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斯拉夫人轉戰三四線篇

寸咀足球組 於 01/05/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上回《歸化交叉點》提到斯拉夫人(Slav)在歐洲其他國家的歸化故事,開始前先為大家弄清一個觀念。斯拉夫人確實集中於東歐,但正宗的匈牙利人、羅馬地亞人、阿爾巴尼亞人(歷史上他們視斯拉人為世仇)摩爾多瓦人、格魯吉亞人、阿塞拜疆人、亞美尼亞人、立陶宛人、愛沙尼亞人與拉脫維亞人並非斯拉夫人,請各位切勿混餚。廿多年前,東歐共產政權陸續解體,政局動盪不安,加速斯拉夫人逃亡至歐美各地,尤以前南斯拉夫共和國的人民為甚。斯拉夫人本身是技巧性強的民族,而且具備紮實的足球根底,因此較易在移居國的足球系統中冒起,成為國家隊吸納對象;而近廿年歐洲國家對青少年國際賽愈見重視,形成更多斯拉夫裔球員成為小國腳,在本篇一貫採用的狹義標準篩選下並不會詳加介紹。
對斯拉夫人而言,逃出共產國度絕不容易,像祖籍波蘭的中堅Janusz Michallik便因父親到北美足球聯賽搵食而名正言順離開。Michallik出國前已跟隨國家隊青年軍集訓,1984年到美國後便馬上加入室內足球聯賽,雖然打出名堂,但發展歷程跟浪人無異。1991年3月,此子成功歸化美國,但當時接手美國國家隊的名帥Bora Milutinović以徵召作為賀禮,使他成為首屆美洲金盃的冠軍隊成員。滿心歡喜的Michallik希望入選1994年世界盃的主隊大軍名單,不過美國隊遍尋海外足球僑民下發現了凱沙羅頓正選中堅Thomas Dooley,加上奧運隊主力「羊咩鬚」Alexi LalasMarcelo Balboa已成為國家隊主力,Michallik只能成為賽事的座上客,並從此退出國家隊。今日的Michallik已成為美國ESPN頻道足球評述員,總算在美國安居樂業。
話分兩頭,寸咀哥曾提及美國一代名將Roy Wegerle的歸化故事,而他在美國室內足球聯賽的隊友日後也照版煮碗。人稱Preki的前鋒Predrag Radosavljević祖藉塞爾維亞,早於1989年已考慮歸化美國,但在室內聯賽攻無不克無助入選國家隊,因此積極找機會向外闖,在1992年試腳成功加盟愛華頓,但Preki的實力不足在英超立足,及後改投英甲(英冠前身)樸茨矛夫亦未見起色,此子也像Wegerle一樣於1996年成為美職聯第一批星級球員。這次回歸美國反使Preki的職業生涯更上一層樓,因為同年他以33歲高齡成功歸化入選國家隊,並參加1998年世界盃,與Eric WynaldaJoe-Max Moore甚至後起的Brian McBride爭奪上陣機會。Preki在美職聯充分證明自己寶刀未老,甚至能說服國家隊領隊Bruce Arena繼續徵用,直至2001年才以38歲高齡從國家隊退役。
不介意一路向南的話,澳洲是斯拉夫人落腳的好地位,因為遇上鄉里的機會特別多,而塞爾維亞裔清道伕Milan Ivanović更贏得澳洲球迷的愛戴。 Ivanović於1989年轉戰澳洲前已在著名的貝爾格萊德紅星站穩一席,不過未獲當時的南斯拉夫國家隊征召;他在澳洲聯賽表現所向披靡絕對是一如所料,因此於1991年以31歲之齡成功歸化澳洲,並成為澳洲國家隊的後防主力。當時澳洲仍恰如其份在大洋洲做山寨王,適逢1996年重辦大洋洲國家盃,Ivanović理所當然成為大軍,並助澳洲封王。1998年2月,澳洲在主場與備戰世界盃的日本進行友誼賽,特意讓他擔任隊長,雖然澳洲淨吞三蛋,但澳洲球迷無不向他致意,為其國家隊生涯劃了圓滿句號。踏入廿一世紀後不少國家也選出千禧之隊,而Ivanović正是澳洲千禧之隊的得獎一員,成為該國歸化球員的典凡。
1993年底,世界盃外圍賽附加賽阿根廷對澳洲,雖然Diego Maradona已經走下坡,但澳洲為求爆冷晉身決賽週席位,特別派出黑山裔中堅Mehmet Duraković專門接待「肥馬」。澳洲輸了但雖敗猶榮,Duraković令Maradona入球交白卷也算完成任務。此子少年時隨家人移居墨爾本、十年後回鄉、再返澳洲發展,逐步奠定於澳洲聯賽的地位,自1990年成為澳洲國腳,與Ivanović並肩作戰。助攻力強的Duraković為澳洲上陣64場入6球,直至2002年才退役,退休後轉任教練,更於2011年出任澳職聯墨爾本勝利的領隊,但因成績欠佳於一年後被炒。
有時候尋找他鄉的日子可以超乎想像,相信波斯尼亞後衛Izudin Dervić也無法預見自己在冰島延續足球事業。1990年,27歲的Dervić眼見自己在國內聯賽難以突圍,於是向北行到冰島一試,豈料一戰功成;此後,他先後效力夏拿佐杜亞、華路亞、雷克雅維克等冰超球隊,雖然沒有一隊效力超過兩年,但在國內的聲望日增,因此求才若渴的冰島國家隊於1993年徵召此子入伍,也是該國至今唯一的歸化國腳。不過,Dervić要跟當時效力熱刺的Guðni Bergsson與史特加的Eyjólfur Sverrisson爭奪正選殊不容易,效力國家隊兩年後便退役,退休後在冰島踢而優則成為領隊。
1998年9月25日,200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第6組,西班牙胸有成竹作客塞浦路斯,不過他們忘記了四年前外圍賽作客相遇靠對方的烏龍球險勝,結果今仗輸2:3;該仗塞浦路斯派了兩位斯拉夫歸化球員上陣,各入一球,而他倆使塞浦路斯在1998年世界盃外圍賽與200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均有耳目一新的表現。1989年,祖籍塞爾維亞的前鋒Siniša Gogić加盟塞浦路斯聯賽班霸尼科西亞,就算此後轉投阿諾索西斯,一直是該國聯賽中令人聞風喪膽的射手,因此在1994年以31歲之齡成功歸化。Gogić在1998年世界盃外圍賽為塞浦路斯射入三球,其表現更吸引希臘班霸奧林比亞高斯垂青,更為該隊在歐聯殺出一條血路。Gogić早在1996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見識過西班牙的厲害,四年後再於主場出擊為球隊射入第二球,絕對有所交待,並於完成該屆外圍賽正式從國家隊退役。
至於擊敗西班牙的致勝一球則是進攻中場Milenko Špoljarić的功勞。他來自克羅地亞,於1992年加盟塞浦路斯聯賽另一強隊阿波羅利馬素,成為球隊於國內稱霸的重要成員,在歐洲賽事也曾讓利物浦、國際米蘭等吃過苦頭。1997年,30歲的Špoljarić成為塞浦路斯歸化國腳,與Gogić成為球隊的進攻核心,不單在1998年與2002年世界盃外圍賽取得入球,更於200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射入四球成為隊中神射手,並於完成2002年世界盃外圍賽後正式退役。退休後的Špoljarić開辦足球學校訓練人才,而他的兒子Matija Špoljarić更已成為馬德里青年軍成員,說不定是未來塞浦路斯的主力。
Špoljarić效力阿波羅利馬素後期,球隊從比甲洛克倫找來黑山裔防守中場Siniša Dobrašinović,而他似乎也諮詢過Špoljarić的意見,於2009年接受塞浦路斯足總的邀請成為歸化國腳。助攻力強的Dobrašinović在阿波羅利馬素成名後輾轉效力奧摩尼亞與安羅科薩斯,與另一位未來歸化國腳、法國裔進攻中場Vincent Laban組成中場黃金組合,而這正是2008-2009年歐聯分組賽令國際米蘭手忙腳亂的組合,經此一役也讓他有機會轉戰希臘聯賽。當然,單憑Dobrašinović甚至Laban之力不可能化腐朽為神奇,而前者入伍時已經32歲,只能盡量令球隊有還擊之力,並效力國家隊至2014年,退休後同樣走上執教之路。
究竟歸化球員效力所謂「魚腩」國家隊有什麼感受?波斯尼亞裔門將Alija Bešić相信有深刻的體會,因為他在2000至2004年擔任盧森堡國家隊正選門將。Bešić自19歲開始在盧森堡聯賽上陣,好歹也是少數曾經取得入球的門將,到25歲成為歸化國腳;可是,他為國家隊上陣28次不但未嘗力保不失,每場平均更失三球,究竟是他不濟還是全隊不濟,實在有理說不清,難怪四年後離開國家隊也不必後悔。Bešić的職業生涯從未衝出盧森堡,不過後期效力埃施福拉期間總算認識了一位像樣的隊友、決定在盧森堡定居的摩洛哥名宿Mustapha Hadji,時至今日他留在該隊出任門將訓練員,與Hadji的兒子共事。
當魚腩部隊的門將大感無奈,前鋒也不見得好受,而同屬盧森堡歸化球員的Mikhail Zaritskiy更是無癮至極。這位俄羅斯前鋒出身於辛尼特,1993年到盧森堡加盟貝根阿弗尼爾後即協助球隊成功衛冕聯賽冠軍,還抱得美人歸。Zaritskiy既是四屆盧森堡聯賽神射手,又兩度當選盧森堡足球先生,自然被視為盧森堡足球的新希望,於是在1999年便接受邀請加入國家隊,當年他26歲。由於戰術關係,Zaritskiy往往以後備身分登場,但他在前線獨力難支,三年來上陣15場均交白卷;此外,此子也明白留在盧森堡聯賽難以進步,於是到希臘與德國低組別聯賽碰運氣,可惜無功而還,最終於2002年急流勇退。
同樣歸化效力魚腩部隊,生於利比亞的前鋒Daniel Bogdanović反而際遇不差。這位塞爾維亞與斯洛文尼亞混血兒在年幼時移居馬爾他,20歲起先後效力施利馬流浪、納沙爾獅隊、華列達與馬沙斯洛克,一直成為聯賽前列射手;同期冒起的尚有後來成為國家隊首席射手的Michael Mifsud。當時國家隊領隊Sigfried Held留意到兩人在施利馬流浪合作不俗,遂於2002年把他收編入國家隊。Bogdanović與Mifsud在國家隊與球會共有四段合作期,而前者的任務似乎是當後者的綠葉,為國家隊出戰32仗只入一球;唯一例外發生於2008-2009年球季,Bogdanović加盟英冠班士利後把從高雲地利城外借來的Mifsud比下去,翌季更成為球隊首席射手,可是兩人同樣在英冠發亮一時後黯然離去。
時至今日,斯拉夫人歸化的新故事仍偶有上演,例如塞爾維亞浪人前鋒Branimir Subašić在阿塞拜疆班霸尼菲治巴庫成名後,於2007年歸化成為國腳,至今仍是該隊歷來入球第二多的球員。
新鮮熱辣的例子則有歸化哈薩克的塞爾維亞門將Nenad Erić,他於今年2月首次代表國家隊上陣對摩爾多瓦。

當然,有實力的斯拉夫裔球員毋須紆尊降貴,這些歸化好手就在下篇登場。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