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腩的味道——科索沃篇

寸咀足球組 於 04/1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歐洲國家聯賽展開前,有人問寸咀哥D 級聯賽應該留意哪一隊,當時的答案是科索沃,畢竟能夠吸引《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專頁特意發帖評論該隊在友誼賽的表現,當然內有玄機;四輪賽事後,科索沃在D 級聯賽第三組四戰兩勝兩和得八分,暫列小組首名。科索沃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的成績是十戰一和九負,按理在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不易左右大局,一年間成績突飛猛進殊非易事,莫非是轉勢先兆?2016年年底,《寸咀足球組》先後發表《歸化交叉點——科索沃,認祖歸宗很繁複》及《歸化交叉點——科索沃的下一著》,詳細審視科索沃足球的基礎,也是本篇《魚腩的味道》系列的引子,部分背景在此不贅,還請參閱前文;寸咀哥認為科索沃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的表現是遜於預期,在歐洲國家聯賽的表現才算發揮應有水準,該隊能否藉著歐洲國家聯賽以壯聲威,為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做好準備,甚至取得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資格?
科索沃(世界排名:137;ELO:1450;歐洲足協國家隊系數:9,950)

背景
每次談到科索沃的歷史,必須提及前南斯拉夫與阿爾巴尼亞,因為科索沃曾經是這兩個國家的屬土,若非科索沃於1946年重新納入前南斯拉夫範圍,絕不會出現今日科索沃跟塞爾維亞及波斯尼亞的敵對局面,甚至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基於保安理由,不讓科索沃跟塞爾維亞及波斯尼亞在世界盃外圍賽與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同組。相對而言,科索沃與阿爾巴尼亞源流相通,塞爾維亞是兩國的共同敵人,雖然經過數十年的分割後形成稍有不同的社會體系,甚至在足球發展上爭奪同一批人才,兩國的關係是相安無事,例如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期間,阿爾巴尼亞借用國家盃主場供科索沃作為主場。2008年2月,科索沃正式宣佈從塞爾維亞獨立,儘管最終成為聯合國成員國,目前未跟該國建立邦交的國家為數不少;在足球發展上,國際足協於2013年2月批准科索沃可跟其他成員國進行認可的友誼賽,2016年5月獲接納為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成員國,剛好趕及參與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科索沃成為國際足協成員國後才有正式,最初低見190位,如今排名137位,暫屬歷史高位;科索沃自完成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後,至今八戰六勝兩負,加上該隊在歐洲足協成員國中排名49位,只要成績持續改善,日後的世界排名不難再創新高。
印象

本土足球方面,科索沃在前南斯拉夫時代已有自己的聯賽,惟屬聯賽系統第五級的地區聯賽,在前南斯拉夫足球上不成氣候;由於財政實力所限,個別出色的科索沃人才往往被塞爾維亞球會收歸旗下,例如前南斯拉夫是1960年奧運足球金牌得主及歐洲國家盃亞軍,陣中有三位生於科索沃的球員Milutin ŠoškićFahrudin JusufiVladimir Durković,他們均從未效力科索沃球會;。前南斯拉夫解體後,無論是阿爾巴尼亞或科索沃人也想辦法出國求存,心理上仍然對家鄉有一定情懷;至於足球員選擇認祖歸宗還是成長地出賽,視乎個人的際遇而定。近代冒起的科索沃足球人才,既有土生的Lorik CanaValon BehramiXherdan Shaqiri 等,又有海外出生的移民如Taulant Xhaka 與 Granit Xhaka,他們均有參與協助科索沃成為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成員國的斡旋工作。因此,Shaqiri 與Xhaka 在2018年世界盃分組賽瑞士反勝塞爾維亞一役做出「雙頭鷹」(阿爾巴尼亞文:duart e kryqëzuara)手勢慶祝,儘管事後被國際足協裁定挑起種族仇恨而罰款,科索沃人與阿爾巴尼亞人普遍支持Shaqiri 的行為。
管治

過去,科索沃足協是前南斯拉夫足協以及塞爾維亞足協的分會,國家正式獨立後自然升格為總會。可是,北科索沃四個城市北米特羅維察、萊波薩維奇、茲韋錢及祖賓波托克是塞爾維亞人聚居地,不肯承認科索沃政府,如今成為不受科索沃及塞爾維亞政府管轄的自治地區,而這四個城市的球隊仍然是塞爾維亞足協會員,對科索沃足球發展不無影響。2008年2月,科索沃正式宣佈從塞爾維亞獨立,科索沃足協也迅速改選,結果由時任普斯天拿技術總監Fadil Vokrri 當選主席。Vokrri 是1980年代的前南斯拉夫國腳,是少數從本土球會打出名堂然後殺入歐洲一二線聯賽的科索沃球員,1999年科索沃戰爭結束後返回祖家管理普斯天拿,當選科索沃足協主席後一直是爭取國際認可的中堅份子;2018年6月9日,Vokrri 因急性心臟病逝世,享年57歲,就算得到國葬的禮遇,以後無法親身見證自己努力的成果。此後,科索沃足協選出前副主席Agim Ademi 接掌職務,然而在推廣國家隊的活動上,這位新任主席請來自己的兒子、科索沃樂壇巨星Capital T 助陣,政、商、體跨界別影響力的問題難免引起球迷的關注,尤其是科沃索獨立十年已經出現第四任總統,國民期望國家有發展之餘,也不想看到太多瓜田李下的事。

科沃索一向有心以體育建立軟實力,所以未成為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成員國前已經組成國家隊,正式獨立前先後由Muharrem Sahiti 與Vokrri 的舊同袍Edmond Rugova 掌帥,Vokrri 主政科沃索足協後請來另一位普斯天拿名宿及前領隊Kujtim Shala 接手。2009年7月,科沃索足協宣佈任命Albert Bunjaki 為新任領隊,同時邀請Sahiti 回歸教練團;Bunjaki 不是優秀的領隊,可以說科索沃那套進攻足球是Sahiti 幫忙制定的套路,不過他上任的象徵意義甚大,畢竟Bunjaki 是前南斯拉夫內戰的逃兵,總算跑到瑞典延續足球生涯,終有一日可以報效科索沃,才能說服更多海外同胞認祖歸宗。反過來說,就算Bunjaki 因球隊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成績欠佳而引咎辭職,純粹以此評定功過也不夠客觀,始終他不肯定自己親身游說的科索沃子弟兵何時獲國際足協批准過戶,球員成功過戶後也要時間融入戰術體系,不可能即時見效。從Sahiti 署任領隊,到Bernard Challandes 在2018年初正式上任,科索沃至今保持不敗,背後有什麼微言大義?
人腳

前文《歸化交叉點——科索沃,認祖歸宗很繁複》及《歸化交叉點——科索沃的下一著》提到科索沃海外人才分佈廣泛,阿爾巴尼亞、瑞士、德國、奧地利、挪威、瑞典、芬蘭等地均有值得游說認祖歸宗的球員,那麼該隊需要本土還是外籍領隊?Bunjaki 是本土領隊,但他在瑞典發展多年,接觸的足球不夠細膩,於是進攻比較像樣,防守漏洞相對明顯。Challandes 是瑞士裔領隊,目前兼任瑞士超班霸巴素利球探,過去曾經長期執教瑞士青年軍,也曾經執教大部分瑞士超球隊,因此對瑞士的阿爾巴尼亞裔與科索沃裔球員有深厚認識;雖然Challandes 執教亞美尼亞時成績奇差,但是該國足球體系自成一格,加上他從亞美尼亞下台後已獲科索沃足協垂青,可說是做足功課才正式上任,因此一針見血指出球隊防守不濟的老毛病。Challandes 上任後奉行球隊常用的4-2-3-1陣式,他偏好從瑞士游說科索沃裔球員認祖歸宗也是不爭的事實,然而他依然重用個別核心人選,隊長Samir Ujkani 就是好例子;今季Ujkani 轉投基古爾只能擔任第二門將,然而他肯放棄阿爾巴尼亞而投靠科索沃,至今仍是該隊招兵重大成就之一。事實上,Ujkani 才30歲,只要他願意繼續效勞,普斯天拿的Visar Bekaj、勒拉比的Bledar Hajdini 與古基斯的 Faton Maloku 只能競爭第二門將席位。
雖說科索沃門將人選早有定案,該隊後防缺乏有實力球員是不爭的事實。薩格勒布戴拿模的Amir Rrahmani 可任左閘與中堅,只要上兩輪歐洲國家聯賽因傷缺陣的左閘Leart Paqarada 順利歸隊,科索沃左路防守人選已定;效力辛特侯遜的Paqarada 可以推前擔任左翼,本身是遠射能手,側擊傳送與防守能力不差,只是技術較粗糙,總較史簡達堡中堅Fidan Aliti 串演左閘合理,而且蘇黎世左中場Benjamin Kololli 墮後串演左閘效果不差,他在馬爾他一役梅開二度令人印象深刻。科索沃後防的隱憂是右閘,梅斯干的Mërgim Vojvoda 基本上是穩佔正選,近期多靠Paqarada 串演補缺;薩爾布呂肯防守中場Fanol Përdedaj 過去是串演右閘的人選,近期不單在國家隊失勢,目前亦在養傷;普斯天拿右閘Armend Thaqi 能否擔正副車有待觀察;中堅方面則有人手過剩問題,Aliti、賓尼沙堅的Alban Pnishi、蘇黎世的Mirlind Kryeziu、盧加諮的Jetmir Krasniqi、納沙泰爾的Arbenit Xhemajli 均是瑞士青訓出品,不過Challandes 盡可能選用禾斯克拉中堅 Ardin Dallku,夏德的Ardian Ismajli 與博洛尼亞小將Lirim Kastrati 也受青睞,現階段尚可以把Xhemajli、Ismajli 與Kastrati 調至21歲以下國家隊,惟21歲以下國家隊隊長Ismajli 即將成為超齡球員,Challandes 總要從中取捨。
相對而言,科索沃的雙防守中場人選更佳,蘇黎世的Hekuran Kryeziu 即將刑滿復出,有利球隊爭取小組首名出線;Challandes 也愛把史達進攻中場Herolind Shala 移後扮演中場指揮官,可是這位生於挪威的球員不擅攔截。由於施拿祖基防守中場Mehmet Hetemaj 最終回心轉意留效芬蘭,科索沃除有Përdedaj 可用外,也得提拔新秀,盧塞恩的Idriz VocaDren Feka、斯古比的 Rron Broja 已經率先跑出,其中Voca 提早成為大國腳替補,多才多藝的Feka 與Broja 較集中代表21歲以下國家隊上陣。遇上同級對手時,Challandes 確沒必要起用太多防守中場,可是他把拉素中場Valon Berisha 推前未必是最理想的安排,特別是此子攻守兼備,精於處理死球,論擔任中場指揮官的功效更勝Shala;Berisha 認祖歸宗兩年,挪威至今仍未找到最佳中場人選,此子也在歐洲賽越戰越勇,Challandes 不能浪費這張王牌。科索沃足球意識尚攻,進攻中場人選多的是,史雲斯的Bersant Celina 是其中一位代表人物,除了傳送與盤扭俱佳外,後上攻門意慾旺盛,只是在國際賽的發揮仍有改善空間;邦比的Besar Halimi 也是重點提拔的人才,這位短小精桿的球員傳優於射,可是今季他在邦比已被貶為後備,既然Challandes 敢於棄用質素更佳的Celina,Halimi 更有必要證明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迪奧斯捷爾進攻中場Florent Hasani 大有機會加入戰團,特別是他能肩負21歲以下國家隊的進攻任務,前景看俏。
科索沃的兩翼實力相當出眾,甚至Celina 也能勝任此職,然而最正宗的翼鋒人選仍是雲達不來梅的Milot Rashica 與希倫芬的Arbër Zeneli。Rashica 是近年科索沃引以為傲的本土出品,膽色一流,底線傳中造詣不錯,可惜整體技術不夠細膩;Zeneli 在瑞典成長,踢法較為大開大合,喜歡走位入楔與遠射,只是科索沃鋒線實力相對遜色,浪費了此子的二傳能力。Rashica 與Zeneli 隨時可在左右兩邊移形換影,同樣可以靈活調用的尚有Bernard Berisha,這位效力艾卡馬特的翼鋒近年在俄超站穩陣腳,踢法簡單直接,又有前場迫搶功能,一直是國家隊的常規成員。新秀方面,19歲的亨克右翼Edon Zhegrova 是Challandes 新寵,踢法靈巧,2018年起已是國家隊長期正選,但他是否足以媲美Rashica 與Zeneli,仍然有待驗證;薩格勒布火車頭左翼Lirim Kastrati 同樣是19歲,跟博洛尼亞那位中堅同姓同名同齡,今季暫時在克甲射手榜領先,難怪Challandes 非選不可。既然科索沃在兩翼人多勢眾,Kastrati 應否推前擔任單箭頭?這是Challandes 的煩惱。若要正宗柱躉式中鋒攻堅,錫周三的Atdhe Nuhiu 是不二之選,惟他的可取之處僅是制空力強;基古爾的Vedat Muriqi 也是「空中霸王」,可是腳下功夫更差;威廉二世的Donis Avdijaj 好歹是史浩克04青訓出品,可是他擔任輔鋒或翼鋒效果較佳,Challandes 亦未把他調到進攻中場;奧特的Elba Rashani 可鋒可翼,似乎是四平八穩的人選,不過質素有限。一對老將Albert BunjakuBesart Berisha 其實經驗較佳,只是Challandes 傾向提拔新人的話,兩位亦無用武之地。
科索沃在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三組表現續有進步,在法羅群島身上司取得四分相當關鍵,只要在第五輪分組賽作客再勝馬爾他,第六輪分組賽主場迎戰阿塞拜疆佔盡上風。本篇寸咀哥曾經提及亞美尼亞,眾所週知它是阿塞拜疆的宿敵,可是該隊在D 級聯賽第四組處於進退兩難的局面,下篇《魚腩的味道》將會深入探討,敬請留意。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b]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科索沃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