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門作賽一整季 對曼聯財政有多大影響?

足球財經 於 18/09/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在紐約交易所上市的曼聯剛公佈了 2020/21 年度的全年業績報告。大部份英超和歐洲球會經歷了差不多一整季閉門作賽,造成極大的損失,曼聯這份業績報告,可以讓大家窺探箇中影響(公告全文可按此參閲) 。

深入探討數字之前,有一點必須先理解。大部分球會年結日都定在五至七月期間,與正常球季時間大致吻合。但大家也知道19/20 球季部分賽事延至八月才完成,在會計制度下,有關場次所產生的收入亦只能押後在 20/21 財年入賬。換句話説,大部分球會 19/20 的業績,並不反映一個完整賽季的收入;相反,20/21 年度的賬目,就包含了多於一個完整賽季的數字。因此,大家比較一家球會兩個年度的差異時,要留意兩年賬目的可比較性受到這個因素影響。
曼聯 2020/21 全年總收入為 £494m, 比 2019/20 年度的 £509m 僅下跌不足 3%. 其中比賽日收入由近£90m 下跌至 £7m,充分反映整季閉門收入的影響。管理層向來引以為傲的商業收入,也錄得近 17% 跌幅,由 £279m 下跌至 £232m. 曼聯的公告將此歸疚於 20/21 未能進行季前海外熱身賽,與及因應疫情而與部分商業夥伴更改贊助條款。其中比較廣為人知的,是原定於今年六月底到期的 Chverolet 贊助合約。雖然曼聯的球衣主贊助已經由 TeamViewer 取代,但曼聯在年初公佈半年業績時就已經公佈與 Chverolet 同意無償延長合作關係半年至本年底,期間在曼聯的主場和各媒體仍然可見 Chevrolet 為球會夥伴之一。
整體較為溫和的跌幅,全靠電視播映收入大幅上升近 82% (由 £140m增至£255m) 抵銷其他收入的下跌,當中原因,除了上文所提及的入賬時間點因素外,亦有賴曼聯獲得參加歐聯分組賽資格帶動 (對比 19/20 球季一開始就從歐霸分組賽起步),可謂意料之内。
轉看開支,總營運開支£538m, 比上年度 £522m 上升約 £16m, 其中薪酬開支佔 £323m (2019/20: 284m), 上升超過 13%, 主要因為球隊上年度參加歐霸,部分球員合約的薪酬調整條款生效;20/21 重返歐聯,薪酬回復正常水平而已。

全年稅前虧損 £24m, 相比上年度 £21m 稍微擴大,但值得留意的是,曼聯在本年度錄得一筆達 £49m的財務收入 (Finance Income), 這項目上年度僅得 £1.4m, 絕大部分其實源自以美元結算的債務。曼聯以英鎊記賬,本年度英鎊對比美元升值,意味即使債項以美元計算本金不變,但兌換成英鎊時金額比上年度少,兩者之間的匯兌差異就是佔財務收入的絕大部份,與曼聯本身經營活動無關 (2016 年英國脫歐公投後英鎊大幅貶值,曼聯當年亦因此錄得大額的賬面匯兌損失)。

至於稅後虧損,就令人異常詫異,全年金額竟高達 £92m, 比上年都 £23m 上升幾倍有多。原來這和英美兩國企業所得稅稅率變動有關。曼聯在 2013 年重新上市前進行企業重組,因為新架構而令整個集團有機會被美國徵稅,而重組所產生的商譽衍生出賬面需計提的賬面遞延稅項資產 (Deferred Tax Assets). 年内因應兩地稅例變動,導致有關遞延稅項資產需作出減值,因此在本年度内產生一次性的賬面減值開支,和上文提到的匯兌差異一樣,和正常的經營活動無關。若果有媒體嘗試以曼聯這筆巨額稅後虧損大做文章,大家看過了這篇分析起碼也理解到背後是什麽一回事,免得被傳媒誤導。
撇除上述非經營活動的賬面溢利和損失,曼聯全年的經營表現與整體球市大環境狀況大致吻合,雖然談不上理想,但也絕非太壞。隨著 21/22 球季英超全面回復讓球迷入場,各家球會都能重獲門票收入,這對向來比賽日收入佔比較重的大球會而言何謂一場及時雨。而曼聯今季在夏季轉會窗也相對活躍,除了高價簽入辛祖和華拉尼外,也在最後關頭把 C 朗迎接回歸。向來都說球衣銷售不可能抵銷球星天價轉會費和薪酬,但關乎 C 朗宣佈重歸曼聯後全球曼聯球迷瘋搶球衣的情況,不少評論都預計曼聯有望從球衣銷售的分成賺回接近甚至超越 C 朗轉會費的收入。加上 C朗效應勢必令曼聯更受各大贊助商注意,曼聯和 Aon的卡寧頓訓練基地冠名合約在本年六月已經到期,有指受歐超聯事件影響,本來將近談好的新贊助合約因此拉倒,現在也可能受惠於 C 朗回歸,再次重現希望。曼聯若能同時把握這次機會改善場上的表現,未來數年的發展可望穩步上揚,不至於被兩大宿敵曼城和利物浦超越。

各位想追蹤更多足球界嘅財經新聞,可以like 足球財經嘅 Facebook 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曼聯  朗拿度  閉門作賽  華拉尼  辛祖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