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共賞】英超半程觀察之紐卡素

喜鵲誌 於 19/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筆者原本打算就紐卡素半季的整體表現寫文,但由於心力實在有限,一直遲遲未動筆。適逢早前在網上看見一篇講述紐卡素的文章,見立意頗新,於是便翻譯過來和大家討論一下。

原文連結: https://bbs.hupu.com/21056844.html

英超半程觀察之紐卡素——扁「鵲」兼「財還」公
由 GIJoe 發表在虎扑足球.足球場
寫於2017年12月28日

客場3-2逆轉韋斯咸(West Ham United),紐卡素總算暫時為近9場1和8負的劣績止瀉,主教練賓尼迪斯完場時向球迷揮手致謝。

「佛系」教練賓尼迪斯,急了。

行走江湖十數載,賓尼迪斯的三大標籤,是「輪換」、「歐冠」、「不慌張」。即便在泰恩河畔(Newcastle Upon Tyne),手握一副自己躋身名牌教練以來最差的牌,他也努力做到不動聲色。但這場,特別是阿休(Andre Ayew)為韋斯咸將比數追近至2-3後,賓尼迪斯幾次起身到技術區邊線,聲嘶力竭地指揮球隊佈防。賽後肥賓坦承,他怕「熟鴨子再飛了」:「有時,一個微小的失誤就會讓你輸掉比賽,所以比賽最後階段的氣氛還是有點緊張。」

幾米外,跟他對弈的不是別人,而是曾同居利物浦6年,昔日的愛華頓(Everton)主帥莫耶斯(David Moyes),賓尼迪斯與燒味大師莫耶斯交手14次,8勝4平僅2負,談笑風生級別的壓制。對比當年,氣定神閒淡定的是賓尼迪斯,呲牙咧嘴著急的是莫耶斯。原因無他,手牌強弱對調了而已。不過,「今時唔同往日」,9戰8負這個開局戰績,水晶宮(Crystal Palace)的前領隊法蘭迪保亞(Frank de Boer)就是因為無力阻止這個被公認要降班的劣績發生而被辭退,你賓尼迪斯居然再重現一次,等於你這個教練也有責任吧!

落入降級區的壓力,清晰體現在幅度頗大的肢體語言上。賓尼迪斯終於自我否定,聖誕節前最後一戰,推出兩項改革:一是中堅位置,將連續11場正選的利祖尼(Florian Lejeune)放在後備席,重新起用「拿修斯(Jamaal Lascelles)+奇勒(Ciaran Clark)」這對在季初搶過不少分的組合;二是中場中,啟用了邊緣人沙維特(Henri Saivet)——直接原因是中場中的第一、二、三號人選都高掛免戰牌,不得已而為之,但終能攻陷奧林匹克球場(Olympic Stadium),還多得這「第五中場」強行搶戲。

久違的3分到手,雖不能讓喜鵲馬上轉危為安,但於賓尼迪斯本人而言,至少不用被扣上隊史英超半季戰績「最差」這頂帽子。在英超,紐卡素最爛的半季戰績由麥卡倫(Steve McClaren)「締造」——2015-16賽季,「卡膠」19戰17分,最終球隊是提前一輪降入英冠。在此之前,喜鵲不管如何風流,19戰最差也能得個20分——甚至8年前首次降班,都累積下22分。如今肥賓半季18分,場均不夠1分,實在是有點兒那個!

這樣的戰績,換作是當年柏祖(Alan Pardew),聖占士公園(St.James Park)早就噓聲連天。那一片「SACK PARDEW」的紙版標語,簡直是蔚為奇觀,像是每年都會上演的舉手表決,體現著一種形式上的萬眾一心。然而,紐卡素球迷對賓尼迪斯就是有一種偏愛,輸給愛華頓、慘吞主場4連敗且8戰只得1分後仍回蕩在風裡的高歌,至少表明大批的紐卡素球迷,是把賓尼迪斯的表現和糟糕的戰績做了切割。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賓尼迪斯能獨善其身,也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整個紐卡素的亂象。

扁「鵲」時代,破鵲萬人捶?

事情還要從5月份講起。

白禮頓(Brighton and Hove Albion)升班資格已定後大意失荊州,強行禮讓冠軍獎盃予紐卡素。紐卡素人在家中坐,冠從天上來,老闆艾殊利(Mike Ashley)一時高興,承諾說「球隊升班、賣人和相關盈餘嘅每一分錢,都歸賓尼迪斯用。點用佢揸Fit﹗」肥賓屈指一算,覺得能有近一億鎊預算,算是很不錯了:「同Mike(艾殊利)、Lee(Lee Charnley,紐卡素營運總監)嘅會談成果都幾正面,佢兩個確認我地將會有資金去招兵買馬。舊年夏天(2016),我地打造咗英冠史上最貴陣容,我地使咗近5000萬鎊,但同時呢筆資金係由出售球員獲得嘅8000萬鎊而來;我地1月份都無簽人。宜家,我地要繼續建設(紐卡素)。其實我地嘅轉會工作已經起步,有咗一D目標,祝球迷可以有一個快樂嘅夏天。」

說是一時High過頭的豪情壯語也好,說是為了穩住肥賓的策略也罷,在迅速從車路士(Chelsea)轉正租借球員艾素(Christian Atsu)(620萬鎊)和從伊巴(SD Eibar)慕肥賓之名來投的利祖尼(870萬鎊)後,紐卡素的轉會就陷入停滯狀態,艾殊利說的「有錢」在哪?不知道。大師察覺出不對勁,但賊船已上,無法回頭,只能追著老闆呼籲「說過的話,您得認啊」。追得多了,艾殊利乾脆自己說明:「Rafa(賓尼迪斯),錢夠洗嗎?唔夠。咁都係無辦法,唔夠就是唔夠。球會嘅每一分錢你都可以洗,但我地本身掙得不多。我拎錢就要賣股份,何況我雞碎咁多錢喺足球世界入面都不算咩啊。」

艾殊利在Sky Sports的節目內明確地告訴賓尼迪斯,我沒現金,也不能賣股!

老細這麼坦白,該叫「扭計」的「打工仔」如何是好?7月底又搞掂三筆交易——本土翼鋒積及梅菲(Jacob Murphy)[諾域治(Norwich City),1200萬鎊]、兼擅左右閘的西班牙後衛文基路[馬德里體育會(Atlético Madrid),450萬鎊]和西班牙中場米基爾馬連奴(Mikel Merino)
[多蒙特(Borussia Dortmund),租借,10月份以總價850萬買斷]後,紐卡素在進入8月後再次顆果無收。七年前升班,艾殊利也沒怎麼「科水」,但彼時陣中可是有路蘭(Kevin Nolan)、巴頓(Joey Barton)這種准國腳,有約拿斯古迪利斯(Jonas Gutierrez)、盧雲克蘭斯(Peter Løvenkrands)這些在英超證明過自身能力的外援,有高洛仙尼(Fabricio Coloccini)這種後防核心,加上被廣泛睇好的高大中鋒卡路爾(Andy Carroll),整體評測為英超中游。而這次,肥賓帳下各種散兵游勇,英媒指出其實力「即便在三支升班馬裡也不算突出,上來怕是要捱打」。就是在這樣一種要甚麼沒甚麼的詭異氣氛下,紐卡素開始了新賽季。這個上半程,我把他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第1-2輪

這個階段,正選中鋒祖斯盧(JOSELU)(史篤城[Stoke City],500萬鎊)尚未入隊,紐卡素在戰術上沒有分析價值,但實戰中有幾個地方還是值得提提。首先,開幕戰對熱刺,中堅利祖尼處子戰就被哈利簡尼這個莽漢粗野地在背後飛鏟弄傷,甚麼事都沒有幹就得先休戰兩個月。對於一名新援,心理陰影暫且不說,適應節奏完全被打亂,更何況肥賓更計劃他要擔任後防核心,此子這樣一傷,可謂嚴重打亂了紐卡素的部署。兩個被動的調動,令紐卡素這場踢得憋悶,當場隊長舒維爾(Jonjo Shelvey)氣血上湧,下半場剛開始就申請紅牌,紐卡素大勢已去。

次輪作客哈特斯菲爾德(Huddersfield Town),拿修斯和馬連奴擔任雷霆救兵走馬上任,後者第一次英超正選上陣。上半場,這名前多蒙特中場被重點針對,幾次丟失球權,被搶得不似人形;下半場,他開始展示能力,多次憑腳下技術擺脫對手緊迫,隨後的分邊也準確。對於一個僅僅第二次踢英超的年輕外援,這個轉變不能再快了。這兩場,紐卡素的戰術缺陷在前鋒,英冠銀靴加爾(Dwight Gayle)難堪大任,促使賓尼迪斯在夏季轉會窗臨關前不能再揀擇,將就簽下祖斯盧。

第二階段:第3-7輪

中鋒就位,賓尼迪斯的新陣是4-2-3-1,一套他本世紀初在華倫西亞(Valencia CF)賴以成名的陣型,雖然「希頓(Isaac Hayden)+馬連奴」的雙防中遠不能跟「艾比達(David Albelda) +巴拉查(Rubén Baraja Vegas)」相提並論,可如今因陋就簡,這已經是麾下能擺出的最平衡防中組合了:前者搶截,後者出波。左後衛,原先打中堅的梅贊巴拉去填補,尚屬穩健。10號位用的是艾約斯佩雷斯(Ayoze Perez),儘管這個與肥賓份屬同鄉的球員更適合擔任4-4-1-1陣下的第二前鋒,但賓尼迪斯也是沒辦法。前場中路具備一定拎波和串聯能力的,就只有這個「柏祖遺產」有。兩翼由列治(Matt Ritchie)和艾素擔任。這兩人都有比較強的衝擊力。不過,後者步頻雖快,但最後一傳的腳法和時機選擇都不是太好。

4-2-3-1鞏固了防守,主場逼和利物浦(Liverpool),除了讓古天奴(Philippe Coutinho)射入了一球世界波外,文尼(Sadio Mané)、沙拿(Mohamed Salah)都基本受困於紐卡素的防守,有利迷說,肥賓戰術完勝,若雙方交換一下人腳,恐怕高普就要兵敗聖占士;也有利迷說尋尋覓覓,驀然回首,才發現還是前任好。不過,4-2-3-1這個陣型也犧牲了進攻,尤其是紐卡素目前一眾前鋒的把握機會能力都一般的情況下。如果祖斯盧鑿不穿,大師的後著就是70分鐘左右上舒維爾、加爾,賭Jonjo的長傳能給後者製造「反擊單刀」這一招,然而效果未如人意,對着哈特斯菲爾德和白禮頓兩支升班馬都0-1送分,破門乏術的問題充分暴露出來。

第三階段:第8-18輪

入球難,但4-2-3-1這個保命陣又無任何不用的理由,肥賓大師只能從中場尋求突破。對利物浦送出超遠直線,舒維爾的一腳長傳畢竟難以割捨,讓他在後備席冷靜一下後還得放回場上。另外就是利祖尼傷癒後也重返正選。對修咸頓(Southampton)、水晶宮(Crystal Palace)兩場,紐卡素雖然拿了4分,但必須注意的是,兩隊於當時的狀況都很差。面對這種對手,紐卡素一場兩度領先守不住,一場最後時刻才絕殺,實在也沒有太多值得高興之處。
隨著4-2-3-1被對手摸透,紐卡素陣容深度不足的問題也逐漸浮現出來。對般尼(Burnley),艾約斯佩雷斯的失誤引致失球,導致自己被逐出正選陣容。然而,沒了這個勉強可用的前場駁腳,紐卡素的進攻就更加一塌糊塗。對般尼茅夫(Bournemouth),最後換上來的積及梅菲如同給對手送大禮,屢屢甫拎波即被搶截,紐卡素最後10分鐘淪落至過半場都難,最終更於補時階段被對手絕殺。

被「般尼兄弟」連殺的時機也不好,恰好在要作客奧脫福(Old Trafford)、開始連碰強隊之前,本來就沒打算拿多少分,這回更是未戰先怯。對曼聯(Manchester United)、車仔失分是意料中事,倒是加爾終於破入球荒,兩場都先聲奪人是個小驚喜,但主場對屈福特(Watford)、李斯特城(Leicester City)、愛華頓(Everton)全敗,領先守不住、落後扳不回、連續中門柱、對手超強發揮……過程好壞不論,結果都係俾人「L」,誰逮著紐卡素都能痛揙一番,這就很尷尬了。肥實先後用了4-4-2、4-4-1-1乃至4-3-3等各陣式,但全隊鬥志低迷,精神狀態集體臨近崩潰之際,除了對西布朗(West Bromwich Albion)搶回1分,其餘比賽一觸即潰、潰即等死,在同行們紛紛發力自救的襯托下,引頸以待等來了降級區。

小打小鬧沒用,肥賓下了猛藥:撤下親自欽點加盟的利祖尼、啟用邊緣人沙維特,多場不勝於第10場止步。肥賓表示,希望這一勝能「重啟」這個賽季,但比起這種口號式的宣傳,大師能不能反躬自省,從「重啟」沙維特身上悟到些什麼?比如前任留下的,難道都是待清理的不良資產嗎?加爾不行,能否換阿歷山大米祖域(Aleksandar Mitrovic) 試試?梅菲不行,可不可以試試路蘭度艾朗斯(Rolando Aarons)?不然總是在A換B,B換A,然後再讓其他護級同行劈頭蓋臉地痛打一頓,恐怕「重啟」完還會照樣當機啊!

「守財奴」艾殊利,和買主的討價還價

馬連奴頭槌絕殺水晶宮,賓尼迪斯前9場錄得4勝2和3負,14分是柏祖元年開局11場不敗後,喜鵲7年來最佳的前9輪戰績。不料輿論「大師到底有兩手」的佩服還沒完,就是狂瀉式的不勝,跟十年前降班一幕何其相似!彼時,Freddy Shepherd稱病躲進醫院,艾殊利一路追到病房,苦口婆心勸人「愛她就放手」,終於完成收購。艾拿戴斯(Samuel Allardyce)買來維杜卡(Mark Viduka)、謝列美Geremi、阿倫史密夫(Alan Smith)等一班過氣老將及不復勇態的球員,清理了失誤表演藝術家巴布爾(Titus Bramble),隊長奧雲(Michael Owen)傷癒復出,土豪老闆+英超名帥+帳面英超第6的陣容,粉絲就差在未高歌邁進新時代了;開季10場的確很威武,5勝3平2負也是艾殊利入主以來的最佳開局。哪想到之後除了12月連勝兩場外,一路非和即負到來年1月,大Sam黯然下課。基瑾回來救火,一開始也找不到勝利方程式,連續不勝到3月,才琢磨出奧雲後撤這招,然後才開始一輪搶分護級。從這個角度看,艾殊利執政十年,紐卡素有甚麼進步?抱歉,並沒有。

10月1日,在1-1賽和利物浦的比賽中,一個名叫Amanda Staveley的女富豪現身聖占士公園的看臺。在英國有錢人的世界裏,44歲的Amanda充其量只是入門級選手,但因為其女性的性別和一般的家庭出身,積累下偌大身家仍挺傳奇。據說,此女在大學期間當過model、開過餐廳,還曾和安德魯王子(The Prince Andrew);27歲進軍互聯網,賺到其第一桶金;32歲前往杜拜,成立私募股權公司PCP資本,從事掮客生意。在足球界,她最轟動的一單生意是牽線曼蘇爾酋長(Sheikh Mansour),從他信手中收購了曼城。此外,在2007和2010年兩次求購利物浦不成——也是,就足球界而論,連名列《福布斯》、坐擁28億美元財產的艾殊利都「謙稱」是「窮人」,那身家不過1.1億英鎊的Amanda,只能劃入「赤貧」一類了。


一開始,英媒都以為Amanda要三打利物浦,但數日後風向突轉,人家的目標是!紐!卡!素!流言傳得可是疑幻疑真,大有拍板「叫糊」之勢,說是每個少女心內都有個男神,Amanda當年問價利物浦,就是傾慕賓尼迪斯之故;十年後捲土重來,這是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啊!

緊接著,10月中旬,紐卡素官方聲明,球會的擁有者「願意將球會出售」,「可以分期付款」。艾殊利的律師又補了一刀,稱交易雙方都「希望聖誕節前完成」。耐人尋味的是,這份聲明發表於對水晶宮賽前。是不是之前還推舉新隊長拿修斯帶頭和艾殊利就獎金問題撕殺的球員們,從球會將要易主的風暴中,感受到了艾殊利「足總杯奪冠獎金>聯賽護級獎金」方案濃濃的惡意?這麼看,球員們從對「般尼兄弟」開始出工不出力,似乎也就有了合理解釋。

艾殊利2007年1.34億英鎊收購紐卡素,當年底就被爆出這死肥佬其實是一名熱刺球迷,買紐卡素純粹在商言商,不要癡心妄想地FF是甚麼真愛,10年內挨駡9年半,降級兩次,從氣走基瑾到「聖占士」改「Sport Direct」,再到每次轉會「關水喉」,早已被全體鵲迷問候祖宗十八代。他用的親信,除了早期CEO Derek Llambias,堅尼地(Joe Kinnear)、柏杜、Lee Charnley幹好幹壞,球迷就一態度,插!但艾殊利偏偏臉皮成吋厚,您罵您的,我幹我的,次貸危機後,個人資產從2007年的18.5億英鎊,逆勢上升到今年的20億英鎊,「中飽私囊」這罪名是逃不掉的。

最後這買賣想指望艾殊利割價完成,還是不可能的,畢竟他還想從中再賺一筆呢!於是,圍繞轉讓費,雙方開始來回還價。據說,艾殊利底線3.8億英鎊,而Amanda只願出2.8億。11月,有消息說Amanda願意讓步,加碼到球會市值的3億,但彼時紐卡素一路連敗,隨即又有人爆料,說人家Amanda找行內人計過了,紐卡素今季降班機率超過五成,你艾殊利手上這燙手山芋還憑甚麼血盤大口地叫價?

艾殊利是孤寒,但不傻。Amanda「那點錢」,玩英超純屬不自量力,他在商海浮沉多年,肯定一眼覷破這點:此女既然敢買,必是身後又有金主,吞得下紐卡素,且認同Amanda「賓尼迪斯是優質資產」的看法。交易敲不定,問題出在這幕後金主,而不出在Amanda身上。所以,這一個月,艾殊利既不降價,也不催促,甚至不說沒用的,就等你身後金主按捺不住,亮出一手底牌,以及,由著肥賓揸流灘。

當然,也不能揸得太過分。2009年第一次降班級,艾殊利就想賣紐卡素,標價2億鎊,問了一圈沒人接手。畢竟,英冠和英超的差距還是相當大。現在,這道鴻溝就更寬了,若再不幸弄了個第三次降班,那對紐卡素的市值、對艾殊利的兜售計劃、對肥賓的個人聲譽,都不會任何正面的影響。不過,易主在望,真給肥賓3000萬在冬季轉會窗買人的話,恐怕猶如在艾殊利身上「割一忽肉」。既然賣又死,不賣又死,艾殊利遂貫徹其唯財是命的真性情,最近又找Amanda給金主傳話還價了:「要不我這兒先墊3000萬,等您收購完了再分期付款?」

只要肥賓挺住,自有Amanda來救?

就是這樣,現在的紐卡素,肥賓和艾殊利為冬季轉會窗討價還價,艾殊利和Amanda為轉讓討價還價,肥賓和他的小fans私底下八成也商量過,這是一大三角關係,任何一方都作為另兩方的籌碼而存在,敵我友轉眼就可能化作「忠反內」(三國殺的忠臣、反賊、內奸),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至於紐卡素會不會坐以待斃,「不治將恐深」,就只有天知道了。

若果你對紐卡素的任何消息感興趣,歡迎你到我的Facebook專頁喜鵲誌參觀。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