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腩的味道——拉脫維亞篇

寸咀足球組 於 19/08/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歐洲國家聯賽將於2018年9月初展開,歐洲足協五十五個成員國按照歐洲足協國家隊系數分配至四個級別。該賽事除設有升降制度外,每個級別的冠軍將直接入圍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換言之實力較弱的球隊就算在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出局,只要成為所屬級別聯賽的分組冠軍,仍有機會於2020年3月底爭的附加賽爭奪出線機會。《魚腩的味道》系列繼續跟進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的隊伍,本篇的主角是拉脫維亞。波羅的海三國拉脫維亞、愛沙尼亞與立陶宛可算是東歐與北歐的混合體,亦是自成一派的地區;波羅的海盃是三國足球交流的重要活動,三方實力旗鼓相當,為何拉脫維亞在波羅的海盃奪冠次數最多,又是唯一曾經晉身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波羅的海代表,到今日反而斯人獨憔悴,編入歐洲國家聯賽最低組別?
拉脫維亞(世界排名:129;ELO:1349;歐洲足協國家隊系數:15,821)

背景
拉脫維亞也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在前蘇聯足球體系屬於不入流,僅於1950至1960年代有右閘Leonīds Ostrovskis 跑出,成為兩屆世界盃大軍成員。拉脫維亞的足球發展相當吊詭,前蘇聯時代唯一打入頂級聯賽的代表道加瓦在共產政權瓦解後未能順利過渡,此後不乏球隊改名繼承道加瓦精神,可是失敗者居多,今日在陶格夫匹爾斯的道加瓦雖然贏過聯賽錦標,跟昔日在里加的道加瓦已經不可同日而言。拉脫維亞回復獨立身分後,史干圖一躍成為該國足球霸主,創下十四連霸佳績,也驅動了拉脫維亞國家隊成績節節上升,到2004年晉身歐洲國家盃決賽週時到達第一個高峰。拉脫維亞的第二個高峰是在2010年世界盃外圍賽第二組最終名列第三,當時的世界排名打入前五十位;2010年,史干圖一搔五年之癢重奪聯賽冠軍,最終證實是「死亡之吻」,一方面這支班霸因負債嚴重至2016年底宣告破產,同期拉脫維亞國家隊的戰績低落,2017年世界排名一度低見一百四十八位,跟香港的排名差不多。這個「死亡之吻」可不惹少。
印象
近代拉脫維亞足球的確是「成也史干圖,敗也史干圖」,更重要是該隊放棄沿襲前蘇聯的戰術風格,改用跟英倫三島與北歐球隊相近的兩翼側擊套路,於是拉脫維亞的精英不是轉戰俄超,就是登陸英超。環顧2004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拉脫維亞大軍名單,四分之三的成員是曾經或正在效力史干圖,包括球迷較為熟悉的門將Aleksandrs Koliņko、中堅Igors Stepanovs、防守中場Vitālijs AstafjevsJuris Laizāns、左翼Andrejs Rubins、右翼Imants Bleidelis、進攻中場Andrejs Štolcers,以及前鋒Marians PaharsMāris Verpakovskis。在這批國家隊骨幹中,最受關注的Pahars 效力了十一年,算起來已是資歷最低的一位;就算Pahars 水有因傷患太多致較早在國際賽退場,拉脫維亞青黃不接的問題其實相當嚴重,Koliņko、Stepanovs、Astafjevs 與Verpakovskis 支撐了國家隊十五年或以上,加上球隊的踢法偏重效率與體能,總有江郎才盡、力不從心的一日,球隊成績自然每況愈下。相對2004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黃金一代」,拉脫維亞後繼的優秀球員不算太多,中堅Kaspars GorkšsAleksandrs Cauņa 已算較突出之輩,可是兩人相繼於2017年至2018年退役,當年落選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大軍名單的門將Andris Vaņins 與右翼Aleksejs Višņakovs 成為隊中碩果僅存的長老。
管治
史干圖能夠主導近代拉脫維亞足球發展,某程度上是「強人政治」的結果。1996年,史干圖班主Guntis Indriksons 當選第三任拉脫維亞足協主席,從此成為拉脫維亞足球沙皇。Indriksons 本身是拉脫維亞富商,史干圖亦是拉脫維亞的建築巨企,所以他把建築思維改變拉脫維亞足球生態,根本是正常商業決定。1998年,Indriksons 請來前蘇聯的格魯吉亞裔名宿Revaz Dzodzuashvili 出掌拉脫維亞國家隊,接手傳統拉脫維亞足球代表Jānis Gilis 的職務,其實是醞釀改革的先兆;翌年,英格蘭裔領隊Gary Johnson 接替Dzodzuashvili 領兵,把英格蘭足球風格引進拉脫維亞,才是這次改革的重點。雖然Johnson主要執掌英乙或以下球隊,他在英格蘭球壇的人脈相當不俗,Stepanovs 加入阿仙奴、Pahars 轉投修咸頓均是他一手促成。不過,Indriksons 的真正目的志在取長補短,2001年他決定把自己足球大業的助手、史干圖領隊Aleksandrs Starkovs 升任國家隊領隊。Starkovs 上任前已是拉脫維亞教練團三朝助教,曾經出任拉脫維亞21歲以下國家隊領隊,球員時代更是拉脫維亞著名射手,是推動近代拉脫維亞足球尚攻的核心人物。Starkovs 歷來三度執教拉脫維亞,第一任帶領球隊晉身2004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後來接受莫斯科斯巴達的聘約而退任,由他的副手Jurijs Andrejevs 接棒;Starkovs 的第二次任期源於Andrejevs 上任後球隊成績倒退,遂於2007年重掌國家隊,期間Indriksons 一度要求這位名帥兼任史干圖領隊,可是拉脫維亞新一代人才凋零,2011年起成績拾級而下,2013年中Starkovs 被迫請辭,時任21歲以下國家隊領隊Pahars 接任。Pahars 跟Andrejevs 亦師亦友,足球理念如出一轍,這位射手跟老拍檔Astafjevs 同樣是Starkovs 的新一代門徒,同樣通過史干圖的考核,可是他的足球思路稍為落後於時代,反使一向攻力不差的拉脫維亞攻不銳、守欠穩,2017年中黯然退任,Starkovs 回朝收拾殘局。2018年4月底,拉脫維亞足協改選主席,退休不久的Gorkšs 成功當選;兩星期後,Gorkšs 任命芬蘭裔教練Mixu Paatelainen 為新任國家隊領隊,取代三度回朝但備受爭議的Starkovs。Gorkšs 上任似乎標誌拉脫維亞足球的「史干圖王朝」正式結束,但該國足球有救嗎?
Paatelainen 是芬蘭足球名宿,球員時代是位衝刺力強的前鋒,信奉簡單直接的長傳足球哲學,所以拉脫維亞球員不難理解他的戰術要求。Paatelainen 在2011至2015年間擔任芬蘭國家隊領隊,雖然成績欠佳,但他的防守足球絕非一無是處,而且積極為芬蘭陣容換血;拉脫維亞與芬蘭足球發展同屬「限米煮限飯」,Gorkšs 借助Paatelainen 的經驗處理拉脫維亞的積弱問題。也是無可厚非,加上後者就任不久已帶領球隊成為波羅的海盃四連霸,若拉脫維亞在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有好成績,Paatelainen 要保住帥位不難。不過,拉脫維亞的換血不易處理,單是門將一環已夠頭痛;Vaņins 確實成功從Koliņko 手上接棒,但誰可接替這位五屆拉脫維亞足球先生?卅八歲的Vaņins 已在蘇黎世退任副選門將,相信離退役的日子不遠,艾卡基迪尼亞門將Pāvels Šteinbors、里加斯門將Kaspars Ikstens 與斯巴達克祖馬拿門將Jevgēņijs Ņerugals 暫時是競逐拉脫維亞新任正選門將的熱門人選;長遠而言,從帕爾瑪外借伊莫勒斯的小國腳門將Kristaps Zommers 應有機會取而代之,但他在意丙尚且未能穩居正選,暫時只在Paatelainen 的觀察名單上。
由於Starkovs 第三度執教拉脫維亞時已改行3-5-2陣式,加上Paatelainen 近年執教登地聯與烏汶UMT聯時均重用三中堅陣式,證明Gorkšs 的任命期望國家隊的戰術體系能夠順利過渡。假如拉脫維亞復用四人防線,中堅組合是里加斯的Kaspars Dubra、施拉斯克的Igors Tarasovs 或雲特史比斯的Vitālijs Jagodinskis 之間三取其二,奧林比亞左閘Vitālijs Maksimenko 與里加FC 右閘 Vladislavs Gabovs 分別鎮守兩邊;在三中堅佈局下,Maksimenko 轉任左中堅,Dubra 居中為主,Tarasovs 或Jagodinskis 擔任右中堅,Gabovs 推前擔任右翼衛。Gabovs 壓過老對手、斯巴達克祖馬拿老將Gints Freimanis 擔任正選的機會較大,Maksimenko 也有需要推前擔任左翼衛,畢竟拉脫維亞中堅人手較充裕,斯巴達克祖馬拿的Mārcis Ošs、雲特史比斯的Ņikita Koļesovs,甚至現任廿一歲以下國家隊隊長里加FC 的Antonijs Černomordijs 各有值得起用的理據,可惜拉脫維亞暫時沒有正宗左腳中堅可用,Maksimenko 可能仍需留任左中堅一段時間,且看Paatelainen 會否重召里加斯左閘 Aleksandrs Solovjovs 紓緩左路人手問題。
中場方面,拉脫維亞兩側實力稍勝中路。近期,斯巴達克祖馬拿老將Višņakovs 狀態大勇,Paatelainen 就算換血也不敢貿然換走這位右翼,只是在三中堅陣式下,要求Višņakovs 兼顧右路防守任務未必要求太多;就算Gabovs 或Freimanis 可以推前,兩人同樣年過三十,換言之引入新血亦是刻不容緩。拉脫維亞仍是右翼的人手較左翼多,雲特史比斯的Ritvars Rugins 與里加斯的Roberts Savaļnieks 可以因應戰術需要調至左翼,容許Paatelainen 重召利柏查右翼Vladimirs Kamešs 與該隊新星Raivis Jurkovskis。除Solovjovs 外,寸咀哥仍然關注Paatelainen 會否重召謝爾加華左翼Alans Siņeļņikovs,因為把阿根廷裔歸化中場二傳手Cristian Damián Torres 調任左翼衛是治標不治本;過去《歸化交叉點》系列曾經介紹Torres 的功能,就算這位利柏查中場核心已經卅三歲,他的技術造詣仍在本土球員之上,除非Paatelainen 打算把老將Višņakovs 移入中路擔任指揮官,否則應把握機會善用不易得來的歸化人才。重用Torres 不代表冷落里加FC 老將Oļegs Laizāns,始終拉脫維亞的技術水平一般,中場需要更多踢法穩健的人手;Paatelainen 預留兩個防守中場席位可以接受,現階段利柏查的Dmitrijs Hmizs 與里加斯的Aleksandrs Fertovs 是合格人選,若里加斯中場Gļebs Kļuškins 與利柏查進攻中場Jānis Ikaunieks 能夠持續進步,拉脫維亞中場接班的形勢未必太差。
拉脫維亞的鋒線相對接班較快,惟實力同樣不突出,否則不可能想到Torres 推前串演輔鋒。幾年前,Edgars Gauračs 被視為拉脫維亞鋒線的新希望之一,可是這位斯巴達克祖馬拿前鋒經歷嚴重膝傷後,始終未復舊觀;保德比斯基前鋒Valērijs Šabala 是當今拉脫維亞首席射手,2013年破格升任大國腳時未滿十九歲,幾年來的國際賽入球率比較平均,可惜表現未見重大突破;查邦歷前鋒Dāvis Ikaunieks 其實是翼鋒出身,近年串演前鋒效果不差,整體發展反而超越重返利柏查的胞弟。Paatelainen 的戰術套路較為傳統,未必願意起用影子前鋒,因此別期望他會試行Ikaunieks 兄弟在鋒線拍檔攻堅;至於近來起用的前鋒人選,安察利克前鋒Artūrs Karašausks 是開路先鋒人選,得分人選相信是錫永的Roberts Uldriķis,目前此子兼任大、小國腳職務,如無意外Paatelainen 將要求廿一歲以下國家隊全面讓路了。
拉脫維亞在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一組遇上安道爾頗有把握得勝;若格魯吉亞入球持續偏少,拉脫維亞力爭首名出線絕非空想。不過,第一組還有行軍偏慢但實力相若的哈薩克,這支身在亞洲、心在歐洲的球隊可以置之不理嗎?下篇《魚腩的味道》跟大家談談。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b]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拉脫維亞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