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素是有助,抑或妨礙比拿連的發展?

球外球內 於 25/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純素飲食(Veganism)近年日漸盛行,阿仙奴右閘比拿連(Hector Bellerin)自2016年亦成為純素飲食者的其中之一。茹素是否有助球員場上的表現,The Athletic便訪問了有關專業人士解構當中迷思。
Matt Lovell是一位運動營養學家 ,於精英運動已累積近二十年的工作經驗,他曾任職於曼城、熱刺及阿士東維拉等球會,指出近年植物性飲食(plant-based diet)引起更多職業球員的興趣,而每當他獲悉球員有意成為純素飲食者時,他也不禁好奇地問,是源自道德、宗教、希望藉以提升表現,還是受Netflix的一套大熱紀錄片「茹素的力量 (The Game Changers)」所啓發。

資深營養學家Lovell指出,當一開始停止進食肉類,蔬果便成為了主要的營養來源,植物蘊含的植物生化素(phytochemicals)有效消炎。當球員開始改變飲食習題時,自然會多加注意自己的食物選擇。正如比拿連於茹素半年後接受訪問時,亦指出排毒及消炎效果顯著,每天起床身體充滿能量。以往提及蛋白質一般可能只會聯想到動物性蛋白質雞肉,但當食物選擇有限時,自然越會多加留意其他食物的營養成份,例如以往較少接觸的果仁亦可提供豐富的植物性蛋白質。
比拿連坦言他的確受到一些紀錄片如「飲食與健康 (What The Health)」所引導,意識到動物如何被粗暴屠宰,且人類進食大量肉類對地球所帶來的傷害。據知,他起初下定決心茹素的目的,乃為提升運動方面的表現。他暸解到純素飲食可防御炎症、減輕痛楚以及有助身體恢復。不過,茹素一段時間過後,他逐漸認識到飲食對環境帶來的影響,因此更堅定繼續其純素的飲食習慣。他亦希望藉以球員的身份成為榜樣,鼓勵更多人成為素食者,為保護地球出微少的一分力。

近日,他更因此而獲選為福布斯30位30歲以下精英榜(30-under-30)的其中之一,表揚他透過英超此平台向大眾宣揚對社會及環境的關注。

不過,自去季中因十字韌帶撕裂而休養近9個月,近日復出後他狀態卻大不如前,有時侯需要止痛藥的協助才能上場,令球隊內部開始質疑,純素飲食是否其未能完全恢復的原因之一。

由Richard Allison所領導的運動營養學家圑隊,為阿仙奴球員提供緊貼時代的營養建議。球隊的訓練基地聘任兩位廚師坐鎮,另有一位廚師則隨球隊遠征各個客場,為球員提供合適的膳食。球員於每天早上可用iPad點選自己當日的膳食安排,而球隊亦採用正研發的技術,收集訓練時的GPS數據,向球員度身建議訓練後的餐單。

球會亦自設雙能量X光骨質密度掃描(DEXA (dual-energy X-ray absorptiometry))儀器,可檢測球員的體脂、淨組織以及骨質密度,訓練亦會應有關結果作出調整。
球會一直對比拿連轉為純素飲食者表示支持,為他以及其他選擇植物性飲食的球員提供純素飲食,耳濡目染下有更多球員亦選擇非乳製飲品作為比賽以及訓練時的運動補充劑。當比拿連開始進行純素飲食時,於首兩個月他也未敢向母親坦誠相告,母親獲悉兒子新的飲食習慣後,亦質疑會否未夠體力應付比賽。不過,於取得驗血報告時,醫生卻盛讚驗血報告為其行醫15年以來所見最理想的數據。

茹素人士需要仔細平衡自已所攝取的食物營養,否則會容易出現常見的問題如缺乏鐵質、鈣、維生素B12等,導致容易疲倦,從而大大增加受傷的風險而弄巧反拙。因此,營養學家在此方面佔有要的角色。比拿連有自家的廚師,家裡的膳食能靠廚師度身調配。

以道德角度而言,茹素似乎只有黑白之分,並無灰色地帶。球壇的素食支持者尚有目前外借羅馬的史摩寧(Chris Smalling)以及效力蘇超格拉斯哥流浪的迪科爾(Jermain Defoe),不過後者並非純素食者。年屆37歲的迪科爾選擇一周約4天進行植物性飲食,而於比賽前夕則會加入動物蛋白質如三文魚。此類半素食習慣亦開始於體壇流行起來。

攝取肉類營養或許可為解決比拿連狀態不穩,不過如今其茹素的目的乃以道德保護自然為先,相信要如迪科爾一樣調整為半素食者的可能性不大,期望他可盡快拾回以往的狀態,令質疑他實行純素飲食的聲音消散。

Source:
The Athletic- https://theathletic.com/1692622/2020/03/23/hector-bellerin-vegan-veganism-arsena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仙奴  比拿連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