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改善後備門將的上陣機會嗎?

寸咀足球組 於 02/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門將從來是足球場上較難估算的人才資本。優秀的守門員教練不算少,部分甚至兼任門將球探,而且歐美地區早有專門培訓門將的學院,可是各種軟、硬件配套加起來也逃不過一個問題:除非遇上萬中無一的世界級門將,否則很多職業門將的水平差距並不明顯,成敗關鍵往往是態度(加上運氣)多於把關技術。於是,富裕球會想盡辦法爭奪門將人才,甚至出現囤積門將的現象,可是每場比賽中每支球隊只需要一位門將上陣,如果正選門將表現恰如其分,沒有傷病問題或停賽,副選門將隨時整季也在等待機會。日常操練默默耕耘但發展未見曙光,不是人人也願意吃這種苦,而是後備門將永遠是門將生態圈的大多數,門將上陣機會保障無疑是重大議題。
爭標隊伍出現門將人滿之患的機率一向較高,背後涉及不同因素,其中加強隊內競爭是基本理據,但欠缺誘因很難推動球隊邁向目標。例如Sergio Romero 曾經雄據阿根廷國家隊首席門將,2015年夏季轉投曼聯純粹為跟時任領隊Louis van Gaal 故劍重逢嗎?最大目的當然是爭標,否則要跟仍在進步的David de Gea 爭奪正選席位絕非易事。近年曼聯的表現令支持者又愛又恨,球隊既千方百計挽留de Gea,又禮待甘做副選的Romero,確立他的「盃賽門將」地位,否則後者早在2017年初回國加盟小保加。Romero 的例子反映了曼聯的爭勝意識與人事管理哲學,但不是所有球隊認同此等做法;即使很多勁旅習慣多線作戰,亦不想拘泥於「聯賽門將」與「盃賽門將」的明確分工,更多情況是因應賽程強度與重要性部署主力門將休息,後備門將的上陣機會自然更有限。
當然,有些後備門將比較懂得自己的定位或早已認清的目標,對於上陣多寡不太在意,例如昔日在巴塞隆拿長期擔任Víctor Valdés 副車的Albert Jorquera、里昂創下法甲七連霸時作為Grégory Coupet 替補的Rémy Vercoutre、前車路士後備門將Henrique Hilário,以至長年被外借但今季終成阿仙奴第二門將的Emiliano Martínez,還有如今各自返回母會AC 米蘭、國際米蘭、祖雲達斯的門將Antonio DonnarummaTommaso BerniCarlo Pinsoglio 等,他們打硬仗的機會未必太多,甚至像Jorquera 般被部分人質疑為何有份接受歐聯賽冠軍獎牌,然而他們總有其存在價值,例如Vercoutre 是里昂球迷心目中的親善大使;又如Hilário 一直為日後執教做好準備,他退役後能夠加入車路士教練團正是多年來跟管理團隊與年青球員建立互信的成果。
雖然爭標隊伍更愛聯賽錦標,但寸咀哥一直認為盃賽錦標並不失禮,而且有些球隊或領隊的風格較適合應付一仗定勝負的場面,因此一支勁旅有心盡攬錦標,或希望攻下盃賽錦標以向球會董事局交代,確立「盃賽門將」角色是必不可少,極其量是微調功能。別忘記擔當「盃賽門將」絕非毫無代價,例如Carlo Cudicini 在車路士走上職業生涯高峰,英格蘭足球盃、英格蘭聯賽盃與英格蘭社區盾各贏兩屆,為什麼車路士的英超錦標跟他沒有關係?因為José Mourinho 強勢接掌車路士後重用Petr Čech 把關,曾經當選車路士年度最佳球員的Cudicini 也要退居副手,英超上陣機會難免未達領取冠軍獎牌的最低上陣要求,球隊成績再好也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如果「盃賽門將」是此路不通,後備門將還有什麼出路?
正所謂「欲速則不達」,門將求上位既看機緣,也看造化。鬥志頑強的門將可能像Christian Abbiati 一樣在AC 米蘭歷經臨危受命、讓路與東山再起而不倒;也可能像Neil Etheridge 般從富咸大後備淪為英甲華素爾球員,然後一度強勢協助打回英超,更乘著母親祖籍菲律實的機會展開國家隊生涯;反過來則像Stuart Taylor 般早年在阿仙奴有望上位但此後越戰越沉,甚至是Alex Manninger 一類載浮載沉但深受勁旅愛戴的後備門將。若說新鮮熱辣的例子,大家不妨看看熱刺後備門將Paulo Gazzaniga,近期他奉命補上Hugo Lloris 養傷留下的空缺,表現符合預期;過去這位阿根廷門將被華倫西亞青年軍放棄,加盟修咸頓後被無奈接受外借至基寧咸與華歷簡奴,歸隊後先後屈居於Kelvin DavisArtur BorucFraser Forster 之下,惟Gazzaniga 在修咸頓期間跟份屬同鄉的Mauricio Pochettino 合作,加上個人努力不懈,換來今日被熱刺委以重任的機會。
可是,後備門將總不能呆等正選門將受傷或停賽所帶來的機會,就算可以代表二隊上陣或出戰預備組賽事,比賽強度跟一隊差異較大,故此只有賽例變革,才能有效改善後備門將的上陣機會。對此,寸咀哥主要有兩項建議,第一項是把門將換人名額跟其他球員分開計算,這個方案的靈感源於2014年世界盃八強荷蘭對哥斯達黎加一役,當時經過法定90分鐘及加時30分鐘激戰,雙方依然互交白卷,就在加時下半場完結前一刻,時任荷蘭領隊van Gaal 使出換人怪招,安排擅救十二碼的Tim Krul 代替Jasper Cillessen,結果Krul 兩次成功撲救令荷蘭成功出線;該屆荷蘭於四強互射十二碼不敵阿根廷,球隊在加時初段已經用盡換人名額,雖然van Gaal 無法重施故技,但他示範了如何活用門將影響賽事形勢。另一方面,歐洲足協已經在旗下主辦的盃賽實施加時附加換人名額制度,試想把這項新政結合獨立門將名額,盃賽臨場形勢更多變化,更能考驗對手的應變能力。
不過,聯賽賽事不設加時,而且賽程更多,後備門將如何合理地得到更多上陣機會?這方面的賽例變革有較多考慮因素。以2019至2020年球季為例,歐洲足協成員國平均頂級聯賽場次是32.09場,其中包括3至4次「週中快車」,還未計本土盃賽賽程,個別球隊亦兼顧歐聯或歐霸戰線,英超、法甲、葡超球隊更要應付2項本土盃賽,歐洲足協會否為球員一週兩戰的出場時間設限,例如少於180分鐘?此舉不單確保球員有較多時間恢復體能,亦變相增加後備門將的上陣機會;即使一週兩戰涉及盃賽淘汰階段賽程,出場時間限制條款也可以適度調節。可惜的是,這項建議也有潛在負作用,例如勁旅之間的後備兵源軍備競賽越演越烈,中下游球隊更要設法保住自己的主力門將免被挖角了。
上述兩項建議未知會否成真,現階段各位門將唯有面對現實。話分兩頭,如果門將另有絕藝傍身,例如兼具清道伕功能,會否更易在同業中脫穎而出?Fabien BarthezEdwin van der SarClaudio BravoManuel NeuerEdersonAlissonMarc-André ter Stegen、de Gea、Lloris 等均有獨到視野,由於他們演活清道伕角色,帶動了門將新風尚,後繼的門將應否仿傚他們的打法,使自己的職業生涯「贏在起跑線」?若說每位門將的本質與本領不盡相同,倒不如補充一點:球隊要保持競爭力,門將佈局愈見多元化;門將兼具清道伕功能是好事,但學藝未精的話肯定是發展絆腳石。事實上,極少球隊可以投放資源在兩個兼具清道伕功能的門將,幾年前巴塞隆拿同時有Bravo 與ter Stegen 坐鎮是難得的例外,因為Bravo 還可以賣個好價錢,ter Stegen 偷師後越戰越勇成功接班,少點運氣也不行;如果ter Stegen 像在德國國家隊般遇上Neuer,恐怕空有一身好本領但滋味在心頭。
到此,寸咀哥也想起曾經驚世的得分型門將。墨西哥「花蝴蝶」Jorge Campos 可以換件球衣當前鋒,巴西門將Rogério Ceni 歷來射入131個自由球與十二碼,巴拉圭名將José Luis Chilavert 是國際賽門將入球紀錄與足球史上門將連中三元紀錄保持者,但他們仍然需要紮實的把握技術為基礎,加上個人進攻奇技創造獨特優勢,例如哥倫比亞狂人René Higuita 的自由球與十二碼造詣不俗,為何世人尤其記得他的蠍子救球?因為門將的基本責任是把守最後一關,Higuita 鑽研自由球與十二碼之餘還發明蠍子救球,等閒後備門將可以搶走他的席位嗎?強如Faryd Mondragón 在哥倫比亞國家隊也不是狂人的對手,可惜Higuita 的發展行人止步。反過來說,為何Ceni 在巴西國家隊先後被DidaJúlio César 壓下來?因為Ceni 不是求穩的最佳選擇,所以他長期效力聖保羅是除笨有精。此刻全球仍然服役且射入多個十二碼或自由球的得分型門將不足廿人,絕大部分已屆退休年齡,最年青的Etrit Berisha 已經30歲,上次射入十二碼已是他離開成長地瑞典轉戰意大利的事了。如果閣下是後備門將,你會人棄我取兼修十二碼或自由球?獨排眾議之路尤其艱辛,始終足球界對門將的包容度並不理想,更遑論更多門將享有理想上陣機會了。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