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九年的等待,與利物浦榮辱與共、悲喜交錯的英超冠軍夢

球外球內 於 06/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利物浦上一次的奪得英甲聯賽(乃當時英格蘭的頂級聯賽,於1993年改名為英超聯賽)乃在29年前的1989至1990的球季,多年以來,他們多次與此榮耀擦身而過。本季,紅軍終於再一次有登頂的機會。The Guardian記者Donald McRae就此到訪利物浦,了解當地社區對球會爭標的氣氛,並回望利物浦作為一家球會對社區所帶來的影響。

「96」之深層意義
Phil Scraton 是一名犯罪學家兼大學教授,亦是一名支持紅軍已60年的球迷。於上周剛踏入70歲,自1990年起,他竭力為希斯堡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尋回公義。三周前正是希斯堡慘劇的30周年, Phil Scraton 到訪了利物浦米活訓練場 (Melwood),即使他經歷人生百態,見盡社會各種不公義,要向球隊陣中身價過百萬的球員講述有關希斯堡慘劇30年的種種,也不免顯得有點緊張。

當他面對熟識的球員面孔如沙拿、阿歷山大阿諾、雲迪克和羅拔臣等,起初,Phil Scraton 不太確定球員對這件早於他們出世所發生的事會作如何反應,結果當日,没有一人手執手機作低頭族,也没有人展現心不在焉,他所看到的只有每位球員的認真專注,默默聽著他講述這件對球會影響深遠的歷史。
犯罪學家兼60年紅軍球迷Phil Scraton
Credit: The Guardian/ Patrick Bolger

Phil Scraton 說:「我向他們講解在利物浦球衣領後繡有96的意思(意指希斯堡慘劇造成共96名球迷喪生),因此,當他們身披此戰衣上陣時,乃對死者作出致敬及哀悼,此乃超出足球本身,而展現出他們身為利物浦的一分子對球會的理解和體會。」
上周紅軍5-0大勝哈特斯菲,沙拿與隊友相擁慶祝勝利
Credit: The Guardian/ Tom Jenkins

奔波近30年,希斯堡慘劇終在兩年前還球迷一個清白,當地法院裁定96名喪生的球乃「非法被殺」。及後,球迷於球會主場晏菲路掛起寫有「正氣凜然的利物浦人─Scraton」(SCOUSE SAINT SCRATON)橫額,對Phil Scraton 多年來對公義的堅持表達敬意。Phil Scraton 指,首次看到橫額時,自己亦不禁眼貶淚光。
球迷於晏菲路球場掛上寫有「正氣凜然的利物浦人─Scraton」(SCOUSE SAINT SCRATON)橫額向Phil Scraton 多年來就希斯堡慘劇尋找公義而致敬
Credit: Twitter@RichieG_LFC

上周於歐聯準決賽首回合,利物浦以3-0敗於巴塞隆拿,要於次回合翻盤而殺入決賽的機會頓見渺茫。雖然,紅軍昨晚險勝紐卡素,餘下的只有對狼隊的收爐戰,但主導權並不在他們手上,他們仍需寄望曼城於餘下兩場賽事失分,才有望結束球會廿九年英超冠軍的等待。問及即使球隊仍處於雙線爭標,本季仍有四大皆空的可能性,Phil Scraton 對此仍感樂觀。他指出,球會正以正確的方向建立成長,而本季的成績足以讓人鼓舞。

我們是利物浦。This means more.
當記者Donald McRae到訪利物浦時,市內的氣氛並非瀰漫著對不確定可否成功爭標的患得患失之情,反之是一種更深層的感情,是對一家昔日輝煌的球會之信任,深信球會可延續每季都進入爭標的隊列。市內Baltic Triangle街角的牆上畫有一幅壁畫,球會主帥高普以手心按向胸口隊徽表現對球會的自豪,畫的一角寫有「我們是利物浦,且遠不止為一支球會。(We are Liverpool. This means more.)」。即使Donald McRae並非紅軍球迷,仍深受畫中的所展示情感而感概萬千。
坐落於利物浦市Baltic Triangle的街角,由藝術家Akse所畫的高普壁畫
Credit: The Guardian

雖然,現代足球充斥著金錢與個人利益,但Donald McRae仍見球員肩負起對社區責任,去年他訪問羅拔臣期間,得知他對食物銀行所作出的資助,但羅拔臣只想保持低調而未有張揚之意,雲迪克與太太亦有對當區貧困兒童給予捐助。儘管各個足球協會組織接二被指貪腐連連,仍無損球員履行他們應有的社會責任。

史達寧由利物浦轉會曼城一事或許廣被紅軍球迷厭棄,但早前他購入550張足總盃準決賽曼城對白禮頓的門票,贈予其鄰近温布利球場的母校ARK Elvin Academy的師弟妹入場觀賞球賽。學校校長Rebecca Curtis對此表達由衷的謝意,指出即使校舍毗鄰温布利球場,卻未有多少學生可負擔入場觀賞球賽的門票,對於史達寧離開學校後仍對其少數族裔的社區作出回饋,對學生而言有激勵的作用。

另一方面,史達寧對球場上所出現的種族歧視行為亦挺身而出加以斥責,以一個公眾人物的身份喚起社會對此不當行為的關注。因此,足球所帶給球迷的確實遠不止為一支球會,切實體現出「This means more」的真正意義。
史達寧邀請小球迷自倫敦到曼城觀賞球員訓練及會談
Credit: PA

紅軍的歷代傳承
阿歷山大阿諾較Phil Scraton 年輕50載,年僅20歲的他於希斯堡慘劇發生時尚未出世,但於PEA(英格蘭職業足球運動員協會)年度最佳11人,連同其隊友雲迪克和羅拔臣,三人同時囊括為最佳後衛之一。
(左起)羅拔臣、雲迪克和阿歷山大阿諾組成的後防入選PEA年度最佳之一
Credit:Getty Images

阿歷山大阿諾於利物浦長土生土長,他指Phil Scraton 有關希斯堡慘劇的講述,是其至今所接觸最深入資訊。自幼他受教育所知自己比很多人幸運,而現今他成為公眾人物後,他更希望自己地能回饋社區,從而令自己更貼地謙遜,讓自己與社區心連心,因而更能激發自己不服輸的決心。

他談起自己首次分享球隊勝利的喜悅,乃於2005年,當時的他只有6歲,他記得當時球隊勇奪歐聯冠軍,勝利巡遊的大巴剛好經過他家門口,回憶那些年時,他腼腆的笑容藏不住對球隊自豪。他與小夥伴眼看球員興奮地高舉獎盃,他當時夢想自己有天可成為紅軍一員,也為球隊帶來舉足輕重的獎盃。

回想兒時追星的日子,為了看謝拉特和加歷查訓練,他會花上10分鐘走到距離他家不遠的米活訓練場碰碰運氣,即使他只能於欄杆之間的空隙遠望偶像,對他而言已知足無求。現今,當自己成為球員,眼見有小球迷複製自己當年的舉動,他不免感觸良多,感覺到作為一名球員的一舉一動將會成為榜樣。問及對現時爭標的壓力,他指出自己盡可能不受其他事情所干擾,一心只為球隊拿下勝利。重要的是享受當下的過程。

雖然,一個城市,並非單受一支球會所支配,正如曼市有曼聯與曼城雙雄,利物浦亦有愛華頓與其長年對抗,互相競爭下才能有所進步。無論下周利物浦能否得償所願登頂成功,對球迷而言,本季紅軍的旅程絶對值得他們如雷貫耳的掌聲。
晏菲路的入口牆上,寫有We are Liverpool. This means more.
Credit: The Guardian

Source: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19/may/03/hope-heart-liverpool-premier-league-donald-mcrae-tom-jen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利物浦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