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阿根廷人篇

寸咀足球組 於 27/0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之前三篇跟大家介紹了巴西歸化球員在歐美搵食的故事,在發表後內容也有少許增補;還未看第三篇的請點擊這裏,因為文中一批巴西歸化球員還有機會改寫命運。今篇介紹的是巴西的宿敵阿根廷。由於阿根廷人口中有相當比例是外來移民,追溯起來也有歐洲的血緣,所以獲承認為歐盟公民的球員比例較巴西多(例如球王Lionel Messi、聖日耳門翼鋒Ezequiel Lavezzi、拉素防守中場Lucas Biglia與熱刺中堅Federico Fazio皆源自意大利血統),因此較容易到意大利或西班牙球會落班。
阿根廷球員成為歐洲歸化國腳可說是歷史悠久,早於1930年已有阿根廷球員Luis MontiRaimundo Orsi兩位祖雲達斯主力變節代表意大利出賽,但當時國際足協並沒有規定球員代表國家隊的數目,而這些海外援兵亦源自意大利血統,因此沒受國內球迷的壓力;要數歷史上最著名的阿根廷歸化球員,非人稱「金箭頭」的球王之王Alfredo di Stéfano莫屬。
眾所週知,di Stéfano是河床、哥倫比亞傳統勁旅百萬富豪與皇家馬德里的代名詞,因此他歸化的是西班牙,而非有血緣關係的意大利,並在歸化前先後代表阿根廷與哥倫比亞出戰,可說是現代足球史上的異數;這位球王的遺憾在於國家隊建樹不多,只曾協助阿根廷捧走1947年南美國家盃,甚至無法在世界盃登場(1958年被國際足協裁定不符合代表西班牙資格,1962年則於賽前傷出),實在美中不足。di Stéfano的威水史足夠寫連載小說,但在歸化球員的歷史上他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更反映西班牙對足球爭勝的決心。事實上,在di Stéfano效力西班牙後期,西班牙更成功游說其球會的好拍擋、匈牙利球王Ferenc Puskás歸化,不過爭奪世界盃的如意算盤就是打不響。
可是,西班牙從來沒有放棄招攬歸化球員;到了1990年便出了兩位,一是拉科魯尼亞台柱之一、巴西防守中場Donato,二是在特內里費入球幾乎停不了的阿根廷前鋒Juan Antonio Pizzi。這位同樣源自意大利血統的射手於1991年登陸西甲,1994年由華倫西亞重返特內里費時已成功歸化。當時的西班牙在皇家馬德里台柱Emilio Butragueño退役後急於尋找替補人選,就算另一老將Julio Salinas不斷入球也無法解決換血問題,1994年世界盃更明顯倚重中場後上攻門;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冠軍隊雖出了神射手Kiko、Butragueño的球會副車Alfonso Pérez與快馬Javier Manjarín,但三人實力未算突出,造就此子成功加入正選爭奪戰。假如歐洲足協提早在1995-1996年球季改革歐洲金靴獎計分制度,Pizzi會是該季的歐洲金靴獎得主;雖說此子在國家隊的入球率不差,更在對阿根廷的友誼賽中取得入球,但兩大超班射手RaúlFernando Morientes冒起將整個前鋒梯隊比下去,加上Pizzi轉投巴塞隆拿後兩季間先後屈居於「大哨」RonaldoHristo StoichkovSonny Anderson等猛將之後,遂於1998年世界盃後在國家隊急流勇退,並返回祖家繼續足球夢。
到了2006年,西班牙領隊Luis Aragonés除選了巴西歸化球員Marcos Senna參與世界盃外,還被迫選了阿根廷左翼衛、基達菲的自由球怪傑Mariano Pernía。在歸化球員歷史上很少選上翼衛,但此子可以一季在西甲射入十球,確有值得入選的理據;當在車路士表視欠佳的Asier del Horno傷出,Joan Capdevila還在拉科魯尼亞跟前一屆世界盃的正選左閘Enrique Romero爭逐正選,常用的左閘只餘馬德里體育會的Antonio López,唯有在2006年5月火速為Pernía辦妥入籍。此子忽然可參加世界盃果然精神爽利,熱身賽對克羅地亞即射入自由球報答知遇之恩,亦憑此贏得正選席位。好戲還在後頭,馬德里體育會決定收購Pernía,他與López的正選之爭因而更趨白熱化,不過這一爭是兩敗俱傷,兩人在2007年後不在國家隊考慮之列,而Capdevila冷手執個熱煎堆穩坐國家隊正選。禍不單行的是,Pernía於2009年夏天因車禍受傷,足球生涯翻身無望,於翌年夏天解約後黯然重返南美,兩年後默默退役。
同樣名氣不大但成功在歐洲歸化的阿根廷球員尚有代表瑞士出戰1994年世界盃的Néstor Subiat。資深球迷也知道那是瑞士球王Stéphane Chapuisat獨步天下的年代,但他的體能跟球技有點差,他的鋒線拍檔Kubilay Türkyilmaz於賽前備戰階段傷出,時任領隊隊Roy Hodgson也意認到單靠同期成名的鋒Marco Grassi不足以異軍突起,於是找來從未效力任何阿根廷球會、卻在法乙由後衛成功轉型為前鋒的Subiat擔任Chapuisat的副車,成為「學神」在該屆賽前通常換入的後備。此子在瑞超聯效力盧加諾、草蜢與巴素利期間皆保持不俗入球率,代表國家隊上陣15次亦有6球進帳,但「學神」下台後Subiat也失寵,而且Türkyilmaz的狀態銳不可擋,此子只有無奈結束兩年國際賽生涯。
若然沒法跨越大西洋,阿根廷球員還有個不太遠、不難適應的外闖落腳點:墨西哥。墨西哥聯賽規模不小,人才也不缺,只是很多球會喜歡羅致南美球員加強攻力,因此能成功歸化墨西哥的南美球員也以中前場為主,例如前篇提及的巴西中場Sinha。阿根廷球員歸化墨西哥者其實更多,例如踢過2002年世界盃的Gabriel Caballero、十幾年前在曼城失意後轉戰墨西哥成功的Matías Vuoso與代表國家盃出戰2013年美洲金盃的Christian Giménez2012年曾代表國家隊上陣兩次的Damián Álvarez與曾獲徵召而未嘗上陣的Lucas Lobos,但這些球員往往只有一兩年時間發揮所長,表現未算突出的話將會迅速淘汰;像Vuoso 般忽然在2015年美洲國家盃獲徵召可算是異數,Vuoso 在賽事中射入兩球已算最好的回報了。
當然凡事總有例外,Guillermo Franco就是有本事逆向進軍歐洲的阿根廷歸化球員。Franco從來不是把握力強的機會主義者,只是實力在墨超屬大超班,成為墨超蒙特雷的英雄,而且具備輔鋒的技術,在「沙漠之狐」Jared Borgetti與「夾波之王」Cuauhtémoc Blanco年齡漸長下,自2005年起成為經常入選的前鋒之一。此後,他加盟維拉利爾與韋斯咸,就算未能穩佔正選席位但狀態持續冒升,到2009年甚至把同期冒起但其後毫無寸進的Omar Bravo比下去,成為該年墨西哥捧走美洲金盃的功臣之一。隨著「小豆」Javier HernándezCarlos VelaGiovani dos Santos三大新星崛起,Franco也完成在國家隊的過渡使命,於2010年世界盃後退役,重返美洲綠茵場上馳騁,直至2013年初退役。
那麼南美小國又有本事招攬有實力的歸化援兵嗎?1990年代後期,厄瓜多爾有Agustín DelgadoIván Kaviedes兩大射手冒起,成績穩步上揚,但後者在前列隊伍瓜亞基爾的拍檔Ariel Graziani同期成為歸化入伍的對象。這位阿根廷前鋒技術並不出眾,但入球觸覺特佳,在水準一般的厄瓜多爾聯賽與初期的美職聯均不時取得入球,甚至效力國家隊三年間踢34場入15球,可說是不負所望。可是,Graziani跟不少歸化球員有類似的遭遇,那就是離開歸化國後表現稍有回落時即遭棄用,加上年輕的Carlos Tenorio在國內一炮而紅,仍算當打的Graziani甚至連入選2002年世界盃大軍的機會也沒有。

歸化交叉點系列陸續有來,不過發文安排未必像之前般緊湊。始終每一個歸化球員故事同樣有血有肉,不應遺忘,理應借鏡。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trashtalking
    trashtalking 於 28/02/2015 評論 NO. 1

    唔係竟然冇提Mauro Camoranesi,而係佢祖宗本身就係意大利血統,要入意大利籍冇難度。小弟揀嘅球員例子一定係冇血緣呢類令佢地輕易歸化,否則所謂廣義的歸化,例子多不勝數。

  • trashtalking
    trashtalking 於 28/02/2015 評論 NO. 2

    美斯咁年輕去西班牙,嚴格而言佢係阿根廷(出生國),意大利(祖國)與西班牙(居住國)三揀一,但揀阿根廷係比較聰明嘅決定,因為阿根廷有少少青黃不接,超班馬係無障礙上位。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