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說法語的非洲人篇

寸咀足球組 於 03/08/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上回提到法國足球如何在海外屬地發掘人才,不過法國足球的真正大後方其實是非洲;只要各位打開世界歷史,不難發現從北非的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到東非的吉布提、馬達加斯加、毛里裘斯,再到中非的喀麥隆、加蓬、乍得,然後到西非塞內加爾、馬里、科特迪瓦、貝寧、布基納法索、多哥等,均有法國的殖民足跡,時至今日均是說法語的國家,因此從合法或非法渠道跑到法國謀生,從歷史角度而言其實是為勢所迫。亦因如此,法國的歸化故事特別多,而今集介紹的球員當然按照過往訂下的條件篩選出來。
二次大戰前後的法國國家隊已經起用一定比例的歸化球員,一批是東歐移民,另一批則是摩洛哥與阿爾及利亞移民,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每屆世界盃回顧必然看到的一代射手Just Fontaine。祖籍摩洛哥的Fontaine 走位靈活,在祖家早已令人聞風喪膽,1953年到法甲搵食繼續強勢,同年年底以20歲之齡獲法國招攬入伍。不過,他的國家隊生涯更是精彩,首次在國際賽上陣已經連中三元,但第二次取得入球已是1958年3月的事,更意想不到是他在1958年世界盃的驚世演出,六仗射入13球(連中三元與大四喜各一次),雖然入球方式與現代足球所見類同,但他的射門觸覺確實技驚四座。Fontaine 於1959年又造出兩次帽子戲法,看似可以再創高峰,偏偏傷患讓他從高峰摔下來,結果未滿29歲便提早收山,同期的法國足球亦不約而同走下坡。
1960年代起,法國足球逐步進入傾重本土的年代,在選用歸化球員上愈見嚴格;到了1980年代,法國從歐洲球壇重新崛起,人稱「Carré Magique」(幻方)的四大中場成為接近無堅不摧的新勢力,雖然祖籍意大利、生於法國的球王Michel Platini 嬴盡球迷焦點,但他也要射傳跑俱佳的正宗法國裔中場指揮官Alain Giresse 鋪橋搭路,《大歐洲篇》曾經介紹的西班牙裔歸化防守中場Luis Fernández 幫忙搶截掃盪,更要祖籍馬里的防守中場Jean Tigana 作為攻守駁腳。相信各位球迷也注意到今日的法國防守中場主要由非洲移民後裔所主導,某程度上也要感謝Tigana 作為優秀防守中場的模範;他沒有身高優勢或細膩技術,但他擁有一流的團隊意識,而且走動夠快,覆蓋範圍夠廣,所以當時的法國領隊Michel Hidalgo 在1980年決定把這位里昂主將收編旗下。

無論是Tigana 的國家隊生涯其實甚為有趣,因為他在單數年的上陣次數少得像備受冷落,但在雙數年就是必然正選,充分反映他是Hidalgo 以及後接任領隊Henri Michel 心目中可堪倚重的一員,否則不會在1982年與1986年世界盃以及1984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幾乎踢足每場;事實上,防守中場工作繁重,踢足每場根本是極大的體能考驗,這位1984年歐洲國家盃奪標功臣能夠從容過關當然能耐非凡,然而歲月催人老,加上Platini 與Giresse 先後從國家隊退役,Tigana 遂於1988年結束國際賽生涯,專心球會賽事,後期轉投馬賽更成為該隊初建霸業的功臣。
失落1986年世界盃後,法國進入換血期,領隊Michel 相中了年僅19歲已是歐塞爾後防主力的中堅Basile Boli,於是讓他成為出戰1988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的正選。雖然法國在該屆外圍賽出局,但這位祖籍科特迪瓦的中堅仍然備受重用,與一代名將Laurent Blanc 組成一剛一柔的組合,而他倆亦是1990年代初法國在國際賽19場不敗的功臣。此時,步大力雄的Boli 已轉會馬賽,成為不時助攻得手的奇兵,加上Platini 領導法國出征1992年歐洲國家盃時重用馬賽球員任正選,Boli 的國際賽生涯登上高峰,然而這套「馬賽是瞻」戰術在該屆決賽週大受挫折,似乎預示法國其實是曇花一現。Gérard Houllier 接掌隊後法國頹勢盡現,Boli 即使在馬賽維持高水平表現也無法為國家隊帶來更多貢獻,到Aimé Jacquet 掌帥時已不再是必然正選,更重要的是他於1994年膝傷後實力不如前,國際賽生涯黯然結束,更於1997年以30歲之齡提早退役。
Jacquet 主政期間,馬賽因假波事件被降班實力大減,法國大軍轉為偏重波爾多與摩納哥的新星;波爾多的國腳代表以球王Zinédine Zidane 為首,加上左閘Bixente Lizarazu 與技術型中鋒Christophe Dugarry 兩大骨幹,不過最具驚喜的非右翼Ibrahim Ba 莫屬。祖籍塞內加爾的Ba 繼承父業在勒哈費爾展開職業生涯,是典型又快又怪的「單蹄馬」,然而Ba 於1996至1997年球季轉投波爾多期間,變成又快又怪又識入球的奇才,求才若渴的Jacquet 於是在1997年初徵召他入伍,而此子亦不負所望,首度登場對葡萄牙即取得入球。灸手可熱的Ba 於同年轉投AC米蘭,不過意甲的防守足球不斷挫敗他,甚至Jacquet 也質疑此子的能力,結果Ba 落選1998年世界盃大軍,據說他更對此大感不滿。可惜的是,即使Jacquet 功成身退,深深不忿的Ba 仍無法以場上表現打動新任主帥Roger Lemerre,國際賽生涯落得快上快落的下場。
摩納哥系統方面,《橫越大洋篇》介紹過的後防全才Lilian Thuram、神經門將Fabien Barthez 以及一對年輕射手David TrezeguetThierry Henry 是當中的代表人物,不過摩納哥還有一位科特迪瓦裔歸化法國國腳,那就是防守中場Martin Djetou。上篇寸咀哥已指出法國隊防守中場席位競爭激烈,即使Djetou 在摩納哥建樹良多,又能兼任中堅,Jacquet 更信任其能力,但他自1996年起在國際賽上陣的機會屈指可數,到Lemerre 主政時代亦未獲重用。隨著Lemerre 於2001年打破成見重召Claude Makélélé,2000年後已未有為國家隊上陣的Djetou 更見前景暗淡,最終黯然退場。
事實上,從Jacquet 主政時代起,法國對起用非洲裔球員採取更開放態度,到打造里昂皇朝居功至偉的Jacques Santini 上任後更是廣納人才,其中在法甲積極爭標的歐塞爾持續為國家隊帶來更多新人選,其中包括來自喀麥隆的中堅Jean-Alain Boumsong。作為歐塞爾新一代三大黑煞之一,Boumsong 其實出身自勒哈費爾,亦不像Djibril CisséOlivier Kapo 般早在法國青訓系統成名,論實力也遜於中堅拍檔Philippe Mexès,然而他的最大優點在於踢法實際,因此Santini 與Raymond Domenech 也喜歡帶此子出戰大賽以備不時之需,無論是2003年洲際國家盃,抑或2004年及2008年歐洲國家盃,甚至是2006年世界盃外圍賽,Boumsong 均是因應特定戰術需要才有機會上陣,否則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從William GallasMikaël Silvestre 身上搶走上陣時間。同時,Sébastien SquillaciAdil Rami 等中堅相繼冒起,使Boumsong 重返國家隊的機會更渺茫,可是他跟歐塞爾舊隊友的情況相比原來比下有餘,其實已沒有再埋怨的理由。
說法語的非洲人其實不一定在法國發熱發亮,以下就有兩個較有趣的例子。祖籍扎伊爾(即今日的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中鋒Blaise Nkufo 雖然年少時移居瑞士,而且體能優勢明顯,可是他在瑞超大致上是載浮載沉,甚至一度轉戰卡塔爾聯賽;偏偏他一路向西反而找到出路,甚至連國家隊也不得不徵召他入伍,可謂戲劇性十足。在Nkufo 轉戰德國前,當時的瑞士國家隊領隊Enzo Trossero 已看到此子的潛力,因此在2000年上任後便把Nkufo 納入國家隊大軍當後備,但此子上陣機會不多,唯一得著是已經在國際賽開齋。

2001年Köbi Kuhn 接掌國家隊後,又逢該隊換血期,進入守成有餘、進攻不足的時代,前線得分過度倚靠Alexander FreiMarco Streller 得分,就算Nkufo 轉戰川迪後成為荷甲入球率最穩定的射手之一,Kuhn 到2007年才重召此子入伍,2008年歐洲國家盃大軍也沒有Nkufo 的份兒,反而是新星Eren Derdiyok 上位。可幸的是,瑞士找來一代名帥Ottmar Hitzfeld 接手,加上Derdiyok 邁向成為一代敗家射手,Nkufo 終於到33歲才可在國家隊大展身手,於2010年世界盃外圍賽射入五球,更奠定正選前鋒地位,並出席2010年世界盃決賽。或許Nkufo 等了很多年才遇到Hitzfeld 這位知音人,但他的歸化故事總算有個圓滿結局,實在可喜可賀。
至於Karim Guédé的歸化故事則更令人意想不到。Guédé 是生於德國的法國與多哥混血兒,青年時代說不上出色的防守中場,不過到斯洛伐克聯賽搵食後成功演變為能兼任中堅與中鋒的奇才,先後協助柏沙卡與班霸斯洛雲奪得聯賽冠軍。本來Guédé 於2006 年已決定代表多哥出戰世界盃,偏偏賽前傷出無法如願;曾在柏沙卡指導Guédé 的國家隊領隊Vladimír Weiss 靈機一觸,建議讓此子在斯洛伐克住滿五年後立即歸化,結果這個橫刀奪愛的奇招得手,當時26歲的Guédé 成為首位斯洛伐克歸化國腳,更是隊中的正選防守中場。斯洛伐克其實沒有實力出眾的防守中場,不過該隊一直側重Marek HamšíkJuraj Kucka 主導中場,加上Ján Kozák 接手國家隊後偏好進攻足球,即使Guédé 成功重返德甲加盟費雷堡,他在國家隊反而越來越少機會上陣,更讓同期入伍的Viktor Pečovský 搶走正選席位;然而斯洛伐克幾可肯定在2016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出線,Kozák 的一念之差足以決定Guédé 參與大賽的機會。

遊走了半個地球,《歸化交叉點》是時候讓視野回家了,下回最終篇就是談香港的歸化情況,大家不會不捧場吧!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RM Sun
    RM Sun 於 04/08/2015 評論 NO. 1

    施丹

  • Zui Ge Cun
    Zui Ge Cun 於 04/08/2015 評論 NO. 2

    施丹是阿爾及利亞人,不過生於法國,不算歸化。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