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年代也許不需要球王>

微筆足道 於 02/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在2014年世界盃後寫成的文章,但內容放到四年後的今天仍然非常合適。結合起當世代兩大"球王"相繼離開世界盃,我對這篇文章作出不同程度的增刪,寫成2018年的版本。)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Like微筆足道的FB Page

在上屆世界盃決賽後寫過一句,說如果美斯能夠在決賽以亮眼表現帶領阿根廷奪冠,結合他以往取得的成就,他在足球壇上的地位將會有機會可以和比利,馬勒當拿相提並論。當然,這已經是一個空談,因為阿根廷最後沒有奪冠。四年後的今天,C朗地位和成就已經和美斯一時無兩,但兩人仍然在可能是他們最後一屆世界盃中,十六強黯然出局。究竟是他們兩人實力始終和球皇標準差了一些,還是其他原因?

公認的球王有兩個,分別是比利和馬勒當拿。比利雖然沒有試過在歐洲踢球,但他在世界盃的表現,為巴西贏下三次世界盃已經令人公認他是球王。而馬勒當拿用一己之力,帶領阿根廷奪得世界盃,以及令中游球隊拿玻里兩次奪得意甲,球王亦是當之無愧。而正正是”一己之力”四個字,令球王越來越難當。

有系統的足球在二十世紀初開始慢慢形成,通過百多年的演變,規則不斷地改變,戰術和陣形亦不斷地進行改良和革新,變成了現在我們所看到的足球比賽。而防守的戰術,亦不斷地有改變。在六十至八十年代,雖然一部分球隊開始有意識地使用聯防作他們防守策略,但他們的防守策略仍然是以個人為主,很多時候在對手盤球的時候,就會一人上前攔截,被過後就會到後面一人負責上前攔截,直到全部防守球員被過為止。這種防守策略對付絕大部分的球員都會奏效,因為理論上個人能力再強,都難以以盤扭擊敗一個又一個的防守球員。不過世事總有例外,馬勒當拿就是個人技術達到頂峰,令他能夠將一個又一個的防守球員逐個擊倒。

但在足球戰術再度演化的時候,大部分領隊發現逐個單挑的防守辦法對付超級球星並不是太過奏效。於是在防守這類型盤扭能力極強的球員,就開始由攔截,變為阻延。同樣是一人上前防守,其餘防守者在旁包圍,分別就在於防守者不會下腳攔截,而是盡力封阻進攻者的前進和射門路線。就算第一個防守者被過,第二第三個防守者繼續採取阻延的策略,因為第一個防守者並沒有因攔截失位,他就會在短短一兩秒時間重新形成包圍圈。換言之,除非盤球者在幾秒鐘內擺脫防守的包圍,取得射門或傳球機會,不然他就會繼續處於防守的包圍下,直到永遠。

這種防守策略解釋了為何他們二人可以在每屆小組賽都取得入球,但在每屆的淘汰賽卻一球不入,就是因為面對較弱對手,防守和戰意未必如此緊密,射門機會總會出現。但面對淘汰賽中,防守能力較強,以及更為專注的對手,以一己之力同時擺脫幾個防守球員起腳,是談何容易的事。

你可能會問,那麼怎樣解釋美斯在球會中所取得的驚人入球數字呢?這是因為,在巴塞的美斯,很少情況是靠”一己之力”。在巴塞的美斯,是Tiki Taka機器中最強的那塊零件,是這部強大機器的最強終結者。在Tiki Taka中,隊友對美斯的走位已經瞭如指掌,反過來亦是,令美斯即使面對包圍,他亦有辦法將球傳出。更多的情況是,當他接到傳球的時候,他已經處於一個很危險的位置,面對一兩三位防守者,他要做的就是快速擺脫他們,然後將球放入網窩。

在國家隊情況不同,阿根廷沒有Tiki Taka,有的只是兩翼傳中,以及單打獨鬥。在阿根廷國家隊,美斯才是真真正正的以一己之力對抗對手。但面對這圍而不搶的防守策略,沒有隊友的配合,只要對手亦有一定實力,成功機會實在微乎其微。

C朗的情況亦是同樣,在皇馬擁有強大的中場支援,他的責任主要是走出空位,射門取得入球;但在葡萄牙國家隊中,他的責任卻明顯大得多。每次都要求他去一己之力完成射門的話,實在是強人所難。

向來如果沒有用出色表現帶領國隊拿過世界盃,最多只能歸為”準球王”一列。面對越來越講求整體化,每人有明確分工的足球戰術,想一己之力帶領球隊封王? 06意大利,10西班牙,14德國笑而不語。

我們都想看見一個新球王誕生,但足球,始終是一個團隊運動。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Like微筆足道的FB 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