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蔭波串香港波】阿 Khun 正傳

冬蔭波 於 25/07/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泰國球迷阿 Khun 愛國(泰)愛港,愛香港愛到連天水圍也去過,絕對是愛港之星與愛護香港力量。香港愈來愈不可愛但阿 Khun 卻愈來愈愛,原因不是香港景色而是香港人的人情味。阿 Khun 的故事要從四年前說起,是二零一零年的事了。
※ 其實阿 Khun 早已來過香港,不過他當時只顧吃雞蛋仔而沒有睇波。

※ 阿 Khun 來港睇波視察敵情,結果這泰國間諜中了美男計反被收服。

二零一零年一月,阿 Khun 在香港大球場看了一場足球聯賽,是「南華」對「大埔」。當時兩隊都是香港的「亞洲足協盃」代表,即將與泰國球隊交手,於是在泰國電視台兼任體育記者的阿 Khun 就來香港寫現場報告。那些年阿 Khun 喜歡長頭髮的女孩,因此特別留意大埔中堅「趙俊傑」。趙俊傑是個長毛,那場比賽又很威武,所以阿 Khun 嬌喘一聲就倒在趙俊傑的懷裡,從此成為趙俊傑的球迷,也從此留意香港足球。二零一零年三月,趙俊傑在亞洲足協盃出戰,其泰國對手是「泰港 F.C.」。阿 Khun 對泰港 F.C.了如指掌,就在 Facebook 裡與香港球迷大談波經。那些年阿 Khun 喜歡長頭髮的女孩,所以就結識了趙俊傑一個長毛球迷。後來愈來愈多香港球迷知道阿 Khun,其中有些更加非常熱情,經常與阿 Khun 在 Facebook 談情。如是者港泰兩地醞釀了一股濃厚感情。終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阿 Khun 再度來港了,大師兄與外賣仔都按捺不住。那柔軟的綿花糖,要變成堅硬的橡皮糖了。
※ 趙俊傑造福人群,值得為他賣廣告:想跟現役球員專業教練學踢波請聯絡「自由人足球發展公司」 https://www.facebook.com/freemenfdc

※ 阿 Khun 與阿 Jane 都是趙俊傑的泰國球迷。有一回阿 Khun 來港,阿 Jane 清晨趕到機場託他帶禮物送給偶像。我的冬蔭波 Facebook 有阿 Jane 的介紹:https://www.facebook.com/tomyumball

※ 阿 Khun 與長毛偶像趙俊傑和長毛球迷 Alan 攝於大埔。那些年阿 Khun 的毛也頗長。

阿 Khun 綽號「Messi Khun」,泰國美斯是也。美斯先天患侏儒症,阿 Khun 後天患豬圓症 ─ 前幾年有一半時間他都是身懷六甲。不過兩個美斯都克服了身體毛病:美斯以醫藥增高,阿 Khun 就以踢波減肥。阿 Khun 再瘦下去的話就要身懷六舊了。至於另一個共通點當然是熱愛足球: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阿 Khun 來港與早已約好的香港球迷打友誼波兼 gathering,其中對手和隊友都包括了南華球迷隊員;也不知踢了多少場波,總之場內場外都打得火熱。阿 Khun 愛吃,打得火熱的邊爐和雞煲是他的至愛。他們一群波友吃喝吹水很快就熟透了,於是香港的「Khun 家班」就此成立,其中不少都是南華球迷。那時候趙俊傑也正好改投南華,一切都是緣份吧。至於大埔,除了長毛球迷之外,阿 Khun 也因為趙俊傑的大埔背景而結識了好幾位大埔人士,所以起初阿 Khun 的香港朋友主要是南華和大埔的人。當然後來就不止於此了。五千個香港波球迷裡,認識阿 Khun 的已超過一百個吧?慶幸我也是其中一個。不過我與阿 Khun 的關係並非波友也並非雞煲之友,因為阿 Khun 這個人可不只是如此簡單。
※ 阿 Khun 既是泰國美斯當然也是阿根廷球迷,和我一樣。多有品味。

※ 阿 Khun 曾經懷孕六個月,但依然落場踢波。

※ 相比之下,其實阿 Khun 當時的豬圓症未算嚴重。

※ 阿 Khun 曾經嘗試捐血減肥,但不成功。

※ 結果還是要靠運動減肥,才回復少年時的性感身段。

※ 所以要減肥成功,最佳方法是踢波以及支持阿根廷。

※ 阿 Khun 當時在地獄球場跑馬地上陣,賽後必須大吃大喝補充損耗。

※ 其實當時已有網台訪問過阿 Khun 的了,他那時候的身分仍然是「泰國球迷」。

※ 阿 Khun 與強哥合照,不用問也知道是南華球迷帶他去的。

阿 Khun 是正宗泰國人,所以「Alfred Khun」只是他用來行走江湖的名字。他的泰國真名讀音很多難記得很,我們都簡單叫他「阿 Khun」或者「泰仔」。阿 Khun 已視香港為第二個家,也是時候改一個中文名字了。就姓「官恩娜」的「官(Khun)」吧,名字就交由大家想想。回說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香港一役之後,阿 Khun 對香港的愛已有如港女愛日本一樣,因此二零一一年七月,阿 Khun 得知大埔將會到泰國集訓之後,就主動說可以隨時幫忙。那時候我仍在大埔工作,也要協助準備泰國之行,所以阿 Khun 與我就此結識。阿 Khun 說可以幫忙約球隊與大埔比試。不過約戰工作已有泰國一個巴西教練負責,毋需阿 Khun 親自出馬,於是阿 Khun 就說來看看比賽,有時間的話就與我燭光晚餐。阿 Khun 抽空來看過一次訓練和一次比賽,那是大埔到埗後的第一次訓練,所以有些細碎事我們就請阿 Khun 先行幫忙,例如與對手確認比賽地點和準備飲料等等。這些細碎事對阿 Khun 而言簡直是濕濕碎,只見他在電話說了幾句就安排妥當了。其後六日我們無論有任何問題都會向阿 Khun 請教,無論大事小事都被他幾個電話通通解決。為什麼一個電視台體育記者有如此能耐?因為阿 Khun 可不只是一個體育記者。
※ 攝於二零一一年大埔的泰國集訓,阿 Khun 專程前來探班。

※ 阿 Khun 的真身快要揭曉。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 1 2 >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