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骯髒的歐聯比賽?淺談球壇商業化及Sportwashing問題

Blu波pen 於 22/08/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巴黎聖日耳門對RB萊比錫的歐聯四強比賽在外國引起了不少爭議,但談論重點並非比賽本身,而是與球會的背景有關。巴黎及萊比錫大概是法甲及德甲最不受歡迎的隊伍,前者由中東國家卡塔爾所擁有,而後者則是紅牛集團旗下的球隊。當然這兩支球會的冒起也不是近一兩年的事,但這次他們在歐洲賽場上取得歷史性突破,就令不少人再次反思起現代足球的發展。
-RB萊比錫是球會嗎?-
RB萊比錫的發跡相信各位都耳熟能詳,最簡單的說法就是紅牛集團先收購了一隊低組別球會,再配上雄厚的資源,令球隊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升上德甲。換句話說,即是紅牛接近憑空地製造了一支德甲勁旅出來。對德甲球迷來說,萊比錫最可恨的是他們踐踏了在德國被視為核心價值的「50+1」政策,無視當地引以為傲的足球傳統。但更具爭議性的是,RB萊比錫只是一個品牌的大型宣傳計劃,與一般球會的概念非常不同。

球會是為了足球而存在,全隊上下同心為了勝利而努力奮鬥,是一個共同體的概念,所以球會才會有屬於自己的名字、隊徽、理念、隊歌。球員、球迷對於球會的情感投入令足球運動變得更人性化,各人都為著所屬球會的榮耀而戰,因此場上才會出現如此豐富的恩怨情仇。但RB萊比錫卻一是件宣傳品,它是為了紅牛集團而存在。此時「球會」這個概念便立刻失效,皆因會方高層在意的只有品牌曝光率及利潤,而非球會本身的榮耀。此時球員、球迷是為了甚麼而戰就成為很大的疑問,不論戰績如何,最終都只會成為紅牛集團的利潤。這種極端商業化明顯不受球迷歡迎,尤其是出現在球迷文化濃厚的德國球壇。如今RB萊比錫擊敗西甲百年老店馬德里體育會,在創會十一年後便成功殺入歐聯四強,絕對是相當成功的戰績。同時,亦令不少球迷擔心這場勝仗是認證了這種商業模式的成功,將會吸引其他大企業跟隨他們的腳步建立球會,令球壇更一步商業化。
-巴黎聖日耳門及Sportwashing-
Sportwashing的中文意譯為體育洗白,即是利用體育作為媒介來提升國家的形象。Sportwashing可以透過舉辦體育盛事進行,如2018年在俄羅斯舉行的世界杯賽事。另一常見手段就是收購球會,而巴黎聖日耳門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卡塔爾是中東的石油大國,近年經濟發展極為發達,人均GDP全球排第四,人類發展指數亦達到「極高」的水平。對卡塔爾來說,從巴黎聖日耳門身上所賺的錢根本不值一提,而且看到他們在轉會市場上的揮霍,便知道收購巴黎聖日耳門並非一項
單純的投資,更是希望借助球隊來進行sportwashing。

卡塔爾的人權問題一直受到國際關注,當地勞工為了興建那些金碧輝煌的摩天大廈必須在嚴酷的環境下長期工作,當中不少工人受到剝削壓榨,甚至因過勞而死。此外,卡塔爾政府對於國民的自由亦相當管制,例如同性戀在當地是非法的,違例者可被判監三年。可見卡塔爾政府與西方主流價值觀有所出入,亦跟UEFA所提倡的“Equal Game”概念背道而馳。然而巴黎聖日耳門正是由這個政權所擁有,因此便有人指他們的資金都是dirty money。

巴黎聖日耳門近年的成功絕對是有賴於來自卡塔爾的資金,瘋狂的轉會收購令球隊實力大增,以難以匹敵的力量稱霸法甲。強橫的實力加上星味十足的陣容令這支法甲班霸的名聲不斷提升,早前與Jordan Brand的合作更顯示他們不甘將形象工程停留在足球層面上。雖然這不是球員的本意,但球隊的成功絕對會在無意中為卡塔爾提高聲望,亦間接地支持該政權在國內的管治。經過多次失敗嘗試後,本季巴黎聖日耳門終於成功打入歐聯決賽,若他們最終能捧走冠軍的話,卡塔爾的sportwashing工程將會更成功。
-足球已死?-
這場比賽在外國的媒體及球評家之間引起了很大迴響,有人指出這兩支球隊的成功令過度商業化及Dirty money提供了正當性,亦引證了足球已死。先假設這立論是對的,但他們又真的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嗎?

商業化早以成為球壇大趨勢,球隊為得到更多贊助費紛紛與各大品牌合作,甚至出售主場球場的冠名權。球衣上的商標越來越多,曾經因傳統而不接受球衣心口贊助的巴塞隆拿也在球衣上貼上了樂天的標誌。現在觀看足球的門檻亦越來越高,比賽門票和電視頻道訂閱費用不斷加價,令曾經的平民娛樂不再平民。足球能賺到的金錢實在是荒謬地多,以致大財團、富豪爭相入主球隊。就看艾殊利操控下的紐卡素,球隊成績好像不再重要,賺取利潤才是真正目標。RB萊比錫的集團足球確實是商業化的極致,但球壇其實早就充斥著濃濃的銅臭味。當這些現象已成慣例,萊比錫存在與否相信對整體球壇亦沒有甚麼大影響。

再談到dirty money的問題,巴黎聖日耳門及曼城這兩支被中東國家擁有的球隊固然是首當其衝,然而其他球會的資金來源其實也不見得有多潔淨。阿聯酋航空積極地投資在足球上,皇家馬德里、阿仙奴、AC米蘭、賓菲加等勁旅都受到這支航空巨頭所贊助。阿聯酋航空是杜拜的國企,而杜拜的人權狀況和上述的卡塔爾亦相差無幾。最近Nike在中國的工廠被揭發強迫新疆維吾爾人勞動,當中生產物包括足球相關商品。受Nike受贊助的球會更是如天上繁星一般的多,由頂級球隊至次級級聯賽,Nike在足球世界是無處不在的。就算不談贊助商的問題,現時很多球會皆由跨國大財團所擁有,而我們亦無法確保這些財團是以合乎人權道德的方式來賺錢。這樣說並非在合理化巴黎聖日耳門及曼城背後的人權問題,而是我們在批判這些事件時必須劃出清晰的界線,避免出現雙重標準的情況。
更重要的是,以上談到的都是與班主有關,並沒有直接影響球場上的比賽。很少人喜歡理會那些在辦公室內發生的利益瓜葛問題,一般球迷最關注的始終是足球。巴黎聖日耳門的豪華轉會或許帶來了公平性的考慮,但他們將尼馬、麥巴比、迪馬利亞等頂級球員齊集一隊,踢出高水平且高觀賞價值的足球,對球迷來說亦不是壞事。RB萊比錫雖有財團撐腰,但他們選擇將資金投放到球探網絡及球員培訓上。以一眾年輕球員為首,加上少帥拿高士文的革新戰術,呈現出具活力又悅目的足球風格。他們的戰術發展及營運方式,甚至能稱為當代足球的典範。只於足球層面而言,這兩支球隊甚至提升了球迷的觀賞體驗。就算球隊班主多麼十惡不赦,實際落場比賽的球員和班主之間仍然有遠的距離,球迷很難將兩者聯想到一起。香港球迷討厭中資企業,但我們仍對狼隊的成功津津樂道,因為我們看到的是查奧爾、占美利斯的場上的球技,而不是復星國際在背後的投資。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但在奉行「足球至上」的球壇中,又有多少人實際關心這些議題?

再重申一次,這不是在合理化這兩支球隊所帶來的問題,而是我們需要反思現在球壇已變成甚麼光景。就算巴黎聖日耳門及RB萊比錫忽然自行解體,又代表這些問題都會隨之而消失嗎?或許問題的始作俑者一直都不是球隊,而是縱容這些事情的上層組織。早在2010年,國際足協已在眾多反對聲音下允許卡塔爾舉辦2022世界杯,結果當地工人為了興建新球場日夜趕工,以致勞工受壓榨的情況變得更嚴重。到了2015年揭發的國際足協大型貪污醜聞,會長白禮達及副會長柏天尼皆涉及到事件當中。又看最近由曼城受引起的FFP爭議,先不論誰對誰錯,但FFP明顯不是一條有效且完善的規例,但就主宰著所有歐洲球會的發展。種種的跡象都顯示,現時管治足球世界的組織是腐敗無能的,無法帶領球壇走上正軌,或者他們才是殺死足球的真正兇手。
討厭這兩支球隊是絕對正常的,畢竟足球是一項非常情緒化的運動。不過我們亦要看清事情的核心所在,將整個球壇的問題歸咎於這倆隊身上亦未免太抬舉。在資本主義的大前題下,足球世界過度商業化是必然的進展,也看不到未來有減弱的趨勢,很多較年輕的球迷(包括筆者本人)早已視之為常態。足球早就回不去了,問題是接下來的路如何走。到底會每況越下,還是開墾出全新的道路?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如果你中意呢篇文,希望你可以like埋我個facebook page,多謝各位大佬!
Blu波pen:
https://www.facebook.com/blueballpenh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