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亞洲球隊繼續加碼

寸咀足球組 於 14/04/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按照上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九總結與展望》的結語,本篇將談另一個歸化議題,然而在2019年海灣盃上,慣用歸化球員的卡塔爾未能延續勇奪2019年亞洲盃的餘勢再下一城,擅打突擊的巴林反而借助新近歸化的球員,及時在分組賽出線,此後一鼓作氣攻下錦標。《寸咀足球組》發表《歸化交叉點——投奔卡塔爾篇》剛滿五週年,見證了卡塔爾以西班牙化戰術體系為綱,以非洲與歐洲歸化大軍為領,總算修成正果,但卡塔爾在亞洲盃稱王後仍未能橫掃西亞球壇,其他西亞球隊看在眼裏,自然想到更精準地起用歸化球員;就在國際賽賽期因應2019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蔓延全球致暫停之際,寸咀哥決定先談這個新形勢。
2019年可能是巴林足球史上重大分水嶺,除以黑馬姿態首奪海灣盃外,8月時亦初次在西亞足球錦標賽封王;新任巴林領隊Hélio Sousa 的功力無疑在Miroslav Soukup 之上,過去帶領葡萄牙先後攻下2016年歐洲17歲以下國家盃與2018年19歲以下國家盃正是其得意之作,然而巴林在西亞足球錦標賽以不失一球兼逢勝必險之勢稱王,難免引起Sousa 「行運醫生醫病尾」的聯想。賽後Sousa 重新審視巴林的攻力問題,於是向國內傳統勁旅穆哈拉格的巴西前鋒Thiago Augusto 入手。Augusto 出身於巴丁球隊馬林加,曾是巴西小國腳,卻從未代表國家隊上陣。他於2011年加盟費羅維里奧,2013年夏季轉投巴林超球隊麥納瑪,2015年4月被售予馬超球隊菲爾達聯,2016年夏季曾被菲爾達聯外借至吉打半年;2017年初起,Augusto 一直往返效力麥納瑪與菲爾達聯,直至2019年8月才成為穆哈拉格的一分子。Augusto 搶點攻門意識相當不錯,多年來是巴林超與馬超前列射手,就算巴林沒有先下手為強,亦大有機會獲馬來西亞收編此子;在2019年海灣盃分組賽第三輪賽事上,後備上陣的Augusto 不負眾望,個人梅開二度,協助巴林擊敗科威特及時出線,最終奪標而回。

別以為巴林是招攬歸化球員的新手,該國在引進歸化體徑運動員方面經驗豐富,在足球領域也曾起用尼日利亞中場Abdulla Fatai,還有前文《歸化交叉點——由日本開始,再到東南西亞》介紹的尼日利亞前鋒Jaycee John Okwunwanne,今次相中現年29歲的Augusto,出手可謂又快又準;雖說巴林成功說服老將Ismail Abdul-Latif 回歸國家隊,惟這位同樣效力穆哈拉格的傳奇前鋒很可能為2022年世界盃決賽週作最後衝刺,由布拉格斯拉維亞代表Abdulla Yusuf Helal、阿爾阿里麥納瑪代表Mahdi Al-Humaidan、東里法代表Mohamed Al RomaihiSami Al-Husaini 組成的鋒線仍然是球隊的得分基礎,Augusto 只需要以入球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就可以繼續發熱發亮。
看到友好鄰國巴林在洲際賽事連下兩城,阿聯酋既羨慕、又妒忌。事實上,阿聯酋作為2019年亞洲盃主辦國,爭標功虧一簣之餘,又被宿敵卡塔爾耀武揚威,終於忍不住重新起用歸化球員。阿聯酋也是較多移民人口的名阿拉伯國家,國家隊卻沒有大量起用歸化球員,2009年徵召前卡塔爾國家隊主力射手Mohamed Salem Al-Enazi 是箇中特例;剛剛退出國際賽的摩洛哥裔中堅Ismail Ahmed 早於15歲已經加入班霸艾恩,此後脫穎而出成為球隊核心成員,阿聯酋豈會放棄如此良將?阿聯酋的防守能力不下於任何一支西亞強隊,進攻火力才是老問題;過去十年Ali MabkhoutAhmed Khalil 在國際賽入球不絕,總算分擔了球王Ismail Matar 的入球重擔,惟Matar 正式從國家隊退場,球迷熟悉的天才中場「爆炸頭」Omar Abdulrahman 與左翼Ismail Al Hammadi 已是陣中屈指可數的得分點,試問球隊如何長期在西亞甚至整個亞洲爭霸?2020年1月底,阿聯酋終於收歸三位吒咤海灣聯賽的南美洲殺手,誓要增強入球本錢,其中包括在艾華斯爾踢出名堂的「雙煞」Caio CanedoFábio Lima

如果大家還記得東帝汶虛報巴西援兵血緣而實現歸化的醜聞,應該對Canedo 不感陌生,因為他曾經獲得東帝汶護照,艾華斯爾更一度把他註冊為亞洲外援;這次Canedo 名正言順合法歸化阿聯酋,總算為自己爭一口氣,而且在寸咀哥眼中,此子的能力不下於保地花高舊隊友、現正代表中國的艾克森(Elkeson)。Canedo 可鋒可翼,入楔意識不俗,但整體把握力不過不失,所以他縱在浮沉巴西丙、丁組的沃爾特雷東達冒起,無論是外借至聖保羅,還是先借後買方式加盟保地花高,甚至後來效力國際體育會,都是擔任後備為主,反而從保地花高外借至費古倫斯、從國際體育會外借至維多利亞兩段時期較受重用,因此Canedo 接受以先借後買形式加盟艾華斯爾並不意外,2015年初提前完成交易亦是意料中事。近年艾華斯爾多在海灣聯賽中游浮沉,球隊攻力卻是聯賽前列,實在多得Canedo 與Lima 的入球能力;Canedo 擅用右腳,若不掛帥則移至左翼,然而他的個人穾破與入楔能力遠勝傳送,擔任單箭頭更能發揮所長。今季Canedo 獲阿聯酋班霸艾恩高價收購,卻要跟新一代多哥得分主力Kodjo Fo-Doh Laba 競逐首席射手,一比之下高下立見,阿聯酋還值得倚重此子分擔Mabkhout 與Khalil 得分重任嗎?Mabkhout 能夠力壓Khalil 成為國家隊首席前鋒,穩定性與把握力是兩大關鍵,若Canedo 的射術做到精益求精,隨時達者為先。
相比Canedo,Lima 擅用左腳,組織力與把握力更強;這位進攻中場才26歲,移至右翼更見如魚得水,跟Canedo 合作五年來每季入球數字從不比對方,更三度位列海灣聯賽射手榜三甲,值得阿聯酋國家隊收歸旗下。Lima 出身於巴西球隊伊卡沙,2011年已經在巴乙上陣,球隊護級失敗後改投另一巴乙球隊戈亞尼恩斯,期間先後被外借至聖保羅與華斯高,卻未能上位,2013年夏季返回戈亞尼恩斯後逐步成為一隊常規成員,2014年夏季以先借後買形式加盟艾華斯爾,2015年初提前完成交易。Lima 是典型中場後上殺手,雖然腳下功夫不算細膩,爆發力不算突出,卻早已習慣從兩側切入發難,所以此子的搶點意識與前鋒無異,5呎7吋的他更不乏憑頭槌建功,難怪Canedo 改投阿爾納沙後,艾華斯爾積極試驗Lima 擔當影子前鋒;Abdulrahman 的傳球視野實在不簡單,Lima 跟「爆炸頭」相比亦有所不及,惟此子可以分擔Abdulrahman 與Al Hammadi 的策動工作,從此阿聯酋亦不一定把Khalil 移至兩側,若Lima擔當影子前鋒效果理想,他有潛質成為西亞最舉足輕重的歸化球員。
此外,阿根廷前鋒Sebastián Tagliabúe 同樣成功歸化阿聯酋,雖然他已經35歲,而且這位兩屆海灣聯賽神射手暫未獲召,卻不失為一服「特效藥」。或許Tagliabúe 是阿根廷足球的小角色,他從小已養成良好的比賽態度,幼年曾因喪母之痛暫停參與足球兩年,及後輾轉跑到巴拉圭展開足球生涯,2007至2008年球季協助學生競技隊奪得丙組聯賽冠軍兼成為聯賽神射手,因而引起不少南美洲二線頂級聯賽的注意,2008年夏季加盟智甲球隊維拿迪馬艾佛頓,半年後轉投另一智甲球隊拿沙連拿,一直保持平均每兩場入一球的入球率,2010年轉哥甲球隊卡達斯但發展受挫,同年夏季決定進軍中東,加入沙特阿拉伯聯賽球隊伊蒂法克;Tagliabúe 在伊蒂法克重拾射門鞋,重現頭槌威力,兩年間奠定沙特阿拉伯聯賽前列射手地位,2012年夏季更被勁旅艾沙比阿拉比(沙比阿爾阿里前身)高薪挖角,2012至2013年球季勇奪聯賽神射手殊榮,此時他卻選擇登陸阿聯酋海灣聯賽,成為艾爾華達的新成員。

近年要成為沙特阿拉伯、阿聯酋或卡塔爾聯賽神射手,入球率起碼是接近每場一球,Tagliabúe 在艾爾華達踏入第七個球季,不單長期保持高入球率,過去兩次榮膺海灣聯賽神射手,更是平均每場射入超過一球,效力期間為艾爾華達贏盡本地盃賽,難怪此子成為極少數可以長期留在阿聯酋發展,目前還跟Mabkhout 互相追逐,力求改寫海灣聯賽個人總入球新紀錄。阿聯酋是否太遲招攬Tagliabúe,視乎觀點與角度;Tagliabúe 的技術水平不及Canedo 與Lima,但阿聯酋除了兩大射手Mabkhout 與Khalil 外,根本缺乏較高大的前鋒押陣,因此Tagliabúe 是一服有備無患的「特效藥」。
前段提到Augusto 歸化巴林前曾經在馬超發展,他效力吉打時的舊隊友Liridon Krasniqi 同樣成為焦點,因為這位科索沃進攻中場於2020年2月成功歸化馬來西亞。2014年,科索沃成為國際足協及歐洲足協正式會員國,曾經代表阿爾巴尼亞21歲以下國家隊的Krasniqi 是首批為科索沃出戰國際足協認可賽事的成員,為何事隔幾年反而改投馬來西亞的懷抱?科索沃常規陣容除有Valon BerishaBersant CelinaBesar Halimi 三名中場主攻手,領隊Bernard Challandes 於2019年先後起用當起的Florent HasaniFlorent MuslijaYlldren Ibrahimaj,現年28歲的Krasniqi 要重返國家隊絕不容易;另一方面,Krasniqi 的腳下功夫遠超馬超水平,精湛表現贏盡球迷愛戴,改為馬來西亞賣力等同回饋支持。

Krasniqi 的實力不能夠立足歐洲嗎?具體而言,他的早期足球生涯絕非一帆風順。Krasniqi 出身自紐倫堡青年軍,2009年夏季轉投布拉格斯拉維亞青年軍,2011年初改投波利斯拉夫,期間僅在捷甲上陣一次,季後不獲續約;此後,Krasniqi 有兩年時間不知去向,直至2013年7月轉戰重返土甲的安卡拉(奧斯曼利前身)方再現身,並被新東家外借至另一土甲球隊費特希耶,才算有真正發揮的機會。安卡拉於2014至2015年球季正式易名為奧斯曼利,完成外借歸隊的Krasniqi 氤一直坐冷板,最終雙方提前解約,到2015年4月才得到吉打賞識;Krasniqi 身形高大但踢法瀟洒,獨到傳球往往為球隊創造上佳的入球機會,效力吉打三年半期間協助球隊捧走馬甲錦標及各項本地盃賽,成為馬來西亞球壇最獨當一面的外援之一,2018年雙方因了解而分手。2019年初,Krasniqi 以自由身加盟馬六甲聯,雙方合作幾個月已經提前解約;同年底,他跟隨馬超班霸柔佛DT操練,最終獲得一紙合約,更成功鋪排日後的歸化之路。表面上,Krasniqi 幾乎糟塌歸化馬來西亞的好機會,實際上他是胸有成竹,一方面馬來西亞足總可以起用的歸化球員不多,另一方面柔佛DT 力爭馬超「七連霸」,只要Krasniqi 成為馬來西亞公民,馬來西亞國家隊與柔佛DT 同樣成為贏家。前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八總結與展望——亞洲篇》介紹了憑祖母馬來西亞血緣成功取得歸化馬來西亞的西班牙中場Natxo Insa,2020年他終於復出,惟這位柔佛DT 主將變成墮後指揮官;Krasniqi 在前、Insa 居後有利球隊中場組織,寸咀哥相信馬來西亞國家隊可能採納柔佛DT 的部署,尤其是馬來西亞領隊陳清和昔日執掌吉打期間跟Krasniqi 合作愉快,應能發揮此子的功效。
既然巴林、阿聯酋與馬來西亞已經有所行動,其他亞洲國家應該如何回應嗎?作為起用歸化球員的常客,卡塔爾可以作出針對性回應;在一眾符合歸化資格或已經歸化的外援中,巴西中堅Lucas Mendes 的實力與履歷均有可取之處,而且在卡塔爾星級聯賽踏入第七個年頭,一經歸化可以隨戰出戰。論卡塔爾歷代歸化球員,履歷最亮麗的首推日本與巴西混血兒Rodrigo Tabata,這位進攻中場曾經效力山度士與比錫達斯,如今縱已39歲,依然是艾雷恩的進攻主力;Mendes 則是哥列迪巴的青訓出品,2010年協助球隊第二度稱霸巴乙時才20歲,隨隊升上巴甲後表現依然平穩,2012年夏季加盟馬賽。Mendes 早年經常串演左閘,但他位置感強,傳球、頭槌與包抄功夫紮實,馬賽一直視此子為塞內加爾老將Souleymane Diawara 的接班人,可以夥拍喀麥隆中堅Nicolas N’Koulou 扼守中路;兩年來Mendes 的演出符合馬賽的期望,只是該隊於2014年夏季收購了保地花高中堅Dória,為了平衡球隊支出,只好出售Mendes 予艾查殊(艾杜哈尼前身)套利。

馬賽押錯注在Dória 身上是後話,Mendes 於法甲表現可人,24歲生日禮物竟然是轉戰卡塔爾星級聯賽,未免有點委屈,然而艾查殊領隊Sabri Lamouchi 對這位當起的中堅推崇備至,最大成就莫過於協助球隊捧走2016年卡塔爾盃;隨著卡塔爾班霸歷基韋亞於2017年夏季完成併購艾查殊,然後易名為艾杜哈尼,Mendes 成為極少數可以留下的艾查殊成員,儘管其正選地位相當穩固,亦協助新東家繼續橫掃本土錦標,艾杜哈尼配合國策積極提拔本土球員之餘,又在2019年初向祖雲達斯購入摩洛哥中堅Medhi Benatia 增強實力,Mendes 從功臣變成棄將,2019年2月轉投艾加拉法。這支褪色勁旅一向是卡塔爾星級聯賽的大買家,看得上曾是馬賽正選的Mendes 並不意外,可惜卡塔爾球壇的僱用制度稍為偏袒僱主,只要外援表現未符球會期望,隨時被取消註冊兼打入冷宮;2019年夏季,艾加拉法簽入墨西哥老牌中堅Héctor Moreno,隨即取消Mendes 的註冊以騰出外援名額,後者到2020年初轉投「升班馬」艾華卡拉填補巴西中堅Bruno Uvini 離隊留下的空缺,才算逃出生天。今日的卡塔爾對歸化球員越來越挑剔,Mendes 的最大競爭優勢正是兼擅左中堅與左閘,剛好跟兼擅右中堅與右閘的葡萄牙裔歸化後衛Ró-Ró 互相補足,只怕卡塔爾領隊Félix Sánchez Bas 仍舊鍾情把阿爾及利亞翼鋒Boualem Khoukhi 當作通天老倌,屆時Mendes 加入卡塔爾陣營與否變得不再重要。
至於其他西亞球隊,寸咀哥倒有興趣留意科威特;一方面,科威特曾經是西亞地區的前列球隊,踏入廿一世紀以來成績每況愈下;另一方面,該隊在過去十多年間三度被國際足協禁賽,合計超過廿六個月,足以影響球隊的重建工作。傳統上,科威特是尚攻球隊,當前一對前鋒 Bader al-MutawaYousef Nasser 的入球本事及得上前輩Jasem Al-HuwaidiBashar Abdullah,後防卻缺少有份量的球員;細看目前在科超效力的外援,從卡斯馬外借至薩爾米亞的巴西援將Alex Lima 已經符合國際足協歸化球員的轉籍要求,偏偏科威特政府並不接受雙重國籍身分,Lima 歸化科威特是否完全不可行?

有別於前段提及的Mendes,現年31歲的Lima 是極具娛樂性的出擊型中堅,能夠反守為攻之餘,主射自由球亦有一手,頗能呼應科威特的球風。不少巴西球員在國內發展都要東奔西走,Lima 亦不例外;他出身於雷加塔斯,踢了幾場巴丙聯賽後吸引不少球隊,2011年起進軍巴乙,先後效力巴希亞、巴路里、艾華爾、戈亞尼恩斯與施亞拉,2015年初改投聖保羅省球隊波圖基沙,不久轉投巴丙球隊康菲加,幾年下來不缺上陣機會卻無法向上游,同年夏季決定闖進科威特,加盟科超球隊卡斯馬。不少巴西球員視科超為跳板,既方便日後轉戰沙特阿拉伯、阿聯酋或卡塔爾聯賽,退而求其次也可以跑到泰甲或馬超發展,像Lima 般長期留效是異數;或許Lima 想過穩定的生活,而且他在卡斯馬予取予求,入球率跟中前場球員無異,就算今季被外借至薩爾米亞亦無大礙,不難融入科威特國家隊。1988年11月27日,法國球王Michel Platini應時任科威王國王賈比爾三世的邀請代表科威特出戰國際友誼賽,亦是該國至今唯一外籍代表;如果科威特足總願意再創歷史,Lima 可以趕及代表科威特參加2020年下半年的國際賽賽期。
東南亞方面,越南再次冒起,泰國全力捍衛霸主地位,菲律賓成績倒退卻從未放棄游說更多混血兒認祖歸宗,印尼似乎大局初定,甚至馬來西亞一再針對性引入歸化兵,此刻新加坡做什麼?新加坡足球除了流於規劃、朝令夕改外,近年新超已被日本代表新加坡新潟天鵝與汶萊代表汶萊DPMM 瓜分天下,基本上是一個笑話。新加坡是彈丸之地,過去也有引進歸化球員補充實力,歐洲代表有克羅地亞的Mirko Grabovac、塞爾維亞的Aleksandar ĐurićFahrudin Mustafić,以及英格蘭的Daniel Bennett;南美代表有巴西的Egmar Gonçalves;非洲代表有尼日利亞的Agu CasmirItimi Dickson,以及畿內亞的Bah Mamadou;亞洲代表有中國的施佳懿邱禮,他們為新加坡足球保持國際競爭力貢獻良多。Mustafić 於2018年初退出國家隊後,新加坡連續十七年有歸化球員助陣的時候告一段落,惟球隊只是在低位徘徊,單靠當年新加坡足總組建青年軍十二獅的骨幹成員支撐大局,難道新加坡沒有歸化球員可用?加拿大翼鋒Jordan Webb 就是現成的人才。

Webb 的足球生涯就是典型北美洲球員的成長故事:成為大學或社區學院足球隊代表,學校休季時出戰美職聯發展聯賽,最大分別在於他是加拿大公民,因此有幸參與加拿大聯賽,效力約克區射手。可是,Webb 不在加拿大青訓系統的考慮之列,亦無法打入美職聯,唯有出國發展才能延續足球生涯。2010年,22歲的Webb 加盟後港聯,展開馳騁新超之旅,其後曾效力內政聯、淡濱尼流浪與勇士,憑個人突破能力奠定新超頂尖翼鋒地位,雖然從未成為聯賽神射手,累計入球數字卻冠絕現役新超球員,2019年協助淡濱尼流浪贏得新加坡盃,終嘗捧盃滋味。早於2015年,Webb 已經表明歸化新加坡的意願,他甚至放棄轉戰馬超與萄甲的機會,確保自己符合入籍新加坡的資格;Webb 於2018年初重返淡濱尼流浪,踢法更顯成熟,越來越懂得為隊友鋪橋搭路,新加坡足總見證此子的「黃金十年」,難道毫不心動?新加坡全面扶持本地球員並非壞事,十二獅培育出來的精英如Hariss HarunSafuwan BaharudinFaris Ramli 已能進軍馬超,新加坡傳奇球星Fandi Ahmad 的三個兒子Irfan FandiIkhsan FandiIlhan Fandi 也被看好成為下一代新加坡足球骨幹,只是他們加起來仍然在國際賽不成氣候;換個角度,若非近年加拿大有Junior HoilettLucas CavalliniCyle LarinAlphonso DaviesJonathan DavidBallou Tabla 等陸續冒起接棒,Webb 仍有機會被國家隊相中,因此新加坡還可以「嘆慢板」應對後者的期望,最終新加坡會否錯失良機,寸咀哥只有一種反應:笑而不語。
最後,寸咀哥也想再談中國起重歸化球員的情況,特別是國家隊領隊李鐵表明今年餘下時間將重點考核歸化球員下,說不定再有新面孔入伍。前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九總結與展望》提到高拉特(Ricardo Goulart)阿蘭(Alan Carvalho)費南多(Fernando Henrique)洛國富(Aloísio)都是近期歸化但尚未出戰的進攻好手,惟2020年上半年只有洛國富與外借至北京中赫國安的阿蘭可以隨時上陣;高拉特傷癒後是否全面復甦固然是一大疑問;費南多違反廣州恒大淘寶隊規被重罰300萬元人民幣後似乎劣性不改,中國足協或可能先冷待這位快翼。至於其他曾經提及的人選,內蒙古中優前鋒Guto 表現並不突出,歸化機會漸減;梅州客家前鋒Dorielton 早前不幸感染2019新型冠狀病毒,據悉最新檢驗結果變回陰性,但他的具體復出時間未定;Renatinho 從天津天海返回廣州富力後仍在等候發落,市場傳聞廣州富力未算積極協助這位進攻中場歸化,那麼中國如何物色歸化新面孔?「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河南建業中場Ivo 剛剛符合歸化中國的資格,也得到內地廣大球迷支持,撇除他已經33歲的客觀因素,是否不值一用?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河南建業中場Ivo 剛剛符合歸化中國的資格,也得到內地廣大球迷支持,撇除他已經33歲的客觀因素,是否不值一用?Ivo 司職進攻中場,亦勝任中場不同位置,盤扭與搶截俱佳,走動覆蓋範圍廣,不失為可靠的中場發電機,美中不足是傳射功夫始終不夠上乘;此子的職業生涯起步稍遲,2006年加盟青年人時差不多20歲,三年多時間裏見證球隊巴甲輾轉降至巴西,自己的事業發展亦相當反覆。2010年2月,Ivo 轉投彭美拉斯,上陣機會有限,不久被外借至巴乙球隊邦迪比達,事業才有起色,翌季轉投另一巴乙球隊波圖基沙,總算站穩正選,2012年初決定接受新挑戰,加盟韓職聯球隊仁川聯。雖然Ivo 一度回國效力當時的巴甲「升班馬」基斯奧馬,2014年初還是重返仁川聯,表現更上一層樓,最終於2015年2月轉戰河南建業;從韓職聯登陸中超的巴西援將多屬價廉物美,Ivo 亦不例外,關鍵是他懂得帶動球隊士氣,對河南建業一類中下游球隊而言更發揮定海神針的作用。2015年底,Ivo 拒絕跟河南建業續約,毅然改投北京人和,更協助後者順利升回中超,然而他還是心繫河南建業,2018年夏季決意回巢,至今仍然是球隊的軸心,球隊成績仍然平穩,Ivo 的領軍能力可見一斑。當鄭智想全退也有顧忌,黃博文趙旭日不及從前,蒿俊閔吳曦池忠國差不多江郎才盡,張稀哲的表現飄忽不定,李可(Nico Yennaris)主導中場的暇想如實幻滅,甚至等待侯永永(John Hou Sæter)成長接班已經太遲,Ivo 歸化中國就是當前最有利國家隊的方案,別無其他。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im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歸化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