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腩的味道——迎接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上)

寸咀足球組 於 26/04/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首屆歐洲國家聯賽完了,2020年歐洲國家盃受2019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影響順延一年,外圍賽附加賽能否在2020年上半年內完成也是疑問,更遑論原訂在9月展開的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魚腩的味道》是從歐洲國家聯賽應運而生的專題系列,專門研究D 級聯賽球隊;寸咀哥先後發表了《魚腩的味道——格魯吉亞篇》、《魚腩的味道——拉脫維亞篇》、《魚腩的味道——哈薩克篇》、《魚腩的味道——白俄羅斯篇》、《魚腩的味道——盧森堡篇》、《魚腩的味道——阿塞拜疆篇》、《魚腩的味道——科索沃篇》、《魚腩的味道——亞美尼亞篇》,以及《魚腩的味道——馬其頓篇》,其中格魯吉亞、白俄羅斯、科索沃與馬其頓(2019年起國名改為北馬其頓)成為分組冠軍,不單在新一季升上C 級聯賽,更直接晉身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附加賽。不過,歐洲足協檢討歐洲國家聯賽賽制後決定「搬龍門」,哈薩克、盧森堡、阿塞拜疆、亞美尼亞與摩爾多瓦因此得益升上C 級聯賽,本來降班的愛沙尼亞、立陶宛、塞浦路斯與斯洛文尼亞得以留級,拉脫維亞「斯人獨憔悴」留在D 級聯賽。2020年至2021年歐洲國家聯賽抽籤後,《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專頁預告《魚腩的味道》系列將探討愛沙尼亞、立陶宛、黑山、塞浦路斯與摩爾多瓦,時間許可的話亦探索更「肥美」的魚腩;然而足球形勢不斷在變,寸咀哥認為在開展新分析,有必要跟進一下「舊面孔」從首屆歐洲國家聯賽至今的現況。
拉脫維亞(世界排名:137;ELO:1254)

拉脫維亞承接2017年只有一勝的弱勢,2018年及2019年同樣是一勝多敗,世界排名反覆向下,ELO 評分自首屆歐洲國家聯賽起共跌78分,惟該隊跌破歷來最低排名148位的機會不大,因為在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一組,拉脫維亞將遇上法羅群島、安道爾與馬爾他,就算拉脫維亞與安道爾重演首屆賽事兩度交鋒俱互交白卷的情景,該隊面對法羅群島與馬爾他仍是坐和望贏。拉脫維亞於首屆歐洲國家聯賽同樣被編入D 級聯賽第一組,除兩度不敵格魯吉亞外,面對安道爾及哈薩克合計四戰全和,芬蘭裔領隊Mixu Paatelainen 為此問責下台;2019年3月,前斯洛文尼亞領隊Slaviša Stojanović 接掌拉脫維亞,領兵出戰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結果球隊在G 組首九輪賽事全敗,直至最後一輪的例行公事才能小勝奧地利。《魚腩的味道——拉脫維亞篇》指出這支波羅的海的踢法頗似北歐球隊,Stojanović 除擅於運用穩守突圍外,2017年曾經執教拉脫維亞聯賽新興勢力里加 FC 近半季,對麾下球員優劣之處絕非一無所知,惟他始終找不到理想陣容;Stojanović 任內把更多里加 FC 球員帶到國家隊,例如重召右翼Vladimirs Kamešs,以至提拔門將Roberts Ozols、右閘Armands Pētersons、中堅組合Antonijs Černomordijs 與Elvis Stuglis,以及右翼Vladislavs Fjodorovs,但他們不足以協助堵塞拉脫維亞兩側防守漏洞及兵源不足問題,進攻手段繼續流於單調,自然難為球隊「止血」,Stojanović 亦難逃撤職厄運。

2020年1月,拉脫維亞足總宣佈21歲以下國家隊領隊Dainis Kazakevičs 升格為國家隊主帥,不失為治本的方法,畢竟這位將滿40歲的領隊已有十五年執教經驗,而且剛才提及的Černomordijs、Stuglis 與Fjodorovs,還是中堅Kristers Tobers、進攻中場Mārtiņš Ķigurs、左翼Andrejs Cigaņiks、前鋒Roberts Uldriķis 等年青成員,甚至是首席前鋒Valērijs Šabala 以及進攻主力Jānis IkaunieksDāvis Ikaunieks 兄弟,都是Kazakevičs 曾經重用的小國腳,加起來形成活力十足的新班底,有利拉脫維亞加快重建,唯獨是門將接班問題有待解決。在一眾年青球員中,身高達1.98米的Uldriķis 是市場上唯一具備身價的拉脫維亞球員,儘管他只是瑞士超球隊錫永的後備前鋒,Šabala 狀態轉沉明顯影響拉脫維亞的得分能力,同樣在波乙發展的Vladislavs Gutkovskis 近月長居國家隊正選卻未有入球進帳,變相為Uldriķis 創造上位機會。此外,剛滿20歲的進攻中場Daniels Ontužāns 早前從拜仁慕尼黑二隊轉投聖加倫,過去是拜仁慕尼黑青年軍常規成員之一,可惜近兩年因較多傷患致影響發展,2019年中已經直接成為大國腳,證明潛力非凡,相信能在Kazakevičs 慣用的4-2-3-1陣式下盡展所長。
哈薩克(世界排名:118;ELO:1361)

老實說,哈薩克足球進展不大,就算獲國家主權基金支持的艾斯坦拿已經成為歐洲賽常客,哈薩克要成為歐洲球壇值得尊重的對手,仍有一點距離。《魚腩的味道——哈薩克篇》提到哈薩克政府積極參與足球事務,看到國家隊在首屆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一組僅得一勝三和兩負,包括兩度不敵格魯吉亞,還有作客被安道爾迫和,哈薩克足總隨即向領隊Stanimir Stoilov 問責,這位保加利亞領隊及後亦離開艾斯坦拿。聽起來哈薩克是專權管治的活生生例子,實際上該隊有能力踢得更好,例如第一組第四輪淨勝安道爾四球一役,正是哈薩克轉投歐洲足協以來對歐洲球隊的最大勝仗,在歐洲奮鬥了十六年才有一仗大勝四球,難怪Stoilov 偶有失手即成犧牲品。更重要的是,Stoilov 主政期間,前任哈薩克領隊Talgat Baysufinov 只是調任為21歲以下國家隊領隊,到2019年1月哈薩克足總確認捷克裔領隊Michal Bílek 的任命時,Baysufinov 隨即調回管理大國腳的教練團,Bílek 新官上任即遇到制衡,日子不易過。不過,昔日Bílek 執教捷克國家隊四年間長期捱罵,但球隊在2012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爆冷殺入八強,這位捷克名宿就算戰術風格偏向保守,佈陣上往往能夠對症下藥,因此他不單保住自己的帥位,2020年起更兼任艾斯坦拿領隊。

哈薩克在Bílek 麾下改用3-5-2陣式,於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I 組的成績是三勝一和六負,不敵比利時與俄羅斯、兩勝聖馬力諾是意料中事,對塞浦路斯與蘇格蘭各敗一仗才是關鍵所在;哈薩克的世界排名趨勢穩定,ELO 評分自首屆歐洲國家聯賽至今下跌8分,若要突破上升阻力,必先提高跟同級對手交鋒的勝算。嚴格而言,Bílek 並非拘泥於3-5-2陣式,更多時候調節為3-4-2-1陣式,顯然是針對哈薩克球員回防慢的老毛病;或許Bílek 認同哈薩克與艾斯坦拿不該混為一談,他進一步平衡球會成員分佈,包括增補卡拉干達門將Igor Shatskiy、卡爾薩中堅Aleksandr Marochkin、捷迪蘇中堅Olzhas Kerimzhanov、今季從奧達巴斯改投杜保爾的中堅Temirlan Erlanov、比斯查左閘Yan Vorogovskiy、卡拉特右閘兼防守中場Aybol Abiken、中堅Nuraly Alip 與前鋒Abat Aimbetov,以及杜保爾右翼Maxim Fedin,還少不了重召受盛名所累的中場指揮官Alexander Merkel;這並不代表Bílek 冷落艾斯坦拿成員,中場Yuriy Pertsukh 完成外借返回艾斯坦拿後不單越戰越勇,更成為Bílek 的新寵之一。

現代3-5-2陣式或3-4-2-1陣式的翼衛組合往往是一閘一翼,Bílek 堅持傳統二閘佈局以便靈活調度,令球隊失球數字稍降,自然贏得哈薩克足總的支持,唯一問題是像Vorogovskiy 般的年輕側擊好手不多,領隊仍未考核Abiken 扼守右路的能耐,到Dmitri Shomko 等老臣子退場時,或可能出現接班危機;哈薩克中堅的接班問題同樣迫切,Kerimzhanov 與Marochkin 分別已經30歲與29歲,跟Yuriy LogvinenkoSerhiy Malyi 等國家隊主將同期,不難明白能夠串演右閘的Erlanov 是何其重要,當然Alip 加快成熟的話更符合哈薩克的利益。鑑於 三中堅加二閘成為哈薩克的排陣基礎,Bílek 難免放棄一些翼鋒人選,惟寸咀哥相信可鋒可翼的Roman Murtazayev 遲早再獲徵召;雖說3-4-2-1陣式更能釋放進攻中場Baktiyar ZaynutdinovBauyrzhan IslamkhanAskhat Tagybergen 的威力,Zaynutdinov 更是連續兩年各有三個國際賽入球,成績媲美已故名將Viktor Zubarev,但哈薩克鋒線火力不足問題仍未完全解決,單靠Zaynutdinov 後上攻門不夠,而且Murtazayev 本身是身形高大且有把握力的翼鋒,移前掛帥不成問題。Aimbetov、Fedin、卡拉特左翼Yerkebulan Seydakhmet、PFC 索契右翼Akmal Bakhtiyarov、卡拉干達右翼Oralkhan Omirtayev 都是哈薩克下一代進攻人才,但他們的進度暫時令Bílek 不太放心,因此前鋒Aleksey Shchotkin 依然是前線開路首選。看到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C 級聯賽第4組的抽籤結果,哈薩克要出線並非不可能,只要擊敗白俄羅斯,阿爾巴尼亞與立陶宛未必攔得住哈薩克。
盧森堡(世界排名:98;ELO:1340)

Luc Holtz 即將執教盧森堡滿十年,百般滋味在心頭;十年間,盧森堡由世界排名倒數五十大變成順數一百大,在上屆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二組一度位列榜首,可是兩戰不敵同組出線大熱白俄羅斯,神奇之旅暫告一段落。身處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B 組,盧森堡明白自身實力難以抵擋葡萄牙、烏克蘭與塞爾維亞來犯,六仗未有大敗已算達成基本目標,面對立陶宛則取得一勝一和,最終名列小組第四位,結果並不意外,因而世界排名縱然滑落,ELO 評分自上屆歐洲國家聯賽至今僅跌4分。對一眾盧森堡國腳而言,只要在國際賽爭氣就有機會打進歐洲五大聯賽,於是梅斯作為盧森堡球員跳板的角色逐步減退,在德國發展的盧森堡球員越來越多,距離盧森堡首都才一小時車程的比乙球會維爾頓也大幅增添盧森堡球員,甚至像主力翼鋒Danel Sinani 即將進軍英超加盟諾域治,亦不再是奢望。Holtz 可以帶領現有的班底跳得更高嗎?理論上可以,實際上是每個環節皆不容有失。

作為歐洲小國,盧森堡人力資源有限,《魚腩的味道——盧森堡篇》提及的摩德查格青訓基地就是維持該國足球的可持續發展,如今第一代畢業生已經成為大國腳,但這條生產鏈可以擴大國家隊球員庫嗎?細看2019年首次代表盧森堡上陣的大國腳,中堅Vahid Selimović 其實從塞爾維亞手上搶回來,如無意外是下一代盧森堡後防核心成員之一;進攻中場Kevin Holtz 則是領隊的兒子,近幾年一直是艾特貝魯克的進攻命脈,父親偶然偏私情有可原。老牌翼鋒Daniel da Mota 與前鋒Aurélien Joachim 離國際賽退場之期不遠,屆時將是盧森堡一個足球時代的終結,究竟是Holtz、UT佩唐日左翼Artur Abreu、科拉右翼Ken Corral 一類長期被國家隊冷落的好手補上,還是加快擢升小國腳?領隊的答案顯然是後者,否則既不會偶一徇私,也不會把從維爾頓外借至杜迪蘭治的門將Tim Kips、紐倫堡中堅Seid Korac、科隆中場Mathias Olesen、基維辛迪進攻中場Clayton Duarte、緬因斯前鋒Alessio Curci 等小將提早升格。盧森堡有條件打造自己的「黃金一代」,除了越戰越勇的Sinani 外,從基輔戴拿模外借至安卡華高古的左翼Gerson Rodrigues、Thill 家族的老二Olivier Thill 與老三Vincent Thill、緬因斯中場Leandro Barreiro、年青人防守中場Christopher Martins 以至Selimović 等都是未滿25歲的後起之秀,等閒歐洲球隊跟盧森堡鬥快隨時自討苦吃,因為尚攻的Holtz 在指導快攻方面頗有心得,而且該隊的隊形越來越好。盧森堡的下一項任務是挑戰歐洲國家聯賽C 級聯賽第一組,論實力跟阿塞拜疆、黑山與塞浦路斯拉成均勢,且看今次能否成功突圍。
阿塞拜疆(世界排名:114;ELO:1376)

在《魚腩的味道——阿塞拜疆篇》中,寸咀哥強調德國名帥Berti Vogts 與克羅地亞名宿Robert Prosinečki 為阿塞拜疆打好基礎,令球隊有力在歐洲一戰;到了2020年,阿塞拜疆不單未能任命新帥,還有初步跡象被打回原形。當代阿塞拜疆球王Gurban Gurbanov 帶領卡拉巴克殺入歐洲分組賽,但卡拉巴克模式移植至國家隊是成效不彰;首屆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三組,科索沃以不敗姿態出線,阿塞拜疆需要負上一定責任,一方面該隊只能兩度迫和馬爾他,另一方面是該隊最後一輪慘吞科索沃四蛋黯然出局,Gurbanov 難辭其咎,唯有下台。2019年2月,阿塞拜疆足總任命Nikola Jurčević 主管國家隊,這位克羅地亞領隊曾經兩度執教薩格勒布戴拿模,惟其執教生涯長期擔任好友Slaven Bilić 的副手;Jurčević 一向專責部署進攻,而且阿塞拜疆整體傳送質素有點進步,理論上雙方合作可以產生正面的化學作用,結果阿塞拜疆在友誼賽保持不敗,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E 組卻以一和七負敬陪末席,僅成功迫和克羅地亞,面對威爾斯、斯洛伐克與匈牙利悉數落敗;究竟是Jurčević 高估了阿塞拜疆的進度,還是該隊技至此已?

撇除主場以一比五不敵斯洛伐克,阿塞拜疆在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繼續發揮一貫的耐力,只是技不如人,因此世界排名回到歷史平均水平符合預期,ELO 評分自首屆歐洲國家聯賽起累計下跌27分,亦屬順理成章。Jurčević 嘗試平衡本土球會成員在國家隊的佔比,例子有施拉門將Emil Balayev 與防守中場Elvin Jamalov、沙巴巴庫中堅Bahlul Mustafazade、沙巴爾左閘Shahriyar Rahimov、尼菲治巴庫左閘Anton Krivotsyuk、右閘Omar Buludov 與前鋒Mirabdulla Abbasov、克斯拉左翼Vusal Isgandarli 等,其志可嘉,惟卡拉巴克始終坐擁大量本土人才,除了門將Shahruddin Mahammadaliyev、右閘Abbas Huseynov 與中堅Rahil Mammadov 外,近期獲球會力捧的中場Ismayil Ibrahimli 晉身大國腳指日可待。

阿塞拜疆初步完成換血,像Rahimov 般到30歲才成為大國腳是特例,惟後防仍需磨合,較具經驗者仍然用得上;同時,短期內阿塞拜疆不太可能增補當打的歸化球員,無論本土球員或混血兒均不乏上位機會,但這批生力軍能夠肩負重任嗎?Jurčević 在位時試過刻意收起巴西裔歸化球員Richard Almeida,但這位中場大腦實力超班,拿捏節奏確有一手,現階段看不到其他阿塞拜疆球員可以追上其水平,比較接近的仍然是Eddy;這位安哥拉與阿塞拜疆混血兒已是西乙中流砥柱,也是阿塞拜疆陣中難得的高大球員,本身搶截能力突出但略嫌過於勇悍,更要命是Prosinečki、Gurbanov 與Jurčević 同樣有誤用此子之嫌。其實,Almeida、Eddy 與防守中場Gara Garayev 加起來就是典型攻守兼備的中場鐵三角組合,應該不難調度吧!鋒線方面,Ramil Sheydayev 與2019年更改姓氏的Mahir Emreli 續有入球,特別是後者的助攻力持續進步,暫時紓減球隊進攻上對Dimitrij Nazarov 的倚賴,當然阿塞拜疆希望Rufat DadashovRenat Dadashov 作出更大貢獻,惟別期望太高。在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C 級聯賽第一組,阿塞拜疆的對手計有黑山、塞浦路斯與盧森堡,連場硬仗最能驗證一班年青人的本事。
亞美尼亞(世界排名:102;ELO:1451)

看到Henrikh Mkhitaryan 進一步鞏固亞美尼亞足球「救世主」地位,不難想像國家隊的成績裹足不前。在上屆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四組,亞美尼亞贏過馬其頓、直布羅陀與列支敦士登,可是Mkhitaryan 領銜向前兩者發動大報仇下,亞美尼亞始終後上出線失敗。再看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J 組,亞美尼亞完成首六輪賽事後三勝三負;最後四輪缺少傷出的Mkhitaryan,成績是一和三負,除了重演再遇列支敦士登和局收場,最後一輪作客被意大利狂勝九比一堪稱「國恥」,「裹足不前」的評價應該不算嚴苛吧!2018年底,亞美尼亞的世界排名再次跌出前100位,然而2019年總算贏了希臘與波斯尼亞各一次,因此排名變化不大,ELO 評分從上屆歐洲國家聯賽至今僅跌3分而已。「攻不銳,守不穩」是亞美尼亞足球的寫照,寸咀哥在《魚腩的味道——亞美尼亞篇》表明難以期望領隊Armen Gyulbudaghyants 可以改變大趨勢,最終他於亞美尼亞篤定緣盡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後離任;接任的Abraham Khashmanyan 曾於2013年至2014年執教亞美尼亞21歲以下國家隊,也曾帶領新興霸主艾拉斯克特橫掃本地錦標,他在希臘與意大利兩仗毅然把常用的4-2-3-1陣式改為5-4-1陣式,嘗試加強防守,卻落得慘淡收場。既然起用本地領隊總是所託非人,亞美尼亞足總於2020年再次聘用外籍領隊,西班牙老帥Joaquín Caparrós 走馬上任;Caparrós 人稱「蝙幅俠」,是西甲資深領隊,愛踢務實的防守足球,而且一向鍾情4-4-2陣式,2016年一度被視為接替Vicente del Bosque 出掌西班牙的黑馬人選,他可以扭轉亞美尼亞的弱勢嗎?

Gyulbudaghyants 與Khashmanyan 都是先教小國腳、後教大國腳,兩人加起來掌握了近七八年亞美尼亞後起之秀的底細,但真正引進的年青新血不過是左閘Arman Hovhannisyan、右閘Artur Danielyan、進攻中場Erik VardanyanPetros Avetisyan、左翼Edgar Babayan,以及前鋒Artur Miranyan,然而他們對亞美尼亞的重要性可能不及中堅André Calisir;後者是瑞典出生的阿述與亞美尼亞混血兒,現年29歲,如今已是瑞超的一線中堅,其攔截本領較能分擔首席中堅Varazdat Haroyan 的防守重任。相對Calisir,Gyulbudaghyants 較不重用分別留守哥倫比亞的右閘Jordy Monroy 與阿根廷的右翼Norberto Briasco-Balekian,或許跟兩人需要長途跋涉歸隊有關,然而兩人除懂得西班牙語外,同樣是跑動能力強,頗合Caparrós 的戰術需要,值得多加留意。假如亞美尼亞成功加入歐盟,Monroy 與Briasco-Balekian 或有較大誘因跑到歐洲發展,但地理問題不該是冷落兩人的理由,例如Monroy 適應串演中堅,已經方便球隊佈防;Briasco-Balekian 的功能多少視乎左翼Sargis Adamyan 與右翼Tigran Barseghyan 的角色而定,畢竟Adamyan 的表現跟在賀芬咸的發揮有落差,2019年更明顯給Barseghyan 比下去,若繼續測試兩人是否適合串演前鋒,倒不如再給Briasco-Balekian 一個機會。

多年來,亞美尼亞的攻擊線以Mkhitaryan 為首,加上巴西裔歸化進攻中場Marcos Pizzelli、防守中場Karlen Mkrtchyan、左翼Gevorg Ghazaryan、右翼Aras ÖzbilizArtur Sarkisov,以及前鋒Yura Movsisyan,一度引以自豪,可是Pizzelli 因傷正式退役,Özbiliz 與Sarkisov 不及當年勇,Movsisyan 於首屆歐洲國家聯賽再度發威後加入失業大軍,結果要長年被國家隊冷落的同輩Aleksandre Karapetian 臨危受命掛帥,可幸這位盧森堡聯賽入球機器轟入五球,暫時緩解亞美尼亞的得分問題。假如Adamyan 與Barseghyan 還是擔不起大旗,亞美尼亞復興的難度肯定有增無減;該隊即將在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C 級聯賽第二組遇上格魯吉亞、北馬其頓與愛沙尼亞,遇到的考驗必然較想像中為大。
至於有望晉身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格魯吉亞、白俄羅斯、科索沃與北馬其頓,寸咀哥將在下一篇逐一分析,敬請留意。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