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出事錄

寸咀足球組 於 28/09/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2017年7月22日,寸咀足球組發表《恒大啟示錄》,當時寸咀哥未想到四年後要寫下集《恒大出事錄》,只是世界足球存在經濟泡沫是不爭的事實,加上新冠疫情對經濟活動造成沉重打擊,而且恒大集團一直依靠槓桿借貸擴張,最終債台高築甚至火燒連環船是意料之內的後果,但寸咀哥認為恒大有望捱過難關,起碼廣州隊(前稱廣州恒大淘寶)不難經營下去。事實上,足球是恒大集團發展「點石成金」的手段,今季廣州隊的預算早已獲得總部批准,相關資金到帳多時,而且該隊制定預算時,兩位主力外援TaliscaPaulinho 還在陣中,如今前者已經賣給沙特阿拉伯聯賽勁旅艾拿斯,後者提前解約後則改投另一沙特阿拉伯聯賽球隊沙地艾阿里,這些節流決定對廣州隊捱過今季至關重要,因此有關恒大的足球業務傳聞只能籠統地說經營困難,但欠薪之類不過或會發生。當很多人期待恒大即將敗走球壇時,為何寸咀哥認為情況壞極有限?
2020年底,中國足協落實推動「中國足協俱樂部名稱中性化」,雖然廣州恒大淘寶變成廣州隊,第一大股東依然是恒大集團,經過增資擴股後的持股比率大約是56.71%;第二大股東是淘寶的母公司阿里巴巴集團,持股比率大約是37.81%,換言之球隊控股權還在恒大手上。當初恒大創辦人許家印不知在飯局上說了什麼,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考慮了15分鐘便決定以入股球隊,投資12億人民幣買下廣州恒大一半股份,許家印當然不介意在隊名加上淘寶品牌。馬雲對足球興趣不大,許家印不會胡亂參與科技發展,他們各自看中對方手上品牌的傳播效應及衍生的消費力,於是兩位財閥自2014年6月初開始走在一起,2015年7月成功安排廣州恒大淘寶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俗稱「新三板」)上市(股份編號:834338);但許家印與馬雲的資本合作順風順水,為何當日的廣州恒大淘寶沒有進一步跑到上海交易所或深圳交易所主板上市?為何恒大與阿里巴巴在其他領域沒有更多深入的合作?簡單而言,恒大的生意是佈局全國,然後合理地擴展至港澳地區,但阿里巴巴的生意是佈局全球,兩者的胃納不同。更重要的是,廣州恒大淘寶的最大可能成就是中國球壇的一方霸主、亞洲甚至世界球壇的一個知名品牌,但消費者堅持不喜歡廣州恒大淘寶就不可能產生相關消費;若消費者喜歡一項體育賽事,由於不止一個或一隊參賽者,加上賽事轉播權的龐大價值,產生相關消費的機會更大,所以廣州恒大淘寶不會傷害阿里巴巴的利益,卻無法滿足對方無限的賺錢慾望。
2016年底,阿里巴巴另一業務分支螞蟻金服幾乎成功收購北京國安,惟後者的控股權最終落入中赫集團而易名為北京中赫國安;別以為馬雲沒本事掌控另一支中超前列球隊,現實是就算阿里巴巴同時擁有廣州恒大淘寶與北京國安,也解決不了客戶流量收入增長有上限的核心問題,倒不如把資源投放在主辦及/贊助賽事及競逐轉播權。換言之,廣州恒大淘寶無礙阿里巴巴的全球擴張大計,卻無可避免淪為馬雲心目中可有可無的投資項目,許家印可以借助阿里巴巴拉動恒大業務發展的機會亦是到此為止,因此廣州恒大淘寶在準備回復廣州隊舊名之際,於2020年12月底宣佈從新三板退市,反正球隊在資本市場缺乏新賣點,經營連年蝕本只是順手拈來挑釁基本因素欠佳的藉口。隨著2020年11月螞蟻金服被內地機關叫停上市,阿里巴巴的資本操作形勢大逆轉,按照許家印緊貼國策的風格,必然是疏遠馬雲,於是順勢將廣州恒大淘寶退市,而且對方甚至未考慮出售手上的球隊股份套現,許家印用不著拿錢回購股份。
如果廣州恒大淘寶變回廣州隊後不久就因為母公司的債務問題而撐不住,阿里巴巴會以第二大股東身份當白武士拯救球隊嗎?現實是機會甚微,因為俱樂部名稱中性化政策旨在消除中超、中甲及中乙球隊的純商業形象及結構,說穿了是把內地足球變成植根地方的公益產業,無助阿里巴巴的客戶流量收入增長,豈會在當日入股的12億人民幣投資之上再作花費?另一方面,馬雲變成中央政府的眼中釘,不論阿里巴巴是乘恒大之危謀取廣州隊控制權,還是在市場放售廣州隊的股份,同樣為自己添煩添亂,所以繼續對球隊營運不聞不問是上策,但此舉不會加快許家印的足球夢化成泡影,因為內地有一種企業改革叫「混合所有制」。
眾所周知,內地企業個體的最基本分類是國營企業(簡稱「國企」)及民營企業(簡稱「民企」),兩者的共通點就是採用單一資本結構;在混合所有制下,企業不再單純是國企或民企資本,兩者可以同樣成為企業個體的股東,集兩家經營之長於一身。前段提到內地職業足球已經導向為公益產業,即是最終為公共利益服務;若民企資本經營的職業球隊陷入財困,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民營球隊可以引進國營資本救亡,並保持民營企業的營運方式,但代價是放棄部分私營利益,對職業球隊而言是進退兩難。中國職業足球先後經歷了國企球隊經營不善及民營球隊擴張無度的時代,混合所有制似乎是政治正確及(理論上)最能解決管理流弊的方法,性質上更像國企現代化,然而恒大昔日跟皇家馬德里取經,志在複制對方的經營成果,假如廣州隊主動投向混合所有制,豈不是恒大宣佈投降、接受球隊與國企或公有資本共治?
2020年起,中超、中甲球隊陸續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例如山東泰山(前稱山東魯能泰山)由魯能集團全面掌控,變成濟南文旅集團佔股40%、國家電網集團及魯能各持股30%的新格局;浙江隊(前稱杭州綠城)不再是綠城集團說了算,因為球隊50%股權已經出售予浙江能源;滄州雄獅沿襲石家莊永昌的基礎,但球隊除從石家莊遷冊滄州外,永昌集團的持股比率降至50%,另一半股權落入滄州建設集團手上;中甲的崑山隊則由國企崑山文商旅全資擁有,轉為引入民營常奧體育作為大股東。雖然上述球隊因要解決各自的財政困難才選擇混合所有制,但綠城作為一線內房企業也選擇投降,恒大確有必要好自為之。
事實上,中央政府對內房企業訂下「三條紅線」(即剔除預收款的資產負債率不得大於70%、淨負債率不得大於100%、現金短債比不得小於1倍)的融資管理規定後,被謔稱為「房地產聯賽」的內地職業足球系統其實難逃一劫,因為足球是內房企業的「宣傳牌」,企業資金緊拙將直接影響可用的資源,正如恒大一類少數準時匯款至贊助球隊的內房企業,也要設法節省成本,因此該隊做到零外援及保留歸化球員,較北京國安、武漢隊(前稱武漢卓爾)般大削外援人員為佳,也較河北隊(前稱河北華夏幸福)、廣州城(前稱廣州富力)等推行外援降格更可取。可是,江蘇蘇寧示範捧走中超錦標卻宣告解散後,恒大想學對方一走了之也不容易;有趣的是,江蘇蘇寧的財困問題跟恒大有一定關連,因為蘇寧集團創辦人張近東銳意多元化擴展自己的商業王國,2017年在一次宴會中跟許家印喝個痛快後,一擲200億人民幣收購恒大4.7%股權,豪賭恒大地產於2020年前成功在A 股上市,期望從中大賺一筆,然而恒大A 股上市的如意算盤打不響,加上蘇寧集團在電商主業以外的投資太進取,導致債台高築,商業王國隨時化為烏有。張近東寧願狠心放棄江蘇蘇寧的中超大業,也捨不得將恒大股權斬纜,嚴格而言是一錯再錯,惟最大的錯誤是為內地足球再開一個壞先例。
當然,恒大本身也是內地足球「做壞規舉」的典範,一擲千金引入歐洲五大聯賽級別的外援如Alberto GilardinoAlessandro DiamantiRobinhoJackson Martínez,美其名是加速提升中超水平,實際上是藉著引進中外球迷熟悉的名牌球員,倍大球隊以及經營者自身的品牌效應,結果必然引來競爭對手及同業爭相仿傚(最經典例子就是上海上港先後收購HulkOscar,兩度刷新亞洲轉會費紀錄),最終引發中國足球經濟過度膨脹。為遏止這個潛在資本危機,中國足協不時出手,其中一項是2017年推出的《關於2017年夏季註冊轉會期收取引援調節費相關工作的實施意見》,列明每支球隊的球員收購支出合理區間為每位外援不超過4,500萬人民幣、每位國內球員不超過 2,000萬人民幣,所有超額球員交易需向中國足協等額繳納引援調節費,有關費用將納入中國足球發展基金會,支援青訓發展。自新制度設立以來,廣州恒大淘寶引入Talisca 及回購Paulinho 需要上繳引援調節費,金額折合達4億人民幣;其他需要繳付引援調節費的中超球員交易包括上海上港引進Marko Arnautović、北京中赫國安收購Cédric BakambuJonathan Viera、天津權健買入Anthony Modeste、山東魯能泰山羅致Marouane Fellaini,以及大連一方購入Yannick CarrascoNicolás Gaitán 與增補Marek Hamšík,累計金額折合達18億人民幣。當大家以為引援調節費令中超球隊收斂揮霍,原來好戲在後頭。
因應足球監管政策如薪酬上限收緊,中超球隊的內房金主們即使沒有即時財政危機,也得緊隨政策收縮相關投資,可是新冠疫情成為內房經濟的催命符,江蘇蘇寧作為非內房企業更吃了從中超一走了之的頭啖湯,餘下經營者不敢貿然言退,只好苟延殘喘,此時個別中超球隊想起過往上繳的引援調節費,於是向中國足協提出取回有關費用,讓球隊渡過經營難關。按照當前中超的球員註冊紀錄,只有Bakambu 及Fellaini 留效原隊;若中國足協同意退回引援調節費,不單是廣州隊收回廣州恒大淘寶已付的4億人民幣,北京國安可以領回北京中赫國安時期的部分繳款,大連人更是全額收回當年大連一方急速擴張時的繳費;由於天津權健被天津足協接管及易名天津天海後逃不過解散命運,中國足協已經穩袋相關的引援調節費,然而上海海港於上海上港時期需繳納的引援調節費變成一筆糊塗帳。
現任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曾是上海上港的話事人,雖說引援調節費政策是上任中國足協主席、乒乓球名宿蔡振華主政下的事,政策出台時卻是蔡振華被架空權力之際,加上陳戌源即位後一直任由上海上港欠付Arnautović 交易所產生的引援調節費,成為中國足協與其他中超球隊之間的一大矛盾;此外,國家隊成績未見寸進,中國足協更被發現從未把引援調節費轉到中國足球發展基金會的帳戶,有份繳費的中超球隊更加咬著中國足協不放。對廣州隊而言,4億人民幣遠超2021年球季的經營預算,預計下季經營規模不會擴張,因此引援調節費退款是最直接解決廣州隊免受恒大債務影響的方法,但上海上港欠款一事應該如何處理?傳聞中國足協的流動現金不夠退回引援調節費,就算陳戌源狠下心腸要上海海港繳交罰款,先不理罰款金額是多少,對清理這筆帳的實質幫助有限。另一方面,恒大難得抓住中國足協的痛腳,可以作為廣州隊最終黯然退出中超的藉口,引導輿論指責中國足協見死不救,屆時又有一場風波了。
從中超發展來看,恒大怎計都是無功也有勞,而且許家印一向懂得緊貼國策行事,跟中國足協博弈是綽綽有餘;然而恒大要向中央政府妥善交代才有好下場,而且國家始於重視足球事務,這方面的博弈必須謹慎,廣州隊更不是說退就退;一旦中央政府狠下行政手段迫使恒大進行企業重組以至混合所有制改革,廣州隊隨時被點名成為重點支援對象,然後中國足協確認全數退回引援調節費協助球隊渡過困難時期,到時許家印就是被迫玩足球了!事到如今,恒大總要做點實務令廣州隊繼續營運,其中一件實事就是處理領隊Fabio Cannavaro 的合約問題。市場一直盛傳這位意大利名宿未必願意跟球隊共渡患難,因此不難預見雙方提前解約,但恒大審視大局後,理應知道Cannavaro 免職的得益豈止大幅節省營運支出般簡單。許家印對打造足球班霸很有一套意見,2012年成功邀得意大利名帥Marcello Lippi 領兵後,更相信自己有能力拯救中國足球,2016年促成中國足協禮聘「銀狐」執掌國家隊正是其傑作之一,但箇中的交換條件或可能涉及Cannavaro 最終回巢的安排。2014年底,Cannavaro 初次出掌廣州恒大淘寶,球隊成績不似預期,主政半季已被撤換,巴西名帥Luiz Felipe Scolari 走馬上任;儘管「大飛」被球壇視為追不上時代的老帥,執教兩年半期間攻下七項錦標,包括帶領廣州恒大淘寶再捧亞冠,還有實現球隊的中超「八連冠」。
Scolari 於2017年中超球季後拒絕續約,此時Cannavaro 輾轉搭上「金元足球」尾班車執教天津權健,這支新興勢力挾時任中甲冠軍之勢挑戰廣州恒大淘寶不果,外界更笑稱Cannavaro 躺著也能實現天津權健班主束昱輝的升班夢,足以證明此子的執教功力未算上乘;許家印還給Cannavaro 第二次機會執掌廣州恒大淘寶,根本是託Lippi 的鴻福。「有爸的孩子像個寶」,「銀狐」還把跟隨自己東征西討的醫療團隊留給Cannavaro,計有體能教練Giam Piero Ventrone、醫療顧問Enrico Castellacci 及隊醫Silvano Cotti,對徒弟實在愛護有加,然而這位少帥的戰術思維遠不及老帥,2019年球隊收復中超錦標失地並非純粹是他的功勞,許家印在季尾突然下令Cannavaro 暫時交出帥印予鄭智,然後被強制參加恒大企業學習班,已經明確表達不滿。寸咀哥不會說許家印白養Cannavaro,惟後者於2019年還嚇怕中國足協,兼任國家隊領隊不夠兩個月已經要師父Lippi 出山收拾殘局,假如沒有爆發新冠疫情,少帥還可以捱到2021年嗎?因此,Cannavaro 提前解約,寸咀哥最關注的倒是球隊如何填補Ventrone、Castellacci 及Cotti 管理球員健康的專業知識,畢竟三人是廣州隊以至國家隊不可多得的好幫手。
另一方面,鄭智一直是廣州隊欽點的領隊接班人,球隊有此部署已經避免管治危機。前段提到廣州恒大淘寶從新三板退市,當時球隊內部還有重大人事調動,鄭智獲任命接替高寒出任總經理,惟球隊正式改回廣州隊名義後,鄭智退任管理崗位,高寒變成球隊董事長兼總經理,莫非此舉是許家印部署退出足球的先兆?平心而論,足球是恒大的成熟業務,許家印選擇董事長負責制找個信任的人託管球隊很平常,而鄭智繼續以註冊球員身分在前線打點,亦符合球隊利益。鑑於鄭智尚未考獲亞洲足協職業級教練員證書(AFC Professional Coaching Diploma),按中超規定不能擔任廣州隊領隊,但他可以出任球隊的執行主教練,領隊一職另有他人「掛證」代勞;事實上,李章洙執掌廣州恒大時一直未考獲亞洲足協職業級教練員證書,先後借用昔日副手李春滿及球探金聖求的資格註冊為球隊領隊,若廣州隊打算重施故技,並避免發生當年北京國安質疑金聖求從不出席賽後發佈會的事件,寸咀哥相信預備組領隊劉智宇是「掛證」的最佳人選,始終他曾經負責帶隊出戰2021年亞冠盃分組賽,有足夠理據說服中國足協批准註冊。反過來說,鄭智不會執教廣州隊的原因(暫時)只有一個:廣州足協正式接管廣州隊,並否決鄭智執教的方案。
嚴格而言,鄭智執教廣州隊既無懸念,也不需要有期望,即使廣州足協不幸正式接管球隊的話,鄭智留隊還是利多於弊。撇除財務因素,金英權鄭龍郜林于漢超曾誠馮瀟霆榮昊等奪冠功臣已經先後離隊,老將黃博文梅方李學鵬以至外借到崑山的張成林不是即將約滿,就是季後被勸退的主要對象;假設劉殿座順利續約,隊中的本土長老只餘張琳芃,鄭智穩定軍心的作用尤其重要,臨場調兵調遣將的功夫已是後話。至於本土球員,廣州隊自恒大入主以來主要用銀彈政策在全國搶人,雖然近季已不見張文釗、張成林一類超高價收購,但2019年球季五大收購韋世豪張修維何超高準翼劉奕鳴的去留對球隊薪酬支出有一定影響,其中劉奕鳴自2019年亞洲盃後表現一沉不起,今季外借武漢三鎮亦因傷缺席一段時間,很可能像分別外借至梅州客家的唐詩、蘇州東吳的郭靖鄧宇彪等成為另一批被提前解約或賤賣的目標。那麼,前述四位一隊成員真的不會被清洗嗎?隨著嚴鼎皓在中場突圍而出,廣州隊似乎找到接替鄭智的最佳人選,何超與張修維基本上是「兩個只能活一個」,因此韋世豪與高準翼才算得上是隊中的瑰寶。
雖說恒大致力成為國腳搖籃,不少一線本土球員成為激烈競爭下的犧牲品或無法更上一層樓,像劉殿座、廖力生般守得雲開是極少數,較多情況是像王上源徐新在新東家發展如獲新生,這會激發廣州隊的當打球員乘勢離隊嗎?例如 鍾義浩雖然屈居韋世豪與楊立瑜之後,但廣州隊在2021年初才跟他續長約,而且這位翼鋒串演翼衛的效果不錯,在三中堅陣式下甚至擅打翼衛的鄧涵文也要讓路,鍾義浩值得另謀高就嗎?又如吳少聰一躍成為隊中常規中堅之一,他有必要急於跳糟嗎?外界一直猜測第二季外借至河南嵩山龍門(前稱河南建業)的馮博軒回歸廣州隊的機會不大,但這位翼鋒同樣適應了串演翼衛,廣州隊一定不會收回己用嗎?論中超球隊的財務狀況,上海申花、山東泰山、北京國安是少數較穩健的隊伍,它們一般願意接收廣州隊的一隊成員,然而這支班霸的球員平均薪酬較高,其他中超球隊真是不假思索接貨嗎?
那邊廂,外界盛傳廣州隊陣中的歸化球員對前途尤其困惑,個別歸化球員更可能被出售以減輕球隊的財政負擔,惟恒大能否「逃出」內地球壇還看中央政府的心意,倒不如在可負擔能力內保持球隊競爭力;更重要的是,當日中國足協推出外籍歸化球員試點計劃,廣州恒大淘寶表現落力,更藉此巧妙地鋪排日後的「本地班」佈局,歸隊的艾克森(Elkeson)高拉特(Ricardo Goulart)阿蘭(Alan Carvalho)是中超公認超班的進攻好手,也跟鄭智共事多年,2020年收編的洛國富(Aloísio)十分划算,蔣光太(Tyias Browning)費南多(Fernandinho)更是國家隊的長期投資,廣州隊豈會輕言放人?當然,廣州隊鋒線有人滿之患,主流意見認為出售阿蘭有助改善球隊財政,也為費南多創造更多上陣機會,寸咀哥倒認為送走洛國富才是首選,因為這位全能前鋒主要擔任艾克森與高拉特的副車,亦是陣中最早約滿的歸化球員,加上阿蘭是長年遷就艾克森與高拉特才移到左翼,洛國富是時候完成「雙重保險」的使命了。至於正在外借的歸化球員與外援,崑山隊的蕭濤濤(Roberto Siucho)肯定擔心個人前途,畢竟他的進度不似預期,2022年初約滿廣州隊時不難成為棄將;南韓中堅朴志洙外借至水原FC 的借用合約至2022年底完結,這位現役國腳因為兵役關係在2021年餘下借調至金泉尚武,論實力在韓職聯不愁落班,廣州隊提前出售此子不足為奇。
再數下去,廣州隊預備組如無意外是球隊減省人腳的重災區,亦打擊了恒大足球學校的聲譽。作為足球業務的另一主打,恒大利用青訓計劃順著國策賺家長的錢是意料中事,但為廣州隊不斷注入新血是起碼的道德目標,總不能停留在純粹揚威各青年分組的層次。隨著恒大青訓總監Stefan Böger 已經功成身退轉至日本,足球學校出品也納入廣州隊一隊或預備組,第一代尖子計有王世龍侯煜張智豪譚凱元,以及外借至河南嵩山龍門的 帕爾曼江‧克尤木,第二代率先跑出的包括吳俊豪駱俊涵凌杰楊德江李星賢郭嘉宇陳冠軒張吉浩等,其他廣州隊預備組成員的實力又如何?因應國家隊備戰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廣州隊及北京國安均派出預備組球員出戰2021年亞冠分組賽,結果雙雙敬陪末席出局;若說輿論批評一和五負的北京國安,六戰全敗的廣州隊就是被狠批。香港球迷必定留意傑志在分組賽兩戰小勝廣州隊,不約而同靠Dejan Damjanović 一戰定江山,更成就這位前黑山國腳前鋒刷新亞冠入球紀錄;第一仗球迷看到張智豪的致命錯誤令廣州隊輸掉十二碼,第二仗下半場看到「插班生」和韶麟以至李星賢與陳冠軒後備上陣,換言之傑志主要面對廣州隊預備組的二線球員,這跟那些年廣東隨便湊腳踢省港盃有分別嗎?
廣州隊預備組平均實力的確不夠班,劉智宇領兵踢亞冠分組賽首五輪予人技止於此之感,球隊攻力持續疲弱,到第六輪Cannavaro 復工領兵,這批年青人的表現依然不合格,楊德江、吳俊豪與駱俊涵可以發揮的空間有限,看來大部分預備組成員已經踢了職業生涯最後一場亞冠賽事,季後廣州隊可以大條道理裁走不少第一代恒大足校學員。不過,譚凱元一向是恒大足校首席射手,王世龍與侯煜繼續跟隨20歲以下國家隊參戰中乙聯賽B 組,廣州隊預備組有此三人坐陣三線應付亞冠分組賽,球隊表現會否像樣一點?恒大足校在2012年成立,十年八載不會有好收成,恒大若要保住這盤生意,第二代出品就是成敗關鍵,像今季初提早讓「插班生」翼鋒埃菲爾丁‧艾斯卡爾免費加盟蘇州東吳未必是常態,而後者甫到中甲一鳴驚人是後話。事實上,最近進行的全運會18歲以下足球賽中,廣東隊幾乎全數徵用恒大足校成員,最後贏得銅牌,對恒大足校的口碑還有一定幫忙。
中國足協將於2021年9月29日至10月12日開啟臨時轉會窗,讓躋身中國足協盃卅二強而有球員正受國家隊徵召的球隊補充實力,簽入新球員數目必須等同現役國腳人數,而且新球員僅可代表新東家出戰今季中國足協盃,無法註冊參加今季中超餘下賽事。在這種特殊條件下,廣州隊陣容還會被肢解嗎?老將很難說,當起球員想在臨時轉會窗逃走也發覺太笨,還未說大部分中超球隊都是自身難保,單是河北隊無法完成今季中超的呼聲,已經在廣州隊之上。恒大出事,就是攪出更多事來!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延伸閲讀:
恒大啟示錄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