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員的雙棲與轉型

寸咀足球組 於 31/10/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足球是一個專項運動,兼修足球成為兩棲運動員可行嗎?從足球轉職至其他運動,或從其他運動轉投足球的懷抱,是否可行、合理?如果你以為本篇打算深究牙買加傳奇飛人Usain Bolt,別怪寸咀哥覺得你膚淺。Bolt 是否適合轉任足球員,《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專頁2018年1月談過一次,到9月又談了一次,暫時沒必要跟進下去。不過,足球史上確實出現兩棲運動員,以及從足球轉職至其他運動有所成就的例子,而且以團體運動佔多數,其中包括大家熟悉的名字。
足球 + 班迪球 + 冰球 = Lev Yashin

前蘇聯鋼門Yashin 是現代足球史上必不可少的人物,即使後世出現多位令人讚不絕口的門將,這位在1950至1960年代威震全球的名宿被公認為現代足球門將的典範,出迎撲救、手鎚解圍、快速擲球等技巧均由他開創先河。在廿年足球生涯中,Yashin 一直效力莫斯科戴拿模,除為母會贏得五屆蘇聯聯賽冠軍與三屆蘇聯盃冠軍,是至今唯一贏得金球獎的門將,也是1956年奧運足球金牌、1960年歐洲國家盃冠軍、1964年歐洲國家盃亞軍及1966年世界盃殿軍成員,足球生涯更救出超過150個十二碼,然而他在冰球與班迪球也在一定成就。
冰球即是冰上曲棍球,班迪球(Bandy)則是北歐與前蘇聯寒帶地區獨有的運動,簡單而言是室外冰上曲棍球結合足球,例如班迪球的角球區跟足球大致相同;冰球與班迪球除了球例與球桿不同外,比賽邏輯大同小異,兼修兩者的球員不在少數。1950至1954年間,Yashin 除為莫斯科戴拿模足球部效命外,也是冰球部與班迪球部門將;冰球與班迪球運動均需要門將果斷撲救,為Yashin 的足球技巧打好基礎,令他對比賽節奏的敏感度更高,1953年更為莫斯科戴拿模冰球部捧走蘇聯盃,此後專注發展足球事業。Yashin 於1970年退役,此後一直負責莫斯科戴拿模的管理工作至1990年逝世為止;巧合的是,Yashin 逝世正值前蘇聯醞釀解體之時,更獲國葬待遇,真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足球 + 班迪球 + 冰球 = Vsevolod Bobrov

在二十世紀俄羅斯最偉大運動員選舉上,Yashin 名列第一是實至名歸,名列第三的Bobrov 也是職業生涯橫跨足球、班迪球及冰球的名宿,可是他的個人經歷影響選擇。Yashin 初露鋒芒的年代,Bobrov 已是舉國知名的運動精英,二次大戰時他在前蘇聯軍隊服役,1945年戰爭結束後獲邀加入莫斯科中央陸軍足球部,四年間兩度成為聯賽神射手;1946年,Bobrov 同時代表莫斯科中央陸軍冰球部作賽,擔任左翼,精湛表現同樣令人難忘,不過他長期受到膝傷困擾,從1947年與1953年進行四次手術亦未能完成治癒,直接影響他的運動員生涯。1950年1月5日,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現稱葉卡捷琳堡)發生空難,機上的莫斯科空軍冰球部成員幾乎全部罹難,當時剛轉投莫斯科空軍的Bobrov 因睡過頭錯過航班而改乘火車,因而避過一劫,然而他肩負為球隊爭取成績的重任更大,主因源於Bobrov 跟前蘇聯強人Joseph Stalin 私交甚篤,才被安排轉投Stalin 嫡系莫斯科空軍。
Bobrov 在前蘇聯體育界任務繁多,1952年他一度兼任莫斯科空軍領隊,同年代表蘇聯出戰奧運足球,可惜他表現雖好,卻不足以協助球隊奪得獎牌,加上Stalin 把這屆奧運之失遷怒於莫斯科中央陸軍,本來歸隊的Bobrov 唯有改投莫斯科斯巴達,完成最後一季足球生涯;Stalin 於1953年逝世,後來主政的Nikita Khrushchev 大力推動肅清前朝運動,莫斯科空軍被解散,莫斯科中央陸軍相應重生,Bobrov 未受政治變動牽連下重返母會,專注冰球事業,直至1957年退役,期間代表蘇聯連奪1954年與1956年世界冰球錦標賽冠軍、1955年與1957年世界冰球錦標賽亞軍,以及1956年冬季奧運冰球金牌,成為史上極少數先後參加夏季奧運及冬季奧運的運動員。總計Bobrov 球員時代的球會成績,他為莫斯科中央陸軍足球部實現聯賽三連霸與贏得蘇聯盃,又協助莫斯科斯巴達成功衛冕聯賽冠軍;冰球方面,他協助莫斯科中央陸軍冰球部奪得五屆聯賽冠軍與三屆蘇聯盃,又為莫斯科空軍冰球部贏得兩屆聯賽冠軍與一屆蘇聯盃,因此外界認為他的冰球成就最大。可是,足球始終是Bobrov 的第一最愛,1957年退役後成為莫斯科中央陸軍總監,此後的教練工作以足球為主,先後執教莫斯科中央陸軍、祖奴摩勒斯及卡拉特,可是成績並不理想;1972至1974年,Bobrov 改為執掌前蘇聯國家冰球隊,連奪1973年與1974年世界冰球錦標賽冠軍,證明第二最愛原來更可愛。
足球 + 美式足球 = Toni Fritsch

眾所週知,美式足球是美國人重塑欖球的方式,競爭強度過之而無不及,物色人才的方式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美國人不是不懂足球,否則1970年代不會出現NFL 球隊到歐洲物色踢球員的故事,其中兩位日後的NFL 踢球好手,本來更是奧地利國腳。Fritsch 於13歲時加入奧地利傳統勁旅維也納迅速,一直扶搖直上,是1964年、1967年與1968年奧甲冠軍功臣,1965年10月代表奧地利作客溫布萊,個人梅開二度兼協助球隊擊敗英格蘭,更贏得全國球迷的歡心。1971年,NFL 球隊Cowboys 在維也納展開歐洲考察之旅,迅即相中當年26歲的Fritsch,這位身形魁悟的前鋒本身不諳英文,竟敢接受前赴美國發展的新挑戰,膽色一流。Fritsch 是1970年代NFL 射門命中率最高的踢球員之一,可是職業生涯比較反覆,十一年間先後效力Cowboys、Chargers、Oilers 與Saints,一是他一再受傷患困擾,二是他的臨場發揮比較波動,然而Fritsch 位列1972年Cowboys 勇奪超級碗(Super Bowl)功臣,至今仍是全球唯一能夠贏得足球及美式足球聯賽冠軍的球員;此外,他於1979年入選全明星賽及當選最佳踢球員,也開創NFL 踢球員以後腳踢球(rabona)的先河。1984年,Fritsch 決定復出,加盟美國美式足球聯賽(United States Football League)球隊Gamblers,兩季間表現回復水平,1984年曾經入選聯賽一隊,可是美國美式足球聯賽在1985年球季後停辦,他亦無奈退場。退役後Fritsch 一直往返奧地利與美國生活,1992至1993年曾經重返維也納迅速擔任管理工作,其餘時間主要在歐洲擔任體育評述員,以及向奧地利商界提供落戶美國的咨詢服務。
足球 + 美式足球 = Toni Linhart

Linhart 是另一位在1970年代登陸NFL 的足球員,這位後衛的故事跟Fritsch 不盡相同。1961年,他加入維也納體育會,兩年間已經晉身大國腳,1969年及1970年協助球隊奪得奧甲亞軍。Linhart 的能力不算突出,未受國家隊重用,1970年轉投第一維也納,踢了兩季後重新考慮前途,剛好NFL 球隊Saints 開出合約,他欣然接受新挑戰,可是最初發展並不順利,被Saints 棄用一度重返奧地利效力地區聯賽球隊巴登拿。1974年,32歲的Linhart 屢敗屢戰,重返NFL 加入Colts,奠定正選踢球員地位,1975至1977年連續三季協助球隊成為分組冠軍,1976年及1977年入選全明星賽,更是1976年NFL 得分最多的踢球員。Linhart 於1979年轉投Jets,季後正式退役,NFL 生涯雖然短暫,成就卻不下於Fritsch。退役後Linhart 選擇定居美國從商,總算找到人生的出路。
足球 + 美式足球 = Manfred Burgsmüller

資深德國球迷或可能對Burgsmüller 有點印象,這位長期在前西德國家隊邊緣徘徊的射手,就是在歐洲的美式足球聯賽打滾了六年。1968至1969年球季,Burgsmüller 正式升上艾遜一隊,此後六季交替效力艾遜與烏丁根各兩次,逐步成為西部地區聯賽無堅不摧的神射手,1975年入選西德國家B 隊,更吸引多蒙特的青睞;1976年10月,多蒙特把Burgsmüller 收歸旗下;效力接近七年期間是德甲射手榜兩屆亞軍、兩屆季軍,1977至1978年三度代表西德國家隊出戰友誼賽,可是西德鋒線人才輩出,他只能陪跑。1983至1984年球季,Burgsmüller 轉投紐倫堡,雖然仍受重用,球隊卻在德甲護級失敗;翌季他轉投德乙球隊奧柏侯遜,雖未能協助球隊升班,卻輕易成為德乙神射手,1985年11月改投雲達不來梅,成為球隊贏得1987至1988年德甲冠軍的功臣,到1989至1990年球季後退休。
1991年,NFL 決定擴張比賽版圖,另組世界聯賽(World League of American Football),除有七支美國球隊外,另設三支歐洲球隊,賽事在歐洲反應不錯,但美國球隊覺得不划算,結果兩季後停辦;1995年,NFL 改變形式主辦歐洲聯賽(NFL Europe League),由六支球隊歐洲球隊,結果經營至2007年才停辦。別以為歐洲區NFL 與足球毫無關係,Burgsmüller 就是看中這個機會,1996年以46歲之齡重新出發,加盟杜塞爾多夫的歐洲區NFL 球隊Fire,六年間以踢球者身分捧走1998年與2000年世界碗(World Bowl),2002年以52歲高齡退休,至今仍然保持NFL 最年長球員紀錄,除了勇氣可嘉,更是得心應手。
足球 + 美式足球 = Clive Allen

早前寸咀哥發表《復辦國家B 隊?英格蘭的啟示》,提及了英格蘭在1980至1990年代興辦B 隊的盛世;細看當年入選球員名單,不難發現熱刺名將Allen 原來連借助B 隊延續國家隊生涯的機會也沒有。Allen 的父親Les Allen 效力車路士多年,也是熱刺與昆士柏流浪功臣,結果他在昆士柏流浪出道及成名,1982至1983年球季協助球隊勇奪英乙(現稱英冠)錦標;在熱刺到達事業高峰,1986至1987年球季在英甲(現稱英超)射入33球成為神射手,全季在各項賽事攻入49球,更同時當選1987年英格蘭職業足球員協會及英格蘭足球記者協會足球先生;以及效力車路士半季。
Allen 生於倫敦,跟倫敦球會甚至兄弟的緣份很深;他除跟隨父親的步伐外,曾經短暫加盟阿仙奴,後被交換至水晶宮,然後重返昆士柏流浪,跟堂弟Martin Allen 合作,兩人於1992至1994年球季在韋斯咸故劍重逢。Allen 轉投熱刺,不單跟另一位堂弟Paul Allen 合作無間,也為當時效力昆士柏流浪青年軍的胞弟Bradley Allen 留下上位的機會。吊詭的是,每次Allen 效力倫敦以外的球會,總是沒有好下場,他於1988年中轉投波爾多,嚴格而言未能更上一層樓,也影響自己入選英格蘭的機會;1989年夏季改投當時重返頂級聯賽的曼城,也是踢得不順。1994年1月,阿根廷兼熱刺名宿Osvaldo Ardiles 打算邀請舊隊友Allen 從韋斯咸回歸,可是Allen 一口拒絕,寧願加盟另一支倫敦球隊米禾爾,卻無法重振足球事業;1995年9月,Allen 以自由身轉投卡素爾,踢了三場後決定退休。Allen 是否甘心退休,寸咀哥一直存疑,特別是他在1997年宣佈加盟倫敦的歐洲區NFL 球隊Monarchs,擔任踢球員的表現不算差,完成一季後卻拒絕再玩,似乎這一季是逃避現實。退役後Allen 還有機會重返熱刺,曾經擔任預備組教練,2007年與2008年兩度署任一隊領隊,可是他跟熱刺班主Daniel Levy 道不同不相為謀,分道揚鑣不是壞事。
足球 + 籃球 = Can Bartu

世界上同時參與足球及籃球的人口比例不少,能夠在兩方面打出水平的豈止Steve Nash,費倫巴治名宿Bartu 先後代表土耳其國家籃球隊與足球隊出賽,才是難能可貴。他於1950年代初在費倫巴治青年軍冒起,同時獲邀為球會籃球部效命。1957年1月25日,Bartu 在日間代表費倫巴治足球部上陣,大勝對手四球,個人梅開二度兼交出兩次助攻;同日傍晚,Bartu 代表費倫巴治籃球部上陣,擔任後衛的他更射入致勝一球,協助球隊險勝對手,堪稱一時佳話。雖說Bartu 先後成為土耳其國手與國腳,往後這位右翼專注發展足球事業,1960年代轉戰意大利,先後兩度效力費倫天拿,也曾為威尼斯與拉素效力,最終重返母會效力至1970年才退休。Bartu 是二次大戰後費倫巴治最強射手之一,也是四屆土超冠軍功臣;為感謝他對球會的貢獻,目前足球部訓練基地就是以他命名。退後役,Bartu 有相當時間擔任傳媒工作,也是土耳其著名的體育評述員。
足球 + 板球 = Chuni Goswami

別以為印度足球從來不成氣候,1950至1960年代的印度足球其實是亞洲前列,既奪得1956年奧運足球銅牌,也是1964年亞洲盃亞軍;當年印度陣中的超級射手就是Goswami。Goswami 的足球生涯僅效力本土球隊莫亨巴根,1946年從青年軍起步,1956年在奧運成名,1964年完成亞洲盃後淡出國家隊,至1968年正式退役。實際上,這位名將放棄了出國發展足球事業的機會,例如加盟熱刺,全因他對板球的情意結。
1962至1963年球季起,Goswami 同時代表西孟加拉邦的孟加拉隊參加全國頂級板球賽,是兼顧投球與擊球的全能手,從足球場退下火線後更專注板球事業,直至1973年才退役;假如他的運動員生涯後期沒有專攻板球,說不定朝向曲棍球發展。Goswami 在足球成就非凡,在板球甚至曲棍球均有一定造詣,至今仍是印度體育界德高望重的人物,退役後一度參加足球管理工作,在1991至1992年間成為國家隊領隊;至於他保持的國家隊入球紀錄,早已被當代印度神射手Sunil Chhetri 打破,如今入球數量已經相差一倍。
足球 + 福樂球 = Henrik Larsson

Zlatan Ibrahimović 無疑是當代瑞典以至世界足球獨當一面的人物,然而在瑞典人心目中,他的江湖地位仍然不及Larsson。Ibrahimović 是瑞典移民之光,也是跆拳道黑帶高手;不過,Larsson 是瑞典本土之光外,也是福樂球(floorball)好手,而且以紀律良好、態度專業見稱,難怪更有說服力。福樂球其實是室內硬地六人曲棍球,跟傳統草地曲棍球一樣要求身體高度協調;Larsson 於1988至1989年球季正式升上侯嘉堡一隊,當時他也代表母會福樂球部參賽。1992年,Larsson 轉投希爾星堡,表現技驚四座,從此出國踢出精彩足球生涯,為飛燕諾、些路迪及巴塞隆拿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甚至職業生涯後期短暫外借至曼聯期間亦有建樹,更是2001年歐洲金靴獎得獎得主,至今依然保持歐洲足協盃及歐霸賽事個人入球紀錄;Larsson 也是瑞典勇奪1994年世界盃季軍的功臣,此後出席了2002年與2006年世界盃決賽週,以及2000年與2004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
2006年世界盃後,Larsson 履行承諾重返成名地希爾星堡,除了享受足球樂趣外,他在2008年11月底忽然代表希爾星堡出戰瑞典福樂球超級聯賽,當年是轟動全國的大新聞,最終共上陣九場賽事。Larsson 在2009年底正式退役,隨即展開領隊生涯,最初執教蘭斯干拿,可是連番帶領球隊升上瑞超失敗;他在2012至2013年短暫復出,先後效力洛爾與母會侯嘉堡,在侯嘉堡時跟兒子Jordan Larsson 同場上陣更是一時佳話;2014年起,Larsson 先後執教瑞超球隊科根堡與希爾星堡,前者在2014年球季護級成功,後者在2016年球季護級失敗,可是他再接再厲,2018年10月初獲任命為瑞乙球隊安祖荷姆斯的顧問,且看這位名宿能否在執教生涯做場好戲。
足球 + 蓋爾式足球 = Kevin Moran

蓋爾式足球(Gaelic football)是足球與欖球的混合體,這種愛爾蘭地區獨有運動項目是手足並用,特色是持球後第四步必須以手拍球到地,或以手或腳傳球或攻門;蓋爾式足球是愛爾蘭人週末活動,也是全球極少數仍未推動職業化的運動,更是愛爾蘭文化象徵之一,全國名地區業餘賽事歷史悠久。二次大戰前,Jack KirwanVal Harris 是同樣在蓋爾式足球展露鋒芒的愛爾蘭國腳;二次大戰後,在足球與蓋爾式足球同樣成就顯著的就是Moran。這位愛爾蘭著名中堅是1980年代曼聯名將,雖然沒有高大身形,其制空力與衝刺力卻相當出眾,是球隊死球戰術的秘密武器,這跟他早年同時參與足球及蓋爾式足球不無關係,更協助都柏林贏得1976年與1977年全國成年蓋爾式足球錦標。
Moran 在1978年加盟曼聯,出國後不可以延續過去身兼兩職的生活,1980年開始他入選愛爾蘭國家隊,長期成為隊中主力,此後曾經出戰1988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以及1990年與1994年世界盃決賽週;作為兩屆英格蘭足總盃冠軍成員,Moran 效力曼聯十年後先後轉戰希杭與布力般流浪,美中不足是他在布力般流浪贏得英超錦標前已經退役。退役後Moran 開設足球經紀公司Proactive Sports Management,曾經代理Andy ColeWayne RooneySteve FinnanJohn O'Shea 等球星,偶爾擔任客席足球評述員。
足球 + 棍網球 = Bruce Arena

美國名帥Arena 是門將出身,嚴格而言是半職業球員,但他在1970年代先後成為美國國家足球隊與棍網球隊代表,成就絕不平凡。Arena 早於1973年代表美國隊上陣,當時他剛在康奈爾大學畢業,畢業後在北美足球聯賽(North American Soccer League)選秀會上獲紐約宇宙隊選中,可是未獲一紙合約,於是他加入國家棍網球聯賽(National Lacrosse League)成為職業球員;國家棍網球聯賽於1975年停辦,Arena 在1976年短暫參加美國足球聯賽(American Soccer League),然而他有教職在身,於是借助參與職業足球的機會發展教練事業,從此成為美國最具影響力的足球教練。
雖然Arena 當職業運動員的生涯有點波折,他的棍網球事業發展其實不錯,1974年與1978年分別協助美國奪得世界棍網球錦標賽冠軍,因此他在棍網球界亦有一定名望,難怪他執教維珍尼亞大學足球隊17年期間,一直兼任棍網球隊助教;至於Arena 有否把棍網球戰術融入足球戰術,寸咀哥建議大家把他執教的足球賽事跟一般棍網球賽事對比一下,自然明白箇中奧妙。

「條條大路通羅馬」,雙棲也好,轉型也好,肯嘗試就可以。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b]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