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020紐卡素球員季中短評(上)

喜鵲誌 於 25/04/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2019/2020紐卡素球員季中短評(上)

如果大家記性好,可能或會記得筆者季初在Facebook Page有個「球員號碼倒數開季」系列,不過後來因為許多不愉快事件,筆者當時都無限期擱置倒數。當然,當初答應過要補回給大家,但現在連賽季都暫時停止,實在沒理由在現在和大家回頭倒數。不過,數,是「點都要找」的。於是乎筆者決定由休賽期起,和大家由1號數至43號,將今季29位曾經為紐卡素上陣的球員一一短評,當是某程度上找返條數給大家。現在我將在Facebook Post過的短評集結成三篇再出,以方便日後回看。開始前,循例也要說,以下都是一家之言,如果有任何不同意見,非常歡迎大家留言討論﹗

**此系列所有數據以3月7號為限。

#1 杜巴夫卡(Martin Dúbravka)
上陣次數:30(30)
失球:42
不失球場數:9
如果現在就要投紐卡素的Player of the Season,我想這個獎很大機會是由杜巴夫卡奪得。事實上,在停賽期間,見英國各大小網站都選了杜巴夫卡為紐卡素2019/2020的Player of the Season。無他,一個字可以概括主因——「穩」。
乍看數據,紐卡素今季英超29場失41球,場均失1.4球。如果我和你說,這個成績也可算是一位好龍門的數據,這無疑是自欺欺人,不過以下有兩項數據,令我可以為杜巴夫卡洗脫污名:一、不失球場數:杜巴夫卡目前為止有9場Clean Sheet,位列英超第五位,如果轉換為百分比,在杜巴夫卡把關的賽事中,有近三成都是不失球而回;二、在杜巴夫卡鎮守下,紐卡素的預期失球值與真正失球值相差為-6.84,即在杜巴夫卡把關下,紐卡素的實際失球數字是大大比預期低,而且相差達-6.84,是今季英超諸位龍門中排名第1的數據。
除此以外,英超官方的Fantasy數據中,單論Influence(影響)一項,杜巴夫卡在隊內都遠遠拋離第二位的隊友差不多近300分之多(杜巴夫卡:847.8分),足可證杜巴夫卡今季對紐卡素的貢獻有多大。
不經不覺,杜巴夫卡由加盟至今,已經保持了29場清白之身(Clean Sheet),同期龍門之中,只有曼城的艾達臣(Ederson)同利物浦的艾利臣(Alisson)比他有更多Clean Sheet Record。對比三隊的後防質素,不得不說紐卡素當年一借,至少解決了五年的後顧之憂。


#2 奇勒(Ciaran Clark)
上陣次數:17(16)
入球:2
黃牌:2
一波三折,是奇勒今季的寫照。
新官上任,由於布魯士(Steve Bruce)以不變應萬變,所以上季已退居後備的奇勒在季初也沒有太多出場機會,季初幾場賽事,更甚未能入選18人比賽名單。
不過由對曼聯一場起,得益於杜密特(Paul Dummett)前幾場不濟的表現,令奇勒終於可以上場比賽,而奇勒亦不負所託,在對曼聯一場表現不俗,協助紐卡素得以一季內再一次打贏Big6,成功取得開季第二勝。自這場起,奇勒就成為後防三中堅的正選,伙拍另外兩位中堅鎮守中路。而且在這一段時間,除了防守本務外,奇勒對入球也略有研究:對韋斯咸和般尼茅夫兩仗皆入一球,使紐卡素在這兩場都可以全取三分而回。
不過,好景不常,踢了不足十場,傷患又一如以往般找上奇勒,由於對修咸頓一戰小腿受傷,令他至少因此而休息了一個月,基本上完全錯過聖誕快車。到他再次傷癒出戰之時,已經是一月中的事。然而,復出不足一個月,他又在對阿仙奴一役中因足踝受傷,而再次要由舒亞(Fabian Schär)入替。結果那場在他離場後,紐卡素在10分鐘內連失2球,最終以0-4慘敗。賽後更證實奇勒因傷而提早「收咧」。
要說奇勒這位球員,筆者認為他很有做救火隊員的潛質。綜觀隊內五位中堅,他的實力與其他幾位比是相差不遠,但若要細論,就會發現他與長居正選的幾位,如拿修斯(Jamaal Lascelles)、舒亞等,他還是略有不足,其一是速度慢,其二是不夠耐用。不過萬一隊內幾位中堅有傷,他一上場踢又會有好表現交出,幾乎不存在「未操Fit」,或是「生鏽」的情況。(對比一下舒亞就好明顯)然而到領隊打算長用他的時候,他又會因為有傷而令領隊被迫要放棄他。不過綜合來說,一位態度好,少抱怨,隨時上場又「交到貨」的平中堅,實在沒來由得不到領隊的喜愛。所以賓尼迪斯(Rafael Benítez)和布魯士兩位教頭經常在媒體前稱讚他,也不無道理。


#3 杜密特(Paul Dummett)
上陣次數:17(14)
黃牌:2
一再重覆的劇本,今季再一次出現在杜密特身上。
季初猛虎出柙,季中漸有疲態,然後突遭嚴重至「收咧」的傷患。十年喜鵲生涯,幾乎每季都是一樣的流程。七年一隊生涯,只在聯賽上陣過173場,換算以季計,即每季只踢25場聯賽左右,可想而知他的缺勤率有幾高。
今季亦不意外,一開季出任三中堅的左中堅,表現可人,不過一入九月就開始「走樣」,對利物浦一役被沙拿(Mohamed Salah)教訓,然後對李斯特城又「擺烏龍」。災難般的表現令布魯士(Steve Bruce)一怒之下將其雪藏,一雪,就雪了整整一個月。
及後季中重回賽場,表現也是一般,雖然稍比九月份好,但失位之類的問題仍然存在,不過筆者認為杜密特與上季比之所以回落不少,更大原因是因為布魯士對三中堅的分工沒有賓尼迪斯(Rafael Benítez)時般清晰仔細。如果有一直追看紐卡素的比賽,會發現布魯士對身材高大的硬漢中堅用得最好,相反身材及身體質素稍遜的,布魯士往往都用得不太好。恰巧杜密特就是這類身體質素一般的中堅,結果他今季踢起中堅上來,反而沒有上一季般淡定和知進退。
不過更大問題在後頭,一月季中對狼隊的賽事,杜密特不慎扭傷,球隊及傳媒起初都以為只是小事,豈料賽後居然突然公布他因ACL斷裂而提早「收咧」的消息。對於一位本身速度已經偏慢的球員來說,ACL斷裂,可以說是將他本來所剩無幾的速度剝光奪淨。下季復出後,杜密特既要面對自己速度更慢的事實,又要面對三中堅陣式一去不復返的現實。重回左閘?他未傷前踢這位置就已經很吃力,傷後恐怕更難;要踢中堅?紐卡素轉踢雙中堅後,中堅就已經人滿之患,莫論正選位置,連要成為第一後備都不是易事。既然如此,他在紐卡素,還有沒有出路呢?


#4 寄誠庸
上陣次數:4(1)
講寄誠庸,筆者認為他今季在紐卡素踢過的比賽可以少至從略不述。反而是他的離隊,令筆者對紐卡素的轉會政策同營運手段抱有疑問。關於這一點,筆者之前都撰文講過,一言以蔽之,對紐卡素在轉會上的規劃十分失望。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寄誠庸今季在紐卡素的表現可以略過不述,何不回顧他整個紐卡素的生涯表現呢?整體來說,個人認為紐卡素當年簽寄誠庸是筆理想的簽約。紐卡素簽他的時候,陣中正正缺少了一位擅長短傳,又可以控制節奏的中場中,簽他回來,某程度既看中他以往與舒維爾(Jonjo Shelvey)曾在史雲斯伙拍過,又希望他可以起到部分取代舒維爾的作用,使紐卡素不需要太依賴舒維爾。從結果論來看,他的加盟也確實起到預期效果,由上季季中至他前往阿聯酋踢亞洲盃之間這段時間,他的確改變了紐卡素的中場節奏和踢法,使紐卡素不用單靠舒維爾大斬上前場組織。不過可惜他踢得好的時間實在是太短暫,亞洲盃傷完回來後經已踢不回去亞洲盃前的水準。再加上朗史達夫兄弟(Longstaff Brothers)崛起,令寄誠庸不論年齡、潛力、以及人工均不敵「平、靚、正」的他們。結果一如我地所見,只好提早離開聖占士,尋求延續球員生涯的機會。


#5 法比安舒亞(Fabian Schär)
上陣次數:22(19)
入球:2
黃牌:4
要數紐卡素今季表現落差最大的球員,第一是朗史達夫(Sean Longstaff),第二就是法比安舒亞。
法比安舒亞上季加盟之後,可以說是三中堅陣容下的最大得益者:推前半格踢,既可以釋放他強大的活動能力,又可以作銜接後場與中場間的橋樑,而且身後有一對中堅「包」他,令他可以盡情上前「標波」。不過以上種種,隨着賓尼迪斯(Rafael Benítez)離去,以上種種皆近乎絕跡於今季的舒亞身上。
布魯士(Steve Bruce)用舒亞,明顯是比較僵化:將舒亞的活動範圍劃死至希頓(Isaac Hayden)身後,令舒亞更多時候與另外兩位中堅平排。問題是,這樣的安排無疑是在削弱舒亞的強項,令紐卡素的防守由上季的主動,變為今季的被動。再加上舒亞本來就不以身型見長,現在要他「企定定」防守,無疑是使他在防守時變得更吃力。所以球迷都可以見到,布魯士今季更傾向用身材更高大健碩的費達歷高費南迪斯(Federico Fernández)和奇勒(Ciaran Clark),而非舒亞。
不過話雖如此,以上一切退步的評價都是基於他上季的好表現。實情他今季的表現也還可以,個人表現不穩,更多是教練使用上的問題,與個人狀態關係不大。而且在Block這項數據上,他和費達歷高費南迪斯並列隊內第一(16次)。


#6 拿修斯(Jamaal Lascelles)
上陣次數:23(23)
入球:1
黃牌:3
也許大家要承認,拿修斯在成為一線中堅的路上已經愈行愈遠。
早兩季,在賓尼迪斯(Rafael Benítez)調教之下,拿修斯踢出個人最佳賽季,當時他穩健的表現,令英國傳媒呼籲時任英格蘭領隊修夫基(Gareth Southgate)將他選進世界盃23人大名單(當然還有輿論呼籲他選舒維爾),最後雖然落選,但亦由此可見拿修斯當季表現有多好。甚至不少球迷亦覺得拿修斯入選大國腳,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兩年後的今天,在修夫基不斷提拔新血的同時,拿修斯,依然從未入選國家隊。考究其主因,筆者認為問題是出在拿修斯的Decision Making上。
要成為一位好的防守球員,良好的判斷力和Decision Making,兩者缺一不可,而這點正正是我認為拿修斯目前最弱的地方。其實今季拿修斯已經有不少選擇錯誤同執行不夠堅決的問題,從而導致球隊失球。以下各舉一例以茲證明。
選擇錯誤,對第一周對阿仙奴一場,奧巴美揚(Pierre-Emerick Aubameyang)射入全場惟一一球。其實這球已經有網友分析過,如果當時拿修斯可以保持在奧巴美揚和米希達恩(Henrikh Mkhitaryan)中間,從而爭取時間令自己隊友及時回防,這樣的話美蘭尼爾斯(Ainsley MaitlandI-Niles)就會隨住一直推進,而變得愈來愈少進攻選擇,最後可能會導致進攻失敗收場。不過拿修斯的提早包位,令美蘭尼爾斯可以一心將腳下的球長傳予遠柱的奧巴美揚,結果到奧巴美揚接到長傳的時候,已經成單刀之勢。對奧巴美揚這種頂級射手來說,這當然是「實食冇黐牙」。
至於執行不夠堅決,以第二周對諾域治所失的第三球為例。當時拿修斯負責守迪姆普基(Teemu Pukki)。史迪派文(Marco Stiepermann)一接到傳球後,普基立刻向拿修斯身後插去,本來拿修斯立刻回身追截,但他見史迪派文想傳球予簡威爾(Todd Cantwell)之際,他又再次回身至本來的方向,希望可以阻截史迪派文的傳球。不過問題是,其實他當下見史迪派文是傳,而不是帶的話,他是不需要立刻回身追,而可以選擇邊回防邊拎位,同時「逗」住普基。而且即使他想阻截史迪派文,但當下他的位置離他這樣遠,即使拿修斯回身想阻截他也是不大可能。結果就是這一下猶豫,簡威爾和普基兩人已經揚長而去。結果?結果就是艾美卡夫(Emil Krafth)一個頂兩個,後來普基與簡威爾一個Give-and-Go,普基輕鬆射入個人當場第三球。
除此以外,拿修斯今季還有不少被偷身位,隨波逐流的無意識盲從防守等等諸如此類的大意防守。所以即使看他比賽時見他勤力有餘,但其實很多時候他只是透過額外的跑動去彌補他的判斷失誤。
拿修斯今年已經26歲,如果想躋身奉行青春班,而人材儲備又充沛的英格蘭,恐怕是難上加難。不過如果純粹就自身技術來說,他的問題又不是太大,惟一決定他表現有多好的,就是他何時能夠改善他的Decision Making。然而這一項能力,往往是一位球員最難預料的部分,他可能終其球員生涯也不會有,但亦可能下季就有。總而言之,只要到拿修斯有的那一刻,他就有成為一位好中堅的實力。只不過現在的他,可能還是需要回家多看看錄影帶檢討。

拿修斯對阿仙奴選擇錯誤嘅詳細分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4A4BvzjQEI
筆者講拿修斯執行唔夠堅決嘅一球 (由5:32開始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LGsX6jBRW8


#7 卡路爾(Andy Carroll)
上陣次數:14(4)
助攻:4
黃牌:1
鳥倦知還,昔日的少主經過八季半,終於在三十而立之年,重返自己的母會紐卡素。雖然拖住半殘之軀,但在布魯士(Steve Bruce)的執教下,他絕對是紐卡素的X-Factor。
要說卡路爾今季表現,其實只要看他十二月那五場比賽即可以。而卡路爾亦都僅僅用了373分鐘的時間,就向世人解釋了,為何他傷患不斷,都可以有絡繹不絕的球會搶當他的下家。因為大家都知即使上場的他不是完全體也好,但只要看見他發揮出來的威力,就令你不得不對他有充分遐想。
卡路爾一直以來的賣點都是一個非常適合做橋頭堡的中鋒。有身材優勢,有走位,有Set波能力,他本身的技術特點,配上布魯士的541,簡直就是天作之合。如果有看他今季比賽就知道,他上場雖然不會令紐卡素進攻立刻變到很流暢,不過有幾點就很值得留意:
1. 他上場後,杜巴夫卡不太準繩的長傳會有人接應,令「進攻第一步」出現;
2. 兩翼控波的時間減少,相對有更多無球跑位,令竄擾力增加;
3. 紐卡素會有更多禁區內射門。
以上三點,個人認為皆源於他和祖連頓(Joelinton)踢法不同所致:相比要上腳交波的祖連頓,卡路爾的搶身位技術,以及將來球由高空再下來再為己用的踢法,無異是更適合踢單箭頭。許多時候卡路爾只要搶好位置,在其身後防他的後衛即使如何用力撞,都搶不到他的位置,這個時候卡路爾只要拎定來球一Set,就可以交給隊友接應。這套動作我會稱為「進攻第一步」;祖連頓不是不想這樣做,不過今季所見,他往往都會被身後的後衛撞到人仰馬翻,連馬步都站不穩,更遑論Set,所以當祖連頓在場時,紐卡素很多時候連自己半場都過不了就是這原因。
其次,既然做到進攻第一步,兩翼就不需要每次都回後拿球自己帶上前,變相令兩者有更多空檔,更令他們竄擾力提升。
最後就是禁區內射門,和祖連頓相比,卡路爾較為不懼怕身體碰撞,而且他衝入禁區的意識更高。與祖連頓相反,他在前場從來不追求有波到腳,所以他不像祖連頓般,時常埋伏在峨眉月位置等球或上腳,反而是利用跑動為隊友拉空。除此以外,卡路爾在禁區要位的能力和空中制霸的能力,都令隊友更願意「吊個波」入禁區等他處理。所以當卡路爾一上場,紐卡素禁區進攻就會變多。
如果想更清楚比較出卡路爾和祖連頓兩者對紐卡素進攻影響力的分野,筆者推薦各位看Week 15對錫菲聯和Week 16對修咸頓兩場賽事,這兩場幾乎是一對完美的「照妖鏡」:兩場比賽他們互相入替對方,對錫菲聯由祖連頓替卡路爾;對修咸頓由卡路爾替祖連頓。兩場隊友一樣,球隊踢法一樣,兩場合計,大家踢的時間也差不多,但一看,你就知道兩者對紐卡素進攻影響的分野。祖連頓兩場基本上皆碌碌無為,是爭贏不少Aerial Battles,不過贏了後,其球十居其九都交不回予隊友,又或者要自己回追一輪才拿到。到他控好後,對手都已經站好位置,結果紐卡素又要回後組織過;卡路爾就不同,通常爭贏之後,隊友不論接的成功率與舒適程度都遠高於祖連頓Set的不少。對修咸頓一場就是一個好例子,卡路爾一後備入替,紐卡素明顯多了很多機會叩門,最終紐卡素更攻入兩球反勝。
不過一如一開始所講,卡路爾今次回巢只是拖住半殘之軀,所以當見他漸入佳境之際,「入廠維修」的字樣又再出現在卡路爾名字旁邊。唉,雖然明白一分錢一分貨,從來只有水貨多,超值的向來都是大浪淘沙,萬中無一。不過見他如此容易受傷,既替他心酸,亦替紐卡素難過。傳說的「最已陣」,紐卡素居然都有,只可恨傷追人啊。

#8 舒維爾(Jonjo Shelvey)
上陣次數:20(17)
入球:5
黃牌:2
舒維爾,永遠都是這麼具爭議:喜歡他的人,會讚頌他的創造力;討厭他的人,會批評他狀態不穩,過於隨性。對於這兩點,筆者都深有體會,不過猶幸的是,今季的舒維爾,似乎是天使的一面大於其魔鬼的一面。
其實決定舒維爾表現的,從來都是他的個人心情。幸運的曷,他今季是心情好,令他更願意在球場上多走幾步。不要小看這幾步,這幾步一直以來都是舒維爾的最大爭議:當他不願意走這幾步的時候,他的防守會成為負累,進攻又永遠只會原地一接到球後就放上去,而不是邊帶,邊看看隊友有沒有好位置再決定,更甚射波的時候都是隊友一橫傳他就起腳,連多帶一下都不會;但當他願意走這幾步的時候,防守他至少不拖後腿,轉守為攻的時候會有更多現位,更甚埋門的時候會出現衝入禁區迎頂的場面。看看他對修咸頓那一球,你怎會估到連舒維爾都會有飛身迎頂的一天?
所以關鍵在於心情好。心情好,連帶他個人都肯多走幾步,一走多幾步,他對球隊的貢獻就會有變化。翻查今季暫時的數據,雖然暫時錄得罕見的0助攻,但卻一口氣入了5球。他對上一次在頂級聯賽有這樣的表現的時候,已經是他效力史雲斯的事了。
再看看他一直以來的強項——長傳。毫無懸念地,他依然是紐卡素非龍門球員中長傳次數最多的球員。以25碼為長傳標準,他今季已經傳出327次長傳,其中有198次是成功,成功率達60.6%,是他在紐卡素升回英超以來最好的一季,不過和英超眾球員相比就相對一般,在最少傳出300次長傳的英超非龍門球員中,舒維爾居然連入選頭50位的資格都沒有,相較一班長、短傳皆精的年輕才俊如占士麥迪臣(James Maddison)和基亞利殊(Jack Grealish)、舒維爾無論質和量都稍遜一籌。所以即使紐卡素地區經常有人希望他重新入選英格蘭國家隊,但事實擺在眼前,目前的他,要入選實在是天方夜譚。
當然,固有的缺點,舒維爾依然有:隊友搶截成功後慣性站着等隊友交,雖然現在偶有現位概念,但轉守為攻時仍然習慣要隊友回傳予他發板,結果反撃時經常錯失第一拍;傳球時太淡定、太「迤迤然」,許多時候都喜歡上一上腳,等一等再交。當然,不是說否定他看好才傳,但一位好的中場指揮官,更加應該是在拿球之前就想好如何處理進攻,先不要說舒維爾習慣拿球之前已經「企定定」等隊友交,他拿定後還要等一等「稟下神」才交,那一來一回已經慢了兩拍。最慘是舒維爾幾乎每一次轉守為攻都有這樣的習慣,幾乎沒有第二套處理模式,結果當然會造成紐卡素反撃慢人半拍,而他要彌補失去的時間,惟一處理方式就是用長傳追過對手的回防。所以這個也是紐卡素在大多時候反攻節奏比其他球隊緩慢的一大主因。當年賓尼迪斯引入寄誠庸,某程度就是想舒緩這個問題,不過結果大家都知道,不用筆者再說。所以紐迷亦只可以指望舒維爾不要再單調地處理進攻,要隨時做好「一拎即俾」的準備。不過要做到這樣,又談何容易呢。

2019/2020 Week16 舒維爾(Jonjo Shelvey)飛身迎頂攻入扳平一球(0:43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eAz8yysEQQ

#9 祖連頓(Joelinton)
上陣次數:34(32)
入球:3
助攻:4
黃牌:6
豪門的踢法,但卻生在中下遊。這句是我想到用來形容祖連頓目前困境最貼切的一句。
挾住4000萬鎊轉會費來投,不單是紐卡素,甚至連全英超都會放大祖連頓的一舉一動。畢竟能令紐卡素掏出4000萬鎊,大家自然會對祖連頓有一種預設:入球機器﹗當然,經過八個月之後,當你看見甚麼英超最差十一人,夏季轉會窗水貨等諸如此類的名單之中,通通都有祖連頓的名字時,你自然可以想像到祖連頓現實和人們期望的落差有多大。
「4000萬=1入球」,通常媒體和球迷批評祖連頓,都會用上這句看似是最大鐵證的數據。數據不會說謊,從任何角度看,祖連頓都踢得非常差,但如果你問我,問題究竟是不是只出在祖連頓身上呢?我內心更傾向「不是」。
其實由賀芬咸時代起,祖連頓就已經不是踢單箭頭。對,雖然他身材高大,看上去是典型中鋒體格,但很抱歉,其實他的踢法是更偏向像費明奴(Roberto Firmino)那類型,他可以「Set波」,做支點支援隊友,但要他做橋頭堡開路,或是在空中爭贏再Set波予隊友,明顯是強人所難,因為他根本不是這種踢法。如果他投身一些崇尚進攻,或有進攻資源的豪門,他的表現絕對會因其踢法而有加乘。只可惜他轉投了紐卡素,還要是布魯士麾下的紐卡素。雖然我們可以抵賴布魯士(Steve Bruce)的541還是沿襲至賓尼迪斯(Rafael Benítez),但有看過上季的紐卡素都知道,其實賓尼迪斯的541是遠比布魯士的有攻撃力。
教練沒有說明書,只是倒模般將他塞進去上季為朗當(Salomón Rondón)訂造的位置上,而且還要抽走艾約斯佩雷斯(Ayoze Pérez)這個如此重要的支援角色,那就算你重召朗當回來,我也斷定他會踢得很吃力。只要你從此角度理解此事,那就不難明白為何祖連頓現時在紐卡素前場孤掌難鳴,踢得舉步維艱。不過,單從態度來論,祖連頓是值得一眾球迷去肯定。即使他完全被布魯士亂用,要他常挑起自己不擅長的任務也好,他的態度都無可挑剔。他不擅長空中爭頂完後Set回予隊友?對,他不擅長,但他依然努力去做:全英超Aerial Battles Won次數第二多,150次,僅次韋斯咸中鋒施巴斯坦賀拿(Sébastien Haller)。由中場線開始就迫搶,還時常回防到自己禁區。這一切一切,都證明他是很有決心要貢獻球隊。
當然,好話講了這麼多,並不代表他踢得可以。現時他最大的問題,正如我在寫卡路爾(Andy Carroll)時提及過:做前場接應點時,十居其九都無法將隊友的長傳轉化成實際攻勢,不是接應時用力太大,要回後跑追回自己剛控下來的球。就是控下來後也不能Set予隊友,這點也解釋到為甚麼祖連頓贏這麼多Aerial Battles,但又不覺得紐卡素的進攻有因此而得益。除此以外,祖連頓亦不擅長以單箭頭身份走位。祖連頓踢了三十四場,基本上我可以得出他是「不適應擔任正前鋒」呢個結論,當他身為全隊進攻最前的一位時,你會發現他要不就是等到隊友追上來他才開始跑,要不就是盲目地向前跑,其走位不止不能拉散對方,更整天將對手帶到自己隊友處,或是與隊友撞在一起。不要看輕這個問題,要知道反撃快攻就是紐卡素今季最主要的進攻方式,但當你最主要的進攻是用一種如此沒有效率的方式去執行的時候,你自然可以推想得到紐卡素進攻有多差。
至於身位不足、經不起碰撞這些比較個人的問題,筆者反而不太擔心,以祖連頓積極的態度,我認為他只要多操半季左右就會有好轉。反而最令人擔心的是,布魯士究竟何年何月才搞清如何運用祖連頓?其實布魯士也深知現時的陣容大大遏制了祖連頓的發揮,他在停賽前也曾試過將祖連頓放在左中場位置,讓他不再成為眾矢之的,不過在我看來,這個只是減輕其外界壓力的權宜之計,並不是一個好安排。尤其是布魯士的左右中場,基本上是快翼踢法,但我們都知道,如果要祖連頓跑落底線傳中……除了暴殄天物,還能說甚麼?。只希望布魯士可以盡快找回祖連頓的說明書,否則的話,恐怕祖連頓將有不少機會以「紐卡素史上最大水貨」之名離開聖占士。


#10 辛特麥斯明(Allan Saint-Maximin)
上陣次數:21(17)
入球:3
助攻:4
法國飛俠,逢人過人,質量兼備,國士無雙!
二月的時候,我下了一句這樣的評語予辛特麥斯明。事因當時有一篇報導指出,辛特麥斯明在英超的過人次數名列第二,而他當時的過人成功率,更加高達58.4%,比起世三尼馬(Neymar)和水晶宮鷹主韋費特沙夏(Wilfried Zaha)兩位過人狂魔還要高5%。雖然我當時的評語是誇張了少許,但過人技術確是麥斯明最大的賣點。
要數紐卡素今季有多少次得益於麥斯明的過人突破,紐迷可以如數家珍般一一列舉,不過近期最令人難忘的,可能就是對牛津聯,以及對修咸頓的一箭定江山。的而且確,我認為麥斯明本身具備一種贏家特質,雖然他目前個人技術還未發展至十分全面,但他就偏偏屢次在球隊需要他的時候挺身而出,挽救敗局。雖然這種特質有機會在後天習得,但我覺得更多是與生俱來,而麥斯明就是屬於後者這種。
細究其個人技術,盤、控一定是他最為突出的地方,而現在都可以看見紐卡素屢屢靠他這招「殺手鐧」食糊。而且綜觀前場三子之中,就以他的踢法與布魯士(Steve Bruce)的戰術最為契合。在布魯士戰術下,對有速度的快翼最為有利,首先前場一定有較多空間任你發揮,任你跑任你去,自由奔放。所以前場三子中,尤以麥斯明融入得最快,最快有符合期望的表現交出。
然而筆者每當看到這裏,就會不期然擔心起來,究竟布魯士這樣的教法,對只有22歲的麥斯明來說,是不是真是一件好事來?的確,雖然布魯士如此自由的佈置會令麥斯明有更多表現自己的機會,不過同時亦使他沒有辦法有系統地打磨自己,訓練自己踢團隊足球。正如前文所講,麥斯明的盤、控問題不大,更可以說是頂尖,但他的傳,和交的Decision Making,就值得我們關注。首先,麥斯明拎波的技術不太好,許多時候即使隊友成功交給他,但他就是不可以輕鬆拎好後上腳,經常要花時間校回適回自己的起步。起初筆者都不察覺他有這個問題,但隨着英超愈來愈多隊了解到他的踢法,漸漸各隊就派人看準他這點來防他,以防又快又扭得的他揚長而去。一開始先找一個人盯防,到麥斯明一拿球,想校回那一下就夾他,所以現在每當麥斯明拿球的時候,情況都會變成他站在原地被兩名對手包夾,結果久而久之,他就愈返愈後才敢拿球。其次,Decision Making,麥斯明有個壞習慣,就是慣性地要有足夠寬裕的空間才敢出波,即使他明明已經可以出,但為保險計,他往往會多Cup一次,從而多騙對手一次才出,在這種情況下出的傳中,自不然質素較好,干擾亦較少,不過同時也造成隊友無所適從。以卡路爾為例,卡路爾經常會被他的第一記假動作騙了而準備去迎頂,但麥斯明就是沒有傳出,結果第二記才是真的時候,卡路爾就已變成「企定定」迎頂,完全失去助跑的力量。而且對手見你卡路爾已經衝入禁區,他也自然會跟進來盯防,結果此消彼長下,麥斯明的傳中多數都是無法轉化成助攻。(至於祖連頓,他通常只是「企定定」來迎頂,本身就不具備助跑入楔頂的意識…)
當然,以上都是對麥斯明的小挑剔,正如我以往在Facebook Page所講,麥斯明這名球員可塑性大,你可能會覺得他「獨」,但問題是現在的紐卡素又需要他「獨」,因為他的「獨」,才可以令球隊有更多進攻變數,去挑戰對方防線。至於他是不是與隊友沒有足夠配合?此點是事實,只不過問題又來了,究竟在布魯士這套戰術裏頭,又安排了多少機會讓他和一眾隊友合作呢?前場三子漫無目的地奔跑了大半季,我也難以從中看出甚麼名堂出來。所以由此推斷麥斯明未來會發展成甚麼程度,真可說是無從稽考,不過他踢紐卡素這季,使他個人單打獨鬥的技術提升不少,此點亦是實話。

2019/2020足總盃第四圈對牛津聯(Oxford United)一箭定江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RiUnjUddPs&t=3s
2019/2020 Week29 修咸頓0-1紐卡素,麥斯明射入Game Winn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OQsBwxXnd0


若果你對紐卡素的任何消息感興趣,歡迎你到我的Facebook專頁喜鵲誌參觀。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