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會佢最多——Sebastián Abreu

寸咀足球組 於 06/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想起當代烏拉圭前場殺手,最經典是球王Enzo Francescoli,天賦最高的可能是Álvaro Recoba,防不勝防的是Diego Forlán,入球率高的是Luis SuárezEdinson Cavani,但寸咀哥不會遺忘Sebastián Abreu;這位柱躉式中鋒已經將自己保持的效力球會世界紀錄改寫為29家,在烏拉圭國家隊射手榜排名第七,43歲的他仍以領隊兼球員身分活躍於烏拉圭球壇。Abreu 初任大國腳時遇上Francescoli,後來跟Darío Silva、Recoba 與Forlán 肩負烏拉圭的入球重任,到烏拉圭捧走2011美洲國家盃後逐步退場,全面交棒予Suárez 與Cavani;
Abreu 沒有Silva 因車禍受傷被迫截肢的慘痛經歷,也不像Federico Magallanes 當年越級挑戰皇家馬德里失敗致無以為繼,甚至像Javier Chevantón 般投訴國家隊上陣機會不足致斷送國際賽生涯,惟他離開母會防衛者體育後長期到處闖蕩,不如Marcelo Zalayeta 總有大球會青睞,面對這種職業足球員一大競爭劣勢,為何Abreu 還是很受球會與球迷的歡迎?
若計及少年時代的青年隊,Abreu 穿過的球衣早已超過30件,相當習慣轉換環境。他代表烏拉圭出戰1993年南美洲17歲以下錦標賽,僅一次後備上陣已經梅開二度,引起防衛者體育、達奴比奧與彭拿路,最終在1993年夏季加入防衛者體育;Abreu 只需一年已經打進一隊,隨後兩年保持高入球率,更在1996年美洲自由盃分組賽中包辦球隊所有入球,成為南美洲球壇的矚目新星。
雖然Abreu 已於1996年4月提早升格為大國腳,但同年防衛者體育以相當於75萬歐羅的代價(歐羅於1999年1月1日正式流通)出售此子,一方面反映聖羅倫素一類南美大球會的實際財力,另一方面說明他根本不在世界球壇的觀察名單。可幸的是,Abreu 迅速適應阿根廷聯賽的節奏,力壓日後歸化墨西哥的阿根廷裔前鋒Guillermo Franco 成為正選,一年多下來一直是聯賽前列射手,就算他在烏拉圭國家隊的發展停滯不前,歐洲球壇視此子為不容錯過的新貴。
1998年1月,拉科魯尼亞以相當於1,050萬歐羅的代價收購Abreu,代替加盟不久但決意回流巴西的Luizão,絕對是揚名立萬的好機會,可是他初到西甲需時適應,就算拉科魯尼亞有強大的中後場支援,入球率跟Luizão 一樣不似預期,完成半個球季後被球隊冷待。或許拉科魯尼亞對Abreu 實在欠缺耐性,現實是該隊有心爭霸,卻在1997至1998年西甲球季位列第12位,換血是必然結果。更重要的是,1998年夏季拉科魯尼亞從薩拉曼卡簽入恢復自由身的葡萄牙射手Pauleta,1999年夏季把特內里費的荷蘭射手Roy Makaay,這對前鋒組合最終一圓拉科魯尼亞的西甲冠軍夢;2000年夏季,波爾多高價收購Pauleta,拉科魯尼亞把這筆轉會費收入用於購入馬略卡前鋒Diego Tristán,雖然球隊無法再次於西甲封王,Tristán 在拉科魯尼亞的功績不下於Makaay。把上述收購加上價廉物美的烏拉圭後備殺手Walter Pandiani,以及免費簽入皇家馬德里棄將Pedro Munitis,拉科魯尼亞收購Abreu 的回報不理想,可是球隊的財政資源有限,唯有把他外借。
Abreu 外借之旅第一站是甘美奧,當時這家巴西球會橫掃各大本土與洲際錦標後無以為繼,難得拉科魯尼亞願意借人,不應浪費,然而Abreu 除認識了橫空出世的Ronaldinho 外,其實不受甘美奧重用,甚至在里約熱內盧省聯賽也不是主力,這一季有點兒白過。巴西本身足球人才眾多,其他南美球員要其他南美球員要叱咤風雲不容易,敗走的比比皆是,日後Abreu 重臨巴甲是笑著離開,在此先賣關子。
1999年夏季,Abreu 被外借至墨超球隊達高斯,6尺4吋身高優勢更為明顯,1999年秋季成為聯賽神射手亞軍,2000年春季聯賽更並列神射手,成功保住達高斯在墨超中游浮沉,也為自己日後在墨超的發展奠下良好根基,甚至烏拉圭國腳生涯亦初見曙光。Abreu 的入球能力再好,達高斯亦沒本事收購,極其量繼續向拉科魯尼亞借人;那邊廂,拉科魯尼亞亦要設法減少Abreu 的投資損失,所以當聖羅倫素願意支付80萬歐羅借用這位舊將,拉科魯尼亞樂意接受。
雖說聖羅倫素早已引入當年的明日之星Bernardo Romeo 填補Abreu 的空缺,入球效率亦不相伯仲,然而兩人的踢法截然不同,該隊亦志在爭標,於是引入Abreu 助拳,最終聖羅倫素贏得2001年阿甲春季聯賽錦標及聯賽總冠軍,Abreu 除位列隊中次席射手僅次Romeo 外,在南美自由盃繼續表現出色。可是,聖羅倫素沒打算回購這位功臣,完成外借後Abreu 再次回到拉科魯尼亞等候發落。
2001年8月,25歲的Abreu 被外借到蒙特維多國民隊至年底,協助球隊問鼎烏甲錦標。南美球員盛年回流一般被視為發展見頂的訊號,Abreu 的故事實屬例外,幾個月間踢回接近平均每場入一球的水平,協助蒙特維多國民隊順利捧走春季聯賽錦標,順便摘下神射手殊榮。有趣的是,除烏拉圭國家隊注意到此子回勇外,似乎只有墨超還記得Abreu 是可靠的射手。2002年初,Abreu 改為外借至墨超球隊藍十字,借用期為一季半。
當時墨超有兩位令人聞風喪的射手,一是墨西哥國家隊的入球機器Jared Borgetti,二是巴拉圭國家隊主力射手José Cardozo,Abreu 在2002年春季聯賽再次力壓兩人成為神射手,就算藍十字稍後從愛斯賓奴回收墨西哥射手Francisco Palencia,毫不影響此子的地位。另一方面,Abreu 在國家隊延續強勢2012年為烏拉圭攻入六球,氣勢正盛。拉科魯尼亞也以為終於有機會賣走Abreu,結果此子只能吸引到其他墨超球隊有意借用。
2003年夏季,CF 阿美利加成功借用Abreu,剛巧他的妻子即將分娩,順理成章延長在墨西哥的發展時間。有別於藍十字,CF 阿美利加鋒線以墨西哥「夾球王」Cuauhtémoc Blanco 為重心,Abreu 需要重新適應角色下入球量大減,加上該隊決定季後從莫雷利亞引入智利前鋒Reinaldo Navia,Abreu 唯有黯然離開。
Abreu 明明形勢大好,莫非是新生兒子的腳頭不夠好?這方面寸咀哥不便評論。2004年,Abreu 同意再次外借至達高斯,顯然想找個理想的空間重拾射門鞋,可是他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一方面達高斯恭迎巴西老將Donizete 再次歸來,另一方面Abreu 的表現給Eliomar Marcón 比下去,入球率未有太大起色。完成2004年墨超春季聯賽後,Abreu 又一次返回拉科魯尼亞等待安排,不過已為人父的他有另一種選擇;巧合的是,Abreu 正式離開揭開拉科魯尼亞褪色的序幕。
2004年夏季轉會窗關閉前夕,Abreu 正式轉投蒙特維多國民隊,轉會費僅20萬歐元。事實上,此子自小就是蒙特維多國民隊的支持者,雖說三年前已經協助愛隊在聯賽封王,這次回歸繼續以「友情價」支薪。今次Abreu 重返烏甲有段小插曲,彭拿路向賽會投訴他的出賽資格,加盟後被迫缺陣部分賽事,然而Abreu 實力超班,就算入球率不及從前般高,蒙特維多國民隊在他助陣下連奪兩屆秋季聯賽冠軍,2005年球季再次成為烏甲總冠軍。不過,Abreu 沒有等待蒙特維多國民隊的捧盃時刻,因為該隊在2005年夏季出售此子套現40萬歐元。
Abreu 三戰墨超,少不免考慮到家人的生活,特別是在墨西哥城出世的兒子,當然新東主多拉多斯升上墨超後希望打出好成績,於是積極增兵;作為隊中核心成員,Abreu 後來更成為多拉多斯的說客,成功說服Pep Guardiola 於2006年初重出江湖,轉戰墨超。多拉多斯的雄圖大計不似預期,球隊長期在打護級戰,Abreu 接連在2005年秋季聯賽與2006年春秋聯賽並列神射手,已盡最大努力以入球救亡,結果多拉多斯護級失敗,但他的入球表現足以說服另一墨超球隊蒙特雷協助「跳船」。
為何2006年夏季Abreu 忽然轉投蒙特雷?這實在多得 Hugo Rodallega 表現不合格,蒙特雷索性把哥倫比亞天才前鋒外借至阿特拿斯,才有此子填補空缺的故事。Abreu 墨超一吐烏氣後,效力蒙特雷期間亦保持合理的入球率,更在烏拉圭國家隊再次上位,只是凡事有得也有失,他的表現不足以說服蒙特雷,季後更成為球隊清理對象,還產生30萬歐元收入。
在新東家聖路易斯,Abreu 遇到似曾相識的場面:球隊實力不突出,要求自己在鋒線獨挑大樑。或許聖路易斯期望Abreu 重演初次效力達高斯或多拉多斯時的入球盛況,現實是墨超的戰術生態也在變,入球難度提升了不少,對Abreu 一類需要輸送的傳統柱躉式前鋒而言,入球愈見吃力,然而他仍在墨超射手榜位列十大,加上往績良好,很快又有墨超球隊看上此子,今次的主角變成堤格雷斯。
2007年夏季,堤格雷斯以45萬歐元成功買入Abreu,期望他能夠帶領球隊成功護級,結果在有驚無險下使命必達。堤格雷斯的景況跟聖路易斯差不多,主要分別在於前者欠缺正宗射手押陣,單靠從賓菲加回流的墨西哥國腳Francisco Fonseca 不足以解決入球問題,Abreu 正好大派用場,入球率維持接近每兩場射入一球的水平。說起來這是Abreu 效力的第七家墨超球會,發展邁向載浮載沉,球季結束後向堤格雷斯表明離隊意向最終得償所願外借至阿根廷班霸,借用期同樣為一季半。
當時河床在轉會市場獲利甚豐,只是出售前鋒新星Marco Ruben 給維拉利爾後,總要補充實力才能爭標;新任領隊Diego Simeone 決定重點提拔Radamel Falcao,球隊又從烏甸尼斯借入剛剛成年的Alexis Sánchez,但Abreu 的經驗與能力最教Simeone 放心。這季Abreu 在南美自由盃與阿甲的入球數字差天共地,然後河床成功贏得2008年春季聯賽,此子在扶助Falcao 成長亦有功勞,球隊有意向堤格雷斯提出收購;為何Abreu 忽然要求提前中止外借,毅然轉投當時成功衛冕以超冠軍的耶路撒冷比達?
市場流傳Abreu 與河床主將Ariel Ortega 不滿,因而萌生去意,加上耶路撒冷比達願意支付100萬歐元轉會費,堤格雷斯當然想袋袋平安。耶路撒冷比達再次躋身歐聯外圍賽第二圈,誠邀Abreu 助陣盡顯決心,可是該隊實力平平,結果慘敗於波甲球隊克拉科夫腳下出局;當大家以為Abreu 能在以超大展拳腳之際,耶路撒冷比達竟然欠薪,此子自然不肯上陣。那邊廂,河床管理層終於正視Ortega 的紀律與酗酒問題,把他流放至阿乙球隊里瓦達維亞獨立,如今發現耶路撒冷比達與Abreu 關係緊張,倒不如出手相助,最終耶路撒冷比達轉售Abreu 給河床,可是來不及在阿甲重新註冊,餘下時間只能出戰南美球會盃,「養尊處優」下續有悅目表現。
縱使河床已跟Abreu 修補關係,後者的留隊意向不大;剛巧加爭重返西甲的皇家蘇斯達急需增補前鋒,Abreu 看在時任皇家蘇斯達領隊Juan Manuel Lillo 的份上,同意外借安排。過去兩人在多拉多斯合作愉快,固然埋下故劍重逢的伏線,關鍵在於皇家蘇斯達前鋒Iñigo Díaz de Cerio 受重創提早休季,單靠臨時從二隊提升的Imanol Agirretxe 攻堅難以達成升班目標,絕對是為Abreu 度身訂造的機會。前段的描述印證了Abreu 甘於重返舊地,誓要吐氣揚眉,今次亦不例外,外借半季期間時有進帳,入球率冠絕西乙,可惜皇家蘇斯達後上不及未能升班;即使腳風回順,Abreu 對皇家蘇斯達的風氣頗有微言,因此他在完成外借後跟河床提前解約,絕非繼續留效皇家蘇斯達,而是另有目標。
為何Abreu 被希超球隊阿里斯的誠意所打動?大概是雙方的理念與戰術風格相近,特別是當時的阿里斯靠攏「西班牙化」。Abreu 挑戰由阿根廷前鋒Javier Cámpora 夥拍西班牙前鋒Koke 的正選組合,論牌面有一定勝算,季初更搶去Cámpora 的席位,可是此子的入球數字偏低,令阿里斯管理層不滿;2019年11月中,阿里斯委任阿根廷名帥Héctor Cúper 接替Mazinho 掌管球隊,Abreu 保住正選席位但表現未有明顯改善,最終他跟球隊在年底提前終止合作。值得留意的是,2009年是Abreu 職業生涯首年不斷往返南美洲與歐洲,烏拉圭在2010年世界盃外圍賽更戰至附加賽才出線,當時33歲的他或可能因舟車勞頓影響狀態,不過Abreu 回復自由身後,曾經考慮皇家蘇斯達及馬拉加開出的條件,所以2010年初改投保地花高絕非倉促的決定。
今日的保地花高僅靠名望吸引年輕人才加盟,引入老將Abreu 似乎格格不入,但他在前線發揮定海神針作用,就算保地花高於巴甲陪跑為主,到里約熱內盧省聯賽即有不錯收穫。Abreu 實際上效力保地花高兩季半,刷新個人上陣與入球紀錄,每季入球不絕下令球隊稱霸2010年里約熱內盧省聯賽首、次循環,球隊跟他續約一年後又贏得2012年球季首循環冠軍;由於Abreu 代表烏拉圭出戰2010年世界盃與2011年美洲國家盃,連續兩季缺席巴甲三分之一賽程,否則以入球率計算,他有望問鼎聯賽神射手。保地花高並非沒有其他射手可用,無論是阿根廷前鋒Germán Herrera,還是2011年加盟、現已歸化中國的艾克森(Elkeson),均與Abreu 合作良好,然而球隊需要重組軍容,遂把這位老將借給另一巴甲球隊費古倫斯。
保地花高本身已把Caio Canedo 借給費古倫斯,後者另從查比高恩斯借用現已歸化中國的洛國富(Aloísio),為何還要增補Abreu?因為費古倫斯不斷更換領隊,難免有藥石亂投的情況。Abreu 外借至費古倫斯期間夥拍Canedo 掛帥,球隊卻七連敗,滋味絕不好受;後來Canedo 與洛國富續有入球貢獻,Abreu 對費古倫斯而言是可有可無,該隊在篤定降班甚至提早中止後者的借用合約。
2013年1月,Abreu 離開保地花高,回到他最喜愛的蒙特維多國民隊,跟老拍檔Recoba 與防衛者體育的師弟Iván Alonso 再度合作。南美球會也有禮待功臣長老的一面,蒙特維多國民隊亦不例外,只是在同等機會下,Alonso 在鋒線的影響力更勝Abreu 與Recoba,有力破關之餘又可以造就隊友,Abreu 難逃打入冷宮的命運;2013年8月,蒙特維多國民隊把Abreu 外借至羅沙里奧中央,他對自己的角色又有一番新體會。
回到熟悉的阿甲戰場,Abreu 不再是球隊的必然正選,只是羅沙里奧中央找不到最理想的前鋒人選,而此子在關鍵時刻偶有佳作,雙方逐漸建立互信,羅沙里奧中央甚至把原來的借用合約延長半年,Abreu 更被對方的誠意所感動,打消重返保地花高的念頭。Abreu 向羅沙里奧中央報到時差不多38歲,已是退休之齡,要在巴甲、阿甲一類南美洲頂級聯賽愈見困難;當年Abreu 跟保地花高續約前,智利兩大傳統班霸智利大學與天主教大學已經向他招手,證明他有進軍南美洲二線聯賽延續職業生涯的條件。隨著羅沙里奧中央成功借來被基輔戴拿模冷落的Ruben,2015年沒必要續借Abreu,後者唯有返回蒙特維多國民隊。
當時前烏拉圭國家隊門將Gustavo Munúa 正式接掌蒙特維多國民隊,他跟Abreu 在國家隊及球會均曾合作,在交情下積極為老朋友物色外借機會,到2015年3月中終有成果,被外借至厄瓜多爾球隊奧卡斯。厄甲在南美洲聯賽中水準較低,奧卡斯從1960年代起已經不成氣候,能夠請來Abreu 押陣是球隊的榮幸;這時的Abreu 需要靠體驗搭救自身體能的不足,入球率可以接受,偏偏奧卡斯長期處於聯賽下游,此子自然忍受不了,因此完成厄甲首循環賽事後,他寧願返回蒙特維多國民隊坐冷板。有見Abreu 的合約即將屆滿,Munúa 把老拍檔調回一隊常規陣容,作為Alonso 與Sebastián Fernández 的副車;由於當季烏甲大局已定,Munúa 刻意在最後兩輪賽程安排Abreu 正選上陣,這位老臣子亦不負所望轟入三球,為效力蒙特維多國民隊畫上圓滿句號。
離開蒙特維多國民隊時,Abreu 已經39歲,為什麼不肯掛靴?事實上,不止一支球隊邀請Abreu 再踢一季;在考慮家庭因素後,他決定跑到鄰國巴拉圭加盟索爾德阿美利加。這家體育會的強項不是足球,然而足球部開始復甦,更成功打入南美球會盃分組賽,於是力邀這位老將幫忙。索爾德阿美利加的實力難以挑戰巴拉甲錦標,而且巴拉圭球壇一向視烏拉圭為假想敵,Abreu 享負盛名但年紀非輕,無可避免成為被緊盯的對象,入球率明顯偏低,加上隊友Ernesto Álvarez 入球不絕,此子變成無用武之地。2016年中,薩爾瓦多聯賽新勢力聖達迪卡拉竟然對Abreu 大感興趣,非要羅致他不可,索爾德阿美利加也樂做順水人情。
一個足球弱國的新興勁旅想得出找位過氣老將助拳爭標,肯定除笨有精,特別是Abreu 的經驗與身形優勢明顯。最終,聖達迪卡拉憑藉Abreu 與Ricardinho Paraiba 如願捧走2016年薩甲春季聯賽錦標,前者亦成為聯賽神射手。或許大家認為Abreu 到薩爾瓦多享受玩敵的樂趣,惟聖達迪卡拉的背景是接手破產球會然後重新出發,只要班主願意重賞,尋找勇夫幫助、踢出成績其實難度不大;對Abreu 而言,聖達迪卡拉滿足他喜愛爭勝的慾望,更可增強信心延續自己的生涯。
完成聖達迪卡拉的任務後,Abreu 在2017年第三度征戰巴西球壇;令人震驚的是,他的目的地是巴丁球隊班古。相信大家知道不少巴西球會需要兼顧州聯賽與國家聯賽兩條戰線,班古出戰的正是里約熱內盧州聯賽,到此不難明白Abreu 希望重溫當年為保地花高征戰時大開殺戒的場面。里約熱內盧州聯賽有四大班主法林明高、富明尼斯、華斯高與保地花高,二線球隊的中堅分子就是班古,Abreu 的精明程度可見一斑;這季他在里約熱內盧州聯賽的入球率不及從前可怕,班古亦僅位列聯賽第七位,此子完成賽事後旋即解除合約,趕回烏拉圭接受新挑戰。
既然Abreu 喜愛爭勝,烏乙球隊愛斯賓奴中央表明力爭升班的願意,的確符合其心意。射手的狀態總有高低起跌,Abreu 也逃不過這個定律,但他在同一球季效力多於一隊時,每逢效力第一隊期間腳風欠順,必然在第二隊撥亂反正,所以此子在愛斯賓奴中央重現平均接近每場射入一球的場景,真是習慣就好。就在愛斯賓奴中央高倨烏乙榜首之際,Abreu 忽然改變主意,於2017年夏季加盟智乙球隊蒙特港;愛斯賓奴中央升班形勢大好,此子甚有機會包辦聯賽冠軍與神射手殊榮,蒙特港又有什麼魅力吸引他來投?寸咀哥在解釋前必須交代一個事實:愛斯賓奴中央於下半季表現滑落,最終升班不成,Abreu 的影響力可不惹少。
前段提到Abreu 過去收到智甲球隊的邀請,雖說智乙的蒙特港要爭取升班有難度,起碼讓他完夢,甚至作為進軍智甲的跳板。智乙的水平跟烏乙差不多,上段提及Abreu 的入球趨勢亦在智乙出現,就算球隊升班失敗,此子仍摘下聯賽神射手殊榮,當時41歲的他仍然有心有力,實在令人佩服。本來Abreu 完成蒙特港的短期合約後,將於2018年初重返聖達迪卡拉,只是智甲球隊奧達斯伸出友誼之手,他亦老實不客氣接受智甲的挑戰,亦因這次轉會刷新轉會次數的世界紀錄。
奧達斯是智甲中游分子,也要應付南美自由盃,期望Abreu 可以發揮壓場與得分作用,可是該隊的如意算盤打不響,Abreu 踢不出應有的節奏,一直交白卷,反而是奧達斯培育的小將Sergio Santos 與借將Ignacio Jeraldino 有入球交待,Abreu 很快失去正選席位;由於上半季奧達斯一直在智甲下游掙扎,不難想到Abreu 有離心,但他對智利仍有一點依戀,因此在2018年7月改投另一支智乙球隊麥哲倫。
麥哲倫是智利足球的過氣班霸,一度降至智丙,近年回升至智乙浮沉。該隊與Abreu 的合作是各取所需,前者可從後者的叫座力受惠,後者打算借助前者重返智甲;這個如意算盤打下去成果一般,Abreu 總算打破入球荒,可是過去一年在智利聯賽表現有明顯落差,加上麥哲倫在智乙表現未見起色,很難說服智甲球隊向這位42歲的老將提出合作。俗語有云「歲明催人老」,這時候的Abreu 應該知所進退掛靴,不過他又收到來自巴西的合約,註定再踢一會。
2019年1月,Abreu 第四次踏進巴西,今次的目的地變成里約布蘭科;該隊同樣是巴丁球隊,按照兩年前加盟班古的經驗推算,Abreu 應該只對州聯賽感興趣吧!雖然聖埃斯皮里圖州聯賽的強度跟聖保省州聯賽或里約熱內盧州聯賽不可同日而語,里約布蘭科貴為這項聯賽的傳統強隊,總算排除萬難重返爭霸行列,完全符合此子的口味。這季Abreu 維持正常入球率,未算橫掃聖埃斯皮里圖州聯賽,里約布蘭科亦爭標失敗,他有離心符合一貫行為模式;4月時,薩爾瓦多的朋友向Abreu 求救,大家知道又有好戲了。
本來Abreu 於2018年初回歸聖達迪卡拉,結果改變行程繼續征戰智利,如今對方請他暫代領隊帶兵爭奪薩爾瓦多盃,此子有道德責任履行之前的承諾。聖達迪卡拉捧走薩爾瓦多盃,Abreu 的調兵功勞不算很大,反正該隊仍然是薩甲爭標隊伍;那邊廂,里約布蘭科認定Abreu 擔任聖達迪卡拉署任領隊是違反球員合約,正式向國際足協作出投訴,這項爭議應該如何理解?簡而言之,無論是聖達迪卡拉開出合約,還是Abreu 接納合約,雙方均有徵詢法律意見;更重要的是,署任領隊與球員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責任,而且Abreu 在薩爾瓦多盃結束後沒有接受聖達迪卡拉的邀請延長合約,蓄意違約的觀點在法理上不成立,國際足協最終在2020年3月初裁定里約布蘭科敗訴。
另一方面,聖達迪卡拉的新合約註明Abreu 可以擔任領隊兼球員,消息傳出後引來不少球隊的注意;既然跟里約布蘭科反目,此子樂於另投他隊,於2019年7月重返烏甲,以球員身分加入波士頓河。Abreu 走上職業之路後,一直以烏拉圭首都蒙特維多為根據地;波士頓河位於鄰近首都北部的佛羅里達,到近年才升上頂級聯賽,最大賣點應該是方便Abreu 與家人生活。Abreu 加入波士頓河的焦點之一是把慣用的13號球衣變成113號球衣,如無意外是職業足球史上首位穿上三位數字號碼上陣的球員;穿上113號球衣當然不會追回逝去的青春與活力,但Abreu 仍在烏甲射入兩球預祝43歲生日,上天待他不薄。剛才寸咀哥提到Abreu 可以作為領隊兼球員,波士頓河在球季完結後落實任命;2020年2月15日,Abreu 首次以領隊兼球員身分後備上陣,雖然沒有入球進帳,但波士頓河於臨完場前攻入一球,力退「升班馬」馬當拿度,總算有個好開始。
Abreu 的合約到2020年6月30日屆滿,去留如何、身分如何仍有變數,然而他更在意的應該是兒子Diego Abreu。這位年青人在墨西哥出世,如今繼承父親衣砵,更走上父親的舊路加入防衛者體育青年軍,亦是現役墨西哥小國腳;Diego 會否認祖歸宗還看日後發展而定,當然父親繼續當領隊的話,這位年青人便有福了。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ebastián Abreu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