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苟淺談]橘越淮為枳的普巴︰為何法國vs曼聯的普巴,表現大相逕庭?

拾苟說足球 於 23/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古語「橘越淮為枳」,源於春秋時代「晏子使楚」的故事,內容不敍,其意思大約是「橘生長在淮河以南就是橘子;生長在淮河以北則變枳(枳較苦)了。同樣的種子,在不同的環境之下,生產出來的結果也不一樣。」

(換成今日比較易明的句式,就是「同一間酒店房…」)


法國普巴今屆世界盃表現相當可人,雖然風頭未及初出茅廬的麥巴比,但普巴可說是法國陣中最核心、最重要的一員。這和上季在曼聯時不停被質疑其身價的普巴,可謂判若二人。

早在「啟示錄」一文中,小弟已簡述法國和曼聯陣中的普巴之別,今日在ESPN看到著名足球戰術家Michael Cox撰文,和小弟之見略同,僅節錄於此、加上個人觀點和大家分享分享。

首先,要了解到,普巴在法國的戰術功能和曼聯的最大分別。

1. 分工排陣

普巴在法國的4-2-3-1陣容中放在「2」之線上,夥拍著簡迪鎮守中路;曼聯的4-1-2-3或4-2-1-3中,也有類似簡迪角色的高覆蓋率防中︰馬迪。

但兩者最大分別,是法國的「3」攻中之一的馬杜迪在普巴上前時會回防、但曼聯陣容中沒有這個角色--不論是連加特、馬達、山齊士,也沒有馬杜迪的回防效率;而如果曼聯用靴里拉或費蘭尼,功能上會比較完整,唯一、亦是最大問題,是攻擊質素始終差一截。

2. 比賽節奏
再度回顧一下,普巴在今屆法國世界盃最大的責任,是轉守為攻。以下是舊圖,不過既有重溫價值就不妨重用一下。

國際賽節奏普遍比球會賽慢,轉守為攻的工作較容易--大有時間可以check shoulder(檢查肩後人)、轉身、找隊友、思考人生、度位、傳球。看上圖法國對克羅地亞的決賽片段,雖說克羅地亞在搶攻,但中場的壓力也未免太弱了--而且大家也知道普巴的能力和作用。

想像若對手是高普的利物浦或普捷天奴的熱刺,shoulder都未check完,對手已經有兩個來到夾擊了吧。

當然,普巴有足夠的個人能力去擺脫一個、甚至兩個意圖緊纏的對手,但中場防守的功用,除了搶截皮球,另一重點是「做delay」(拖延),到普巴擺脫防守球員,最佳傳球的時機已經消逝。

3. 前線隊友

這一點說完,應該能引出大批反曼聯的球迷的嘲弄。就是要承認,曼聯前場的幾名高價引援實在貨不對辦。走下坡的山齊士vs如日中天的基士文先輸一仗;作為前場支點,盧卡古的第一腳(First touch)之慘不忍睹,亦完敗予「銀河唯一」基奧特腳下。論年輕一輩拉舒福特、馬迪爾,似乎暫還不能和麥巴比爭一日之長短。

當然,法國在大部份時間打順境波的情況下,總較容易在對手後場找到空位,這和曼聯通常遇到的聯賽對手不盡相同。無論如何,曼聯的前場隊友,的確比起法國是降級了不止一個層次。

解決方法

很悶,但連Michael Cox都說這句,大家就聽聽好了︰解放普巴。

在盧卡古被証明其能力不足以成為球隊核心之時,摩連奴只能倚靠普巴擔大旗,以解決曼聯攻擊力的問題。他必須令普巴加有動力、負上更多攻擊責任。

反之而言就是減少防務工作。費特(Fred)的加盟,就是要背負如馬杜迪在法國的工作--覆蓋普巴因攻擊而暴露的防守空位。重覆當年車路士三中場的陣式︰馬基利尼、艾辛、林柏特;變成馬迪、費特、普巴。

個人認為,另外還有一個要解決的問題。馬迪作為轉守為攻的第零點、或第一點,都不合格。他和普巴有同樣的護球能力,但他喜歡上腳的特性確耽誤不少時間。若然要等他「護」好皮球再傳給普巴打反擊實在太慢了。摩連奴要改善曼聯的反擊,可以請他參考簡迪的做法︰不要想太多,傳球給普巴。

當然,摩連奴連有太多要解決的問題。但相信他如何善用普巴的能力(而不是把他改造成如麥湯明尼一樣的工兵),會是他能否打破「第三季魔咒」的關鍵。


文︰請支持小弟的Facebook專頁-拾苟說足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