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格遜專訪 - 大談當年執教哲學以及哈佛任教經驗

球壇雜文 於 19/10/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費爵爺前陣子對訪美國紐約宣傳他的新書 - 「領導(Leading)」。美國ESPNFC特意邀請他作了一次訪問。看看他們的訪問內容吧。

問:由曼聯領隊轉變至退休生活容易嗎?

答:我以前很期待退休的,因為大部份人到了某個年紀都需要退休,不過我可以自己選擇自己的退休年齡,這是很大的不同。我亦很享受這些生活。我會令自己生活保持忙碌,我覺得這就是箇中秘訣。我不認為人們會想整天留在家中穿著拖鞋、看著電視。事實是我以不同形式進行每天活動。我是曼聯的董事、曼聯的大使,同時我亦是歐洲足協教練課程的大使,亦是哈佛大學的教師 - 這是我最享受的工作,因為能夠與年輕人一起。我很喜歡年輕人,我喜歡感染他們。所以,其實我仍然是一個很忙碌的人。

問:有沒有那些很傷感的時光、又或片段,當你回望時,你會在想:『我真的很懷念這些日子』?

答:很幸運地,我的職業生涯並不傷感,因為我的生涯算是很成功。有趣的是,當我正在執教時,我並不會回望過去。我只在我退休後才回望過去。在我的手機裡有個App,裡面有關於曼聯的一切,包括每一名球員,每一場比賽,每一個入球,歷史上的一切。我有時會看一看,然後在想:『噢!為何我會選了這套陣容?』所以,我現在會有一些反思,一些以往在職時不會做的反思。
問:那麼當你回首時,你會想起那一些片段?

答:人們時常問我:『那一次是你最美好的時光?』答案一直都是巴塞羅那(當曼聯於1999年歐聯決賽擊敗拜仁)。我無需要再想其他片段,因為對我而言,那次是最光輝的時刻,特別是那是我第一次捧起歐聯冠軍。我贏過兩次球會冠軍杯,但從未贏過歐聯。那是美好的時刻,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如何反敗為勝,從0:1落後,比賽只餘下補時的3分鐘,到我們贏下比賽。那是奇妙的時光,亦反映了曼聯的個性,永不放棄!那是最好的例子!

問:其中一個你經常提到的概念是「被失敗困擾(haunted by failure)」。有沒有那些時刻能夠表現出來?

答:當我成為教練後,這概念一直伴隨著我。能夠保著你的工作的唯一途徑是成功。這是一個重視結果的工業,領隊可以因為連續輸掉兩、三場比賽,甚至一場而已,以失去工作。這是一個極度講求成功的工業。因此,這個概念一直跟隨著我。有些時候你會像被詛咒般失敗,但我蠻懂得面對失敗。我通常都會變得更好。在曼聯,我們5次奪得英超亞軍,然後每次我們均會在翌季重奪冠軍。現在球隊已不是費格遜的了,但是,在曼聯建立一支隊伍,首先你要建立更衣室內的特點,你要令球員擁有某種個性,這是我們能夠奪冠的原因。曼聯擁有永不接受失敗的特點。
問:你提到你很懂得如何於失敗後反彈,那麼,你如何令球員能夠與你一樣?例如,2011-12年球季,你們在英超最後一天敗予曼城。

答:冠軍獎杯和我們一起只有30秒。你要明白他們只是普通人,他們與我一樣會因此而受傷。至於我如何領導他們以及如何把個性帶進更衣室內,首先他們要對代表自己以及球會有正確的心態。所以,那個晚上,我在更衣室內這樣對他們說:『你們毋須覺得羞恥,你們很棒。走出這個門口,然後向全世界說你們下年要重奪冠軍!這是你們的工作。』所有董事均在現場,那是一個傷感的時刻,亦是不可思議的一刻。你可以說我們把冠軍拱手相讓給對手。是的,我們全都知道我們需要為失去冠軍負責,然而,我們已經輸了,我們需要接受它,球員的心態其實很好。他們以整齊的裝束離開更衣室,以良好形象代表球會,我覺得大家都能為自己當時的行為感到自豪。

問:你如何應對一些低潮?例如當曼聯遇上四大皆空的一季時。

答:聆聽團隊的意見是很重要的。2005年時,我們顆粒無收,我覺得某程度上是因為我曾經想過退休,影響了所有人。那是一次錯誤,我的妻子、三個兒子改變了我對退休的態度,令我重新考慮。我最大的錯誤是我在01-02年球季開始前宣佈我即將退休,那時候球員們都失去了動力,他們只在想:『噢!領隊要走了。』但是,當我在一月改變主意時,我開始重新思考曼聯的未來,思考如何令曼聯重上巔峰。之後,朗尼及C朗來到球會,我們需要重新出發。奇怪的是,青訓以及球探好像睡著了一般,此前他們做得很好,我們贏了很多冠軍。可是,當我們不再贏冠軍時,人們就會反應很大了。

1995年,我們處罰簡東拿停賽,使我們失落了冠軍。這是事實。我們最後一天在韋斯咸失落聯賽冠軍,然後在足總杯決賽敗予愛華頓。那個決定某程度上是希望讓年輕球員上位。如果你不給予他們機會,他們有可能不再進步,又或感到不愉快而尋求離隊。我絕不容許畢特以及史高斯離隊,因為對我而言,他們是我們未來的中場組合,因此我讓恩斯離隊。國際米蘭提出了一份800萬的報價,相當可觀,因此我們決定讓他離開。而這亦令年輕球員有機會上位,他們真的很棒!

問:談到年輕球員,對比20年前,現在年輕球員有相同的機會嗎?

答: 對於其他任何球會而言或許是對的(現在年輕球員機會較少),但是,坦白說,在曼聯的歷史上,從畢士比到我的年代,年輕球員一直是球會的根基,是球會強大的重點。我亦相信這是球迷希望見到的事。曼聯球迷希望看到青訓球員上位。我覺得在其他球會的話,或許你是對的,但在曼聯,培育年輕球員一直是我們的優點。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 1 2 >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