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二零一九總結與展望

寸咀足球組 於 02/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2019年全球歸化球員市場不算特別精彩,撇除中國大出風頭的因素,大方向仍是從母系發掘人才,或者二話不說把有潛力的年輕新移民納入青年軍系統,然而寸咀哥尚未打算暫停《歸化交叉點》系列,因為足球世界的人口流動未有放慢跡象,歸化兵貴精不貴多仍是球員市場其中一種共識。那麼,今年又有什麼蛛絲馬跡值得留意?一切還是從歐洲戰場開始。
起用歸化球員的一大原因是有迫切需要,但一個「士急馬行田」的舉動是否利多於弊?這裏所指是希臘招攬阿爾巴尼亞裔的前鋒Fiorin Durmishaj。此子自幼移居希臘,足球生涯在本土球會羅德少年軍起步,2009年加入彭里安奧斯青年軍,無驚無險晉身一隊,2015年初開始外借之旅,協助卡利地亞升上希甲後獲續借;2016至2017年球季則外借至拉米亞,是該隊首奪希甲亞軍及歷史性升上希超的功臣,彭里安奧斯遂將他收回己用。Durmishaj 擁有標準柱躉式中鋒身形,而且速度不差,可是基本功平平無奇,一直以來並非多產射手,身價升幅溫和;另一方面,阿爾巴尼亞青年軍系統從來沒有遺棄Durmishaj,特別是科索沃攤分阿爾巴尼亞足球人才的情況愈見明顯,像此子一類純正阿爾巴尼亞血統的年青球員更見吃香,事實上他已經代表阿爾巴尼亞17歲、19歲及21歲以下國家隊出戰友誼賽及歐洲21歲以下國家盃外圍賽,為何Durmishaj 放棄等待升格大國腳,反而急於改投希臘的懷抱?因為希臘射手短缺的情況更嚴重。此前《歸化交叉點》系列提到Durmishaj 上位源於希臘主力前鋒Kostas Mitroglou 傷出,惟時任希臘領隊Angelos Anastasiadis 不太信任此子的能力,在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期間只列後備,到5月底希臘友賽土耳其才有機會後備上陣。當時,Durmishaj 準備轉投希超班霸奧林比亞高斯,發展形勢似乎不錯,可是Anastasiadis 不久因球隊成績欠佳下台,一代荷蘭球王Johan Cruyff 高徒John van 't Schip 接掌帥印,改革希臘戰術佈局,Durmishaj 一再落選;同時,奧林比亞高斯把Durmishaj 外借至此甲球隊華斯蘭比華倫,此子至今仍未適應,又一次證明揠苗助長帶來遺害。雖然希臘緣盡2020年歐洲國家盃,卻做到最後三場外圍賽全勝,證明van 't Schip 有本事把球隊帶回正軌,而且鋒線點兵上盡顯膽色,例如棄用今季外借至PSV 燕豪芬但長居後備的Mitroglou,試問經驗與實力遜一籌的Durmishaj 如何突圍?應屆希超射手Efthimis Koulouris 轉投圖盧茲後表現合格,波琴棄將Vangelis Pavlidis 今季在威廉二世一鳴驚人,若曾效力愛華頓的Apostolos Vellios 確認在艾杜美圖斯全面復甦,Durmishaj 只能滿足希臘的不時之需,發展前景較不樂觀。
不時之需也是招攬歸化球員的理據,但這種需要絕非恒久不變。早在發表《歸化交叉點——二零一八總結與展望——歐美篇》時,寸咀哥已經預測祖籍波斯尼亞的門將Pavao Pervan 總有一日代表奧地利上陣,結果他到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最後一輪才得償所願,順道慶祝32歲生日。2018年夏季,Pervan 毅然離開林茨加盟禾夫斯堡當副車,若非首席門將Koen Casteels 在今季初再度受傷致休養兩個月,前者的上陣機會屈指可數,畢竟他跟後者的實力有差距,更遑論能在奧地利國家隊佔一席位;Pervan 為禾夫斯堡保住德甲與歐霸但保不住德國盃,不過臨場撲救一直表現賣力,單憑這種表現足以入選波斯尼亞國家隊,甚至乘Asmir Begović 被國家隊流放之際跟Ibrahim Šehić 競逐正選,可是此子作出抉擇的時機不太理想,變成陷入奧地利正選門將大混戰的困局。這場激鬥由前首席門將Heinz Lindner 約滿草蜢離隊開始不斷加劇,薩爾斯堡紅牛門將Cican Stanković 苦候一年終於守得雲開上位,然而奧地利領隊Franco Foda 在格拉茨踢至優則教奠下近廿年基礎,加上他在祖家德國亦有一定人脈,除了預留機會予現任格拉茨正選門將Jörg Siebenhandl 外,Pervan、曾效力哈化柏林、雲達不來梅的維他納迅速門將Richard Strebinger,以及出身於薩爾斯堡紅牛的林茨門將Alexander Schlager 均曾入選及上陣。早前Stanković 因傷退賽,Pervan 才有幸於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上陣,偏偏奧地利爆冷輸掉對拉脫維亞的例行公事,對後者的發展並非好事。Pervan 除是六位候選奧地利門將中最年長外,Stanković 在薩爾斯堡紅牛打出名堂已是不得不選;林茨在今季歐霸分組賽奇兵突出,23歲的Schlager 表現絕不欺場;那邊廂,Lindner 以自由身加盟德乙「升班馬」韋恩備受重用,球隊成績大有改善,各人要爭取入選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大軍名單,肯定鬥過你死我活。
歸化交叉點》系列基本上是每年都提及保加利亞,今年再次帶來新消息,因為盧多格德斯的巴西翼鋒Wanderson 成功歸化保加利亞。近年保加利亞出產的球員實力一般,強如Ivelin Popov 也在俄超裹足不前;2016年,保加利亞足總成功引進巴西進攻中場Marcelinho 歸化,寸咀哥亦再三指出這位盧多格德斯進攻核心可以帶動保加利亞,可是Petar Hubchev 出掌國家隊後堅找本地化,三年間球隊成績未見明顯改善,2019年6月起由保加利亞名宿Krasimir Balakov 接掌帥印。Balakov 試圖以4-1-4-1陣式或5-4-1陣式先求穩守、再謀反擊,擅於遠射與處理死球的Wanderson 正好大派用場;此子在巴西聖保羅省出身,曾效力聖保羅省聯賽球隊奧斯迪、波圖基沙等,更是少數踢盡巴甲至巴丁聯賽的球員,2014年夏季出國加盟盧多格德斯以來一直是球隊的側擊主力,影響力不下於隊中碩果僅存的保甲八連霸功臣Marcelinho,因此Wanderson 同樣是符合國際足協歸化球員資格後馬上出戰。Wanderson 在9月初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保加利亞作客英格蘭一役粉墨登場,只是雙方實力有明顯差距,此子縱有實力與膽識,在左翼顯得孤掌難鳴;往後Balakov 甚至重召Marcelinho 夥拍Wanderson 作為進攻骨幹,可惜為時已見, 10月保加利亞在兩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失利後,Balakov 難逃下台命運,然而寸咀哥看到保加利亞足協重新關注歸化球員的訊號。
近年盧多格德斯一躍成為保甲霸主,其中一大貢獻是引進更多巴西足球人才提升競爭水平,只是Marcelinho 歸化保加利亞後未受國家隊重用,確實影響一眾巴西球員長期留在保加利亞發展的意願。另一方面,盧多格德斯的組軍政策逐漸淡化巴西色彩,2018年起有前鋒Juninho Quixadá、左閘Natanael、中場Lucas Sasha 等先後離隊,而且他們是已經或即將符合國際足協歸化球員資格,等同保加利亞流失可用的人才。Balakov 離任後,曾經執教盧多格德斯的Georgi Dermendzhiev 走馬上任,不單是Marcelinho 與Wanderson 將肩負重任,2020年將有盧多格德斯右閘Cicinho 符合資格出賽,令保加利亞的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之旅再添猛將;即使在2022年世界盃後,盧多格德斯門將Renan dos Santos、索菲亞中央陸軍翼鋒Henrique 與索菲亞利夫斯基翼鋒Paulinho 陸續可以加入戰團,對青訓資源不足的保加利亞是「及時雨」,且看保加利亞足協能否繼續保持誠意。
2019年談球員歸化,不得不談中國。前文《歸化交叉點——中國試點,有苦自知》深入探討了中國發掘及招攬歸化球員的情況,李可(Nico Yennaris)有個華裔母親固然輕易認祖歸宗,巴西射手艾克森(Elkeson)歸化則是眾望所歸,那麼兩人入伍的時機是否理想?2019年的中國足球異常多變,Marcello Lippi 在亞洲盃後請辭,由他的得意門生Fabio Cannavaro 接手,可是Cannavaro 才接手個多月便以專注執教廣州恒大淘寶為由辭任,「銀狐」唯有重新接手,這時候第一批歸化球員已經到位。2019年11月14日,中國於中立場地杜拜舉行的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不敵敘利亞,賽後Lippi 突然宣佈憤而掛冠,可是「銀狐」在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可用的歸化球員將不減反增,而且中國足協迅速接受對方請辭,如此局面跟起用歸化球員有關係嗎?簡單而言,Lippi 看到麾下不少球員故態復萌,遂向中國足協建議起用歸化球員,這種因果關係比較合理;然而歸化球員不一定是「特效藥」,「藥力」在中國尚未生效並不出奇。外界普遍批評Lippi 純粹把廣州恒大淘寶的成功模式全盤移植至國家隊而不肯變通,特別是艾克森移至左翼極不合理;別忘記艾克森與武磊曾在上海上港合作,前者居中掛帥兼為後者開路入楔攻門,不是行之有效的做法嗎?以艾克森的實力,他在亞洲戰場理應是入球機器,2019年只能射破馬爾代夫與關島大門是表現不合格。不過,寸咀哥更不認同Lippi 調用李可的方式。
艾克森入伍是直接出戰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李可相對比較幸運,早在6月已經可以參加熱身賽。李可是前鋒出身,後來輾轉變成中場及右閘,最終在賓福特以中場硬漢姿態冒起,惟該隊一直信任李可兼任右閘的能力;在北京中赫國安陣中,李可是Renato Augusto池忠國張稀哲甚至侯永永(John Hou Sæter)身後的支撐,以Lippi 重視北京中赫國安球員的觀點而言,李可順理成章在國家隊負責中場,只是鄭智仍未全退,池忠國、蒿俊閔吳曦是Lippi 首選中場「鐵三角」,還有被當成「特效藥」的張稀哲爭奪上陣時間,李可的上陣機會難免被攤薄。同時,寸咀哥理解「銀狐」看中另一位北京中赫國安成員王剛,這位早年在葡萄牙學藝的右翼近年開始轉右閘,2019年起更搶走張呈棟的國家隊地位,那邊廂江蘇蘇寧的吉翔再獲重召,但李可出任正選右閘是否不可行?若說李可夥拍侯永永是中國足協中長期佈局的一部分,任何一位領隊不得不漠視一個事實:李可當右閘較本土球員更做到進退有序。左右閘平衡是不能忽視的爭勝關鍵,如果中國繼續用鄭錚為正選左閘,王剛在右閘配合可以接受;如果換成喜歡出擊助攻的劉洋甚至買提江,王剛未必是右閘最佳選擇。今年初寸咀哥發表《廿四爭一在亞洲》系列分析2019年亞洲盃時,已經不止一次批評劉洋回防不力,偏偏可以跟他爭一日長短的後起之秀屈指可數,因此穩住右閘不失為一個折衷平衡方法,寸咀哥更希望下一位中國領隊別浪費李可的才華。
事實上,中國在攻守兩方面的漏洞依然明顯。中堅新希望肯定是 蔣光太(Tyias Browning),惟石柯劉奕鳴成功接班同樣重要,因為蔣光太的專注力不夠強能否一夫當關也成疑問,正如此子能夠兼任右閘也不代表適合擔此重任。鋒線方面,中國足協在2019年10月宣佈成功招攬高拉特(Ricardo Goulart)阿蘭(Alan Carvalho)費蘭多(Fernando Henrique)與廣東華南虎洛國富(Aloísio)歸化,而且承諾日後可為四人恢復原來國籍,其實頗具誠意,畢竟恢復原來國籍並非簡單的行政程序。在《歸化交叉點——中國試點,有苦自知》中,寸咀哥已經點名洛國富值得一用,重點是他既能掛帥,又可以移至兩翼,可以分擔武磊後上攻門的重擔,惟2020年中國勢必以高拉特與艾克森雙龍出海,洛國富較大可能是後備殺手。高拉特的實力在艾克森之上,中國能夠引入這類人才是相當難得,早前寸咀哥在《歸化交叉點——中國試點,有苦自知》曾經表明此子歸化有難度,為何中國足協最終得償所願?前文《歸化交叉點——小心行事》曾經分析巴西前鋒Júnior Moraes 歸化烏克蘭的爭議,蓋此子曾經以基輔戴拿模球員外借至天津權健(現稱天津天海),被質疑是否連續在烏克蘭連續居滿五年;2019年5月,歐洲足協裁定Moraes 符合國際足協歸化球員資格,而高拉特從廣州恒大淘寶外借至彭美拉斯的情況跟此子相同,自然可以合法歸化中國。
至於阿蘭,若非薩爾斯堡紅牛急於套現,其實他只差半年便可以歸化奧地利,畢竟此子僅曾代表巴西20歲以下國家隊上陣友誼賽,入選奧地利國家隊呼聲極高。阿蘭投效中國無疑是領取「安慰獎」,可是他有能力決定自己的安慰獎收益。廣州恒大淘寶成功改造阿蘭成為可鋒可翼的反擊好手,而且他的走位入楔觸覺甚佳,如今歸化中國進一步釋放價值,證明廣州恒大淘寶套路甚深;今季阿蘭外借天津天海,因遷就楊旭掛帥而移至左翼,與廣州富力借將Renatinho 在兩側互相呼應,雖然球隊成績欠佳,這個組合卻是國家隊鋒線的替補方案之一,阿蘭本身的表現亦保持水準。在廣州恒大淘寶歷史上,艾克森與阿蘭的關係相當離奇,總是沒有太多機會同場獻技,但阿蘭填補左翼代表艾克森可在國家隊重出生天,兩人加上高拉特終於齊集為中國出力,其實值得期待。
那麼,費蘭多歸化又有何意義?2020年,廣州恒大淘寶除有高拉特、艾克森、蔣光太、阿蘭與Roberto Siucho 五位歸化球員外,還有洛國富與費蘭多加入,若說蔣光太與Siucho 是球隊接班人,現年26歲的費蘭多可能更吃重;國家隊「恒大化」的確是「陰魂不散」,但費蘭多極需要融入大環境才能成為下一代核心,始終他在重慶力帆(現稱重慶斯威)的日子踢得比較奔放。以葡萄牙中小型球會而言,艾斯杜尼在巴西招兵買馬的眼光一向不差,重慶力帆懂得先借後買費蘭多亦是精明,更重要是費蘭多踢法又快又刁鑽之餘,本身傳送功力不差,能在進攻上串連高拉特、艾克森、阿蘭與洛國富,這才符合廣州恒大淘寶與國家隊的利益。有人問:韋世豪楊立瑜在國家隊與廣州恒大淘寶怎麼辦?市場盛傳廣州恒大淘寶打算安排這對翼鋒出國鍛練,高拉特與阿蘭歸隊、洛國富與費蘭多來投不單為日後重奪亞冠鋪路,也是衝著韋世豪與楊立瑜而來。事實上,兩位年青人早年已去葡萄牙學藝,長進的話請乖乖接受安排,因為中國的歸化球員佈局離不開過渡性安排。
歸化交叉點——中國試點,有苦自知》也提及其他可以立即代表中國上陣的巴西裔歸化人選,一是新加盟梅州客家的前鋒Dorielton,二是今季先後轉戰陝西長安競技與內蒙古中優的前鋒Guto,然而按照中國足協既要未雨綢繆、又著重質素的思維,今季從廣州富力外借至天津天海的巴西翼鋒Renatinho 應有更高呼聲。此子在川崎前鋒大殺四方多年後強勢加盟廣州富力,如果季後成功留在中超,2020年7月將於中國連續居滿五年,加上中國需要更多右翼人選調配,擅於個人突破與入楔的Renatinho 絕對有用武之地;換個角度,看到同市宿敵廣州恒大淘寶不斷吸納歸化人才,廣州富力怎不心癢?更重要的是,中超除廣州恒大淘寶、上海上港與北京中赫國安外,其餘各隊基本上是大混戰,廣州富力想重返前列以至亞冠舞台,Renatinho 的合約問題不容有失,反正辦妥了就是一舉兩得。此外,有朋友提到武漢卓爾的科特迪瓦翼鋒Jean Evrard Kouassi,畢竟這匹快馬也是2015年登陸中超加盟上海上港,而且年輕力壯,可是Kouassi 在2011年世少盃代表科特迪瓦上陣四場,對中國足協來說是得物無所用。
再數下去,秘魯左翼Siucho 除了歸化申請仍未辦妥致外借上海申鑫期間無法替一隊上陣外,《歸化交叉點——中國試點,有苦自知》更指出此子已經代表秘魯出戰2013年南美洲17歲以下錦標賽、2015年與2017年南美洲20歲以下錦標賽,技術上不可能代表中國上陣。同樣例子也適用於山東魯能泰山中場Pedro Delgado 身上,分別在於這位葡萄牙與佛得角混血兒已經有中國身份證,而且聲稱祖父輩祖籍廣東。Delgado 的父親是葡超樸迪莫倫斯技術總監Amílcar Delgado,同樣是中場出身,可是此子在士砵亭少年軍起步,2012年夏季才轉投樸迪莫倫斯青年軍,翌季加入國際米蘭青年隊,2016年8月國際米蘭收購João Mário 時被售回士砵亭,此後一直為士砵亭B 隊上陣,2018年夏季被售予山東魯能泰山,惟因球隊用盡外援名額被迫留在預備組,到今季才正式上陣。Delgado 是典型中場二傳手,在山東魯能泰山卻非蒿俊閔的副車,往往是後備上陣代替翼鋒金敬道劉彬彬,令人費解。更重要的是,Delgado 在葡萄牙頗受重用,從16歲以下國家隊一直拾級而上,先後出戰2014年歐洲17歲以下國家盃、2016年歐洲19歲以下國家盃與2017年世青盃;如果國際足協批准Siucho 過戶中國,理論上也要批准Delgado,但他的情況根本不符合國際足協現行規定,山東魯能泰山的歸化第一注已經下不準,該跟廣州恒大淘寶與北京中赫國安。
最後,內地傳媒近日開始炒作廣州恒大淘寶巴西翼鋒Talisca 是中國足協下一輪目標歸化球員的首選,寸咀哥只能說是合理猜想。外界普遍認為Talisca「紆尊降貴」踢中超的程度較高拉特過之而無不及,畢竟他曾是賓菲加與比錫達斯的主將,有力立足五大聯賽;Talisca 也是長期受巴西國家隊冷落,過去偶然為20歲以下及23歲以下國家隊上陣,2014年底曾獲時任巴西領隊Dunga 徵召為替補球員但從未上陣,若此子願意留在中超掘金,2023年夏季將符合歸化中國的資格,然而世事多變,有夢想也不該發夢太早。
那邊廂,日本也進一步起用混血兒球員,繼德國及日本混血門將Daniel Schmidt 後,北海道札幌岡薩多的牙買加及日本混血前鋒鈴木武藏,以及今季從浦和紅鑽外借至大分三神的尼日利亞及日本混血前鋒安拿胡阿道(Ado Onaiwu),均獲日本領隊森保一徵召;鈴木武藏與安拿胡阿道都是2016年23歲以下亞洲盃冠軍成員,這亦是日本最當時得令的梯隊,遠藤航南野拓實久保裕也中島翔哉淺野拓磨大島僚太三竿健斗井手口陽介室屋成植田直通山中亮輔已經先後成為大國腳,兩人可以國家隊突圍而出嗎?岡崎慎司已經老了,大迫勇也武藤嘉紀各具功架但實力見頂,日職聯的優秀本土射手還是老將興梠慎三小林悠永井謙佑闊別國家隊四年終於開齋但年紀非輕,撇除南野拓實與淺野拓磨外,日本還有什麼前鋒具備獨當一面的潛力?北川航也加盟維他納迅速不久已經足踝嚴重受傷需時休養,西村拓真繼續在莫斯科中央陸軍長居後備,上田綺世似乎從參加2019年美洲國家盃中有所得著,聖圖爾登的鈴木優磨與馬里博爾的前田大然初次出國發展表現尚可,森保一改試同樣爆發力強的鈴木武藏與安拿胡阿道,無非是尋找其他出路。鈴木武藏離開新潟天鵝後可算是振翅高飛,過去在日本青年軍的發展也勝過安拿胡阿道,例如前者力壓後者躋身2016年奧運足球大軍名單,更有入球進帳,惟經過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與2019年麒麟盃共五場比賽後,鈴木武藏要成功從大迫勇也與武藤嘉紀手上接棒,仍需努力。安拿胡阿道是典型非洲速度型前鋒的奔放風格,上季外借山口雷法充當單箭頭入球不斷,今季在大分三神墜後串演輔鋒也有悅目演出,森保一必須好好把握2019年東亞足球錦標賽的機會考核此子了。
日本社會仍有條件對其他種族人士更為包容,近年體育界對提拔混血兒運動員顯得更開明,鈴木武藏與安拿胡阿道固然是正面例子,但日本混血兒不像名將田中鬥莉王般實力超群的話,在本土不易立足;如果大家不是通曉日本足球,未必明白鈴木布魯諾竹下玲王一類混血兒還在足球圈努力掙扎。另一方面,日本法例不容許國民持有雙重國籍,而且推動全民足球發展是本地人優先,像吉村大志郎與那城佐治瑠偉呂比須三都主一類前輩可以歸化日本的故事已經不復見,強如曾經叱咤日職聯、贏盡本地殊榮的巴西射手Marquinhos 也不在歸化之列,更遑論一批目前仍以外援身分留效日職聯的巴西外援。那麼在日本出生或成長的外國人有例外嗎?日本勇奪2011年亞洲盃,決賽得靠南韓裔前鋒李忠成福至心靈一箭定江山,及後他的發展只有載浮載沉;Mike Havenaar 返回老家荷蘭尚可以在荷甲揚名,反而在成長地日本的發展大不如前,這些例子無疑令這批異鄉成長的球員大感無奈。以Havenaar 家族為例,作為射手的胞兄已經轉戰泰超,擔任中堅的胞弟Nikki Havenaar 亦登陸歐洲多年,如今是瑞士超球隊杜安的正選中堅。這位身高接近6尺6呎的中堅會為日本效力嗎?當日本足協認為本土中堅人才庫供應質量兼備時,這位曾代表日本青年軍的「外人」被冷落仍是常態。
最後,寸咀哥也跟進印尼的情況。前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八總結與展望——亞洲篇》介紹了印尼足球在亂局中初見曙光,巴西前鋒Beto Gonçalves、黑山前鋒Ilija Spasojević 與阿根廷進攻中場Esteban Vizcarra 成為新一代歸化兵主力,可是前菲律賓國家隊領隊Simon McMenemy 接手印尼後又一次換血,剛才一批歸化兵陸續被淘汰,尼日利亞裔前鋒Osas Saha 與巴西裔中堅Otávio Dutra 成為歸化新寵,闊別國家隊四年多的尼日利亞裔歸化前鋒Greg Nwokolo 與中堅Victor Igbonefo 再受青睞,可是印尼在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開局五戰全敗,印尼足協一如所料解除McMenemy 職務,惟這個結果不足以掩飾印尼足球政治的深層次問題。東南亞足球存在人治問題是不爭的事實,印尼的亂象更是無出其右;再混亂的足球市場總有外援吃得開,在印尼就要樂於接受挖角,Saha 與Dutra 雖然背景不同,前者早年曾在波蘭發展,兩人卻不約而同游走於前列球隊,實在不簡單。印尼的歸化政策也是連續住滿五年即可申請,但法例不准18歲或以上成人持有雙重國籍,因此願意歸化印尼的球員大多是30歲或以上,除非像Nwokolo 及Igbonefo 般是成年不久已到印尼發達;不過,當年Nwokolo 與Igbonefo 正值盛年也隨時被長期棄用,其他合資格外援看在眼裏肯定不是味兒,就算Dutra 可以組織防守,Saha 能夠發動快速反擊,兩人在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的表現沒甚驚喜,發展前景仍然禍福難料。此外,印尼將主辦2021年世青盃,印尼足協可能想盡辦法改善國家足球形象,令歸化球員的上陣機會看俏,只是印尼努力辦好2018年巨港亞運後,2019年國家隊已經原形畢露,藥石亂投永遠離不開後遺症。

下回《歸化交叉點》將跟大家探討一個多年未談的議題,敬請留意。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歸化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