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投奔卡塔爾篇

寸咀足球組 於 25/03/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歸化交叉點》系列是時候走向亞洲,到近年球壇最爭議性的國家發掘故事。卡塔爾在廿一世紀大攪體育盛事,先在2006年舉辦多哈亞運,繼而在2011年主辦亞洲盃,還有萬眾期待舉行2022年世界盃,面子工程何其盛大。雖說世界盃決賽週安排在冬天才舉行未免影響歐洲聯賽賽程,但大家別忘記前厄瓜多爾主力前鋒Christian Benítez在2013年7月為卡塔爾艾查殊處子登場後,因不適應炎熱天氣引致併發症,最終導致心臟病發猝死,因此卡塔爾的安排也經過深思熟慮,盡力避免悲劇重演。天時地利俱備,人和就要靠自己。由於該國希望藉足球建立國際形象,近十多年來在吸納歸化球員堪稱冠絕全球,最少收編了四大洲15個國家共33位「異族」,而且吸納趨勢未見放緩,值得另文探討。
要明白卡塔爾為何如此熱衷於挑選歸化球員,大家必須認識塞內加爾中堅Abdulla Koni;早於1998年,卡塔爾選中成為小國腳,這位只曾效力卡塔爾聯賽班霸艾薩德的硬漢,及後成為國家隊常客(他也是導致David Villa緣盡2012年歐洲國家盃的真凶)。Koni的案例讓卡塔爾明白招攬歸化球員是可行的成功捷徑,於是藉著大攪聯賽,吸引更多人才以供國家隊揀蟀。
卡塔爾足總最經典一著就是實踐「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真理,於2004年打算支付100萬美元利誘當時首位外籍的德國足球先生、雲達不來梅的巴西前鋒Aílton歸化,只是國際足協出手干預否決註冊申請才未能成事,而Aílton此後不獲巴西或德國垂青之餘,職業生涯更明顯從高位滑落,聽起來也覺有點邪。
然而,卡塔爾如此大膽源於爭取多哈亞運男子足球金牌的短期目標,因此在招攬歸化球員上採取漁翁撒網戰術,先在2001年成功游說制空力強的沙特阿拉伯裔中堅Saad Al Shammari與毛里裘斯裔射手Sayed Ali Bechir歸化,為國家隊確立攻守重心。此後,卡塔爾陸續廣納年輕人才,包括來自科威特的中場Wesam RizikTalal Al-BloushiAdel Lami、蘇丹前鋒Magid Mohamed、一對塞內加爾門將Mohamed SaqrQasem Burhan、烏拉圭射手Sebastián Soria、沙特阿拉伯前鋒Yusef Ahmed與中場Majdi Siddiq,以及也門右閘Mesaad Al-Hamad;這十位球員加上Koni正是組成卡塔爾多哈亞運大軍的主要部分,成功奪金也是「意料中事」。
這批第一代卡塔爾歸化國腳的發展並不差,只是歸化球員之間競爭激烈,就算他們保得住球會的謀生機會,國家隊大門也隨時關上。其中防守中場Rizik組織與搶截能力成為代表卡塔爾上陣次數最多的球員,以歸化球員而言實屬異數,直至近期才被現任國家隊領隊Djamel Belmadi棄用。
Soria在國家隊上陣次數與入球均位列前五位,更成為2008年亞洲足球先生侯選人之一,以一位在烏拉圭未受賞識的球員也算吐了一啖烏氣,但最近一年也在國家隊失勢。
而蘇丹裔的Mohamed也從前鋒變成輔鋒,反而不時有機會以後備上陣至今;在足球戰術上,永遠不能低估輔鋒的存在價值。
Saqr與Burhan的正選門將之爭更是異常激烈。雖然近年卡塔爾有招攬歸化門將的習慣,但這兩位亞洲一線門將幾乎壟斷了所有國際賽上陣機會,無論是本土門將或其他歸化門將也未能打破局面。
因此,多哈亞運後代表卡塔爾的第二代歸化球員往往是風光一時,而他們的短期目標正是協助卡塔爾以主辦國身分在2011年亞洲盃爆冷捧盃,於是曾效力烏甸尼斯與拿玻里的巴西左翼Fábio César成為重點游說對象。2008年,此子以29歲之齡歸化卡塔爾,與該國一向著手收編年輕歸化球員的策略有別,不過他的入球能力不俗而備受重用,但隨著時任領隊、已故法國名帥Bruno Metsu因亞洲盃戰績未如理想被辭退,卡塔爾進入頻頻易帥的混亂期,César也難逃打入冷宮的命運。
祖籍科威特、由中鋒轉任中堅的Ibrahim Majid、加納中堅Mohammed Kasola與防守中場Lawrence Quaye是仍為國家隊效力的第二代歸化球員,除了年僅24歲的前者成功從Al Shammari接棒成為必然正選,後兩者仍在努力。在此大家必須明白卡塔爾的組軍重點還是本土球員為主、歸化球員為輔,這在多哈亞運大軍佈局時已露端倪;2006年亞洲足球先生Khalfan Ibrahim與中堅Bilal Mohammed才是該國足球的未來骨幹所在,因此第二代歸化球員註定是球隊的綠葉。
其實大部分卡塔爾首兩代歸化球員仍未到退役年齡,只是卡塔爾足總對主場未能捧走亞洲盃耿耿於懷,於是促成賽後出現第三批歸化球員。這批歸化兵中部分協助卡塔爾勇奪2014年海灣盃,但2015年亞洲盃慘敗而回證明卡塔爾離成就足球大業仍需加倍努力,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很可能是這批歸化新血的最後機會。在這批歸化兵中率先跑出的是阿爾及利亞翼鋒Boualem Khoukhi。此子本來打算留效祖國,但卡塔爾在2011年底迅速批准此子歸化兼立即成為大國腳,這種「橫刀奪愛」的手段也俘虜了他;擅射自由球的Khoukhi在2014年更接連入球投桃報李,如無意外將繼續與Ibrahim組成雙翼齊飛。
2013年,卡塔爾再次「打劫」阿爾及利亞的足球人才,重施故技招攬生於法國的防守中場Karim Boudiaf歸化,並視這位先後效力法甲羅連安特與南錫青年軍的阿爾及利亞及摩洛哥混血兒為Rizik的接班人,至今表現尚可,但這位黃牌阿姑必須收斂自己。
至於近年在艾查殊冒起的加納射手Mohammed Muntari年僅21歲,自去年底獲現任領隊Belmadi徵召後多數以正選上陣,亦是卡塔爾甚為渴望的柱躉式中鋒,但尚未適應國際賽節奏與氣氛。

相對於其他國家的歸化情況,卡塔爾招兵的目的尤其清晰,對棄用表現未如理想的球員更是毫不手軟,因此在2022年世界盃前出現第四甚至第五批歸化兵也不是奇聞。機會從來給有準備的人,但年輕球員歸化要求即時見效的卡塔爾絕對有辣有唔辣,利誘當前下實在不易作出最適當決定,畢竟寂寂無名的球員進軍海灣地區後很難轉戰歐洲,強如沙特班霸希拉爾的皇牌中場、巴西國腳Thiago Neves也無法重返歐洲,這個歸化交叉點實在教人難以取捨。當然,有些球員只想找個藉足球謀生的保證,就算水準稍低一點也不是問題,下篇《歸化交叉點》將留在亞洲重溫這些故事。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卡塔爾  歸化  亞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