20歲的前鋒上季出乎意外榮膺聯賽神射手,2020年初從白俄羅斯國立大學加盟比斯特戴拿模,然而翌日再被出售予莫斯科中央陸軍,比斯特戴拿模持貨一日帳面淨賺超過四倍。眾所周知,莫斯科中央陸軍領隊Viktor Goncharenko 是公認白俄羅斯最佳領隊,巴迪長年在國內稱霸正是由他奠基,Shkurin 更是這位名帥轉到俄超球隊執教後首位收購的白俄羅斯球員,加盟不久已經成為莫斯科中央陸軍的常規後備,看來這位柱躉式前鋒非池中物;假如莫斯科中央陸軍連續四季失落俄超冠軍,寸咀哥質疑Goncharenko 能否完成餘下任期,日後更有可能出掌白俄羅斯,因此Goncharenko 花了50萬歐元「強搶」Shkurin,似為日後個人發展埋下伏線。事實上,Shkurin 在白俄羅斯對格魯吉亞的初步名單終於上榜,相信Markhel 知道自己的帥位有暗湧,特別是白俄羅斯於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C 級聯賽抽得中上籤,同組對手包括阿爾巴尼亞、立陶宛及哈薩克,若Markhel 領兵下錯失良機,白俄羅斯足總肯定老實不客氣。
科索沃(世界排名:115;ELO:1561)

在2018年國際足協世界排名中,科索沃是升幅第三大,目前排名非常接近歷史新高;ELO 評分則雖從2019年10月高位回落,惟自首屆歐洲國家聯賽至今累計升幅達131分。上述指標反映科索沃進步明顯,不枉寸咀哥近年集中研究該隊的發展前景,先後發表《歸化交叉點——科索沃,認祖歸宗很繁複》及《歸化交叉點——科索沃的下一著》,並在《魚腩的味道——科索沃篇》作出一些總結。科索沃於首屆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三組造出六戰四勝兩和,若以歷史往績作為參考,的確是爆冷,但賽前該隊在瑞士裔老帥Bernard Challandes 指導下已經連勝三場友誼場,特別是輕取宿敵阿爾巴尼亞一役極具參考價值,加上同組唯一威脅阿塞拜疆不成氣候,科索沃可算是無驚無險出線。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是科索沃史上第三個洲際賽事旅程,最終成績為八戰三勝兩和三負,名列小組第三位,剛好介乎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與首屆歐洲國家聯賽之間;科索沃身處A 組,豁出去跟出線熱門英格蘭死拼,令人印象深刻;對捷克、保加利亞與黑山各勝一隊,足以向支持者交代。科索沃成績大有改善,不單是Challandes 調兵有方,對球隊招攬海外同胞認祖歸宗亦帶來積極影響,例如從哈德斯菲爾德外借至卡森柏沙的右閘Florent Hadergjonaj 本來為瑞士效命,希倫芬中堅Ibrahim Drešević 一直在瑞典的觀察名單,漢諾威進攻中場Florent Muslija 還是現役德國小國腳,從曼城外借至諾定咸森林的門將Arijanet Muric 本來一心效力黑山;這些年青球員二話不說改投科索沃懷抱,當然不止談愛國情懷,也考慮到中長期發展機會,科索沃真是無可限量嗎?

除塞伊奈約基中場Anel Rashkaj、拖連奴門將Samir Ujkani 與錫周三前鋒Atdhe Nuhiu 外,所有科索沃現役國腳均是30歲以下,活力與潛力有餘,但大賽經驗不足;Rashkaj 是科索沃首任隊長,2010年上陣兩場後長期落選,惟Challandes 於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第三輪賽事起重召這位舊臣,此後幾乎每場均有機會上陣收局,顯然是針對Ujkani 讓路予Muric 正選把關後,場上欠缺精神領袖壓陣的問題。同時,認祖歸宗的科索沃國腳來自歐洲不同地區,風格與根底各有差異,例如北歐成長的球員長期佔據國家隊最少三分之一名額,但他們學習較直折了當的踢法;瑞士等中歐地區成長的球員相對較有規範,於是科索沃演釋的足球帶有大雜燴味道,球隊要更上一層樓必須作出取捨。Challandes 把瑞士模式帶入科索沃,Nuhiu、Rashkaj、華拉倫加中場Herolind Shala、卡爾馬中堅Fidan Aliti 等實而不華的舊將繼續吃重,為球隊風格定調;至於雲達不來梅翼鋒Milot Rashica、從拉素外借至杜塞爾多夫的中場殺手Valon Berisha、費倫巴治前鋒Vedat Muriqi、史雲斯進攻中場Bersant Celina、蘭斯翼鋒Arbër Zeneli,以及2020年初被拿玻里收購後借回維羅納的中堅Amir Rrahmani,才是令科索沃壯大為巨人殺手的核心。

寸咀哥大膽假設科索沃有望成為歐洲二線球隊,若像迪奧斯捷爾進攻中場Florent Hasani 一類「土產」也有突破性演出,該隊晉身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是實至名歸,在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C 級聯賽第三組應付希臘、斯洛文尼亞與摩爾多瓦,同樣游刃有餘。
北馬其頓(世界排名:68;ELO:1546)

2019年2月起,馬其頓正式易名為北馬其頓,國家隊在首屆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四組強勢出線,原來不止預祝進入北馬其頓的新紀元,也是給歐洲球壇的溫馨提示。儘管曾經慘敗於亞美尼亞腳下,馬其頓還是以六戰五勝一負佳績出線,直布羅陀與列支敦士登遇上這支東歐球隊根本任由宰割;到以北馬其頓身分參加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G 組賽事,該隊最終成績是十戰四勝兩和四負,以較佳對賽成績力壓斯洛文尼亞名列小組第三,期間僅兩度不敵直接出線的波蘭與奧地利,在斯洛文尼亞、以色列及拉脫維亞身上共取得14分,成績是歷屆之冠。雖然北馬其頓近績不差,世界排名僅在高位緩慢上升,ELO 評分從首屆歐洲國家聯賽至今上升29分,惟2017年初該隊的世界排名一度低見第166位,不得不讚領隊Igor Angelovski 撥亂反正的功力。《魚腩的味道——馬其頓篇》談過Angelovski 的大換血計劃,雖然北馬其頓成績有改善,實際上注入球隊的新血不算多,較受重用的只有中堅Egzon Bejtulai,其餘新血如中堅Mario Mladenovski、防守中場Gjorgi Stoilov、左翼Ljupcho Doriev、進攻中場Tihomir Kostadinov、前鋒Vlatko Stojanovski,以至獲得重召的進攻中場Daniel Avramovski、左翼Nikola GjorgjevDarko Churlinov,現階段未見真章,北馬其頓若想在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附加賽淘汰科索沃,然後一舉擊敗格魯吉亞對白俄羅斯的勝方,Angelovski 還有空間做實驗嗎?
2019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打亂了所有國家隊的部署,北馬其頓也不例外,2020年至2021年要試陣有點難度,例如第二門將Dejan Iliev 與第三門將Damjan Šiškovski 的處子戰就是「不日上映」;同時,北馬其頓的大、小國腳調配一直是難題,還要提防阿爾巴尼亞橫刀奪愛。Angelovski 重用打入2017年歐洲21歲以下國家盃決賽週的北馬其頓梯隊,其實無可厚非,反正他上任之初已經敢於起用新人,中場新星Elif Elmas 更是「跳班」,Bejtulai、Kostadinov 已是較遲升格為大國腳的成員,但這一代平均水平跟上一兩代差不多,真正實力突出的只有Elmas 與利雲特的Enis Bardhi,於是Angelovski 希望從新一批小國腳梯隊揀蟀,但北馬其頓21歲以下國家隊的走勢跟大國腳相若,目前保持殺入2021年歐洲21歲以下國家盃決賽週的希望,21歲以下國家隊領隊Blagoja Milevski 自然不肯放人,否則年僅19歲的史特加左翼Churlinov 理應是常規大國腳。既然此路不通,Angelovski 又要重新審視手上的資深球員,例如防守中場Arijan Ademi 的實力在北馬其頓陣中是首屈一指,若北馬其頓希望Bardhi 與Elmas 最終成為新一代東歐黃金中場組合,Ademi 在中後場坐陣支援相當重要。既然Angelovski 已經重召右翼老將Ivan Trichkovski,Ademi 的表兄及前國家隊主力右翼Agim Ibraimi、近年在土超爆發的前鋒Adis Jahović,以至舒肯迪捷王牌前鋒Besart Ibrahimi 都有必要邀請歸隊,而且他們在陣不會影響Angelovski 以Bardhi 或Elmas 串演左翼的部署,Kostadinov、Avramovski 與Gjorgjev 還是在競爭中前場最後一席正選;至於小國腳時代不受重視的Stojanovski,初建奇功後必然加倍努力。

北馬其頓很希望老大哥Goran Pandev 的國家隊生涯有個圓滿結局,報答他十多年來的貢獻,最好的禮物當然是晉身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反過來說,北馬其頓在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C 級聯賽第二組可以盡情欺負愛沙尼亞,卻沒有十足把握技術性擊倒格魯吉亞及亞美尼亞,要一圓大賽夢,就是只爭朝夕。
下篇《魚腩的味道》,寸咀哥引領各位回到波羅的海,深入探討愛沙尼亞足球,敬請留意。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