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皇族又如何——Faiq Bolkiah

寸咀足球組 於 24/0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近年來,任何有關李斯特城預備組成員、汶萊翼鋒Faiq Bolkiah 的消息,幾乎少不了「全球最富有足球員」的描述。生於帝王家庭是宿命,「不要去羨慕,不要去妒忌」,Faiq 的父親是汶萊皇族的花花公子Jefri Bolkiah 王子,伯父是現任汶萊國王Hassanal Bolkiah 殿下,Faiq 除了不愁衣食外,生活上總有一定限制。Faiq 的志願是當足球員,帝王家庭背景的確較易圓夢;事實上,他的同父異母兄長Abdul Hakeem Bolkiah 王子是射擊運動員,曾經代表汶萊參加1996年阿特蘭大奧運與2000年悉尼奧運雙向飛碟射擊,堂兄兼現任汶萊王儲Al-Muhtadee Billah 王子曾經在自己興辦的球會汶萊DPMM 出任守門員,Faiq 想當足球員絕不過份。若女球迷希望「嫁個有錢人」而看中Faiq,他始終還及不上另一位堂兄'Abdul Mateen 王子,因為後者身兼軍人、馬球運動員與社交媒體紅人,於2017東南亞運動會為汶萊贏得馬球銅牌,對有意「釣金龜」女性的吸引力更大。
由此至終,寸咀哥沒有稱呼Faiq 為王子;嚴格而言,他只獲汶萊皇室承認為正統子嗣,沒有皇室人員待遇,因此Faiq 更適宜稱為有父蔭。另一方面,Jefri 王子揮霍成性,1986年至1997年出任財務部部長期間涉嫌挪用公款滿足私慾,令國家及皇室利益受損,最終需要出售名下不少資產還債,也與汶萊政府對簿公堂,更一度流亡海外。1998年5月9日,Faiq 在洛杉磯出生,當時汶萊剛開始跟Jefri 王子的劣行算帳,Faiq 的父蔭早已打了折扣。然而,Jefri 王子希望Faiq 可以避過帝王家庭的紛爭,早年已把兒子送到英國交予連襟照顧,寧願讓Faiq 像尋常百姓的孩子般踢足球成長,這位花花公子總算盡了父親應有的責任。Faiq 的足球生涯由紐貝利少年軍開始,2009年獲修咸頓青睞;此子畢竟身分特殊,更特別是他效力修咸頓期間竟然沒有一張代表球隊作賽的相片流出,Jefri 王子還是有點能耐。常說「醜婦終須見家翁」,Faiq 代表阿仙奴少年軍出戰2013年獅城盃時曝光後,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離開修咸頓後,Faiq 曾經到雷丁試腳,後來獲阿仙奴招攬,在2013年獅城盃阿仙奴少年軍對新加坡16歲以下國家隊一役為球隊先拔頭籌,初露鋒芒,表現卻不足以長期留隊,結果這位翼鋒改投車路士;更重要的是,車路士沒有刻意保護Faiq 的身分,傳媒知悉真相段更覺如獲至寶,從此他要面對「人怕出名豬怕肥」的現實。Faiq 爆發力不錯而且擅於盤扭,車路士給他兩年時間證明實力相當合理,期間亦有相當上陣機會,在網上不難找到Faiq 為車路士扳甲的片段。不過,Faiq 似乎明白車路士競爭太激烈,提前於2015年底離隊,此後曾經到史篤城試腳卻未獲一紙合約,最終在2016年3月加入李斯特城。
阿仙奴與車路士不可能同時看漏眼,李斯特城引入球員亦不能單純考慮商業因素,Faiq 來投時已是汶萊小國腳,他獲三年時間發揮所長算不上得到厚待。2016至2017年球季,Faiq 五度代表李斯特城出戰歐洲青年聯賽,交出一次助攻,可惜球隊五戰全敗;不過,此子至今仍未在預備組聯賽,2017至2018年球季開始甚至不入後備名單,難免令人想到他不過是球隊的裝飾品。回顧2016至2018年球季,李斯特城不時安排一隊球員在預備組賽事上陣,Faiq不入後備名單絕不意外,反而今季續受冷落才是問題所在,特別是李斯特城可以外借Faiq 予比乙的姊妹球會奧特海維利。
至於Faiq 的國際賽生涯,本來爭議不大,始終他在英格蘭受訓多年,基本上必然更勝汶萊本土球員,因此他在2013年入選汶萊19歲以下國家隊,2015年代表汶萊23歲以下國家隊參加東南亞運動會,甚至2018年率領汶萊21歲以下國家隊出戰汶萊國王盃,其實理所當然;2016年10月,Faiq 首次以大國腳身分上陣已被委任為國家隊隊長,這才是爭議所在。王儲Al-Muhtadee Billah 本身權力甚大,而且積極參與足球事務,加上汶萊足協主席Sufri Bolkiah 也是皇室嫡系成員,Faiq 自動成為國家隊隊長更可能出於政治考慮,強調皇室對足球的主導權。由於汶萊可用的前鋒不多,Faiq 不時被推前攻堅,儘管他暫時僅射破東帝汶大門,惟此子的踢法也有少許調整,以策動攻勢為主,對汶萊進攻的貢獻大致正面。
若說Bolkiah 得到特別優待,他跟已故利比亞強人Muammar Gaddafi 之子Al-Saadi Gaddafi 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資深意甲球迷對Gaddafi 妄圖打入頂級聯賽有一定印象,事實上他先後效力佩魯賈、烏甸尼斯與森多利亞,嚴格而言已算圓夢。不過,Al-Saadi 在足球界的土豪行為多的是,早在2000年他打算加入馬爾他球會拜基卡拉,結果不得要領;2003年,Al-Saadi 一度購入祖雲達斯7.5%股權,更想跟祖雲達斯一隊操練,時任領隊Marcello Lippi 堅拒這位強人二世的要求,令人敬佩。同年,Gaddafi 一度持有意乙球會泰利斯天拿33%股權,也試過收購拉素失敗;另一段較少提及的往事是Al-Saadi 經拜訪巴塞隆拿,對方為討好這位強人二世,不惜在魯營球場安排巴塞隆拿一隊友賽Al-Saadi 所屬球會的黎波里伊蒂哈德,這才是用權的極致啊!
汶萊奉行君主集權制,除非有人作反,否則Faiq 不可能像Al-Saadi 一樣淪為階下囚,因此他可以專心發展足球事業。Faiq 將於季後約滿李斯特城,續約機會看來不樂觀,日後應該何去何從?若Faiq 留在英格蘭發展,應有機會在英冠或英甲球隊謀一席位;假如返回出生地美國,此子好歹曾是美國青訓系統積極游說的對象,又能以本土球隊身分參加美職聯,謀一席位同樣不難。至於其他球會選擇,Faiq 加盟汶萊DPMM 的機會不大,競賽水平差距固然是一大考慮,而且該隊跟新加坡足協關係緊張,就算2019年球季暫時留在新加坡超級聯賽,下季或有可能改投印尼甲組聯賽,Faiq 沒必要自尋煩惱。很多生意人希望汶萊皇室成為自己的客戶,Faiq 有心有力踢足球,自然有人自告奮勇出謀獻策,所以此子的經理人World in Motion 需要及早行動了。可以放心的是,如果World in Motion 代理中國翼鋒武磊多時也能修成正果,為Faiq 尋找下一個目的地相信較易一點。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Faiq Bolkiah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Kiosky FC
    Kiosky FC 於 25/02/2019 評論 NO. 1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