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比迪古最後探戈! 國家打吡或成最後舞台

真.皇.迷 於 24/10/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以近況來説,皇馬與巴塞都表現不濟,雙方都經歷了四場不勝﹔皇馬青出於藍﹕五場。所以這場打吡戰可謂海軍鬥水兵。

上一次寫過華拉尼企位出現問題,對利雲特的聯賽立即證實了這一點,還出現開賽不集中的情況。面對一個高空傳球,轉身慢了半拍,一失位就被對手推過門將高圖爾斯,射入空門。及後還有一個擬似手球,被罰十二碼,直接將皇馬判上死刑。要是看遊戲數值,華拉尼每一個範疇都高人一等。奈何判斷力還是比不上幾年前的比比大哥。還記得比比當上父親後,球場上表現更為成熟,沒有再不斷被罰紅牌出場,快、狠、準的攔截成為球隊後防穩健的基石。筆者希望華拉尼防守時能夠更加貼身,畢竟他一入禁區就很容易失位。


馬些路為球隊打破了入球荒是可喜之事,奈何他身後空間的缺點表露無遺,早已成為眾多球隊的攻擊目標。今季馬些路的體能可能因為年過三十而有所下降,多次不只是不能及時回防,他連跑回去的速度和體力都沒有了。筆者以打遊戲的想法作出一個建議,可否以拿祖取代馬些路打左後衛,推馬些路上去打左翼?這既能填補左後衛的空間,又能解決每況愈下的阿辛斯奧。


説起阿辛斯奧,他與華斯基斯今季狀態可謂奇差,正選上陣毫無建樹,突破入禁區製造入球機會少之有少。筆者認為他們還是當回後備奇兵好了。


對利雲特的一戰,盧比迪古沒有為球隊想出解決入荒的秘策,只是三箭頭收起巴利和賓施馬,取而代之的是馬里安奴與華斯基斯。然而戰術換湯不換藥,都是從兩側突破出高波攻門。前鋒上已經失去了C朗,高波已經不再是我們進攻的首選,何不多傳地波予賓施馬或馬里安奴呢?等到死球時,拉莫斯和華拉尼進入攻擊範圍才斬高波方為上策。後備上陣的賓施馬後備上陣打上左翼都多次以地波傳入中路,立即交出助攻。這印證了賓施馬腦袋是很靈活的,否則怎能多年配合C朗,令皇馬進攻更鋭利。另一個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調動,是收起卻奧斯而用上伊斯高,中場的統治能力立即下降,連基本的分邊傳中都非常吃力。既然伊斯高傷癒復出,何不繼續用卻奧斯而作出不必要的輪換?

五場不勝之前,皇馬的攻力還好,其中一部分的入球是來自反撃,我們難破鐵筒或大巴的情況早幾年就出現,就算施丹都未有解決這問題。以前我們還有C朗,尚且以頭搥和漂亮走位入楔製造入球。如今C朗遠走祖雲達斯,我們是否應該思考一下戰術,並非以傳承施丹控球在腳的打法,而是拖深防線,製造更多空間去打反擊呢?這當然是盧帥要思考的事情,惟打吡當天是否他從球員通道走出來已是一個疑問。

稍為令人安慰的是,皇馬於歐聯主場戰勝捷克球隊柏辛域陀尼亞。以華斯基斯正選打右後衛,取代拿祖和奧迪奧蘇拿,交出助攻。打吡那天很大機會照辦煮碗,在右路尋求突破。


所以皇迷還皇迷,理性還理性,以輸少當贏的態度看待這場可能有意外驚喜呢!

此文章同時於皇家馬德里香港球迷會facebook刊登。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皇家馬德里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