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撞更勝技術的「克羅地亞二隊」

World Soccer 於 13/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世界盃即將上演「英超一隊 vs 英超二隊」的季軍戰,但今屆焦點一定落在首次晉身決賽的克羅地亞身上。或許你不知道,世界盃還有一支「克羅地亞二隊」,曾與「一隊」在小組碰過正著,最終阿二更踢走老大,晉身十六強。

這班球員不穿克羅地亞傳統的紅白格仔衫,只披繡有袋鼠及駝鳥徽號的黃金戰衣上陣,因為他們是克羅地亞裔的澳洲國腳。

克羅地亞足球風格始終如一:崇尚進攻,重視技術,喜歡傳球、控球。克羅地亞人的足球天份,彷彿流在血脈中,即使星散於異鄉,也繼續發揚光大。

在足球不算太流行的澳洲,克羅地亞裔移民成為足運發展一大動力。由克裔澳洲人主導的球會悉尼聯 (原名悉尼克羅地亞)、墨爾本騎士 (原名墨爾本克羅地亞),雖在半職業聯賽角逐,卻是澳洲國家隊的搖籃,源源不絕地培訓出「袋鼠兵」,不少更在歐洲球壇闖出名堂。這兩家球會為了淡化本身的族裔色彩,都改了新名字,感覺較本土化。
澳洲國家隊曾有不少成員出身自悉尼聯和墨爾本騎士,看會徽就知道是海外版的格仔兵團
澳洲足球得力於克羅地亞移民推廣發展,但「克羅地亞二隊」的踢法其實不似克羅地亞。澳洲人受到澳式足球 (欖球的一種) 影響,比較喜歡展示力量和勇於衝撞的風格,而在過去二十年,國家隊的教頭主要是荷蘭人和澳洲人,也非信奉格仔兵團那一家的戰術。

不少克裔澳洲球員都有雙重國籍,可以選擇代表「一隊」或「二隊」,前阿積士門將迪杜列卡 (Joey Didulica)、前哈化柏林後衛施蒙歷 (Josip Simunic)、前柏爾馬左閘施歷 (Anthony Seric),都是澳洲土生及育成的球員,其後都加入了克羅地亞世界盃大軍。

在上屆世界盃的澳洲大軍中,有七人是克羅地亞移民後代。今屆也有三人,除了隊長積甸歷 (Mile Jedinak) ,還有前鋒祖歷 (Tomi Juric) 和後衛迪基尼克 (Milos Degenek)。祖歷以往曾效力克羅地亞老牌球會薩格勒布火車頭。迪基尼克生於克羅地亞,但屬於在當地與克裔處於對立的塞爾維亞族,在世界盃出局後,迪基尼克加盟了塞爾維亞超聯冠軍貝爾格萊德紅星。
迪基尼克和祖歷現在是澳洲隊的好拍檔,上一代卻是克羅地亞的對立族群

澳洲國家隊歷年來的「袋鼠兵」,有47人是克羅地亞人的子嗣,七人當上國家隊隊長。

亞洲第一的鐵血隊長
澳洲隊長積甸歷沒有承襲克羅地亞人的技術流,但渾身充滿澳洲人的勇悍和豪邁,現為英冠阿士東維拉的中場主將。他出身自克羅地亞人球會悉尼聯,在克羅地亞的華拉斯甸獲得首份職業合約,但輾轉去到水晶宮,協助球隊重返英超並當上隊長,才成為海外知名的球星,2014年獲選亞洲國際足球先生,為歷屆唯一日、韓以外的得獎者。在今屆世界盃中,積甸歷有兩球進帳,兩個都是十二碼。總統要求轉會的「大水牛」
說到踢法硬朗和揚威英超,積甸歷仍及不上「袋鼠兵」前隊長維杜卡 (Mark Viduka),這名出道於墨爾本騎士的克裔澳洲中鋒,曾獲克羅地亞總統親自游說,回鄉加盟當地班霸薩格勒布戴拿模。「大水牛」維杜卡為該會連奪三屆冠軍,其後轉投蘇超些路迪,成為聯賽首席射手,之後在英超度過九個球季,先後效力列斯聯、米杜士堡、紐卡素,其中以列斯聯時期最為成功,與國家隊隊友基維爾 (Harry Kewell) 拍檔,成為一剛一柔的前鋒組合,為澳洲球員打開了英超之路,陸續登陸英超的波波域 (Antony Popovic)、史高高 (Josip Skoko),都是克羅地亞後裔。失落於曼城的「角鬥士」
曾代表澳洲上陣84場的比斯安奴 (Mark Bresciano),是意大利和克羅地亞混血兒,因利成便,選擇了到意甲發展,全盛期與另一澳洲國腳中場格拿 (Vince Grella),在柏爾馬合作無間。比斯安奴曾接近加盟曼城,已簽個人合約及報到操練,最後因過帳時間的問題而告吹。比斯安奴與同樣曾在曼城好夢成空的現役國腳穆爾 (Aaron Mooy) 一樣,是澳洲隊著名的死球專家,他在取得入球後,最愛擺出斯巴達克斯「角鬥士」姿勢慶祝。

墜落在曼聯的天才門將
曼聯在舒米高快將離隊的一季,找來了澳洲國門保斯尼治 (Mark Bosnich) 作為接班人。保斯尼治生於英格蘭一個克裔家庭,曾到澳洲參加悉尼聯的青訓,之後再到曼聯,由青年軍升上一隊,但最終被放棄。保斯尼治其後在阿士東維拉打響名堂,連續七個球季都有出色表現,獲得重返奧脫福的機會。可惜這是惡夢的開始,保斯尼治未能承受在大球會的壓力,加上紀律問題,從此一蹶不振,費格遜決定買入巴夫斯把關,曾經的天才門將,漸被世人遺忘。

施展「牛油手」的蜘蛛俠
與保斯尼治同期的卡歷 (Zeljko Kalac),又是一名出自悉尼聯的克裔澳洲門將,綽號「蜘蛛俠」,不過並非因為身手敏捷,而是他有2米02的身高,手腳幼長有如蜘蛛。卡歷曾在AC米蘭效力四個球季,由於迪達受傷而得到首次在歐聯上陣的機會,當季更成為歐聯冠軍一員。
在文首所述的2006年世界盃澳洲對克羅地亞比賽中,卡歷取代舒華沙 (Mark Schwarzer) 成為正選,但接球時「牛油手」令球隊失球,只能以2:2言和,幸最終澳洲仍能力壓克羅地亞出線。戰術大師的愛將
在同一屆世界盃,澳洲的「格仔幫」成員,還有四場全部正選上陣的中場古連拿 (Jason Culina)。古連拿的父親來自克羅地亞,是澳職著名教頭,曾執教悉尼FC和紐卡素噴射機,但對古連拿影響最深的是戰術大師希汀克。古連拿在荷甲效力燕豪芬的首個球季,於希汀克麾下奪得聯賽冠軍,當季希帥同時接掌了澳洲國家隊,順理成章地把愛將帶到世界盃,他自此亦成為了國家隊常客,還當上了隊長。


【 Totaalvoetba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Totaalvoetbal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