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巴西人篇(上)

寸咀足球組 於 12/0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上回提到巴西前鋒Alan Carvalho差半年便合資格申請入籍奧地利,但此刻毅然從薩爾斯堡紅牛轉投廣州恒大淘寶,影響奧地利增兵爭取晉身2016年歐國盃的如意算盤。由於巴西實在積累大量足球勞動力,僧多粥少下出國搵食已是常態;本身父系或母系有歐盟國家血緣者外闖歐洲較有優勢(例如Lucas Leiva的母親是意大利血統,由羅馬外借國際米蘭的Dodô則有葡萄牙血統 ),但正宗巴西血統者則要面對龐大的落班競爭,更遑論入選國家隊了!

畢竟很多巴西球員希望在國際舞台上一展身手,但足球生涯苦短,就算出外搵食表現出色也難以保證穩入國家隊,反而人在異鄉卻受萬人景仰,加上為日後生活未雨綢繆,形成歸化別國的條件,亦使巴西成為全球主要歸化球員輸出國之一。本篇的歸化案例採用狹義標準篩選為兩類,第一類該球員在成年或接近成年後才離鄉發展,經過多年努力落地生根才換得居留權;第二類則是該球員在成年或接近成年後才離鄉發展,並獲某國特事特辦批出居留權。
第一類案例的經典例子為提Deco不可;當Luiz Felipe ScolariMário ZagalloCarlos Alberto Parreira三位曾經率領巴西捧走世界盃的大帥也不看重你,你認命是常識吧!適逢載浮載沉的葡萄牙既希望藉主辦2004年歐洲國家盃之利捧盃一洗頹氣,又注意到Rui Costa即將退役出現的領袖真空,經過國內多個月的爭論後,Deco終於在2003年3月29日代表葡萄牙在友賽對巴西時粉墨登場,更射入一記自由球,而當時執掌葡萄牙的正是「大飛哥」Scolari!究竟是「大飛哥」刻意收藏這件寶物向葡萄牙獻媚還是命運如此弄人真係天知、地知、當事人知,但Deco歸化葡萄牙後的表現有目共睹,若說是廿一世紀巴西最大選人錯誤,雖不中亦不遠矣!
Deco的案例不但使葡萄牙得益,也惠及了兩位鄉里,只是兩人及後在國家隊的命運各異。當時從馬里迪模改投波圖的Pepe逐步站穩正選席位,而且技術較為全面,結果成功把握國家隊中堅接班的機會,在2007年8月正式為葡萄牙上陣,從此一直成為可靠兼具特別犯錯技巧的國家隊後防主力,並與同年入伍的Bruno Alves展開爭奪正選中堅之戰。不過,適逢巴西有Thiago SilvaAlex等中堅冒起,加上國內的爭議聲音不算激烈,因此對失去這位猛將也不以為然;相反,葡萄牙開始為新一輪中堅接班費煞思量,畢竟Pepe平心靜氣比賽,助攻助守均有一手。
另一位受惠者是士砵亭射手Liédson。當時Nuno Gomes已見老態,Hélder Postiga處於低潮,而Hugo Almeida始終實力遜半籌,加上Liédson公開表示願意為葡萄牙效勞,於是在2009年8月完成歸化手續後獲時任領隊Carlos Queiroz徵召,並且首度上陣即取得入球。然而此子年屆31才能入選國家隊未免太遲,加上Cristiano Ronaldo連年展示超凡入球能力,所以參與2010年世界盃兼開齋後便完成短暫的國家隊生涯。此後,葡萄牙暫未再有同聲同氣的巴西球員歸化入伍,除了本土人才水準不弱外,身陷債務危機的葡萄牙亦難以吸引一流巴西球員登陸,可說為歸化趨勢暫時畫上句號。

西班牙一直是巴西球員闖蕩歐洲的登陸首選,更重要的是成功在西甲立足有助入選國家隊,因此巴西球員在該國搵食甚有過客心態。此外,西班牙一直以民族與地方意識濃厚見稱,就算巴西球員連續居滿三年後便合資格歸化,投效國家隊也要跨越這些非比尋常的門檻。
拉科魯尼亞在1990年中期於西甲異軍突起,其中一個因素就是找對巴西援兵,BebetoMauro SilvaRivaldoFlávio ConceiçãoDjalminha無一不交出水準,但留效時間最長的卻是及後歸化西班牙的防守中場Donato。這位身形強壯、擅射自由球的球員於1988年加盟馬德里體育會,不但協助球隊成功衛冕國王盃,兩年後更獲特快批准入籍西班牙;可是,Pep GuardiolaFernando HierroLuis EnriqueJosé Luis Caminero等球員成功接捧下,當時的國家隊領隊Javier Clemente認為有必要增添一位有經驗的防中加強深度,因此到1994年底終於徵召Donato入伍,並以33歲高齡參加1996年歐洲國家盃。雖然他只效力了國家隊兩年,但入選後不久竟射入三球,可算是老而彌堅;更堅挺的是,他以39歲高齡成為西甲歷來最年長入球球員,然後到男人四十才從拉科魯尼亞一隊退役(他的前隊友、前西班牙國家隊右閘Manuel Pablo正嘗試打破此紀錄),肯定是西班牙執到寶吧!
Marcos Senna也是另一特殊例子,在維拉利爾效力三年多便獲准入籍,西班牙足總暗中推動的功勞不少;此子作為集沉實踢法與遠射能力的防守中場,能有效為XaviXabi Alonso兩大掌櫃分擔粗重工夫,而西班牙青訓系統正是甚少出產這類人才,難怪受到當時國家隊領隊、已故的Luis Aragonés所青睞。由於Senna屬「大器晚成」的國腳,加上Sergio BusquetsJavi Martínez迅速上位,這位硬漢協助西班牙先後捧走2008年歐洲國家盃與2010年世界盃後便功成身退,奠定歸化功臣的地位。
不過,車路士前鋒Diego Costa所面對的壓力肯定比前輩更大,這可歸納為三大因素:

  1. 他有能力在巴西國家隊穩佔一席;
  1. 此子已獲「大飛哥」相中,兼踢了兩場友誼賽;
  1. Fernando LlorenteÁlvaro NegredoRoberto Soldado也是公認的一流前鋒,甚至翼鋒出身的Pedro也不時交出入球,足以順利完成與David Villa甚至Fernando Torres交棒。

因此,西班牙足總以志在必得的氣派利誘Costa「變節」,此子只有靠入球謝主隆恩,不過至今仍事與願違,就算Vicente del Bosque逐步引入馬德里體育會的主力助拳也成效不彰,於是「格格不入」成為批抨這位新一代殺人王的常用詞彙。Costa還有時間證明自己歸化的決定絕非一念之差,但這邊廂自己在國家隊地位不保,那邊廂巴西陷入前鋒人選困局更見求才若渴,若最終應驗悔不當初,肯定是他職業生涯的一大污點。
然而Costa的霉氣怎也及不上歸化意大利的Amauri。這位前鋒年少時不受彭美拉斯賞識,機緣巧合下自2000年起浪跡意甲,好不容易才成為祖雲達斯的一員,與踢法相近但容易受傷的Vincenzo Iaquinta成為良性競爭對手,而這點正是此子日後獲意大利青睞的原因。不過,時任巴西領隊Dunga就是不會看漏實用型球員,於2009年初徵召狀態大勇的Amauri代替傷出的Luís Fabiano在友誼賽迎戰意大利,但祖雲達斯拒絕放行,此子為保飯碗只有屈從,但從此被Dunga永不錄用;到他在2010年4月才成功入籍意大利,又無法說服時任領隊Marcello Lippi讓他出戰2010年世界盃;此後排陣怪叔叔Cesare Prandelli走馬上任接掌國家隊,此子終於有機會在8月底友誼賽迎戰科特迪瓦一戰上陣,豈料他及後在祖雲達斯失寵,再次要迎難而上之餘,恐怕職業生涯最終只成為「一次大國腳」,因為今季Amauri改投拖連奴後再次屈居於昔日祖雲達斯的競爭對手Fabio Quagliarella。這世界確實有天敵。

歸化球員要克服天敵實現國際賽夢想殊不容易,下回繼續回顧其他歸化巴西球員的故事。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巴西  歸化  西班牙  葡萄牙  意大利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