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俄羅斯也出手了

寸咀足球組 於 18/03/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3月底的國際賽賽期即將上演,寸咀哥是時候檢視各國家隊的最新陣容。就入選名單所見,久候多時的歸化如期發生,例如前文《歸化交叉點——東風吹遍歐洲》已指出,保加利亞聯賽班霸盧多格德斯的巴西進攻中場Marcelinho 將成為保加利亞新一代進攻主力;如今居滿五年的他正式入選,如無意外其隊友兼同鄉Juninho Quixadá、索菲亞斯拉維亞的巴西左翼衛Diego Ferraresso 與史浩克04的巴西二閘Júnior Caiçara 將陸續入伍,為保加利亞足球帶來另一番景象。
然而,最新的歸化驚喜竟然全是門將,其中一位是塞浦路斯的巴西裔門將Alexandre Negri。看過《歸化交叉點——大歐洲篇》的朋友應該對塞浦路斯招攬歸化球員不感陌生,事實上另外兩位歸化球員Vincent LabanDossa Júnior 仍是陣中主力,只是Negri 的人生經驗甚至比塞浦路斯首席門將Antonis Georgallides 還豐富,該隊求才若渴的程度可見一斑。
另一位歸化新鮮人是莫斯科火車頭的巴西裔門將Guilherme,但他能入選俄羅斯國家隊絕不惹少;根據俄羅斯的移民法例,連續在當地居滿五年的海外人士即可申請歸化,但俄羅斯的排外意識不弱,Guilherme 能夠打破常規自有其理由。此子是俄羅斯聯賽史上首位巴西裔門將,2007年夏天加盟莫斯科火車頭後接近兩年才在正式比賽上陣,此後平步青雲,深受當地球迷認同,加上俄羅斯門將接班出現青黃不接,除Igor AkinfeevYuri Lodygin 外已沒有可靠人選,因此該隊領隊Leonid Slutsky 向外求才亦屬無可厚非。
為何俄羅斯甚少考慮起用絕無斯拉夫血統的歸化球員?在Guilherme 出現前,俄羅斯曾經相中由留學生變成職業球員的喀麥隆右閘Jerry-Christian Tchuissé。在莫斯科斯巴達成名的Tchuissé 於2000年取得俄羅斯國民身份,不久即跟隨俄羅斯國家隊操練,但他未有正式上陣;2001年5月,Tchuissé 決定改替喀麥隆上陣,這次「變節」不僅對俄羅斯足協留下壞印象,此子也賠上自己的國際賽生涯,歷史只獲派上陣三場,因此Tchuissé 還可在俄甲退役,已經十分幸運。
當然,俄羅斯起用其他族裔球員也有其獨特的歷史背景,畢竟昔日的蘇聯共有15個加盟共和國,若計及其他自治區共接近40個大型族群,人才調度非常複雜。南斯拉夫解體後,不少非塞爾維亞裔的國腳級球員紛紛轉投祖家陣營,但蘇聯解體後的足球勢力變化卻不盡相同,特別是1991年底成立過渡組織獨立國家聯合體(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後,不少國腳級球員發現留在俄羅斯的出路更佳,所以獨立國家聯合體代表隊完成1992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大部分成員還是以前途為上,其中烏克蘭是這次抉擇的重災區。
此時,前蘇聯烏克蘭裔國腳出現五種選擇:第一類是直接加入烏克蘭,包括曾效力阿仙奴的Oleh Luzhny、前蘇聯史上第二號射手Oleh Protasov、同屬1998年歐洲國家盃亞軍成員的Hennadiy LytovchenkoIvan HetskoSerhiy ScherbakovAleksandr PomazunSerhiy ShmatovalenkoYevhen PokhlebayevDmytro Mykhaylenko,除前三者外,其他的足球事業發展僅屬不過不失。
第二類是直接留效俄羅斯,例子有曼聯名宿Andrei Kanchelskis、名震西甲的清道伕Viktor Onopko、翼鋒Igor Dobrovolski、射手Sergei YuranVladimir TatarchukVladimir LebedSergei Podpaly。Onopko 最終成為俄羅斯足球殿堂人物,Dobrovolski 與Yuran 無法適應國外聯賽的節奏而影響國家隊成就,Kanchelskis 更是1993年俄羅斯國家隊兵變的關鍵人物,否則國際賽成就更高,似乎功利地效忠俄羅斯不一定有好結果。
第三類是最初代表烏克蘭,中途變節代表俄羅斯,例子有世界盃決賽週歷史上唯一單場射入五球但無助球隊小組出線的神射手Oleg Salenko、中場Ilya Tsymbalar 與中堅Yuriy Nikiforov,三人均代表烏克蘭出戰該國歷史上首場國際賽。Salenko 的一剎那光輝事蹟早已傳遍全球,Tsymbalar 在1996年歐洲國家盃後失寵,反而Nikiforov 與Onopko 成為俄羅斯的主力中堅組合,莫非是各有前因?
第四類是代表獨立國家聯合體完成1992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後,認祖歸宗代表烏克蘭出賽,當時兩位前蘇聯主將、中堅Oleh Kuznetsov 與進攻中場Oleksiy Mykhaylychenko 便作出這種決定。兩人生日只差一星期,曾聯袂效力格拉斯哥流浪,同樣已在歐洲球壇建立相當地位,但不約而同選擇在職業生涯後期回歸祖國,總算了結心願,但兩人對振興烏克蘭足球的貢獻,其實到退役後轉任教練才真正發揮出來。
第五類是代表身份轉了又轉,代表人物是可任中堅或右閘的Akhrik Tsveiba。Tsveiba 本身是格魯吉亞與烏克蘭混血兒,是前蘇聯解體前冒起的新星,但他從未代表格魯吉亞出賽,反而先後為前蘇聯、獨立國家聯合體上陣,完成1992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後為烏克蘭踢了一場友誼賽,到1997年又應時任俄羅斯領隊Boris Ignatyev 邀請歸隊,經歷實在曲折離奇。
當你發現烏克蘭裔球員為繼續效力俄羅斯與否可衍生不同的結果,不難明白俄羅斯要網羅其他前蘇聯加盟共和國足球人才的本錢充足,如無必要根本毋須走出大西洋。例如俄羅斯一代中場指揮官Valeri Karpin 祖籍愛沙尼亞,右閘Omari Tetradze 祖籍格魯吉亞,兩人均沒有代表自己的祖國出賽;至於德國與哈薩克混血兒Vladimir Niederhaus,來自塔吉克的Mukhsin MukhamadievSergei MandrekoRashid Rakhimov,以及祖籍烏茲別克Andrei PiatnitskiValery Kechinov,均於代表祖國後獲召入俄羅斯國家隊。
相反,曾效力祖雲達斯的中場猛將Sergei Aleinikov 選擇在職業生涯後期回歸白俄羅斯,中堅Kakhaber Tskhadadze 則在1992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後回到格魯吉亞的懷抱,來自阿塞拜疆的Vladislav Lemish 也於1995年認祖歸宗。儘管他們作出少數人的選擇,但值得尊重,不過俄羅斯更希望當日Aleinikov 可以改變初衷,因為就算有球場視野一流的Karpin 策動攻擊,該隊就是欠缺一位有效串演中後場的人物,結果浪費了1994年世界盃決賽週。

時至今日,俄羅斯還會重施故技嗎?一定會!下回再拆解該隊暗地部署的妙著。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俄羅斯  歸化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Stevengngng
    Stevengngng 於 18/04/2016 評論 NO. 1

    👏👏👏👏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