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加與四仔底

寸咀足球組 於 23/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葡超球隊布拉加跟阿仙奴有什麼關連?布拉加主場球衣配色就是取材自阿仙奴,該隊其中一個綽號「Os Arsenalistas」亦強調了跟阿仙奴的關連,甚至連布拉加青年軍也稱為「布拉加阿仙奴」(Arsenal de Braga)。事實上,較少人注意布拉加與阿仙奴有兩個共通點,一是雙方曾經長期同時是上市公司,二是雙方經常名列頂級聯賽殿軍;從英甲過渡至英超,阿仙奴累計取得13次殿軍,然而布拉加「青出於藍勝於藍」,今季取得歷來第14次頂級聯賽季軍。阿仙奴每奪一次殿軍,支持者的不滿就多一點;面對同一情況,布拉加支持者的反應相對克制,究竟是知足常樂,還是另有原因?
布拉加於1921年創立,創會背景相當簡單,就是建立一支代表布拉加地區的足球隊。早年布拉加球衣以綠、白為主色,自從轉用阿仙奴慣用的紅白配色後,球隊勇奪1946至1947年葡乙冠軍(當年未成立葡超,因此葡乙是第二級聯賽),自然沿用下去。1950至1960年代的布拉加是頂級聯賽升降機,聯賽最佳成績是第五名,1966年贏得葡萄牙盃已是一大成就。至於布拉加的「四奶命」,其實是1970年代末期才開始「起運」;若以2003年為分水嶺,布拉加在四分一世紀內五度成為聯賽殿軍,佔比不算少,但球隊的資源與實力根本難跟三大班霸波圖、賓菲加與士砵亭校量,成績在聯賽榜上游至中下游之間波動,就算成為聯賽殿軍,勝出率往往僅夠五成,說服力一般。換言之,從2003年開始,布拉加在不足廿年間已經九度成為聯賽殿軍,表面上進步不明顯,實際上成績波動區間已經大幅收窄,除了2007至2008年球季排名第7,以及2013至2014年球季位列第9外,其餘時間均打進聯賽前五,成為亞軍,力壓波圖之餘更大幅拋離士砵亭。同時,布拉加於2008年成為最後一屆圖圖盃冠軍,2011年歐霸決賽敗於波圖腳下屈居亞軍,2013年捧走葡萄牙聯賽盃,2016年再奪葡萄牙盃,均證明球隊有實力馳騁葡超以及歐洲賽。
若說波圖、賓菲加與士砵亭位於葡萄牙足球生態圈最頂層,布拉加與同省區宿敵甘馬雷斯,以至馬里迪莫、塞圖巴爾、比蘭倫斯及博維斯塔屬於第二級勢力。2012年2月,葡萄牙足協批准波圖、賓菲加、士砵亭、布拉加、甘馬雷斯與馬里迪莫重新派出B 隊參加2012至2013年球季葡甲聯賽;雖然B 隊不可與母隊在同級聯賽競逐,布拉加獲批畢竟確立其在葡萄牙足球生態圈的地位,背後的大推手正是2003年上任的球會主席António Salvador。Salvador 本身是位頗具爭議的商人,不過他懂得把握時機,積極推銷布拉加揚名全國以至全球的願意,2003年2月成功當選主席。另一方面,葡萄牙為舉辦2004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特意在多個主辦城市興建新球場,其中包括布拉加市政球場(Estádio Municipal de Braga);該球隊由布拉加市議會擁有,亦是葡萄牙國家隊主場之一,Salvador 以自己的鴻圖大計說服市議會共同合作,布拉加只需每月支付500歐元租金即可作為球隊主場,減輕了球隊的營運成本。不過,布拉加的經營規模始終不及波圖、賓菲加與士砵亭,作為上市公司亦不過是小型股(small cap),於是Salvador 找有實力的球員經紀幫忙,期望放大手上僅有資本的效益。
當今葡萄牙最厲害的球員經紀,非Gestifute 掌舵人Jorge Mendes 莫屬。外界不時讚揚波圖與賓菲加的低買高賣操作,Mendes 居功不少;士砵亭的財力稍不及兩大宿敵,惟每逢把主將高價套現,總有Mendes 直接或間接參與的手影。話分兩頭,2005至2006年球季後,波圖、賓菲加、士砵亭與布拉加宣佈停辦B 隊,退出葡甲;布拉加沒有B 隊作為練兵平台,加上招攬青少年球員的能力不及三大傳統勁旅,更難拉近距離。對此,Salvador 決定請Mendes 協助招兵,但在整個球員交易鏈上,布拉加的角色跟其他歐洲富豪球會不一樣;一般歐洲富豪球會跟Mendes 洽商,通常是買賣為主,布拉加則是借用與出售為主,變相成為Gestifute 的「托兒所」。
談到布拉加的「托兒」經歷,不得不提鋒線野獸Diego Costa。2006年2月,17歲的Costa 初到歐洲登陸布拉加,卻不喜歡葡萄牙北部的寒冷天氣,年中被球隊外借至葡甲的彭拿費爾;2007年初,Mendes 促成Costa 轉投馬德里體育會,惟馬德里體育會已經用盡非歐盟球員名額,這位未經琢磨的奇才以外借身分回到布拉加完成下半季賽程。Costa 是性情中人,既然他不喜歡布拉加,很難踢出最佳水準,布拉加由「養兒」變成「托兒」,也是一種解脫,更有助延續與馬德里體育會的合作關係。此後,馬德里體育會曾把前鋒Samson Kayode Olaleye、中場Fran Mérida、進攻中場Rúben Micael、中堅 Emiliano Velázquez 與門將André Moreira 外借,雖然最終僅得Micael 實現先借後買,布拉加畢竟已成葡超第四勢力,坐擁不少名氣稍遜但實力不遜的猛將,為馬德里體育會帶來較相宜的收購渠道;無論是收購忽然冒起的葡萄牙右閘Sílvio,還是先借後買葡萄牙中場Pizzi,就算少不免向Mendes 支付佣金,雙方總算曾經各取所需。
布拉加與Mendes 合作多年,借用的嫡系球員或友好經紀麾下球員數目不少,UkraMiguel LopesBruno GamaRúben AmorimJosué 都是葡萄牙大國腳,還有曾經一鳴驚人的哥倫比亞前鋒Wason Rentería,然而球迷熟悉的Hugo Viana 對布拉加貢獻較大。從2002年夏季從士砵亭改投紐卡素開始,Viana 在葡萄牙境外的表現在水準之下,轉投華倫西亞及外借至奧沙辛拿期間均沒有太大起色。2009至2010年球季,Viana 外借至布拉加,自此成為球隊中場核心,首季帶隊成為葡超亞軍;2010年8月底,他以自由身正式加盟布拉加,三季期間球隊在葡超最少取得殿軍,加上2011年歐霸亞軍與2013年葡萄牙聯賽盃冠軍,可算是布拉加異軍突起的重大功臣。Viana 明白布拉加技至此矣,2013年夏季約滿後毅然離隊,對球隊絕非毫無影響,2013至2014年球季在葡超跌至第9已是最佳例子,但布拉加讓Gestifute 麾下球員挽回聲譽,Mendes 未敢忘記這份人情。反過來說,Mendes 的介紹也有貨不對辦的時候,外借項目事小,收購項目事大,例如布拉加於2011年7月收購皇家馬德里青訓出品Juankar,花費250萬歐元,球隊一直期望這位快翼通過外借汲取經驗、加快成長,五季下來先後外借至薩拉戈薩、貝迪斯、格林納達與馬拉加,表現始終欠說服力,最後得到馬拉加確認收留,布拉加才能止蝕離場;就算布拉加不是大客戶,Mendes 的服務費還是包括收拾殘局的。
近季,Mendes 也安排一些「好貨色」外借至布拉加。該隊未能留用巴西防守中場Filipe Augusto 與左閘Jefferson Nascimento 涉及不同因素;前者被賓菲加相中,士砵亭則執意回收後者。Ricardo HortaAndré Horta 昆仲先後外借至布拉加實屬難得一見,但歐美球員經紀一直垂涎美職聯市場,因此布拉加留得住胞兄卻留不住胞弟。另一方面,布拉加還要借助Mendes 的關係網把手上的球員套利,Rui Fonte 可說是近年的經典例子;過去寸咀哥回顧了這位前度「金童」的故事,2015至2016年球季他從賓菲加外借至布拉加,證明自己不只是預備組殺手,翌季正式加盟後更成為隊中神射手,名符其實一吐烏氣。Fonte 其實是輔鋒多於射手,Mendes 找到擴軍心切的富咸慷慨出價收購,算得上向布拉加還一份人情。
做生意最緊要有來有往,Mendes 向布拉加冒起的球員打主意已是常態,往往以倍數利潤轉售予Mendes 的相熟客戶,例如波圖、賓菲加、士砵亭、華倫西亞、馬德里體育會、拉素等;以2019年夏季轉會窗全面展開前夕為例,拉素落實支付先借後買葡萄牙小國腳翼鋒Pedro Neto 與中場Bruno Jordão 的餘額,塞內加爾新晉國腳防守中場Mamadou N'Diaye 亦鐵定加盟波圖,三宗交易共為布拉加帶來2,050萬歐元帳面收益,Mendes 分得的佣金也相當不俗。在上述例子中,Neto 是布拉加青訓出品,借用費加上轉會費打破了2016年8月底葡萄牙國腳翼鋒Rafa Silva 以1,600萬歐元代價轉投賓菲加的紀錄,也超越了青訓出品Pizzi 於2012年1月以1,350萬美元代價加盟馬德里體育會的紀錄;Jordão 與N'Diaye 則從其他球隊引入,然後成功以小博大。假如布拉加在2019至2020年球季內出售今年3月成功歸化葡萄牙的巴西裔射手Dyego Sousa,或是從B 隊提拔的秘密武器、2018年歐洲19歲以下國家盃神射手Francisco Trincão,單季轉會費收入勢必打破2016至2017年球季的3,627萬歐元。Pizzi 的進化超乎布拉加預期,然而此子的套現價仍算理想,而且他離隊的影響不及當年已經主導球隊進攻命脈的Silva;有趣的是,賓菲加剛剛收復一年的葡超錦標,Pizzi 與Silva 雙翼齊飛的功勞不下於橫空出世的超新星João Félix,變相令布拉加的招牌更閃亮。
到此,各位可能覺得布拉加不時有主力離隊,令人較難聯想到具代表性的球員,有此錯覺不足為奇。論本土青訓出品,中場二傳手Tiago Mendes、門將QuimEduardo同樣是葡萄牙國家隊舉足輕重的人物,只是前者轉投賓菲加後才成為歐洲球壇的焦點,加上後來改用Gestifute 為經理人,日後才有縱橫車路士、里昂、祖雲達斯與馬德里體育會的經歷;其他葡萄牙國腳如Pizzi、Silva、Viana、Horta、中堅Ricardo Rocha、右閘João Pereira、防守中場Custódio、門將Beto、祖籍畿內亞比紹的前鋒Eder 等,甚至是職業生涯後期做過布拉加過客的射手Nuno Gomes,也是球迷耳熟能詳的名字。波圖、賓菲加與士砵亭無疑是葡萄牙國家隊的重要人才庫,然而布拉加跟超級經紀Mendes 合作多年,加上球員自身表現爭氣,不單成為國家隊的人才補給站,更進一步鞏固Mendes 的影響力。以門將為例,過去十多年布拉加已有Quim、Eduardo、Beto 以及José Marafona 晉身大國腳,此刻Beto 仍是國家隊常規替補,在國家隊的門將佔比跟波圖、賓菲加與士砵亭差不多;由此推斷,青訓出品Tiago Sá 今季臨危受命代替傷出的巴西門將Matheus,表現並不失禮,日後成為大國腳不足為奇。
外援方面,布拉加仍然保持傳統,重用同聲同氣的巴西球員,當然也有例外;秘魯中堅Alberto Rodríguez、烏拉圭進攻中場Luis Aguiar、尼日利亞左閘Elderson Echiéjilé、祖籍科特迪瓦的法國中堅Willy Boly、哥倫比亞翼鋒Felipe Pardo、阿根廷防守中場Rodrigo Battaglia、佛得角前鋒Zé Luís、黑山防守中場Nikola Vukčević 等均對布拉加有一定貢獻,也是球隊近年精彩的出售項目,其中少不了Mendes 穿針引線。上述球員中,Boly 與Battaglia 續有進步,Mendes 的眼光確實不差,不過布拉加要借助他的本事在轉會市場再下一城,少不免遇上挫折,例如近日奧林比亞高斯決定放棄行使布拉加借將Ahmed Hassan 的優先收購權;這位埃及前鋒由Gestifute 直接代理,頭槌與衝刺力一流,也是應屆希超射手榜殿軍,而且Mendes 與奧林比亞高斯加強合作已是公開秘密,布拉加當然有一定期望,只是近年希超球隊財政比較緊絀,先借後買交易最終未能完全轉移球員權益的例子越來越多;既然布拉加還有爭標意欲,把Hassan 收回己用未嘗不可,畢竟他在葡超的歷史入球率不算差。
回說布拉加愛用巴西球員,本身跟葡超的長期業態相符,就算Mendes 對球員市場影響力大,也只有順勢而行。布拉加歷史上有中堅Nélito 一類本土忠臣,又如中堅Paulo Jorge 黯然離開後只是轉戰塞浦路斯,以葡萄牙的職業生涯僅為布拉加效命,惟這些球員在支撐球隊長期發展的貢獻,難免被巴西球員比下去,畢竟他們不像Viana、Silva、Eduardo、Pizzi 般是葡萄牙國家隊常客,極其量是填補這批國腳級人馬留下的空缺。細看布拉加球員的上陣紀錄,巴西右翼Alan 的上陣次數大幅拋離其他隊友甚至同鄉,球隊在廿一世紀至今的主要成就均參與其中,亦是葡超公認大器晚成的人物,名符其實是布拉加的代表人物;可是Alan 長期擔任布拉加鋒線領軍人物,卻僅受熟悉葡超的朋友關注,跟布拉加球隊形象較模糊不謀而合。事實上,中場Vandinho、左翼Wender、右翼Matheus、射手Lima、右翼Paulo César、前文《平均三十而立——巴沙克舒希》介紹的進攻中場Mossoró、右閘Baiano 等不單是布拉加的功臣,這批不見經傳的巴西球員根本不是用作低買高賣;無論是Lima 成為葡超神射手後惹來賓菲加的敵意收購,還是Matheus 與Mossoró 大賺的交易,交易過程中Mendes 是極少甚至沒有參與,他們才是布拉加的「樁腳」。在現役布拉加球員中,隊長兼右閘Marcelo Goiano 與門將Matheus 就是「樁腳」,可惜季前防守中場Mauro Sousa 因膝傷出現細菌感染被迫提早退役;他們跟Aderlan SantosWallaceDanilo Barbosa 一類被球隊高價出售的巴西同鄉,本質上就是不同,而且這批球員幾乎全由Mendes 直接或間接經銷。
到此,大家可能覺得Mendes 一直左右布拉加的球員政策,寸咀哥倒覺得班主Salvador 的決定除笨有精,確保這家泛歐交易所上市公司財政穩健。或許大家認為優秀領隊可以改變球隊的命運,布拉加的實例跟大家的想法不盡相同。自2003年Salvador 成為班主以來,布拉加先後聘用Jesualdo Ferreira(兩任)、Carlos CarvalhalRogério GonçalvesJorge CostaAntónio Caldas(署任)、Manuel MachadoJorge JesusDomingosLeonardo JardimJosé Peseiro(兩任)、Jorge PaixãoSérgio ConceiçãoPaulo FonsecaJorge SimãoAbel Ferreira 擔任領隊,除了貫徹葡萄牙人掌帥外(Jardim 是生於委內瑞拉的純正葡萄牙人),背後大有文章;Jesus 帶領布拉加捧走最後一屆圖圖盃,葡超亞軍與歐霸亞軍是Domingos 的功績,Peseiro 是葡萄牙聯賽盃冠軍領隊,葡萄牙盃冠軍功在Fonseca,這五項成績是八年間發生的事,Salvador 對領隊的要求可真嚴格。換個角度看,Mendes 對布拉加人事任免的影響力不簡單;他在職業生涯首宗交易就是促成門將Nuno Espírito Santo 於1997年1月加盟拉科魯尼亞,兩人不單成為好友,後者如今擔任狼隊領隊,亦由Gestifute 擔任經理人;雖然Nuno 跟布拉加沒有直接關係,但他視Salvador 時代首任領隊Ferreira 為師傅。又如Carvalhal 與Jardim 跟Mendes 關係密切,Fonseca 的經理人仍然是Gestifute,現任領隊Ferreira 馳騁球隊的年代也是Gestifute 旗下球員。再看Salvador 時代各領隊的事業發展路向,首任領隊Ferreira、Carvalhal、Jesus、Domingos、Jardim、Peseiro 均曾執教士砵亭;Ferreira 回朝布拉加前帶領波圖實現葡超三連冠,Fonseca 與Peseiro 同屬前任波圖領隊,Conceição 剛是現任領隊;Ferreira 初次執教布拉加前是賓菲加領隊,Jesus 離任後更帶領賓菲加於2013至2014年球季實現「本土三冠王」,在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中, Mendes 不可能置身事外。由此看來,Salvador 時代的布拉加更像領隊訓練學院,戰術對球隊發展的影響其實輕微。

布拉加是Salvador 商業王國的主要根據地,最終他可以一嘗葡超冠軍嗎?如果Salvador 依然倚重跟Mendes 的合作關係,其實機會仍在,「四奶命」的歷史並不代表球隊永不超身;Mendes 跟士砵亭的關係已經不如前,波圖與賓菲加跟Mendes 的合作也有明確底線,若Mendes 有心在葡超「造王」,布拉加就是當前最佳選擇。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布拉加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