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足球訊息流

寸咀足球組 於 24/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即使大家覺得本篇主題看來太沉重、太學術性,寸咀哥也請大家別過早下定論。足球作為廣被接受的休閒媒介,訊息流量極大,滲透既廣且深,然而普羅球迷需要在意嗎?「資訊超載」(informaton overload)這個詞,大家未必陌生,但真是需要在意嗎?1970年,後工業時代大師Alvin Toffler在其名著《Future Shock》提出「資訊超載」一詞,當時還是有線電話時代,電報應用依然廣泛,報章與電台是大眾主要資訊渠道,電視未算完全普及,傳真、電郵、互聯網甚至社交媒體仍是軍用或研發階段,Toffler 既說資訊超載是「系統輸入的資訊量超過其處理能力」(Information overload occurs when the amount of input to a system exceeds its processing capacity),又指資訊超載「可能導致決策質量下降」(When information overload occurs, it is likely that a reduction in decision quality will occur),對大眾而言未必太抽象,更遑論跟足球扯上關係。2018年,德國學者Peter Gordon Rötzel 在學術期刊《商業研究雜誌》(Business Research)發表論文,他認為資訊超載的狀態是「決策者面對一堆數量及複雜程度不一的資訊,足以被阻礙有效作出最佳決策」(Information overload is a state in which a decision maker faces a set of information comprising the accumulation of individual informational cues of differing size and complexity that inhibit the decision maker’s ability to optimally determine the best possible decision.),這個定義對互聯網世代來說可能少點抽象,卻認為學術觀點沒必要跟足球扯上關係。
現實是學術可以很務實,因為學問與生活從來不可分割,關鍵在於個人能否把不同經驗與知識融會貫通;寸咀哥從營運《《寸咀足球組》》、《寸咀快評組》與《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專頁的過程中總結經驗,內容產量按年減少固然考慮到現實作息安排,惟當今全球足球訊息流量早已超負荷及氾濫,除非人云亦云就是世界唯一的真理,否則《寸咀足球組》作為一個小型非牟利體系,總要反思自己的足球該寫什麼。如果閣下長期留意《寸咀足球組》,不難發現寸咀哥開題有一些原則,例如有恒常主題如《歸化交叉點》、《即簽即用自由身》(因為公務極繁忙關係,此系列寸咀哥確實脫了一期,謹此致歉,敬請原諒),以至洲際賽事的分析,也有一些不一樣的深度專題,這不代表寸咀哥不願意去寫所謂主流足球題材,而且主流足球題材就是資訊超載的產物,盲目跟著主流豈不是做資訊超載的幫兇?
足球的魔力在於有效引起大眾的共鳴,無論球迷是追求卓越、跟紅頂白,甚至不知何時何地或為何開始認同某支球隊或某位球員,足球挺能滿足球迷找尋自豪感或社交認同的需要,單看愛隊一場勝仗或一個入球所產生的反應已知一二。不過,成功是足球的主流思維,也是球迷普遍認同的核心價值,當資訊傳播頻率呈幾何級數上升,成功的足球故事自然成為傳播的主要題材,引發話題的機會率相應增加,久而久之足球勁旅與頂尖球員的曝光率佔比極大,其他球隊與球員淪為大配角;更重要的是,現代職業足球不會洗脫體育娛樂(sportainment)的特質,曝光率與收益掛勾,組建勁旅帶來的協同效應往往令投資者喜出望外,勁旅與球星更名正言順成為足球訊息流的恒常主角,結果是足球界的貧富懸殊現象跟社會實況越來越接近,平凡球隊與球員的話語權不斷下降。
到此,閣下可能認為這是生意問題,而且球迷一般偏好某支強隊或某個聯賽,但球迷也是消費者,大家有想過大幅度接收足球勁旅或頂級球員資訊是慢性剝削自己對足球世界其他領域的知情權嗎?別忘記一個人的時間、精神有限,除非閣下的求知慾與日俱增,否則想在當前的足球訊息流得到全新知識的機會極微,極其量是了解廣泛的新現象如視象執法(VAR)等,而爭取全盤了解一個聯賽或一個地區足球人才的難度,可能跟互聯網普及前沒有明顯差別。撫心自問,大家甘心慢性剝削自己的足球知情權嗎?或許大家認為足球資訊渠道眾多,而且社交媒體上也有不少人用獨特的角度經營自己的足球內容,關鍵在於當自己面前出現形形式式的足球資訊,閣下的選擇往往直截了當,看慣的、愛看的足球內容繼續看,這正是文章開首提及資訊超載對決策者的影響。例如閣下是某支球隊的忠實球迷,習慣直播或錄播收看愛隊每季所有賽事,這個習慣必然涉及接受一些相關資訊如賽程表、賽前分析、賽後報告等,以至跟蹤相關的社交頻道;如果閣下有足球投注習慣,如何善用自己接收足球資訊的機會,作出最好的抉擇?有人說看賠率重要,有人說看往績重要,有人說看近況重要,卻走不出一個框架:怎樣看的觀點也是愛隊本位,還有機會換位思考嗎?換位思考與否確實是個人選擇,但愛隊本位觀點與現實結果有落差,球迷會否反思自己先入為主?即使先入為主的想法體現了閣下對愛隊之情,任由自己不斷接收高濃度、預設偏好的足球訊息流,除了慢性剝削自己的足球知情權外,難說不是思想慢性自殺嗎?
在足球評論上,「爆冷」一詞從來不難用,特別是現今社交媒體的交流既公開又方便,已經形成另一種足球訊息流。如果擁躉們沒有通過接觸足球資訊認清愛隊對手的底蘊,然後武斷愛隊失利是爆冷,如此回應是最佳決策嗎?剛才提到現代職業足球有體育娛樂的特質,如果娛樂是無傷大雅,為何擁躉們對不如意的結果很上心?足球是大眾玩意,其中不乏球迷把自己的期望投射到愛隊身上;這群球迷選擇性接收足球資訊,甚至不介意接收重覆、不一致或不實的資訊,以至踴躍參與網上討論,絕對可以理解,但加入這個行列孰好孰壞?一般情況下,大眾較能掌握、消化自己熟悉的題材,有時候亦因為自恃熟悉,沒有控制自己接收的訊息流量。若最終做到對愛隊擇善固執是好事,將這份精神傳導至個人生活層次更好,惟這個好結果絕非必然;一方面,球迷總有對訊息流量吃不消的時刻;另一方面,當其他足球資訊供應比例跟主流足球資訊並不對等,球迷打算平衡所接收資訊的比例也有一定困難。「要平衡,求廣泛,別過量」,欣賞足球通常是休閒娛樂,竟要如此細緻處理接收箇中的資訊,豈不是沒有減壓?堅持這樣做的確不易,而且堅持的誘因未必夠大,可是堅持不假思索照單全收見慣的資訊,潛移默化令自己欣賞足球的心思變成無限宣洩情緒,怎計也是惡性循環吧!
說到這裏,寸咀哥想起一個經典例子:墨西哥。墨西哥足球很難接觸嗎?香港賽馬會已經接受墨超投注好幾年了,雖然投注佔比應該不多,倒是鼓勵了解墨西哥足球及墨超的現實理由。撇除足球博彩元素,全球主要足球媒體對墨西哥足球的關注度不低,早已開始地區專頁跟進,美國足球要完全超越這位老對手也不易,加上墨西哥國家隊的戰績並不失禮,除是中北美洲足球霸主外,過去七屆世界盃決賽週均打入十六強,很難想像球迷以至評論員對墨西哥足球的理解總體停滯不前,往往說句「黑馬」之類就差不多作結。「黑馬」一詞同樣不難用,但作為黑馬總要符合一些條件,更重要是墨西哥足球確有發展停滯不前的流弊,否則不可能跟一線球隊交手經常失諸交臂,這些不足之處本身就很有趣,也有相關的分析評論在互聯網上流通,以所謂非主流的墨西哥足球資訊稀釋一下慣常接觸的主流足球資訊,調理一下自己的腦袋,真是不可取嗎?世界盃期間,很多參與足球博彩的朋友都是萬念俱灰的模樣,某程度上是自討苦吃,因為他們未必認真全面檢討過自己接觸的足球資訊,豈有最佳決策?
最後,寸咀哥重申並不鼓勵賭波,只是順提足球博彩以解釋足球訊息流的問題,因為足球博彩賠率也是一種足球資訊,可是掌握賠率的贏家永遠是極少數。第三方影響潛在賽果可能是一回事,這也不是個人誤判形勢的開脫理由,始終賠率猶如觀點分佈,而這個意見觀點建基於總結之前接收的資訊,篩選或理解差異自然產生不同的觀點,甚至一開始已被賠率資訊誤導至某一個觀點。足球訊息流的魔力就是在與球迷同在。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