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作!球壇版《十年》

足球群英傳 於 04/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2026年,初春,香港赤臘角機場。

40歲的肇麒步出入境大堂,回到這個闊別了十年的城市。桃花依舊,人面全非,他記得,以前多次穿上港隊制服,從這裡走出來,或是昂首闊步,或是垂頭喪氣,他的眼梢都會見到球迷的身影。然而,今日,抬頭望,再瞧不見熱情的球迷,他只見到有人舉住簡體中文的名牌,歡迎甚麼幹部來港巡視。

肇麒自言自語地說:「幹部?我應該是史托港東社區中心足球部的幹部吧。」十年前,肇麒為了追尋最純粹的足球夢,前往英國的低組別聯賽效力。四年前,他掛靴,在當地的社區中心擔任足球教練。雖然人工不高,但肇麒過得很開心,直至日前收到昔日隊友的短訊,他決定回來香港。

「肇麒!我在這裡!」健峰的聲音傳進肇麒耳中。肇麒瞧向聲音的來源,終於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了。健峰是肇麒的舊隊友,擅長傳中,以往在球場,每當肇麒聽到健峰叫自己,就知道傳中將來到頭上。肇麒走到健峰跟前,四目交投,健峰嘆道:「十年了,為何你十年都不回來!」
肇麒道:「我那裡的孩子享受足球,真的將足球當成他們一世的朋友,我很想教導他們,不想有一刻離開。」健峰苦笑道:「真心喜歡足球的,終歸要離開這裡。」肇麒笑道:「你也喜歡足球,不又留在香港!」健峰道:「我沒有你那樣勇敢,說走就走。上車吧,我們邊走邊說。」

在車上,肇麒望往窗外的景色,見到地盤處處,好奇問道:「機場又要擴建嗎?」健峰淡淡地說:「是第四條跑道,機管局說,未來會有很多斯里蘭卡、哈薩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的航班來香港,所以預先建造。」健峰見到肇麒疑惑的神情,續道:「一帶一路,聽過沒有?中國政府這幾年賣了幾百架民航機給這些國家。」

肇麒深呼吸一記,才道:「說回正經事吧,你在短訊上說,和哥已經絕食了三日,發生了甚麼?」健峰道:「今日立法會財務小組將通過撥款,在大小鴉州新市鎮興建新球場。」肇麒不解地說:「建新球場是好事,為何要絕食?」健峰嘆道:「撥款通過後,政府就會夷平大球場,將跑馬地那塊地拿出來賣。」

「甚麼!拆大球場!」肇麒震驚地說:「那裡代表香港足球、香港體育,怎可以拆!難道英國人會拆掉溫布萊球場去起樓嗎?」健峰道:「香港不是英國的。」肇麒攤開雙手問:「沒有咨詢過嗎?」健峰道:「跑馬地的豪宅居民認為,球場太近民居,比賽聲浪過大,而康文署又說大球場入場人數低,所以覺得拆掉也沒有問題。」

「慢住!」肇麒道:「既然入場人數低,何以又會聲浪過大?非常荒謬。」健峰好像視之為常的道:「荒謬的事,香港多的是。」肇麒淚盈眼眶,嘆口氣,平靜地說:「和哥在哪裡?」健峰答道:「在大球場門外,我現在帶你去。」肇麒沒有再說話,默默看著北大嶼山公路兩旁的屏風樓,淚水徐徐流下。

大球場外,紮了十多個營帳,附近有數名軍裝警員監視著。健峰的車就停在球場門外,兩人下車,走到那排營帳前。兩名年輕的軍裝警員交頭接耳,肇麒隱約聽到其中一人說:「那個人是誰,很生臉孔的。」另一人則說:「唸小學時好像看過他的新聞,印象中叫陳肇鈞。」肇麒搖搖頭,有種「孩童相見不見識,笑問客從何處來」之感。

健峰在最頭的營帳外停下步,彎腰道:「和哥,肇麒回來了,來探你。」半晌之後,營帳的拉鏈緩緩地打開,肇麒看到骨瘦如柴的和哥坐在裡頭,十分虛弱,眼淚又再次流下。肇麒看住和哥踢波長大,在他看過的香港球員中,沒有人的突破及傳中比和哥厲害,但當年叱吒球壇的和哥,如今彷彿在死亡的懸崖上徘徊。

和哥喜道:「很高興,死前可以見到你一面,我多麼想念你。」肇麒蹲在營外,抹一把眼淚,再說:「不要說『死』好不好,我明天還要跟和哥你鬥波。」和哥緩緩地搖頭:「我只會跟你在大球場踢,如果政府要剷走大球場、剷走香港足球,那就先殺死我吧。」原來和哥有跟大球場共存亡之心。

站在肇麒身後的健峰說:「不但和哥,在這裡紮營的名宿都決定與大球場同生共死。」肇麒轉頭一望,大球場外份外荒涼,奇道:「那麼大件事,為何沒有球迷支持?傳媒呢?那些體育記者呢?」健峰搖頭道:「事發之後,沒有一個記者來過、沒有一隊電視台採訪隊來過,只有幾個警察,每日來望望我們死得未。」

肇麒站起來,憤然道:「《明報》呢?《蘋果》呢?」健峰道:「你實在離開得太耐了!《明報》已經結業了,而肥佬黎現在只敢躲在美國大使館,《蘋果》名存實亡了。」肇麒拿出電話,緊張地說:「我認識一個港台高層,叫普斯,我叫他來採訪。」健峰按住肇麒的手道:「普斯前日偷偷來過,他說頂頭上司不准他來採訪。」

肇麒頹然坐在地上,絕望地問道:「我們的球迷在甚麼地方?我離開之前的世界盃外圍賽,每場旺角場的比賽都爆滿的,大家都很有熱情。」健峰道:「說句老實話,如果當年不是跟中國同組,旺角場又怎會爆滿!香港人有甚麼特點?你知,我知。三分鐘熱度、善忘、凡何事都一窩風湧去,但又一窩風撤退。我們現在連不丹都贏不到,又怎會有人支持?」

健峰從背囊中拿出一份薄薄的報紙,交到肇麒手中,同時指著頭版說:「現在大家都在談論方力申跟Stephy在分手十年後復合,沒有人理足球的。」肇麒看著報紙頭條中那個42歲Stephy的樣子,心想:「方力申這樣也肯復合,可能我都要相信愛情了。」

肇麒收起報紙,跟和哥說再見,轉身離開。健峰喝道:「肇麒,你想去甚麼地方?我載你去!」肇麒沒有回頭,邊走邊應道:「我想自己一個行,到處看看,看看十年後的香港。很熟悉,也很陌生。」說到最後兩句,聲如蚊蚋,似乎是他說給自己聽的。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 1 2 3 >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L Lo Pang
    L Lo Pang 於 04/04/2016 評論 NO. 1

    找不到比好更好的形容詞

  • 史杜
    史杜 於 04/04/2016 評論 NO. 2

    已讚好及轉載

  • Chow Chowchi
    Chow Chowchi 於 04/04/2016 評論 NO. 3

    葉鴻輝呢? 被失蹤了......?

  • Arthur Chan
    Arthur Chan 於 05/04/2016 評論 NO. 4

    睇到兩行眼淚

  • joesiu
    joesiu 於 05/04/2016 評論 NO. 5

    果真如此,已死的不只是足球

  • ryankwok
    ryankwok 於 05/04/2016 評論 NO. 6

    以今時今日嘅香港,十年後確有可能係咁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