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金盃與投奔變節

寸咀足球組 於 14/07/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2019年美洲金盃曲終人散,今屆決賽週名額增至16個,墨西哥擊敗主辦國之一的美國八奪錦標。今次寸咀哥並非跟各位分析墨西哥或美國,而且兩國的老朋友古巴;今屆墨西哥的奪標之旅在洛杉磯市中心帕薩迪納開始,在分組賽A 組大勝古巴七球先拔頭籌,之後發生什麼事?古巴隊長兼防守中場Yasmani López 率先變節,逃出球隊入住的酒店,準備日後申請入籍美國。次仗古巴移師至丹佛作賽,淨負馬丁尼克三球,賽後二十出頭的中場Luismel Morris、左中場Reynaldo Pérez 與防守中場Daniel Luis Sáez 加入變節行列,目的跟前輩出走的原因相似,旨在出外發展自己的足球事業,改善生活條件。
2018年11月,2018年中北美洲20歲以下錦標賽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布雷登頓舉行,古巴20歲以下國家隊在分組賽C 組位列第二,無緣出線;完成分組賽後,20人大軍中有12人一同變節,包括門將Danny Echeverría 與Arturo Hector、中堅Bruno Rendón、Christopher Llorente、Frank Nodarse、右閘Omar Proenza、防守中場Rivaldo Ibarra、中場Josue Vega 與Omar Pérez、左中場Geobel Pérez,以及前鋒Juan Andreus Yandri Romero與Rolando Oviendo。如果這批小將沒有變節,他們可能像同隊的防守中場Karel Espino 與右中場Jean Carlos Rodríguez 一樣,有機會參加2019年美洲金盃;為什麼他們認為非走不可?
古巴跟美國的關係似好非好,美國的禁運政策依然生效,古巴的經濟狀況當然不太好。同時,古巴與美國是一海之隔,古巴人只要成功橫越佛羅里達海峽,即可進入美國境內,例如古巴首都夏灣拿跟邁阿密距離約367公里,飛機航程不足一小時,理論上從海路偷渡可以一日內到達。古巴人偷渡往美國尋求新生活已有超過半世紀歷史,1990年代中期是高峰期;美國國會通過修訂1966年頒佈的 《古巴修正法》(Cuban Adjustment Act),實行「濕腳乾腳」抵壘政策(Wet foot, dry foot policy);若古巴人從陸路進入美國境內(即「乾腳」),可享有居留權,住滿一年零一日即可申請綠卡;如果經水路入境(即「濕腳」)而被截獲則需遣返。既然美國有條件接受入境的古巴人申請成為公民,古巴人合理實現偷渡最終目標的方法相當有限,一是像古巴球員般藉著國家隊到美國作賽的機會變節,成為百分百「乾腳」;二是經水路橫越墨西哥灣,在墨西哥沿岸城市登陸,然後經陸路進入美國境內,達致「濕腳變乾腳」,但這些古巴人的美國落腳點不再是邁阿密,而是德克薩斯州主要城市候斯頓。此外,古巴既不存在、亦未有意建立職業足球制度,古巴球員想跟世界各地的職業球員看齊,別無選擇下只有偷渡到美國。2017年1月,美國政府宣佈終止「濕腳乾腳」抵壘政策,既然古巴人不再享有申請綠卡的捷徑,變節投奔美國的誘因應該不及從前吧!因此,2018年中北美洲20歲以下錦標賽與2019年美洲金盃還發生古巴球員變節投奔美國的事件,看來古巴本土經濟情況相當不妙。
寸咀哥不清楚通過「濕腳乾腳」抵壘政策成為美國公民的古巴球員總數,然而擁有小國腳及大國腳身份者已達五十人。由於投奔美國的古巴球員不能回國,國家隊接班受到嚴重影響,近幾屆美洲金盃已經成為爭標隊伍的箭靶,今屆更是淨負十七球的「三零部隊」,不進則退的情況愈見嚴重。古巴國腳級球員投奔美國最早於1999年溫尼伯泛美運動會發生,古巴23歲以下國腳門將Rodney Valdes 開創先例。廿一世紀至今舉辦了十一屆美洲金盃,古巴除退出2009年的決賽週外,僅缺席2000年與2017年決賽週,加上每屆美洲金盃均是美國主辦或協辦,古巴球員投奔美國的引誘實在很大,例如2002年有一對前鋒Rey Ángel MartínezAlberto Delgado;2005年是主力前鋒Maykel Galindo;2007年是防守中場Osvaldo Alonso 與國家隊首席射手Lester Moré;2011年是中場Yosniel Mesa;2015年更打破歷屆紀錄,前鋒Keyler García、門將Arael Argüelles、左翼Darío Suárez 與右翼Ariel Martínez 聯袂變節,說起來2019年只是追平紀錄。
美洲金盃大軍名額只有廿三位,說不定有些古巴球員早有變節之意,可惜苦無機會。2008年3月,2008年奧運足球中北美洲外圍賽在田納西州納什維爾舉行,古巴十八人大軍中有七人變節,包括門將José Miranda、中堅Yeniel Bermudez、後衛Erlys GarcíaYendry Diaz、防守中場Yordany AlvarezLoanny Cartaya,以及中場Eder Roldán;嚴格而言,這個梯隊實有八位球員變節,只是門將Argüelles 延至2015年美洲金盃才付諸行動。2008年10月,古巴在華盛頓備戰2010年世界盃外圍賽對美國期間,中場Pedro Faife 與前鋒Reinier Alcantara 突然離開酒店投奔美國。2012年3月,古巴23歲以下國家隊重臨納什維爾,參加2012年奧運足球中北美洲外圍賽,今次有後衛Yosmel de Armas 變節;同年10月,古巴到多倫多出戰2014年世界盃外圍賽對加拿大前夕,古巴團隊有五人變節投奔美國,包括早前出戰奧運外圍賽的門將Odisnel Cooper、右翼Maikel Chang 與前鋒Heviel Cordovés、後衛Reysander Fernández,以及球隊的物理治療師Ignacio Abreu Sánchez,結果古巴在加拿大一役沒有後備球員可供調配。2015年10月,古巴23歲以下國家隊到堪薩斯州堪薩斯城出戰2016年奧運足球中北美洲外圍賽,共有六名球員變節,包括後衛Yendry Torres 與Brian Rosales、防守中場Emmanuel Labrada、右翼Pedro Anderson、可鋒可翼的Dairon Pérez,以及前鋒Frank López;文章開首提及的Luis Sáez 也在這次奧運大軍名單上,接近四年後還是加入變節的行列。
既然是投奔變節,故事情節當然多元化;有些球員比較幸運,已有親屬取得美國綠咭,變節時總算有人接應;有些的經歷則像逃犯;個別例子更令人意想不到,例如後衛Jonathan Moliner 與進攻中場Héctor Morales 是到訪墨西哥期間突然發難;左閘Jorge Corrales 在2015年變節時,更是持有正式旅遊簽證在邁阿密入境,然後施施然申請入籍美國。古巴球員選擇投奔美國,基本上放棄回國的機會,畢竟古巴政府有權秋後算帳;另一方面,這批國腳級人馬早已代表古巴出戰國際足協認可的主要賽事,就算《國際足協章程》第八章第二段列明任何球員被原屬國家取消國籍未得到同意或違反其意願,可以向國際足協申請代表另一個國家比賽(If a Player who has been fielded by his Association in an international match in accordance with art. 5 par. 2 permanently loses the nationality of that country without his consent or against his will due to a decision by a government authority, he may request permission to play for another Association whose nationality he already has or has acquired.),基於古巴政府從未取消這些變節球員的國籍,這批球員根法無法代表美國出戰國際賽,換言之他們只能尋找美職聯的落班機會。美國的足球聯賽制度別樹一幟,雖然形成三級制,但沒有升降制度;美職聯是第一級聯賽,經營情況比較穩健,第二級及第三級聯賽的經營形勢大相逕庭,既然美國本土球員正面對一定失業風險,古巴球員在美國球壇有例外嗎?從已經變節的古巴球員所見,不少在美國找不到球隊落班,他們若想維持生計,無可避免轉投其他行業,當然他們還可以參加業餘賽事,例如2014年成立的邁阿密幸運(Fortuna SC)就是當地古巴社區發起成立,在業餘級別已經踢出名堂;惟該隊能否轉為半職業甚至全職業球隊,仍然有待觀察。
另一個例子是邁阿密FC,大家別將這隊跟David Beckham 牽頭成立的美職聯新球隊國際邁阿密混為一談;前者曾是北美足球聯賽(North American Soccer League)隊伍,聯賽解散後不少一隊球員改為代表邁阿密FC 二隊出戰全國超級足球聯賽(National Premier Soccer League),更是應屆聯賽冠軍,Morales、2015年美洲金盃變節的Martínez 與2016年奧運足球中北美洲外圍賽變節的Pérez 現正效力該隊,Corrales 初到美國也從這支球隊起步,然而全國超級足球聯賽是美國足球聯賽系統所謂第四級聯賽,只要美國足協仍未把這個聯賽納入正規聯賽系統,發展出路有限。
那麼,古巴球員成功打入美職聯或美國足球冠軍聯賽(USL Championship)又如何?美國足球冠軍聯賽現屬第二級賽事,匯聚不少美職聯球隊的二隊,也有一些成立較久的地區球隊,例如查爾斯頓炮台沿用古巴球員歷史悠久,計有Moré、Alonso、Bermúdez、Cooper、Chang、Cordovés,以至現在效力邁阿密FC 的Martínez,如今Chang 雖已改投皇家鹽湖城二隊皇家君主,仍是聯賽中表現較突出的翼鋒之一,表現不下於已是洛杉磯銀河二隊主力射手的López,各位不妨留意兩人日後能否升上一隊。事實上,早期投奔美國的古巴國腳多屬球隊主力,當時美職聯球隊的財政實力不可同日而語,他們以自由身進軍美國球壇,較易找到落班機會,例如Martínez 與Delgado 於2002年變節後,最終一同加入科羅拉多激流。嚴格而言,歷來在美職聯產生積極影響的古巴變節球員只有四位:Galindo 曾是已解散球隊美國芝華士的主力前鋒;Alvarez 因傷以29歲之齡被迫提早退休,但他在皇家鹽湖城的表現頗有說服力; Corrales 逐步穩坐芝加哥火焰正選左閘,踢法老練且攻守兼備,惟此子要產生更大影響力,應該跟Alonso 好好學習。Alonso 不但保持西雅圖海灣者在各項賽事的上陣紀錄,至今是唯一總攬球隊史上所有錦標的成員,在中場二傳與搶截的作用明顯,今季轉投明尼蘇達聯仍然寶刀未老,試想Alonso 仍然代表古巴出戰國際賽的話,該隊不可能在今屆美洲金盃陪跑。
換個角度,棒球是古巴的國技,歷來投奔美國的國手級球員以百計,個別球員更曾入選MLB 全明星賽,但有關案例的背景較足球界複雜。MLB 球隊素來對古巴棒球員趨之若鶩,偷運古巴棒球員到美國成為一門有利可圖的勾當。可是,若古巴棒球員以「乾腳」身分投奔美國並取得居留權,他們必須參加MLB 選秀會才能進軍美國職業棒球壇;如果投奔其他國家後才打算加入MLB,他們不用參加MLB 選秀會,以自由身球員加盟能夠即時享有更佳薪酬待遇,於是古巴足球員與棒球員的變節方向大相逕庭。2018年12月,MLB 與古巴棒球協會一度達成協議,容許年齡在廿五歲以上、參加古巴棒球聯賽最少六年的球員自由前往美國投身職業賽,MLB 將把相關球員交易的部分代價作為古巴棒球協會的補償,然而有關方案未獲美國政府同意,相關人口販運問題仍未解決。假如古巴足球員的市場價值可以媲美棒球員,「殺頭生意有人做」的道理,你懂的。
回到主題,古巴將於9月首辦的中北美洲國家聯賽迎戰美國與加拿大,再有球員變節的呼聲不低;若古巴23歲以下國家隊在2020年奧運足球中北美洲外圍賽加勒比海賽區成功出線,稍後舉行的第二輪賽事很可能再到美國比賽,同樣是球員變節的好機會。原來可悲的事情繼續發生不是奇聞。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古巴  美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