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克達的森巴——2019年篇

寸咀足球組 於 22/04/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2015年夏季,寸咀哥發表了《薩克達的森巴》系列,點評球隊歷代的巴西裔功臣。三年多後,薩克達跟巴西球員的關聯又有什麼改變?第一代巴西援將BrandãoMatuzalémElano 已經榮休。第二代巴西援將方面,Jádson 已經回國效力哥連泰斯;FernandinhoWillian 分屬曼城與車路士重臣的地位不變;Luiz Adriano 轉戰莫斯科斯巴達混得不差;Ilsinho 則在費城聯找到新天地。至於第三代巴西援將,Eduardo da Silva 於2019年初跟歷基亞提前解約,加入失業大軍;Douglas Costa 開始在祖雲達斯失勢;Alex Teixeira 稱霸江蘇蘇寧,成為巴西大國腳的機會依然偏淡;Fernando 是莫斯科斯巴達中場核心,繼續被巴西國家隊冷待;Fred 廣受曼聯球迷批評,惟薩克達高位套現時機一絕,暫時沒必要打折回收舊將;Bernard 選擇不續約,改投愛華頓卻非明智之舉。
過去《薩克達的森巴》系列沒有提及一些失敗例子,例如2005年左閘Ivan 從帕拉尼恩斯外借薩克達但表現一般,結果不獲留用,最終在土超打出名堂,如今已經退役;同年,薩克達向山度士收購中堅Leonardo,但他未有把握機會,結果長期外借予巴西球會,回國浮沉達十年後總算有機會重返歐洲,惟利華迪亞高斯於2019年初跟他提前解約後,恐怕再次黯然回國。2010年夏季,薩克達收購維拉利爾小將Bruno Renan,這位防守中場同樣貨不對版,球隊等了差不多三年才肯止蝕,如今此子淪為效力巴拉圭乙組球隊弗布羅。2014年夏季,薩克達繼收購Marlos 後,再次向當時尚未解散的米達列斯下手,收購左閘Márcio Azevedo,可是這位出擊型後衛先後受膝傷及其他傷患困擾,累計缺陣超過兩年,復出後已無法從Ismaily 手上搶回正選左閘席位,2018年夏季決定離隊重返成名地帕拉尼恩斯。《歸化交叉點》系列曾經再三批評烏克蘭未有好好把握巴西外援長期效力的機會,引入優秀歸化球員,Azevedo 亦是人選之一;雖說他符合歸化資格時已年過三十,其水平依然勝過絕大部分本土左閘,只嘆被命運作弄。
另一方面,有些薩克達第三代巴西援將的情況不變,Maicon 魂斷烏克蘭更是不變的悲劇,然而薩克達依舊履行合約,讓他的家庭得到應有的財政支持,也算有心。至於其他留隊的巴西球員,一對翼鋒MarlosTaison 依然是前場發動攻勢的關鍵人物,分別在於前者選擇歸化烏克蘭,後者總算有機會穿上巴西國家隊戰衣,論事業再創高峰的難度倒是殊途同歸;再數下去,只有Ismaily 才算收成正果。前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八總結與展望——歐美篇》提到Ismaily 跑出的故事,2018年更得償所願入選巴西國家隊,不過此子尚未上陣,烏克蘭還有最後機會「橫刀奪愛」;Ismaily 與Azevedo 踢法相近,兩人的轉會費恰巧相同,若非後者長期受傷患困擾,正選之爭肯定精彩,不過前者攔截更強、側擊傳送更準,亦有後上攻門的能耐,不單輕易穩佔正選,近兩季更是身價暴升,可說是薩克達巴西援將的異數,難怪該隊在季前急於跟Ismaily 續長約。
相對而言,部分巴西援將仍在薩克達載浮載沉。例如《薩克達的森巴》系列曾經點評的進攻中場Dentinho,除外借比錫達斯一年外,其餘時間通常是薩克達中前場萬能替補,今季在球隊大規模補充新血下,已經淪為大後備;翼鋒Wellington Nem 的發展情況更差,2017年外借聖保羅期間更因韌帶撕裂提早休季,雖說薩克達對這位短小精桿的球員不離不棄,至今表現仍讓球隊後悔當年從富明尼斯「買貴貨」;結果,過去長期外借的翼鋒Alan Patrick 最終捱出頭來,起碼成為薩克達陣中的常規成員。此子跟Neymar 同期在山度士成名,控扭傳射均有一手,更得到前輩Elano 指導,早於2011年夏季被薩克達羅致旗下;可惜的是,Patrick 屬遠近馳名的「派對動物」,加入薩克達後進展欠佳,2013至2016年間返國展開漫長外借生涯,先後效力國際體育會、法林明高與彭美拉斯,總算證明自己的能力,2016至2017年球季重返薩克達,逐步轉型為中場指揮官,成為Fred 的副車;後者轉投曼聯後,Patrick 雖然無法穩佔正選,可幸得到領隊Paulo Fonseca 的信任,更獲球隊提前續約,努力轉型終有回報。
過去,薩克達領隊、羅馬尼亞名帥Mircea Lucescu 善用麾下的巴西援將,令球隊成為歐洲球壇不容忽視的黑馬;Fonseca 於2016至2017年球季接替領隊職務,球隊的本土成績符合期望,但在歐洲賽的影響力逐步減少,難免有意見認為他在吃Lucescu 留下的「老本」;不過,Lucescu 及後執教辛尼特與土耳其國家隊無不予人魔法不再的感覺,而且Fonseca 在改良4-2-3-1陣式方面頗有建樹,總算得到平反。Fonseca 是葡萄牙人,跟巴西球員溝通是「同聲同氣」,但對引入巴西援將沒有明確立場;2018至2019年球季,Fred 與Bernard 先後離隊,Fonseca 的重組方面以引入年青球員為主,累計一口氣引入五位巴西小國腳,以及引進宿敵基輔戴拿模的主力射手Júnior Moraes,加上既有的巴西援將,薩克達一隊共有13名巴西球員,打破歷季紀錄。這批新加入的巴西小國腳可說是薩克達第四代巴西援將,他們的潛力與貢獻可以跟前輩看齊,甚至青出於藍嗎?這方面值得探討。
在寸咀哥眼中,薩克達第四代巴西援將的時代應由2017至2018年球季開始,當時球隊收購哥列迪巴的巴西小國腳右閘Dodô。眾所周知,克羅地亞右翼衛Darijo Srna 是薩克達的王牌球員兼精神領袖,更見證球隊如何冒起;2017年9月,Srna 因為藥檢不合格,自願停賽以示清白,Fonseca 唯有把烏克蘭國腳Bohdan Butko 調任正選,也埋下日後收購Dodô 的伏線。Dodô 於2018年1月正式加盟薩克達,雖然頗有膽色,出擊助攻與出腳攔截絕不猶疑,可是他進度一般且發揮不穩,對Butko 不成威脅;2018至2019年球季,薩克達決定留下長年外借的Serhiy Bolbat,積極將這位翼鋒改造成為右閘,Dodô 遂被外借至甘馬拉斯;經過大半季的試驗,Bolbat 在Butko 養傷期間成功補位,反觀Dodô 在甘馬拉斯長居後備,這位年僅20歲的右閘確要好自為之。
那麼,薩克達有必要收購Moraes 嗎?前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八總結與展望——歐美篇》分析了這位射手的踢法特色,特別是解決球隊鋒線把握力不足的問題,然而把Moraes 留在烏超令烏克蘭國家隊受益,2019年他已經成功歸化,並代表烏克蘭出戰2020年歐洲國家隊外圍賽,因此薩克達的收購舉動亦有其政治意味。事實上,薩克達收購其他烏超球隊的巴西援將一直是無寶不落,Marlos 是成功例子,Azevedo 避不過傷患問題是意料之外;Moraes 如無意外將當選2018至2019年球季烏超神射手,薩克達願意收購這位剛滿32歲的前鋒的眼光不錯,亦使基輔戴拿模吃一記悶棍。Moraes 當然不是薩克達長遠發展的基石,事實上球隊仍然期望尼日利亞前鋒Olarenwaju Kayode 最終成為得分主力,加上填補Fred 與Bernard 的空缺是重中之重,上述兩點正是今季薩克達大幅吸納巴西小國腳的根本原因。
儘管薩克達出售Fred 大賺一筆,現實是烏克蘭政局仍有變數,名氣較大的巴西新星已經不考慮薩克達作為起步點,於是該隊順手推舟,善用手上銀彈。2018年夏季,薩克達引入三名巴西小國腳,轉會費支出不及出售Fred 收益的四分一,而接替這位巴西國腳的人選就是Maycon。此子在波圖加沙青訓系統出身,2009年加入哥連泰斯少年軍,2016年升上一隊,曾經外借予邦迪比達半季,表現惹人好感,翌年獲母會回收,迅即奠定正選地位,更協助球隊捧走2017年巴甲錦標,以及2017年與2018年聖保羅省聯賽錦標。Maycon 的傳送能力尤為突出,處理自由球技巧不俗,可是個子不高,在中場爭奪上較為吃虧,所以Fonseca 不敢貿然棄用成功轉型的Patrick;隨著薩克達在2019年冬季轉會窗繼續為中前場增兵,Fonseca 亦重新審視Viktor Kovalenko 退回中場夥拍防守中場Taras Stepanenko 的方案,Maycon 在歇冬已經淪為後備,指望他完全彌補Fred 仍是言之過早。
那邊廂,薩克達明知沒可能挽留Bernard,因此加大翼鋒的投資,而現役巴西小國腳Fernando 是球隊的首選。Fernando 本身可鋒可翼,亦能勝任輔鋒,技術根底不錯,出身於彭美拉斯青年軍,2018年初才正式升上一隊,在聖保羅省聯賽一鳴驚人,不單吸引巴西青訓系統的注意,薩克達也決定「先下手為強」。薩克達把Fernando 定位為右腳左翼,功能不限於填補Bernard 的空缺,也期望此子日後可以接替同屬右腳左翼的Taison,因此首季獲得相當後備上陣機會,可是 2018年底因足踝受傷休養一段時間;Fernando 基本證明自己是反擊人手,但他的把握力不算突出,隊際配合上不夠成熟,加上薩克達在2019年1月購入新晉以色列國腳Manor Solomon 加強競爭,未來一兩年的發展恐怕是「惡鬥難免」。
右腳左翼的最佳拍檔通常是左腳右翼,薩克達看準Fernando 的小國腳隊友Marquinhos Cipriano 拒絕跟聖保羅續約,遂把握機會「執平貨」。Cipriano 出身巴西體育會青年軍,2016年改投聖保羅前曾經短暫加入山東魯能,2018年初才正式升上一隊,上陣機會不多;此子身形瘦削,移動幅度更大、更靈活,球感不下於Fernando,薩克達視前者為Marlos 的接班人亦有其道理,只是Fonseca 需要平衡主力的上陣時間,Cipriano 暫時得到的機會不多,說不定下季要外借。寸咀哥並非胡亂推測,因為薩克達批准Cipriano 代表巴西出戰1月舉行的2019年南美洲20歲以下足球錦標賽,聽取球探匯報戰況後,發現兩位同具潛力的現役巴西小國腳,毫不猶疑出價收購。
近期球壇特別關注千禧年出世的足球新星,薩克達也為此押上重注,首先引入中場Marcos Antônio。此子出身於帕拉尼恩斯青年軍,2018年夏季已被今季降回葡甲的艾斯杜尼相中,最初留在預備組適應,不足三個月已經升上一隊,初次為一隊上陣已經交出兩次助攻,令人印象深刻。Antônio 協助巴西捧走2017年南美洲17歲以下足球錦標賽冠軍,也是同年世少盃季軍成員,走位與傳送意識俱佳,也能後上入楔攻門,效力巴西17歲以下國家隊期間一度串演右閘,可塑性甚至在Maycon 之上。如果Dodô 的進度仍然不似預期,薩克達會否考慮長遠把Antônio 移至右閘?還是安排後者與Maycon 組成雙防守中場?抑或把Antônio 推前至進攻中場?300萬歐元轉會費可不是亂花的。
好戲在後頭,薩克達以1,500萬歐元收購甘美奧的千禧年出世新星Tetê,似乎胸有成竹。這位左腳右翼是今季薩克達最後一位登場的新將,本身爆發力強,對自己的左腳盤扭信心十足,初次上陣已為薩克達搏得十二碼,整體印象不差。薩克達不是百分百忠於右腳左翼、左腳右翼的原則,Marlos 與Taison 在球場上移形換影早已司空見慣;至於剛才提到的新人,以色列國腳Solomon 是「雙槍將」,令球隊翼鋒配搭更靈活,難怪Tetê 初試啼聲是串演進攻中場。薩克達樂見Tetê、Fernando、Cipriano 與Solomon 進行良性競爭,也有足夠的條件讓他們逐步成長,關鍵是誰能夠最快改善自身的傳送與得分能力;Tetê 的對抗性似乎是四人中最強,說不定是推前出任單箭頭的潛在人選。
說到這裏,薩克達第四代巴西援將在2018至2019年球季未算發揮最大功效,經驗豐富的Moraes 先聲奪人是意料中事,其他小將最快到下季才見真章。更重要的是,薩克達要延續霸氣,必先具備先見之明,且看延續森巴風情會否變成球隊再闖高峰的關鍵。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薩克達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