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蘇里南人篇

寸咀足球組 於 06/06/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覆核球員國籍是撰寫《歸化交叉點》系列最繁複的步驟,因為很多人對歸化的概念有所混餚,所以寸咀哥有必要在此再三說明。首先,一位混血球員為父系或母系血統的祖國上陣絕非歸化,因為他有直接民族血統關係,正確而言是認祖歸宗;其次,一位球員在外國出世,然後為父系或母系血統的祖國上陣亦非歸化(這涉及向有關國家移民機關提出血統關係證明),同樣是認祖歸宗;第三,一位球員在外國出世,然後常住於毫無血統關係的出生國,並代表參與國際賽,這也不是歸化,而是因連續居留時間符合相關國家要求而自動成為公民;只有不求甚解的人才膚淺認為上述三類球員是歸化球員。

真正稱得上歸化者必須同時在原居地出生,常住於毫無血統關係的國家,並代表其國家隊上陣;以目前全球人口流動趨勢計,總有若干數量的數量符合上述資格。在此,寸咀哥第四度說明本系列的準則:本篇的歸化案例採用狹義標準篩選為兩類,第一類該球員在成年或接近成年後才離鄉發展,經過多年努力落地生根才換得居留權;第二類則是該球員在成年或接近成年後才離鄉發展,並獲某國特事特辦批出居留權。近廿多年來,歐洲各國積極吸納旅居當地的海外年輕球員至青年軍系統,形成不少國家隊出現人才多元化,但這批年少得寵的球員很多是曇花一現,往後無法成為大國腳,相對憑後天努力爭取上位的成年球員是小巫見大巫,所以《歸化交叉點》系列就是專門回顧這批後來居上、甚至大器晚成者的故事。試問一個球員沒有真材實料,憑什麼可以遲至30歲才成為歸化國腳?足球世界從來很少幸運兒,成為歸化國腳更是幸運兒中的幸運兒;過去11篇《歸化交叉點》一直重溫這些故事,餘下的篇章也會貫轍始終交代這些故事。

一如上篇所言,本篇的焦點轉到大西洋另一端、曾屬荷蘭殖民地的蘇里南。蘇里南不僅受荷蘭統治與影響超過300年,人口結構亦非常複雜,在正宗蘇里南人之間夾雜了來自東印度群島(即今日印尼一帶)、爪哇、非洲甚至中國的奴隸,加上昔日殖民時代留下的德裔與荷蘭裔人口,因此「我來自蘇里南」的淵源可以比想像中更複雜。曾幾何時,蘇里南裔球員成為荷蘭國家隊不可或缺的成員,Ruud GullitFrank Rijkaard 更是1988年勇奪歐洲國家盃的大功臣;到了1990年代,阿積士成為歐洲一方霸主,Edgar DavidsPatrick KluivertMichael ReizigerWinston BogardeClarence Seedorf 等先後成為國家隊主力,不過真正連繫這兩代人的不止是Rijkaard,Aron Winter 才是關鍵人物。
事實上,沒有太多人留意到Winter 也是1988年歐洲國家盃冠軍隊第三位蘇里南裔成員。當時,這位帶有中國人血統的防守中場在阿積士跟隨Rijkaard 與另一中場大將Jan Wouters 學藝,控傳穩僭之餘,後上助攻力更強,因此在1987年便以20歲之齡直接成為大國腳,並在兩位師兄先後淡出後成為中場樞紐的關鍵人物。Winter 貴為荷蘭的歐洲國家盃四朝元老、世界盃三朝元老,雖然風頭不及其他星級球員,但在阿積士甚至荷蘭足球界的影響力絕不簡單,亦使Wim Jonk 與鄉里Davids 能夠成功在球會與國家隊接班(這位師兄也間接使Davids 被逼「屈就」於21歲以下國家隊);目前他是荷蘭19歲以下國家隊領隊,且看能否帶領荷蘭打破近年在青年賽事表現持續欠佳的困局。
與Winter 同期的門將Stanley Menzo 也有機會晉身國家隊,不過際遇各異。當時的荷甲同樣是PSV燕豪芬與阿積士之爭,飛燕諾只能爭前三甲,不過前者的老牌門將Hans van Breukelen 在國家隊的正選地位無人能替,這對國家隊而言也是一大潛在危機;此時,Menzo 已成功穩佔阿積士的正選門將地位,加上技術造詣不俗,到1989年獲接掌國家隊不久的Thijs Libregts 選中,並在時任阿積士領隊Leo Beenhakker 兼領國家隊與Rinus Michels 四度回朝掌政時成為第二門將,但上陣機會寥寥可數。不幸的是,Menzo 的職業生涯正面對內外夾擊,內者是師弟Edwin van der Sar 與他平分春色,外者是Ed de Goey 在飛燕諾表現出眾而入選國家隊。即使Menzo 是名義上的第二門將,van der Sar 奪去其球會正選地位已響起警號;更要命的是,Dick Advocaat 接掌國家隊初期特意同時選用Menzo 與van der Sar,顯然是給這位蘇里南裔門將一個平反的機會,但Menzo 在兩場1994年世界盃外圍賽表現失準,使Advocaat 忍無可忍將他打入冷宮,熱煎堆落入de Goey 手上之餘,餘下的職業生涯只有鬱鬱不得志。
說起飛燕諾,1990年代除有de Goey 外,後防還有一位步大力雄的中堅Ulrich van Gobbel,在國家隊後防換血之際成功突圍了一陣子。在Rijkaard 與Ronald Koeman 年事已高下,即使踢法精明的Frank de Boer 成功上位也解決不了替補不足問題;可任右閘與中堅的van Gobbel 踢法強悍,吸引了Advocaat 的注意,1993年以22歲之齡直接成為大國腳。可是此子的足球智慧平平,連Advocaat 也後悔讓他在1994年世界盃以正選上陣一場,此後於1996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後備上陣一場後便永不錄用,右閘席位從此成為Reiziger 的天下;中堅席位則落入水平相若但運氣較佳的Bogarde,不過Jaap StamMario Melchiot 先後冒起才是完全抹殺van Gobbel 重返國家隊的機會。失落國家隊的van Gobbel 此後轉戰加拉塔沙雷與修咸頓,但表現未如理想,最後回歸飛燕諾直至退休。
同期飛燕諾的蘇里南裔新星還有生於荷蘭的右翼Gaston Taument 與在家鄉出世的左翼Regi Blinker;兩位球員同樣長髮飄逸,也是成就飛燕諾異軍突起的骨幹,其中前者在國家隊上陣機會較多,但Ronald de Boer 轉任右中場後即使此子的國家隊生涯永不超生;後者的造型不僅像Gullit,甚至有人把他誤認為Davids,可惜這位實力在Taument 之上的快翼沒有太多機會在國家隊發揮。到此,大家可能想到一代刁轉快翼Marc Overmars,他亦是擊敗Blinker 的元凶,畢竟兩人同在1993年成為大國腳,此後發展差天共地,少不免與實力有關;但荷蘭在這個黃金時代其實盛產了不少左腳人腳,Richard Witschge、Davids、Phillip CocuGiovanni van BronckhorstBoudewijn Zenden 均有本事發揮所長,甚至擅用右腳的Seedorf 也能在左路予取予攜,試問先後轉戰英超與蘇超成功的Blinker 如何過五關、斬六將?這匹單蹄馬最後還是在球壇慢慢黯淡,但他的際遇彷如預視往後鄉里的命運。
當然,像Seedorf 般實力與運氣兼備者其實僅屬少數;Seedorf 雖然有不少成員馳聘球場,但只有這位未足17歲已經在荷甲上陣的長兄踢出個未來。初出道的Seedorf 與Gullit 相題並論,但對前者的成長未有帶來太大壓力;兩者的最大分別在於體能質素,這亦是Seedorf 長期能征戰高水平聯賽的關鍵,而前者在整個職業生涯未領過一面紅牌,在競爭激烈的中場亦屬異數。Gullit 與領隊Advocaat 意見不合下退休,無疑成就Seedorf 在1994年終以18歲之齡直接成為大國腳,但在大量左腳新星冒起下,這位技術超班的右腳將確能發揮平衡作用。不過,這位世界盃與歐洲國家盃三朝元老卻是後來攪起蘇里南山頭的關鍵人物之一,對荷蘭同期一再功虧一簣也要負上一定責任,因此Seedorf 遇上另一名宿Marco Van Basten 推行強勢領導,結果只有互相猜忌,也使他在32歲便提早「退出」國家隊。
相對上述的鄉里,Jimmy Floyd Hasselbaink 是從異路殺入國家隊。這位衝刺型前鋒在荷甲特士達與阿爾克馬爾的表現未見突出,於是轉戰葡甲尋找出路,最終在博維斯塔展現光芒,更成功跳至列斯聯發熱發亮,贏得名帥Guus Hiddink 的青睞,有機會參與1998年世界盃。當時,Dennis Bergkamp 已是國家隊的核心,Kluivert 亦是必然正選,但替補前鋒席位的競爭異常激烈;Peter van Vossen 一直是公認的替補之選但不時受傷患困擾,由維迪斯轉戰特內里費的Roy Makaay 被打入冷宮,同樣轉戰英超的Pierre van Hooijdonk 雖已升格國家隊常用後備但技術不算一流,對Hasselbaink 而言絕對是上位良機;可惜他在該屆世界盃表現平平,及後Rijkaard 接掌國家隊期間更備受冷落,上陣機會落入在PSV燕豪芬大爆發的Ruud van Nistelrooy 與改投拉科魯尼亞後越戰越勇的Makaay。

及後,Bergkamp 因飛行恐懼症未癒而肯定無法參加2002年世界盃,加上新任領隊Louis van Gaal 需要一位具支援能力的射手,Hasselbaink 因而再獲重用,更不時取得入球,可惜荷蘭在2002年世界盃外圍賽爆冷出局,加上該隊已落實奉行單箭頭戰術,van Nistelrooy 入球能力高超,Hasselbaink 在Advocaat 重掌帥印後逐漸淡出國家隊,全心全力為所效力的球會作出重大貢獻。
荷蘭改用4-3-3 或3-4-3 陣式對正宗射手的要求更嚴格,進攻中場與翼鋒則享有更多發揮機會,Overmars 與Zenden 固然已成為側擊主力,但Arjen RobbenRafael van der VaartAndy van der Meyde 等新星更是來勢洶洶;Van Basten 於2004年歐洲國家盃後接掌國家隊後加快換血,Robin van PersieDirk KuytRyan BabelRomeo Castelen 等陸續入伍,同樣有此機會的尚有右翼Andwélé Slory。當時Slory 是荷甲升班馬SBV精英的主將,適逢Van Basten 並不滿意Castelen 的狀態,因此在2007年中在亞洲的熱身賽中讓Slory 證明自己的實力,而他的表現則不過不失。此後,Slory 轉投飛燕諾接替離隊的Castelen,但兩人不約而同備受傷患打擊,自然無法重返國家隊,也導致Robben 與Kuyt 改任右翼的新常態。曾經退休的Slory 於2015年初正式在多積治復出,後備上陣表現不過不失;但對一位年屆32歲的翼鋒而言,以平常心重新上路追逐足球夢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目前,蘇里南裔球員在荷蘭國家隊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較為出眾的如中場Georginio Wijnaldum、門將Kenneth Vermeer 等也早於青年軍時代晉身國家青訓系統;另一方面,來自荷蘭殖民地庫拉索以及其他國家如摩洛哥的移民後裔也陸續由青訓系統上位,使國家隊人才更多元化,不過荷蘭的奪冠破咒實力非凡,要重溫國際賽捧盃美夢恐怕是不日實現。下回我們繼續留在大西洋,重溫一些成功奪標例子。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歸化  荷蘭  蘇里南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Won 於 06/06/2015 評論 NO. 1

    希望唔好又一堆唔識字既話哎呀果個唔係歸化咩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