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點將錄:桀傲不馴但又單天保至尊

自古以來的足球世界中,曾誕生不少天才球星,但這些球星大多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擁有單天保至尊的能力的同時,亦恃才傲物,桀傲不馴,麻煩多多,甚至會是不少球迷心目中的英雄,卻是球隊主帥的眼中釘,前斯洛文尼亞球星沙荷域正是這種球員。
1971年2月1日出生於當時仍屬南斯拉夫城市馬里博爾的沙荷域,8歲就加入了家鄉球隊馬里博爾青訓營,憑著於青年賽事展示出其天分,於18歲時獲國內勁旅柏迪遜羅致。效力柏迪遜的4個球季,年輕的沙荷域曾有一季被外借到其他球隊作磨練,其餘幾季都獲得不少上陣機會,與同期出道的米積杜域、祖簡奴域、米路斯域等球員並肩作戰,曾於90年代初一起隨隊來港參加賀歲盃,並助球隊取得了一次南斯拉夫聯賽冠軍及一次南斯拉夫盃冠軍。隨著南斯拉夫爆發內戰,斯洛文尼亞宣佈獨立建國,已於柏迪遜證明了自己的沙荷域亦如其他巴爾幹球員一樣尋求外流其他聯賽,恰巧當時葡超球隊甘馬雷斯需要一名左翼,故沙荷域決定加盟這支葡超中游球隊。初戰葡超的沙荷域因受制於時任主帥柏度圖的戰術而未能有水準演出,直至柏捷高接掌球隊後,把沙荷域放置於中前場的進攻重心位置,給予這名斯洛文尼亞中場有很大自由度發揮,結果交出令人眼前一亮的表現,並助球隊取得佳績,最終於1996年夏天獲葡超勁旅波圖簽入。加盟波圖後,沙荷域於時任主帥奧利華拉麾下繼續有高水準演出,與陣中的葡萄牙國腳卡普祖、南斯拉夫翼鋒杜魯域、巴西射手查度組成了無堅不摧的進攻組合,助球隊橫掃葡萄牙球壇,於葡超聯賽成為3連冠,以及取得1次葡萄牙盃冠軍、3次葡萄牙超級盃冠軍,成為了球迷心目中的寵兒。
於葡超交出光芒四射的表現後,沙荷域成功吸引到不少歐洲強隊的垂青,當時沙荷域希望轉戰西甲球壇,但希臘班霸奧林比亞高斯的出價較高,且願意付出較高薪酬,於是這名斯洛文尼亞球星雖曾形容到希臘如同埋葬了其足球生涯,最終仍以1000萬鎊轉投該希臘班霸,並成為當時最高身價的斯洛文尼亞球員。以沙荷域的能力,要於希臘球壇立足簡直綽綽有餘,奈何這名天才中場欠缺紀律及不可一世的態度,令其未能於球隊發揮出應有水準,更因多次不準時歸隊、操練遲到、因看不起隊友而不肯有任何交流、於陣中恃寵生驕、態度傲慢,甚至不時與時任主帥巴積域發生爭執等紀律問題,令其於奧林比亞高斯表現遠遜於預期,全季只為球隊上陣了14場,取得了7個入球,表現令人大失所望,更成為奧林比亞高斯球迷的公敵;只效力了一季,沙荷域於2000年夏天決定離隊,以550萬鎊加盟西甲球隊華倫西亞。滿以為終於如願來到西甲後能夠大展拳腳之際,由於當時陣中同位置有阿根廷「小丑」艾馬,令沙荷域未能成為球隊進攻重心之餘,正選上陣機會亦因遲遲未能表現出水準而逐漸減少,整季只為球隊於聯賽上陣了20場,取得了3個入球,最令人有深刻印象,就是助球隊殺入歐聯決賽,戰至互射12碼其主射被拜仁慕尼黑門將簡尼救出,最終不敵對手而只屈居亞軍;之後沙荷域因認為球隊戰術過於保守而與領隊古柏產生矛盾,結果只效力了一季便離隊,被球隊用作收購西班牙中堅馬真拿的交換條件而被送到葡超勁旅賓菲加。重返成名之地葡超,沙荷域表現有所好轉,並憑著豐富經驗帶領球隊出戰,助球隊取得一次葡超聯賽冠軍及一次葡萄牙盃冠軍;但當意大利老帥查柏東尼接替甘馬曹成球隊主帥後,沙荷域於球隊的重要性大不如前,並與該老帥不和,最終於2005年初與球隊解約,並宣佈高掛球靴。
由於出道不久正值南斯拉夫內戰爆發,故沙荷域只曾代表南斯拉夫U21出戰,未曾成為該國大國腳。到斯洛文尼亞獨立後,沙荷域於1992年對塞浦路斯的友賽中首次為國家隊披甲上陣,自此成為了斯洛文尼亞的進攻重心主力,多年來為國東征西討,於2000年歐國盃外圍賽中,助球隊晉身附加賽,並於被看淡下,擊敗擁有舒夫真高、列保夫等當時正值高峰的球星的烏克蘭,成功晉身決賽週,亦是該國首次晉身國際大賽決賽週;於決賽週,沙荷域有著光芒四射的演出,取得了3個入球,帶領被視為「魚腩」的斯洛文尼亞表現令人驚喜,取得2和1負的成績,雖然最終還是「包尾」出局,但球隊有力一拚的表現實在令人眼前一亮。之後,沙荷域帶領球隊於2002年首次晉身世界盃,但這名球隊重心卻於首仗以1-3不敵西班牙後,因不滿主帥卡坦歷過早把其換出而公開作出抨擊,被卡坦歷即時宣佈驅逐出隊,即日遣返;此時憤怒的沙荷域聲言已訂飛返葡萄牙的機票,完全無視卡坦歷的命令,並表示早已想離開;結果經過斯洛文尼亞足總主席的斡旋後,沙荷域公開正式道歉,但無法改變卡坦歷逐其出隊的決定;球隊於賽事中3戰全敗出局後,卡坦歷辭職,並由柏斯尼卡接任,而沙荷域亦隨即重返國家隊。沙荷域曾卡2003年底宣佈退出國家隊,但兩個月後卻宣佈復出,直至2004年4月對瑞士的友賽中上陣後,便再沒有於國際賽中亮相;多年來為斯洛文尼亞上陣過80場,取得了35個入球,是公認的斯洛文尼亞史上最佳球員。
司職進攻中場的沙荷域擁有極佳的個人技術,其閱讀球賽能力及場上視野甚高,加上極具創造力的踢法及通透的傳送能力,以及出色的入球能力,令其成為球隊的進攻重心,更是斯洛文尼亞於90年代及千禧年代初的前線靈魂人物。雖然沙荷域性格傲慢,但亦有重情重義的一面;掛靴後,沙荷域留在賓菲加出任U19青年軍梯隊教練,但不久後決定回國,重返母會馬里博爾,擔任體育總監,因為當時球會深陷財政危機,瀕臨破產邊緣,故沙荷域決心要拯救母會。當時球會財政赤字,設施陳舊,資金缺乏,連陣中亦欠缺具實力的球員;沙荷域上任後,運用了其人脈聲望,並助球隊重組青訓系統,結果用了幾年時間,助球隊清還不少債務,更讓球隊成為一支以出產優質青訓聞名的球隊,並成國內聯賽班霸,而其子盧卡·沙荷域亦是陣中的主力。沙荷域有的是能力,但欠缺的是心態,而這正是阻礙其球員生涯發展的主要原因;但料不到現時擔任母會總監之位,卻勞心勞力,可見這名前斯洛文尼亞球星絕對是一名飲水思源的人。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