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二零一八總結與展望——歐美篇

寸咀足球組 於 22/1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上篇《歸化交叉點》回顧及總結了2018年亞洲區的歸化情況,本篇是時候探討歐洲;今年的情況看似平淡,實際上暗地較勁相當厲害。
若說2018年歐洲歸化大戶,首推俄羅斯。俄羅斯領隊Stanislav Cherchesov 帶兵在世界盃決賽週踢出身價,外界批評已成過去;另一方面,他相當了解當前俄羅斯的換血隱憂,今年大軍新增烏克蘭與格魯吉亞混血兒Anton Shvets,以及在俄超廣受歡迎的巴西裔老將Ari;即使兩人的重要性暫時不高,Cherchesov 確實急於交出成績,難怪用人不拘一格。Shvets 生於烏克蘭,幼年移居格魯吉亞,5歲已經加入第比利斯戴拿模,10歲時隨父母遷至俄羅斯,先後效力莫斯科中央陸軍與莫斯科斯巴達青年軍。2011年夏季,Shvets 正式轉投薩拉戈薩,主力代表B 隊上陣,2014年夏季以自由身改投維拉利爾,同樣代表B 隊上陣為主,逐步成為陣中主力。2017年夏季,Shvets 以自由身重返俄超加盟艾卡馬特,迅即奠定正選地位,特別是此子經過多年西班牙足球洗禮,踢法更見粗中帶幼,傳球能力更勝一般俄羅斯中場,因此Cherchesov 把此子列為2018年世界盃大軍候補球員,絕非偶然。早於2013年,格魯吉亞21歲國家隊已向Shvets 招手,此子斷言拒絕,一心一意為俄羅斯效力;目前Shvets 僅曾代表俄羅斯出戰國際友誼賽,可以改變主意代表格魯吉亞,還未計他有資格代表烏克蘭上陣,所以Cherchesov 有必要令此子安心,以防對方變節。事實上,俄羅斯中場不缺人才,Alan DzagoevAleksandr Golovin 固然是出類拔萃,惟防守中場需要更多剛柔並重的人選;卡斯洛達的Yury Gazinsky、辛尼特的通天老倌Daler Kuzyayev 與莫斯科斯巴達的Roman Zobnin 已經穩佔一席,餘下一席將是Shvets 跟魯賓卡山雙防守中場Ruslan KambolovPavel Mogilevets 之爭,而月後兩者踢法相對粗糙,若Shvets 始終進步,他在俄羅斯國家隊的前景偏好。
至於Ari,前文《歸化交叉點——俄羅斯的人才輪盤》早已介紹,在此不贅,然而這位前鋒到2018年7月底才正式成為俄羅斯公民。上次寸咀哥介紹Ari 後,他一度成為卡斯洛達棄將,外借至莫斯科火車頭一季半,表現不差但起伏較大,今季重返卡斯洛達重拾佳態,Cherchesov 終於在11月徵召此子,這位前鋒至今已在國際友誼賽對德國及歐洲國家聯賽對瑞典兩役上陣,暫時未見佳作。Ari 是公認的反擊專才,亦有遠程能力,雖然不是多產射手,其踢法卻相當適合俄羅斯的戰術需要。環顧一眾俄羅斯前鋒,辛尼特體系代表首推Artem Dzyuba,惟此子是典型的「空中霸王」;Anton Zabolotny 功能跟Dzyuba 相若,不過腳下功夫更差;俄羅斯陣中擅打反擊的前鋒不外乎辛尼特的Aleksandr Kokorin、今季外借至魯賓卡山的Dmitry Poloz 與莫斯科火車頭的Fyodor Smolov,三人同樣可鋒可翼,無不擅於切入攻門,但傳送能力一般;莫斯科中央陸軍新星Fyodor Chalov 則是機會主義者。33歲的Ari 跟上述前鋒相比只有經驗佔先,若Cherchesov 打破慣例同時徵召Kokorin、Poloz 與Smolov 的話,這位歸化球員也沒有太大存在價值,只是Cherchesov 的牌理難測,Ari 的國際賽前景不宜看得太淡。
在前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七總結:仍然陸續有來》,寸咀哥曾經預測祖籍波斯尼亞的門將Pavao Pervan 終能代表奧地利國家隊正選,可惜事與願違。前格拉茨領隊Franco Foda 於2017年10月接手奧地利後,除確立草蜢門將Heinz Lindner 成為必然正選外,第二、第三門將席位屬公開競爭,薩爾斯堡紅牛的Cican Stankovic、維也納迅速的Richard Strebinger、格拉茨的Jörg Siebenhandl 與馬特斯堡的Markus Kuster 過去連成為國家隊候補的機會也沒有,如今成為這次公開競爭的主角;Pervan 作為禾夫斯堡第二門將,唯一的競爭劣勢就是在新球會上陣機會不多,否則以他從低組別聯賽打滾然後穩佔林茨一席的經歷,對奧地利而言有百利而無一害。那麼,Pervan 應該認祖歸宗為波斯尼亞效命嗎?理論上,Asmir Begović 是波斯尼亞首席門將不二之選;實際上,自 Robert Prosinečki 接掌波斯尼亞後,這位克羅地亞名宿屬意比拉迪耶門將Ibrahim Šehić 把守最後一關,2018年壟斷所有上陣機會。Begović 已經公開表明以實際行動搶回正選席位,若Pervan 加入戰團,相信較大機會爭取第三門將席位。無論如何,謹希望Pervan 在2019年可以更進一步。
2018年也有兩宗懸而未決的歸化個案,第一宗是拿玻里中場Allan 終於獲巴西青睞,在11月友賽烏拉圭與喀麥隆兩役上陣。2015年11月發表的《歸化交叉點——萬事俱備,只欠意大利東風》已經指出Allan 有遠親是意大利血統,加上本身有葡萄牙血統,因此他可以從巴西、意大利與葡萄牙之間「三選一」。對此,葡萄牙領隊Fernando Santos 一直沒有表示,即使中場指揮官João Moutinho 早晚在國際賽退場,中場進攻人選有João MárioPizziBruno FernandesAndré GomesSérgio Oliveira 與新星Gedson Fernandes,防守則有
William CarvalhoDanilo PereiraRúben NevesRenato SanchesAdrien Silva 可用,似乎沒有迫切需要徵召Allan;更重要的是,此子尚未放棄葡萄牙國籍,這也是葡萄牙的競爭優勢。意大利方面,名宿Roberto Mancini 走馬上任出掌國家隊後已經積極聯絡Allan,可是巴西領隊Tite 似乎更具說服力,在爭奪戰上先勝一仗。若Allan 始終保留葡萄牙國籍,意大利加倍努力也是徒勞無功,因此意大利的最大游說本錢是願景及上陣機會。

寸咀哥相信Marco ParoloRiccardo MontolivoClaudio Marchisio 等老將正在逐步淡出國家隊,Marco Verratti 確立成為意大利中場核心,可是中場配搭一直充滿爭議;意大利已經成功吸納另一位巴西裔防守中場Jorginho,由他跟Allan 故劍重逢,作為Verratti 的「左右護法」,可能是當前意大利最佳的三人中場配搭。再看當前意大利的中場人選,若Alessandro Florenzi 繼續留守右翼衛,Lorenzo Pellegrini 已經佔去一席正選,然而此子相對是攻優於守;Bryan CristanteNicolò BarellaDaniele BaselliMarco Benassi 均有類似情況,Giacomo Bonaventura 就算傷癒也較適合移至兩側;Roberto Gagliardini 是主守的選擇;Stefano Sturaro 外借士砵亭後一直養傷為主,否則是四平八穩之選;Rolando Mandragora 似乎太早成為大國腳,Stefano SensiSandro Tonali 亦有同感。故此,Mancini 必須更賣力游說,以求扭轉局面。換個角度來看,Allan 覺得代表巴西上陣是榮幸,然而巴西中場的競爭從未減退;Fernandinho 淡出,Ramires 較難重返國家隊,Renato AugustoPaulinho 是Tite 的愛將,Casemiro 更是防守中場不二之選,Allan 暫時只能爭標替補席位。Walace 的定位一直是Casemiro 的替補,Rafinha 仍在養傷但踢法上推前一點,兩人對Allan 的威脅不大,反而FredArthur Melo 各勝擅長,暫時所見也算適應Tite 的戰術體系。巴西將於2019年6月主辦美洲國家盃,簡單來說是非勝不可;意大利與葡萄牙同樣在3月展開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之旅,換言之三方只餘幾個月時間決定Allan 的取捨。
第二宗懸而未決的個案是巴西左閘Ismaily,因為他在3月接受巴西徵召出席國際友誼賽,不過未有上陣;前文《歸化交叉點——歐洲歸化,一路向東、向南?》也提到這位薩克達左閘有資格歸化烏克蘭,那麼烏克蘭的機會是否完全幻滅?當初巴西領隊Tite 徵召Ismaily,前提是Filipe Luís 正在養傷;無論Luís 健康與否,巴西左閘首選仍是Marcelo,而且Tite 開始重用Alex Sandro,Ismaily 要脫穎而出殊不容易。再數下去,利華古遜的Wendell、國際米蘭的Dalbert Henrique 與波圖的Alex Telles 均有實力成為巴西大國腳,當然Telles 也有意大利國籍,國際賽出路更廣,Ismaily 跟他們的踢法大同小異,競爭優勢並不明顯。相對而言,烏克蘭開始起用新一代左閘,薩克達的Mykola Matviyenko、從薩克達外借至查邦歷的Eduard Sobol,還是基輔戴拿模小將Vitaliy Mykolenko,均要再三磨練,Matviyenko 在球會甚至移至右閘以遷就Ismaily;另一方面,雖說球迷見識過曼城如何把Oleksandr Zinchenko 變成左閘,烏克蘭領隊Andriy Shevchenko 絕不楚材晉用。由此可見,Ismaily 把握最後機會改投烏克蘭得益明顯,只怕一念之差做錯決定,這方面他可從隊友Taison 身上借鑑。
意大利尚未完全失去Allan,不過另一位拿玻里成員Amadou Diawara 肯定不可能代表意大利參賽,因為這位防守中場已經投入畿內亞國家隊懷抱,跟Naby Keïta 與奧林比亞高斯防守中場Mady Camara 組成新一代中場鐵三角,劍指2019年非洲國家盃決賽週。2018年,非洲球隊游說人才成績不俗,不乏優秀球員認祖歸宗,例如防守中場Geoffrey Kondogbia 不再等待法國重召,改為效力中非共和國;布隆迪成功說服Saido Berahino;一直有心為西班牙上陣的Pedro Obiang 也改變初衷,改為赤道畿內亞效命;然而,畿內亞新帥Paul Put 的成績尤為突出,除引入Diawara 外,原屬瑞典的左閘Pa Konate 與比利時青訓體系的Ibrahima Cissé 一併認祖歸宗,至今球隊已在2019年非洲國家盃外圍賽提前出線。今季Diawara 在拿玻里進度平平,惟該隊在Jorginho 離隊後未見增補防守中場,可見球隊對此子有一定信心;另一方面,就算意大利傳統上不乏防守中場人手供應,Diawara 傳送準繩且能迫搶,值得納入國家隊人才儲備,希望意大利不會慨嘆放走大好人才。
踏入2019年,歐洲歸化情況將有什麼變化?寸咀哥相信俄羅斯依然是大戶。前文《歸化交叉點——俄羅斯的人才輪盤》還介紹了巴西左翼Joãozinho 與防守中場Maurício,前者娶了俄羅斯妻子後已經自動入籍,今季改投莫斯科戴拿模後一直是串演球隊進攻的核心,死球與傳中能力仍在;俄羅斯雖有Denis Cheryshev 在2018年大放異彩,莫斯科火車頭孿生兄弟Anton MiranchukAleksei Miranchuk 已經奠定俄超一線地位,然而辛尼特的Aleksandr Yerokhin 與羅斯托夫的Aleksei Ionov 產生的助力未夠大,球隊也不能過份倚賴Dzagoev 與Golovin 移前加強攻力,既然Cherchesov 肯用Ari 加強反擊本錢,是時候起用他的反擊好拍檔Joãozinho 了。Maurício 在辛尼特發展不順後改投PAOK,回復應有水準,不單傳送準繩,球場視野亦佳,現在只欠Cherchesov 的邀請。Cherchesov 冷落Maurício 固然浪費,然而俄羅斯望向德國已有兩個防守中場新目標,一是漢諾威的Waldemar Anton,二是紐倫堡的Eduard Löwen,難怪未有定案。Anton與Löwen 均是現役德國21歲以下國腳,同樣可以串演中堅,不過背景大有不同;Anton 生於烏茲別克,父母祖籍德國且生於前蘇聯時代,所以他可選擇代表烏茲別克、德國或俄羅斯出賽;Löwen 則可憑母系血緣選擇歸化俄羅斯。目前俄羅斯足協已經確認曾跟Anton 商討歸化事宜,烏茲別克不太可能從中作梗,關鍵是德國領隊Joachim Löw 在新一輪選兵時會否提拔此子;相對而言,俄羅斯未有公開表示會否吸納Löwen,惟暗渡陳倉的意味不少。至於俄羅斯能否兼得兩位從母會扶搖直上的新星,還看游說功夫。
烏克蘭方面,Ismaily 的變數有待定奪,他在薩克達的新拍檔Júnior Moraes 頗有機會歸化,反正他要入選巴西國家隊的機會相當渺茫。Moraes 是典型射手,走位意識不俗,大致能夠牽制對方守衛,可是把握力不算穩定,也是他一直以來的死穴。Moraes 出身於山度士,2007年升上一隊,期間後備上陣為主,2008年曾外借至邦迪比達半年,更淪為大後備,2009年改投聖安德雷後發展未見起色;2010年初,聖安德雷以1萬歐元出售Moraes 予羅馬尼亞球會哥利亞,他終有機會展示自己的入球能力,2011年初哥利亞出售此子予烏超球隊當尼斯克,成交價已是125萬歐元,名符其實升價百倍,可是他被打入冷宮,到夏季以自由身改投索菲亞中央陸軍,旋即成為保加利亞聯賽神射手,結果一年後當尼斯克再花200萬歐元回購此子。Moraes 在烏超發展比較順利,2015年當尼斯克因財困清盤後已投基輔戴拿模,繼續受到重用,雖然一度被基輔戴拿模短暫外借至天津權健,然而以他的身價竟能收取210萬歐元借用費,除了天津權健慷慨外,也證明Moraes 已有一定知名度。Moraes 敗走天津權健後返回基輔戴拿模完成餘下合約,今季以自由身改投薩克達,只能以「殺氣騰騰」形容,在射手榜已經拋離對手,同時表示願為烏克蘭效勞,Shevchenko 看在眼裏,應該有所行動。

事實上,Moraes 已經31歲,而且烏克蘭政府的官僚作風令歸化申請需時;2017年Shevchenko 幾經辛苦在把薩克達另一位巴西猛將Marlos 帶進國家隊,惟Taison 已獲巴西徵召,若Shevchenko 引進Moraes 甚至令Ismaily 回心轉意,就是跟時間超限競賽。烏克蘭翼鋒實力突出,近年Andriy YarmolenkoYevhen Konoplyanka 是隊中公認兩大得分主力,基輔戴拿模新星Viktor Tsyhankov 亦被寄予厚望,可是後者跟Marlos 至今仍未取得國際賽入球,近期被Shevchenko 移前串演前鋒的薩克達進攻中場Viktor Kovalenko 亦未「開齋」,從西維爾青訓系統重返卡柏迪利沃夫的Maryan Shved 仍需磨練,引入Moraes「救近火」是當機立斷。烏克蘭前鋒供應尚算充裕,阿克希薩爾的Yevhen Seleznyov 與卡塞利的Artem Kravets 本來是隊中比較像樣的得分點,可是兩人同時缺陣時,烏克蘭幾近無鋒可用,無論是從薩克達外借至索察的Pylyp Budkivskyi,還是基輔戴拿模的Artem Besyedin,甚至是阿爾巴塞特的Roman Zozulya,在西際賽的威脅力仍然有限;一對混血兒前鋒Gustavo Blanco LeschukAderinsola Habib Eseola 的水平同樣未達國家隊要求。或許Shevchenko 即將破格提拔基輔戴拿模新星Vladyslav Supriaha,惟烏克蘭對2020年歐洲國家盃寄望甚大,跟Moraes 自然一拍即合。
那邊廂,或許葡萄牙覺得失去Allan 不可惜,現實是日後該隊尚有機會增補源自巴西的足球人才。前文《歸化交叉點——歐洲歸化,一路向東、向南?》介紹葡萄牙增添歸化球員的可行人選,其中防守中場Filipe Augusto 從賓菲加外借至土超安塔利亞,近期表現一般兼受傷患困擾,行情稍為看淡;一對波圖攻擊球員OtávioTiquinho 已經站穩陣腳,若巴西無意徵召兩人,只要葡萄牙成功取得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資格,兩人均可趕及參與大軍遴選。不過,葡萄牙是時候研究Cristiano Ronaldo 最終退場後的承繼安排,單靠André Silva 作為得分主力並不穩妥;Eder 的把握力毫無寸進,只能配合戰術大局。因此,寸咀哥認為若布拉加的巴西前鋒Dyego Sousa 勇奪今屆葡超神射手,可能成為葡萄牙下一個招攬對象,尤其是他已在該國就業七年,早已符合歸化資格,而且此子從未入選巴西國家隊或任何分齡隊伍,轉籍手續更易辦。Sousa 擁有標準前鋒身形,衝刺力強、射術不俗、頭槌甚佳,本身控球亦甚穩健,對單箭頭掛帥任務應付有餘;他在巴西丙組球隊歐帕爾利奧出身,2011年夏季加入葡超球隊歷索斯,此後曾效力唐迪拉、馬里迪莫與布拉加,在馬里迪莫初露頭角,入球量漸增。Sousa 在布拉加不乏競爭,今季反壓候選葡萄牙國腳Paulinho 成為正選,另一隊友、Mário 胞兄Wilson Eduardo 亦相應移至右翼配合,可見此子備受球會重用。話分兩頭,Nélson Oliveira 頗有機會敗走諾域治,重返國家隊更難,Eder 效力莫斯科火車頭不見得有重大進展,葡萄牙更不可能單靠一班翼鋒肩負入球重任,領隊Santos 是時候試用Sousa 了。
至於下一位歸化歐洲國家的非洲球員,暫時以加納裔中堅Abraham Frimpong 穿上塞爾維亞國家隊戰衣的呼聲最高,始終現年25歲的他得到塞爾維亞足協全力支持,本身也符合歸化該國的法定要求。Frimpong 生於加納,2010年遠赴意大利加入維琴察青年軍,2011年夏季在柏迪遜試腳失敗,於是改投禾獲甸拿,卻苦無上陣機會,2012年初轉投另一塞超球隊拿比達克,終能一展所長;2017年被貝爾格萊德紅星收購,事業穩步上揚;2018年夏季轉投匈甲勁旅費倫斯華路士,總算站穩陣腳。Frimpong 不算高大,在死球戰術上助力不大,技術亦不出眾,勝在截擊準繩、位置感強,頗有庸中佼佼的味道,難怪被塞爾維亞足協相中。Frimpong 的身價未算暴升,寸咀哥認為此子一日未進國家隊,難以充分體現價值。經過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洗禮後,領隊Mladen Krstajić 保住帥位,惟他決定讓老大哥Branislav Ivanović 淡出,一時間中堅顯得群龍無首;Matija NastasićNikola Maksimović 理應是下一代接班人,兩人卻缺乏一夫當關的視野;雲達不來梅的Miloš Veljković 與費倫天拿的Nikola Milenković 是Krstajić 屬意的接班人,卻是經驗不足;奧林比亞高斯的Jagoš Vuković、卡斯洛達的Uroš Spajić 與貝爾格萊德紅星的Vujadin Savić 均是典型塞爾維亞防守球員格局,制空力強、有紀律但踢法不夠鮮明,Frimpong 加入將為該隊後防帶來互補作用。寸咀哥不肯定加納國家隊會否在關鍵時刻搶回Frimpong,只是一對中堅John BoyeJonathan Mensah 素來藝高而膽太大,Frimpong 改投塞爾維亞不失為加納的當頭棒喝。
另一位值得留意的是摩洛哥前鋒Samir Hadji,此子近年在盧森堡發展如魚得水,前文《魚腩的味道——盧森堡篇》也指出了該國足球發展的突破,為何他沒有把握機會歸化盧森堡?Samir 的父親是當代摩洛哥球王Mustapha Hadji,叔父Youssouf Hadji 也是舉足輕重的前國腳,此子的足球之路一直得到兩位長輩的庇護,爭取成材卻不易;他生於法國,最初效力地區球會,2007年夏季加入父親曾經效力的薩爾布呂肯,一直表現平平;2009年初改投父親與叔父出身的球會南錫,在B 隊初露鋒芒,2010年夏季轉到史特拉斯堡,可是無以為繼;2011年,他一度返回摩洛哥效力哈斯沙尼亞,同樣未有起色,結果在2012年夏季加入父親效力的最後一家球會科拉,才能大放異彩。Samir 的踢法較像叔父,速度不錯且相當靈活,除了射門慾強,也能發揮二傳手功能;今季已是此子第七季效力科拉,雖然未嘗成為聯賽神射手,最快也要今季才有望成事,歷來代表球隊上陣的平均入球率達0.7球,若Samir 願意為盧森堡效勞,必受重用。目前Mustapha 是摩洛哥國家隊助教之一,至今未有利用職權為兒子的大國腳夢「通關」,Samir 也僅曾代表摩洛哥23歲以下國家隊出戰友誼賽,因此他歸化盧森堡不成問題,反正盧森堡總要找人接替老將兼首席射手Aurélien Joachim,Samir 的球會拍檔Stefano Bensi 與杜迪蘭治射手David Turpel 在國際賽表現未算突出。另一方面,摩洛哥並非沒有前鋒可用,領隊Hervé Renard 保留了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的三名前鋒,包括雷加利斯的Youssef En-Nesyri、瑪拉蒂亞的Khalid Boutaïb 與河北華夏幸福的Ayoub El Kaabi,遲早重召效力艾杜哈尼的Youssef El-Arabi,還有尼姆的Rachid Alioui 與艾拿沙的Abderrazak Hamdallah 可用,除非摩洛哥易帥或有重大戰術變動,否則該隊仍以單箭頭攻堅為主,Samir 只有無止境等待。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歸化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