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大歐洲篇

寸咀足球組 於 24/04/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歸化交叉點》終於回到精英雲集的歐洲足球主戰場。

二十世紀上半段,足球開始有系統地成為國際賽事,雖然以歐洲列強為首的國際足協隨後成立,但對球員國籍或曾代表國家數目未有嚴格限制,因此歐洲球員代表其他國家出賽也是平常事;二十世紀下半段,歐洲國家繼續對國外的一級球員虎視耽耽,但南美國家開始對國際足協表達不滿,最終在1950年代末期對歸化球員確立限制,而西班牙則趕上立法前的尾班車盡收精英。
之前寸咀哥提過阿根廷球王之王Alfredo di Stéfano歸化西班牙的故事,而他加入西班牙國家隊時後也說服了黃金左腳、匈牙利球王Ferenc Puskás出山助陣。為何祖籍德國的Puskás在國際賽出山?主因是1956年匈牙利爆發「十月事件」,不過革命失敗,這使當年舉家移民匈牙利後艱苦求存的Puskás大感失望,於是藉著舉辦不久的歐洲冠軍球會盃賽事借故拒絕回國,並輾轉加入皇家馬德里,與di Stéfano雙劍合壁,成就歐洲班霸,而匈牙利的實力從此大不如前。限於國際足協的規定,西班牙一直在等合法機會把Puskás收歸旗下,始終他代表匈牙利11年來累計上陣85場入84球,也是該隊奪得1954年世界盃亞軍的功臣,對西班牙進軍1962年世界盃大有幫助,因此這位球王在賽前幾個月成功歸化。可是,已經35歲的Puskás轉戰西班牙後表現未符預期,而di Stéfano因傷缺陣更讓他孤掌難鳴,因此在西班牙於分組賽出局後便宣佈退出國際賽。
對Puskás而言,加入西班牙國家隊還有另一意義,能讓他與另一位匈牙利精英、擅射弧形球的輔鋒László Kubala再度合作。二次大戰前,Kubala既是Puskás在聯賽的對手,也曾效力捷克與匈牙利國家隊成為隊友,然而匈牙利共產政權成立後他便逃難至意大利,不過匈牙利足總向國際足協控告此子違反球員合約與擅離國家隊,結果國際足協判罰Kubala停賽一年。Kubala並未因此氣餒,反而與其他逃難的東歐球員組成球隊到各地踢表演,並於1951年到訪西班牙,憑出色表現贏得巴塞隆拿的青睞,從此成為該隊的皇牌射手,及後更獲邀為加泰隆尼亞代表隊上陣;更重要的是,他於1953年成功歸化西班牙,成為國家隊的主力前鋒之一,上陣19場入11球,可是他與di Stéfano一樣因傷錯過1962年世界盃,無緣在最高級別賽事大放異彩之餘也黯然退役。此外,Kubala在更成功游說跟Puskás一同拒絕回國的匈牙利名將Sándor KocsisZoltán Czibor加盟巴塞隆拿,但西班牙國家隊未有同時吸納這兩位猛將未免不夠進取,否則1962年世界盃的故事可能不一樣。
1980年代的法國是一流強隊,人才輩出,代表人物首推人稱「Carré Magique」(幻方)的四大中場,包括祖籍意大利、生於法國的球王Michel Platini與射傳跑俱佳的正宗法國裔中場指揮官Alain Giresse;然而負責搶截掃盪的Jean Tigana來自馬里(寸咀哥會另文再談),而二傳手Luis Fernández則來自西班牙。9歲移居法國的Fernández最初只效力地方球會,但巴黎聖日耳門看到此子成為優秀控球型中場(anchorman)的能力,於1978年正式收歸旗下,並帶領球隊成為1980年代初法甲的新勢力。

他於1981年成功歸化法國,卻無緣參加1982年世界盃,然而當時的國家隊領隊Michel Hidalgo發現單靠Tigana不足以補足五短身材的Giresse,而剛中帶柔的Fernández正好作為兩人的橋樑,更確保有效支援Platini得分,於是在1982年底徵召Fernández入伍,而這位可兼任中堅的球員成為法國捧走1984年歐洲國家盃的主要功臣之一。此後,無論是上一代國家隊正選防守中場Henri Michel抑或Platini出掌國家隊,均對Fernández委以重任;法國雖無法鼓其餘勇捧走1986年世界盃,但八強法國對巴西的夢幻對決還靠他射入關鍵的十二碼奠定勝局。Platini由場上變成場邊元帥,Giresse與Tigana相繼退役,Fernández的重任變成帶領法國過渡交接期,雖然Didier DeschampsEmmanuel PetitLaurent Blanc日後證明非池中物,但到1992年歐洲國家盃時,他是專責為球隊奠定勝局的超級後備,並於完成使命後退役。退役後的Fernández馬上踢而優則教,與同樣掌帥印的Giresse及Tigana從國家隊好拍擋變成法甲鬥智對手,更使1990年代的巴黎聖日耳門成為稱霸歐洲的強隊之一。
1980年代中期起,愛爾蘭忽然成為盛產中鋒之地,不單有John Aldridge從低組別聯賽射手變成利物浦家傳戶曉的名宿,還有兩位年輕中鋒日後成為球迷的寵兒,一位是為曼城與新特蘭貢獻良多的Niall Quinn,另一位是意大利裔的Tony Cascarino。Quinn與Cascarino同屬擅於高空轟炸的中鋒,但前者更能發揮頭槌二傳威力,後者則是場外表現甚至較場內更精彩,但兩人基本上相安無事,在1990年世界盃也接受其中一人成為Aldridge的拍檔;雖然後者在賽事中先任正選,在前者在整項賽事的表現較佳,一頂成名,從此在曼城的表現如日中天。

歷史上Quinn與Cascarino只曾在1992年對美國的友誼賽中同場入球,而前者通常是正選;不過Quinn因傷缺席1994年世界盃,加上年屆35歲的Aldridge難以踢足全場,為Cascarino帶來大好表現機會,可惜後者在賽事期間一直帶傷,只能在十六強對荷蘭以後備上陣救亡,愛爾蘭最後黯然出局,也使他錯失最後一次在大賽盡展所長的機會。賽後,約滿車路士的Cascarino改投被罰降至法乙的馬賽,卻是他職業生涯腳得最順的日子,每場平均入球率達0.7球,不單助馬賽重返法甲,更成為愛爾蘭於1998年世界盃外圍賽的首席射手兼三次梅開二度,終於把Quinn比下去。然而他年事已高,加上David ConnollyRobbie Keane迅速冒起,遂於1999年完成200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後以37歲高齡退役。

Quinn(92場入21球)與Cascarino(88場入19球)在國家隊的良性競爭幾乎難分難解;不過好戲在後頭,Cascarino退役後出版自傳大爆自己原來是養子,根本沒有半點愛爾蘭血統,不應代表國家出戰,而Quinn卻是極少數知情人士,兩者之間真正是君子之爭了!

眾所周知,歐盟於1993年成立;然而這個政治制度的變化對足球市場也有深遠影響,因為擁有歐盟成員國國籍的球員可自由加盟在任何成員國註冊的球會,只有來自非歐盟國家的球員才需擔心出路、考慮歸化他國。當時斯拉夫(Slav)裔東歐國家尚未加入歐盟,加上政局不穩,因此歐盟成立的時代也掀開斯拉夫球員歸化的高潮;而非斯拉夫人的歸化較集中於土耳其與非斯拉夫裔東歐國家。
1998年,Erich Ribbeck走馬上任接掌德國,一眾老將同時也陸續退役,其中包括雄踞右閘多年的多蒙特名將Stefan Reuter。雖然Markus Babbel已成功接班,但後備兵源不足下Ribbeck一直遍尋替補人選,這包括一位資深德國球迷也不一定記得的歸化球員。Ribbeck視1999年洲際國家盃為國家隊重整陣容實驗,其中挑選土超費拿巴治右閘Mustafa Doğan堪稱驚喜之作。Doğan在少年時代已加盟當年仍在德甲乙浮沉的烏丁根,發展平平後於1996年加盟費拿巴治後卻有不俗表現;按理土耳其國家隊能馬上徵召此子入伍,但後來投效米蘭雙雄的Ümit Davala穩居正選,同輩Fatih Akyel又迅速補上成為副車,難怪他欣然接受德國足總的邀請。Doğan只曾兩次代表德國上陣,表現一般,卻使他有機會在2003年重返德甲,加盟科隆,不過翌年又回歸土超改投比錫達斯,最終因長期受傷患所困提早於31歲退役。

Doğan能在貴為歐聯、歐霸常客的土超勁旅中常任正選絕非僥倖,但Ribbeck期望新人即時見效下使表現一般的Doğan無法過關。事實上,這位領隊對右閘的問題無計可施,於是在2000年歐洲國家盃排出3-5-2陣式,最初由Babbel出任右翼衛,之後由一代玻璃腳Sebastian Deisler接任,Babbel則居中成為右中堅;此舉某程度上遷就年屆38歲的Lothar Matthäus出任清道伕,但誤用球員下令德國慘敗而回,堪稱滿盤落索。
不過,當時的芬蘭領隊Richard Møller Nielsen知人善任,見識了獲政治庇護的阿爾巴尼亞裔中鋒Shefki Kuqi如何令體能不俗的芬蘭相形見拙,於1999年馬上吸納這位效力國內聯賽班霸赫爾辛基的主將,與同期入選的球會隊友Mikael ForssellJonatan Johansson競爭成為芬蘭球王Jari Litmanen的前鋒拍檔。這三位前鋒幾乎在同一時期進軍英格蘭,但Kuqi最初加盟在英甲(英冠前身)護級的史托港;然而他的衝刺型打法正合英格蘭需要,因此是三人中累計英格蘭聯賽上陣與入球最多的一位。不過在國家隊中,年事已高的Litmanen是鋒線必然之選,Forssell一度保持連續11年在國際賽入球的紀錄,就算Johansson有一段時間備受傷患困擾,Kuqi也以擔任球隊後備殺手為主,因此為芬蘭上陣62場只射入8球,能在連續三屆世界盃外圍賽及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取得入球已屬難能可貴。
凡事總有例外,歸化也是一樣。以塞浦路斯北部城市莫爾富為基地的迪真尼斯,成就兩位球員歸化這個南歐小國。法國進攻中場Vincent Laban出身法甲南特二隊,2005年轉戰迪真尼斯;葡萄牙中堅Dossa Júnior只是效力葡萄牙低組別球會的年青人,2006年加盟迪真尼斯。兩人的表現未至於讓球隊在聯賽戰無不勝,但Laban策動能力不弱,Júnior擅於死球助攻,足以讓其他對手大開眼界,到2007年分別轉會,現時分別效力羅馬尼亞班霸艾斯特拉與波蘭班霸歷基亞。塞浦路斯國家隊的實力始終未有大幅提升,在兩大長老Ioannis OkkasMichalis Konstantinou退役後更見攻力疲弱,Laban的串連作用將大有幫助,而Júnior也使中路更穩健,因此雙雙於2012年成功歸化;至於塞浦路斯能否成功晉身2016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兩人表現優劣實屬關鍵。

然而,斯拉夫裔歸化球員通常較能主宰歐洲國家之間的對決,由下篇起將一連兩集探討當中有趣的故事。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歸化  法國  愛爾蘭  西班牙  塞浦路斯  德國  芬蘭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Stevengngng
    Stevengngng 於 24/04/2015 評論 NO. 1

    重po?

  • trashtalking
    trashtalking 於 25/04/2015 評論 NO. 2

    足球世界咁大,處處都有不同經驗,種種經驗都有益,大把貨未寫。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