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睇波,我想講既係。

叫我皇馬名宿 於 07/04/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現時只要電腦在手,隨時在google搜兩搜,不難找到球賽的直播連結,睇波再用不等待電視台開恩。但人係犯賤,太易得到的,愈不懂珍惜。

記得小學時期是收費電視最黃金的年代,當年網速還未到1mb/s,看個線上短片也會不時停頓,勿論要觀看球賽直播。要收看球賽直播只能安裝收費電視,但父母非足球狂迷,怎會花錢在這些荒廢學業的事情上。我尚算幸運的一群,05/06是我第一年留意足球的賽季,當年的亞洲電視有直播歐聯所有賽事,小四的我從學校訂閱的報紙上看見當晚有皇馬對阿仙奴的十六強賽事,便嚷著要看球賽!或許那天母親心情好,沒有直接拒絕,只叫我背上三十個英文生字就讓我看球賽最後的十五分鐘吧。為了那十五分鐘,我二話不說就拿起生字簿背背背,連我媽也嚇了一跳。到了清晨五時,我媽果真沒有食言,來睡房喚醒我起床看球,睡眼惺忪的我起初還被電視的光線弄得我開不了眼,用了片刻才習慣。盡入眼簾的畫面是當時5條A時代的皇馬球員,碧咸 施丹 朗拿度 卡路士 魯爾,我像是置身現場般,與他們同步進行這一場賽事,很奇妙的感覺。雖然那場最後一球落敗,但這興奮的感覺卻在我心中停留了好幾日才散去,而亦是這場比賽令我成了皇馬的小球迷至今,一剎的悸動,已能令人纏上一輩子。

到了暑假,那年是世界盃年,亦是至今我感受到世界盃氣氛最濃厚的一次(02年還少不更事,否則那年該是更精彩)。賽事仍舊是由有線轉播,免費電視台只播揭幕戰,四強和決賽。雖則如此,但世界盃開幕前,兩台已播出不同的世盃特備節目,分析各組形勢等等,叫人不得不投進盛事的懷抱中。當時的我會到圖書館和大叔伯伯們爭報紙看,務必要掌握所有球隊的動態,那個要主動挖取資訊的時代與現時被餵食資訊的新世代真的大相徑庭。但無論是媒體的關注度,各企業的宣傳(還記得麥當奴推出了抽卡遊戲,只要你抽中的國家勝出比賽就可以換食物),社區的關注都比現時熾熱得多。我到現在仍可以背出當年32隊的分組名單,但之後的10, 14甚至18年世界盃,我都記不起來了。

當時明知道免費台沒有直播,但到比賽開始時也會看看每個免費台會不會意外播出這場賽事,當然願望無不落空。直到有天父母和我慶生,節目是帶我到茶餐廳看德國對瑞典的十六強賽事!那個環境又與獨自在家看球不同了,全部人一起歡呼的畫面,那個氣氛真的不能言喻,一口咬著沙嗲肉串和西多士,眼睛不忙瞪著屏幕,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精采片段。不是很隆重,不是很物質,但卻是至今其中一個最深刻難忘及回味的生日回憶。然而那時的茶記街也因為網上直播興盛而式微,再也回不到當時了。

由那年開始我愛上足球,但好景不常的是剛好踏入了免費電視直播足球的寒冬,基本上四大聯賽,歐聯等都沒有轉播權。但當免費電視台有時有某些次級賽事的直播,我都會追著觀看,如TVB最喜愛播的荷甲、港甲,亞視會播的德國盃等等,有一陣子我真的變了荷甲專家,燕豪芬、阿積士、飛燕諾的球員我都非常熟悉!因為每一場直播都得來不易,所以會更珍惜和享受這場直播。若果想知道其他主要賽事的賽果,當時有一個方法,就是報章提供的球賽查詢熱線(我通常打東方日報的27962796,剛試打了一次已變了另一公司的電話了),通常在球賽結束一小時後就會更新賽果,所以我會把家中的電話放在床頭,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查賽果,這可是一個令人很緊張的幾分鐘。最深刻的是06/07賽季,當年皇馬和巴塞在西甲惡鬥到最後一輪,我在深夜打電話查賽果得知皇馬贏得闊別四年的聯賽冠軍時,真的感動落淚,到現在我都不能相信自己竟然可以聽電話聽到流淚,有點誇張。

沒多久,上網速度愈來愈快,100mb/s的下載速度已是等閒之事,網上直播由我中一那年開始已經非常普及,電視台的次級聯賽直播亦再沒那麼吸引了。所有賽事直播都變得垂手可得,人就不會再重視了,慢慢地自己像是變了大爺般,「戲碼太弱了,不看」,「開賽時間太夜了,不看」,「要打機呢,不看了」,再不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珍而重之的一部份。哈,我想若果球賽直播是我的女友,她此刻該會很憎恨我這負心漢。但我還是很喜歡妳啊,只是和妳在一起的時候沒起初那麼興奮而已。再找回這股興奮的感覺已經要去到上年現場看世界盃和皇馬主場看球的經歷,果真,男孩總是愛新鮮感吧。儘管擁有愈來愈多物質,愈來愈多的睇波經歷,但我還是惦掛那個因著15分鐘球賽而悸動的自己。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睇波故事  球迷  皇家馬德里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