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文趣事 兩個英中兵,走進不同國家隊



李可(Li ke,原名恩拿利斯,Nico Yennaris)、蘇衛清(Frank Soo Wing Yow)。兩名不同年代英國土生土長的英格蘭足球員,同時擁有中國籍。不過他們足球路上卻選擇不同,前者今年六月首次代表中國隊出戰,成為中國史上第一位歸化的國家隊成員。而蘇衛清卻選擇代表英格蘭出戰(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兩者選擇不同路,對他們在國家隊生涯有很大改變。

蘇衛清:代表英格蘭國家隊的中國人

1914年在巴斯托(Buxton,位於打比郡。)出生的蘇衛清,屬土生土長的英格蘭人。爸爸是中國人,擔任水手。媽媽屬英國人。年少時效力地區球隊,其後他被車士打聯賽球隊Preston Cables收購。由於他優秀表現,很快被史篤城球探馬希(Tom Mather)注視並親自在場觀察他比賽,球會以四百鎊收購旗下,成為史篤城一員。
擁有馬菲士爵士(Sir Stanley Matthews)、戴維斯(Harry Davies)等星級鋒線,蘇衛清只能擔任他們的後備。1935-36球季,蘇衛清在一次訓練中斷腳,並迅速回復歸隊,新任領隊麥格萊(Brian McGrory)將蘇衛清由左翼改任位中場,取締老將施拿斯(Harry Sellars)正選地位。擔任新的位置,蘇衛清技驚四座,在這一季史篤城在英甲排名第四,成為球會史上最高排名。1938年蘇衛清被任名為隊長,夏天時擔正。同年10月,史篤城拒絕賓福特出價收購蘇衛清。同時他優異表現,在坊間同報章討論蘇衛清入選國家隊屬時間問題。可惜第二次世界大戰來臨,以致1939-40球季舉行三場聯賽後取消。因為聯賽被迫暫停下,蘇衛清在史篤城一間工廠工作,同時亦為史篤城上陣(雖然聯賽取消,但英格蘭足總舉行有限度地區聯賽。)。1939-40球季蘇衛清協助史篤城取得大戰聯賽西部地區冠軍,同時球員不足下,他需要出任不同位置。
1941年,他被皇家空軍徵召入伍,成為軍隊技術人員。蘇衛清被迫減少在史篤城減少上陣,更被遞奪隊長一職。復役期間,他亦為其他球隊上陣。1942年,英格蘭足總以英格蘭戰爭隊徵召蘇衛清入國家隊,成為首位非白人、中國籍英格蘭國家隊成員。蘇衛清、馬菲斯等入選國家隊,有時並一同上陣。他為英格蘭隊出戰上陣9次(勝利國際,在戰時及戰後初期所舉行。主要以英倫國家隊及愛爾蘭,後來邀請法國、比利時及瑞士參賽)。戰後同領隊麥格萊惡交後,蘇衛清開始人球生涯,轉投李斯特城、盧頓,並在車姆斯福特掛靴。其後在北歐、英格蘭及香港從事足球工作。1991年,他因病去逝。

李可:首位歸化入籍中國隊的英格蘭人

相比蘇衛清,恩拿利斯(原名)的國籍較複雜。因為爸爸係塞浦路斯人,媽媽係中國人。恩拿利斯則在倫敦出生,所以他可以選擇代表塞浦路斯、中國及英格蘭。能勝任右後衛及中場的恩拿利斯在青年軍時期效力阿仙奴,並有在一隊後備上陣紀錄。效力阿仙奴期間曾經被外借到諾士郡及般尼茅夫效力。他為求更多上陣機會,轉投英甲的賓福特。可惜他多次因傷關係,缺席部分賽事,更被外借到韋甘比作賽,為求重拾狀態。2015年,新任領隊史密夫(Dean Smith)將恩拿利斯放在防守中場,他表現脫胎換骨。雖然傷患令他缺席部分賽事,但他表現令球隊開出一份新約。16-17球季,他成為聯賽唯一一位出席所有賽事(連附加賽)。翌季南非人莫高迪祖(Kamohelo Mokotjo)加盟並搶奪防守中場位置,但陣中部分球員因傷或其他問題,令恩拿利斯能繼續保持正選。後來隊長伊根(John Egan)因為同球隊鬧不和後被任命為代隊長。今年1月,賓福特接受北京國安出價,恩拿利斯轉投後並改名為李可。在中超作賽,他以本地球員身分出戰,無奈護照還未批出下,註四名外援下(3名外援+1名亞援)只好放棄李可。主力在聯賽出戰的李可,獲舒密特(Roger Schmidt)重用,他擔任防守中場。今季上陣14場,射入2球。同年六月,李可獲得中國護照後,中國國家隊主帥納比(Marcello Lippi)隨即徵召李可入選國家隊,並對菲律賓首次正選上陣。

兩者對國家隊選人的影響

效力史篤城期間,蘇衛清得到唔少球迷及報章讚賞,更認為他比馬菲士表現更出色。因為二次世界大戰,蘇衛清的足球生涯被壓縮。雖然代表英格蘭國家隊未有正式被記錄,但無可否認,他的確第一位非白人的英格蘭國家隊成員。雖然蘇衛清屬土生土長的英國人,但擁有華人面貌下,每一次轉會消息、評論時,均被稱為Chinese、Chineman或Chin-na*。在退休時蘇衛清在訪問中曾經提及,若非我擁有中國人人面孔,相信早就入選國家隊。事實上,在英國、甚至其他國家,白人總對有色人士抱有歧視。當時蘇衛清能否入選有好大爭議,巧合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令事件降溫。直到1978年,安達臣(Viv Anderson)首次為英格蘭上陣,成為第一位黑人球員代表英格蘭。同時正式打開有色人士入選國家隊。曾經出戰英格蘭青年軍的李可正式入選國家隊名單,同時打破中國國家隊框架。在李可入選國家前,前中國青年隊守衛艾迪(Eddy Francis)曾經受爭議。父親是坦桑尼亞人,媽媽屬中國人。離婚後艾迪同媽媽居住中國,並從事足球。當時青年隊訝見中國青年隊擁有黑人球員下,大家爭相報導。正當大家以為艾迪能說英語或法語時,他只能說出國語。因為長期在中國生活,並擁有戶籍下,艾迪亦曾經入選國家隊只有一步之差。可惜大家抱有爭議下亦不了了之。在納比上陣國家隊後,他提出歸化政策亦引起唔少爭議,但眼見鄰國實力超越自己時,中國隊不得不考慮。加上他的好友俄羅斯亦起用歸化政策,吸納人才入選國家隊。所以向有中國籍的外援提出歸化,當時李可接觸北京國安,並對身邊事物亦感興趣。而他表明有意轉籍代表中國隊,加快腳步替他申請中國籍護照。

最後,筆者認為有能力的,就讓他入選國家隊,畢竟國家隊文化,需要有不同衝擊,或對有好處。雖然近年還有歧視聲音,但一眾球員及足總異口同聲反對歧視下,亦起不少作用。不過點都好,當日笑他隊用歸化球員時,誰想到今日自己因爲實力不濟而起用歸化球員,真是有點摑自己一巴感覺。

*:這不是一個侮辱字眼,以前在英文報章均有出現,代表中國人。可惜不知何時變成侮辱字眼。別想太多,對號入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