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橫越大洋篇

寸咀足球組 於 21/07/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上篇《歸化交叉點》猶如用另一個角度交代近代荷蘭足球史,本篇的焦點將轉至殖民範圍更廣的法國,不過集中交代在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一帶的小島。這些小島很多仍是法國的海外屬地,對宗主國而言存在戰略價值;至於這些小島上的體育精英,對宗主國來說亦有值得吸納之處,更為法國提供不俗的體育人才補給。一如既往,本篇繼續沿用上篇再三重申的原則剖析值得了解的歸化故事。
加勒比海小島瓜德羅普一直是法國海外屬地的體育天堂,瓜德羅普人的體能優勢讓他們的足球場上佔盡優勢,其中一位名將正是可能是法國足球歷史上最優秀的後衛Marius Trésor。若說法國足球的著名清道伕,很多球迷即時聯想到同屬歸化的Marcel Desailly、中途出家的Laurent Blanc 或招積的Frank Leboeuf,但Trésor 的盯人、奔跑、傳送與助攻能力同樣可怕,否則不可能在1970年初成為入選法國國家隊的「有色異數」,更當選法國足球先生,因為當年的法國在選擇歸化球員方面,偏向起用與歐洲人膚色相近的北非球員。Trésor 雖然位居「最接近勝利之男」行列,職業生涯贏得的殊榮不多,亦無法協助法國在1982年世界盃突圍而出,但不失是一位能隨時左右大局、令人津津樂道的一代名將。
有趣的是,瓜德羅普在近代法國國家隊後防始續發揮作用,尤其是右閘。1990年代先後為馬賽、國際米蘭與華倫西亞立下功勞的出擊型翼衛Jocelyn Angloma 在國家隊有點生不逢時,雖然他在1990年入選後一直被視為名將Manuel Amoros 的接班人,亦是馬賽在歐洲稱王的骨幹成員之一,在法國勇奪1998年世界盃與2000年歐洲國家盃時仍是老而彌堅,但他在國家隊敵不過同鄉Lilian Thuram 的挑戰,因此在1996年歐洲國家盃便黯然退場。不過,Angloma 絕非單靠速度走天下,外界甚至低估他的球場視野,這點不僅在其效力華倫西亞時充分體現,到2006年以41歲高齡復出國際賽時更令人眼前一亮。由於瓜德羅普並非國際足協正式會員,Angloma 可代表祖家上陣出戰加勒比海國家盃,更重要是他從翼衛搖身一變成為中場指揮官,表現更寶刀未老,一年間上陣14場射入四球,總算光榮地為瓜德羅普足球作出實質貢獻。
當然,Lilian Thuram 的實力比Angloma 強得多,亦是十年一遇的可衛可閘奇才,取代師兄不足為奇,但他能夠上位也要感謝時任法國國家隊領隊Aimé Jacquet。Jacquet 在任期間大力推動年輕化,出身摩納哥青訓系統的新晉球員率先獲得重用,加上當時法國二閘人才屈指可數,所以這位名帥於1996年歐洲國家盃讓Thuram 擔任Angloma 副車部署接班。Thuram 在1998年世界盃及以後的大賽表現不乏令人津津樂道之處,雖然他的技術算不上瀟灑,但作為純後衛出身的球員,他在攻守兩方面的應變能力可跟前輩兼同鄉Trésor 相提並論。Thuram 效力法國國家隊14年,其中六年與踢法最接近他的接班人William Gallas 共事,亦是近代法國足球另一個美好時光;Gallas 是一直受法國系統重用的瓜德羅普人,全盛時期亦是世界級後衛,但球埸上的表現與成就總是無法超越師兄,Thuram 的難能可貴之處更不言而喻了。
雖然Gallas 可勝任右閘,不過法國在Jacques SantiniRaymond Domenech 執掌的時代均屬意讓擅於側擊的Willy Sagnol 出任正選右閘;然而,同樣是二閘出身的Domenech 在2006年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徵用早已代表瓜德羅普上陣、在韋根一嗚驚人的Pascal Chimbonda。理論上Domenech 旨在確保右閘人選一剛(Chimbonda)一柔(Sagnol),實際上這位富爭議性的領隊也知道Chimbonda 未必有本事成為正選,因此這位速度上乘的右閘只曾在2006年世界盃前對丹麥的熱身賽後備上陣,亦在決賽週成為後備席的常客。可是,Bacary Sagna 在歐塞爾冒起為國家隊右閘人選帶來新希望,而長期被國家隊忽視的Anthony Réveillère 也贏得不少支持入選的聲音,即使Sagnol 後來因傷黯然提早退役,在英超發展尚可的Chimbonda 再沒有機會代表法國上陣,及後也是偶然代表瓜德羅普上陣,稱得上曇花一現。
法國當然不止在右路徵用歸化球員,左翼亦起用了多位祖藉不同的小島球員,其中一位是來自法屬波利尼西亞大溪地的Pascal Vahirua(註:大溪地是法屬波利尼西亞其中一個管轄區)。1990年,一代球王Michel Platini 忙於挽救國家隊潛在青黃不接的問題,在歐塞爾踢出名堂的Vahirua 成為這次換血的生力軍,更是國家隊歷來首位法屬波利尼西亞裔球員。Platini 較鍾情技術性球員,而Vahirua 的強項正是盤扭與底線傳送,不過他在1992年歐洲國家盃正選上陣表現平平,而且位置與性格巨星David Ginola 重疊,加上可鋒可翼的Youri Djorkaeff 表現出色,因此Vahirua 到Gérard Houllier 與Jacquet 掌帥的時代已漸受冷落,在1994年後更緣盡國家隊。
相對而言,來自法屬圭亞那的Florent Malouda 則是表現超乎想像。作為里昂王朝的重臣之一,他與里昂嫡系產品Sidney Govou 最初均靠體能優勢與侵略性踢法成功打入國家隊大軍,但Malouda 的成就能夠更上一層樓,實歸功於效力車路士時期不斷改善踢法,既使自己跳出左翼的框架,又能與實力更可怕的翼鋒Franck Ribéry 在國家隊並存,更在國家隊建立一定名望,在職業生涯後期一嚐成為國家隊隊長的滋味,否則單憑遇上Djorkaeff 退役的契機不足以成就大事。Malouda 自2004年參與2006年世界盃外圍賽起為國家隊效力八年,一直功多於過,就算2010年世界盃期間法國隊發生兵變,他能為該隊射入小組賽唯一入球兼打破逾三年國際賽入球荒,是克盡己任的結果。在近年法國足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歷史中,Malouda 還扮演照妖鏡角色;法國翼鋒人才不缺,但除Ribéry 與Malouda 外實找不到可以放心倚重的人才,這說明Malouda 能在八年間踢了80場國際賽,既是實至名歸,又反映領隊用人的難處。
在Malouda 冒起前,巴黎聖日耳門曾經出現一位極具娛樂性的左翼,大有可能接替Djorkaeff 的位置;他就是來自留尼旺島的遠射能手Laurent Robert。很多人拿Robert 與Ginola 比較(近年紐卡素球迷更加入Hatem Ben Arfa 作比較),因為兩人均是天才橫溢但性格不羈、得罪人多但稱呼人少、擅用左腳兼遠射了得,但兩人面對的競爭對手不盡相同,因為Robert 要在國家隊上位,必須擊敗華而有實的Robert Pirès;可是,Robert 的紀律問題連提拔他的國家隊領隊Roger Lemerre 也不能認同,即使Pirès 因傷缺陣2002年世界盃,Lemerre 也不打算重召Robert,亦標誌此子的國際賽生涯僅兩年而終,這是否咎由自取,聰明的球迷應該心裏有數吧!
那邊廂,同樣來自留尼旺島、成名於巴黎聖日耳門的中鋒Guillaume Hoarau,卻是出乎意料的法國國腳人選。在Thierry HenryDavid TrezeguetNicolas Anelka 雄據前鋒的時代,法國隊第四前鋒席位競爭激烈,無論是勝在穩定的Louis Saha,經常受傷患困擾的Djibril Cissé,還是欽點接班人Karim Benzema 均沒有必然的競爭優勢,像Hoarau 一類在法乙初露鋒芒的中鋒甚至是不入流,不過此子就是踢法實際,轉投巴黎聖日耳門後表現不差,因此吸引國家隊領隊Domenech 的注意,並藉著Anelka 傷出而獲補選入伍。Hoarau 雖然只代表法國上陣五次,但Domenech 與接任的Laurent Blanc 共讓他四度出任正選,顯然看中他的踢法能補足Benzema,可惜此子難逃傷患困擾,加上André-Pierre GignacLoïc RémyKévin GameiroOlivier Giroud 為國家隊席位混戰,Domenech 下台後也代表Hoarau 的法國隊生涯。現年31歲的Hoarau 自上季起在瑞超年青人隊重振雄風,並改為代表留尼旺島出戰國際賽,總算讓自己的足球生涯重拾正軌。
另一位離奇入選法國隊的歸化前鋒則是Frédéric Piquionne。祖籍新喀里多尼亞的Piquionne 早於2002年已代表非國際足協成員國馬提尼克島出賽,但多年來他的入球率極不穩定,真正可取之處在於其衝刺力,因此Domenech 亦只曾在友誼中讓此子後備上陣一次,寧願讓Gignac、Rémy 等較可靠但不算突出的年輕前鋒逐步融入球隊。不過,Piquionne 的職業生涯其實混得不錯,無論是法甲抑或英超均有球會相信其神來之筆(熟悉法甲的球迷也知道,法甲前鋒表現後繼乏力的例子實在多不勝數),加上他又有機會重返馬提尼克島,以一位實力中上的前鋒來說,Piquionne 真的要感恩了。
談到新喀裡多尼亞,不得不提法國名將Christian Karembeu,試想一位本來拿獎學金到法國升學的少年竟然成為世界知名球星,可謂戲劇性十足。寸咀哥以前在此系列文章提過1990年代畢業的南特青訓球員才是法國足球重生的關鍵,而Karembeu 正是Marcel DesaillyDidier DeschampsClaude Makélélé 的師弟,而他以22歲之齡直接入選大國腳也不讓幾位師兄專美。Karembeu 無論在球會抑或國家隊均是多用途球員,可因應戰術需要由防守中場變成右中場或右閘,在職業生涯後期甚至串演清道伕,實在是不可多得的綠葉。眾所週知,Karembeu 協助法國捧走1998年世界盃與2000年歐洲國家盃,但在一眾功臣也算是較早急流勇退的一位,畢竟這類工兵型球員的里程消耗較快,而且同輩的Emmanuel PetitAlain Boghossian 亦非等閒之輩,加上早期在國家隊不得志的Makélélé 大熟大勇,Karembeu 征戰國際賽十載後退場也是理所當然,但他依舊是法國球迷心目中的奪冠英雄。

歸化法國的精英當然不止上述的小島居民,非洲大陸上法語系體育人才更是法國足球的核心架構,下回《歸化交叉點》為大家探討懂法文帶來的足球事業優勢。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歸化  法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Taco Lee
    Taco Lee 於 22/07/2015 評論 NO. 1

    歧視法國隊?

  • Zui Ge Cun
    Zui Ge Cun 於 22/07/2015 評論 NO. 2

    歧視法國隊?法國隊很久之前有歧視反而是史實。

  • Thomas Chan
    Thomas Chan 於 22/07/2015 評論 NO. 3

    得黑同白皮膚之嘛

  • Zui Ge Cun
    Zui Ge Cun 於 22/07/2015 評論 NO. 4

    膚色當然唔止黑與白,嚴格上有些球員是啡色皮膚,當然粗略睇就很容易變成黑色肌膚給他的意義了......

  • Chi Wai Chiu
    Chi Wai Chiu 於 23/07/2015 評論 NO. 5

    似非洲隊

  • Bryant Los
    Bryant Los 於 23/07/2015 評論 NO. 6

    非洲部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