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軼事 - 非一般的險簽

足球財經 於 19/08/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每逢轉會窗開啟,球員轉會謠言滿天飛,其中不乏一些看似真實程度極高的傳聞,最終也沒有實現。近年球迷把這些球員稱作”險簽”,曼聯和阿仙奴的”險簽”名單,更謂星光熠熠,陣容鼎盛。不過,今次筆者要介紹的並非球員,而是班主 - 一個”險簽”的班主。

或許對紐卡素球迷而言,險簽班主可謂見怪不怪。多年來紐卡素傳出易手傳聞,甚至今年夏天盛傳阿聯酋皇族收購,最終都沒有下文。但相比曼聯這位險簽班主,紐卡素多年來的潛在買家可謂小巫見大巫。

1989年8月19日的1989/90球季英甲聯賽開鑼日,曼聯在奧脫福球場主場迎戰當季衛冕冠軍阿仙奴。正當開賽前球迷在等待球員出場熱身之際,一名身型略胖,束了鬍子並穿上整套曼聯運動服的中年男子,突然帶著一個足球從球員通道走出來,從中場線一直用頭和腳不著地控球至禁區附近,並對著空門把皮球射進網。球迷們雖然還未搞清楚是甚麼一回事,不少人還以為是曼聯不知從那裡簽來的新球員,立時報以熱烈的掌聲。這時,球場的廣播系統傳來了一段宣布 - 這人名叫米高·尼頓(Michael Knighton), 將會是曼聯的新任主席。
當年37歲的尼頓出身寒微,曾於年青時代成為高雲地利城的學徒球員,卻在簽約後不足一年受嚴重傷患影響,未能再追逐球星夢。尼頓後來選擇進大學繼續學業,畢業後進入了一間私立學校當教師,短短四年間以28歲之齡當上校長,時為1980年。到了1983年,尼頓更收購了學校。原來尼頓早於開始執掌教鞭後不久開始投資房地產,憑著出色的眼光為他賺來了第一桶金,更在1984年辭去教席,全身投入房地產投資事業。

到了八十年代末,尼頓已累積了不少財富,也令他開始夢想以另一種形式投入足球事業,尋找合適的收購對象。他先在1989年初看上了當時在丙組的保頓。雖然最終未能成功洽購,但卻從中認識了前保頓主席Barry Chaytow. Chaytow 把尼頓介紹了給當時曼聯的主席和大股東馬田•愛華士(Martin Edwards),促成了後來尼頓洽購曼聯一事。

談到這𥚃,必須先介紹一下馬田·愛華士的背景和曼聯當時的情況。生於1945年的馬田·愛華士,其父是於1958年慕尼黑空難後不久成為曼聯董事局成員的路易·愛華士 (Louis Edwards). 路易本身在曼徹斯特經營肉食供應生意,在五十年代起與當時曼聯領隊畢樹比爵士(Sir Matt Busby, 於1968封爵)熟稔,繼而獲推舉成為曼聯董事局成員。
(左起: 畢樹比爵士,波比查爾頓爵士和路易·愛華士)

起初路易持股不多,但從六十年代起不斷從其他小股東手上收集曼聯股份,加上他旗下的肉食公司在1962年成功上市,令路易和其家族逐漸成為曼聯的最大股東,並在1965年起成為董事局主席。路易的長子馬田年輕時讀書成績不甚了了,卻是一名運動健將,不過對欖球和木球的興趣大於足球。馬田於1970年以25歲之齡獲其父推舉成為曼聯董事局成員,並於1980年路易逝世後,接任董事局主席一職。適逢英格蘭足總於1981年尾改例,開始容許每間球會擁有不多於一名受薪董事,馬田也兼任了行政總裁一職。

馬田在當時大部份曼聯球迷心目中並不太受歡迎。八十年代和之前的英國球會,基本上甚少錄得盈利。馬田上任後,大力試圖把球會以更商業化的方式營運(本欄曾提及的收購籃球隊故事就屬一例),雖然改善了曼聯的財政,球迷卻不大受落。而八十年代中期,英國球壇經歷了一段黑暗時期。先是自1985年起,全部英格蘭球會受利物浦的希素球場事件拖累,被禁止參加歐洲賽五年之久,嚴重打擊英格蘭球會的收入;到了1989年,希斯堡球場事件更能英格蘭球圈墮入一片愁雲慘霧,所有頂級球會被政府勒令球場取消企位區,改為全坐位設計,令球場容量大跌之餘,球會更要承擔高昂的改建費用。加上曼聯在八十年代戰績並不特別理想,球會自1967後,已經廿多年未嘗染指聯賽錦標,球迷也開始對1986年接任領隊的費格遜漸趨不滿。更甚的是,曼聯為了集資於1979年進行了一次頗具爭議性的供股計劃,愛華士家族從銀行借來了六十多萬鎊,到了1989年,連同滾存利息欠款已接近一百萬鎊,對馬田本人造成極大壓力。尼頓的出現,正好給予馬田一條理想的出路。(米高·尼頓和馬田·愛華士)
馬田和尼頓在1988/89球季完結後不久初次見面,尼頓提出以一千萬英鎊收購馬田手上持有曼聯約50%的股份,並將向其他股東提出全面收購,相等於曼聯估值定為二千萬英鎊(計及通脹,約相當於2018年£48.9m),另外承諾會額外注資為奧脫福的改建工程提供資金。對馬田而言,除了可清還銀行欠款之餘,還足以享受下半生無憂的生活。雙方最終於7月尾1989/90球季開鑼前簽定協議,尼頓可於最遲1989年9月20日行駛認購權完成收購馬田的股份。英國傳媒於開季前兩日報導有關曼聯易手消息,據報當時普遍曼聯球迷都對消息甚為歡迎。費格遜爵士後來在他的自傳中提及此事,表示自己雖然和馬田關係不俗,卻理解馬田認為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改變球迷對自己的看法,把股份賣掉或許是一種解脫。

聯賽開鑼日開賽前,馬田正在包廂中招待賓客,並沒有親眼目睹尼頓表演球技的這一幕,但後來從新聞看到片段,可謂氣得七孔生煙。畢竟交易尚未完成,尼頓提早公布自己將成為新任主席,無疑令馬田十分尷尬,亦令馬田開始懷疑尼頓本人的信譽。至於費爵爺,他憶述當日與球員進行最後的賽前指令後,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與阿仙奴領隊格拉咸喝茶寒暄。球衣管理員突然衝進來告知電視正在播映的畫面,他只能對著格拉咸苦笑。(費格遜爵士和米高·尼頓)

馬田的懷疑不消多久就被證實。尼頓一直向外表示收購曼聯一事完全由他獨力進行,但傳媒透露原來尼頓背後尚有最少兩名英國富豪支持,而非尼頓一人行事。可是在離原定成交日前一星期,該兩名富豪據傳因與尼頓未能就股權分佈達成共識而退出交易。這下子可令尼頓著急了,於是他便拿著自己找會計師所做,含有大量曼聯機密資料的盡職審查報告找尋其他投資者。這一舉動觸碰了曼聯一眾董事的神經,擔心一旦報告外泄,會令一眾競爭球會掌握曼聯球員合約細節等重要資料。幸好,曼聯的律師團隊發現馬田和尼頓所簽定的合約中,含有保密條款禁止尼頓向外泄露相關機密資料。馬田於是入稟法庭向尼頓發出禁制令,並獲得勝訴,令尼頓更難尋找投資者。最終雙方達成和解,馬田提出讓尼頓加入曼聯董事會,換取尼頓放棄收購計劃。

尼頓出任曼聯董事三年,在1992年決定收購當時的丁組球會卡利爾聯(Carlisle United)而辭任,後來更在1997把領隊辭退後,自行兼任領隊15個月之久,令人嘖嘖稱奇。至於曼聯,這齣鬧劇無疑令球會成為球圈的笑柄,也令曼聯一眾董事決定把曼聯上市,最終在1991年6月成功以£47m (2018年現值約£99m) 估值於倫敦交易所掛牌,反映當時馬田接受尼頓的開價,把曼聯價值嚴重低估了。

三十年過去,若果當日尼頓成功入主紅魔,曼聯又會變成甚麼模樣呢?

參考資料:
David Crick & David Smith (1990), “Manchester United - the Betrayal of a Legend”;
Martin Edwards & Robert Sellers (2017), “Red Glory: Manchester United and Me”;
Alex Ferguson (1999),”Managing My Life - My Autobiography”
艾雲豪(2016), “誰偷走了紅魔?”

各位想追蹤更多足球界嘅財經新聞,可以like 足球財經嘅 Facebook 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曼聯  險簽  費格遜  班主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