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變節記: 我是不是心理變態?

.精選專題. 於 03/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引用日本隊上場苟且偷生,但今場死得燦爛,武士刀閃亮至最後,力盡而亡,雖敗不辱。

我是不是心理變態?連續兩天,在看世界盃時,我都為自己愛隊的對手打氣,希望他們擊敗我支持的球隊。

前兩天克羅地亞對丹麥,我本想格仔兵贏波,但看着「嘉士伯」舒米高連續上演奇蹟,一次又一次把對手的十二碼撲救出來,尤其是在加時賽末段,用假動作瞞倒想謀定而後動的摩迪,簡直是鬥智鬥力的心戰對決,這些招數看來又是老父的真傳。彼得舒米高在看台上,每見兒子漂亮撲出一球,就振臂高呼,心裡一定在想,當年那個常在奧脫福跟隨在左右的金髮小孩,原來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不自覺地,我也跟着打氣,希望他再撲一球,像廿六年前歐國盃的父親一樣,帶領丹麥展翅高飛。

可是,格仔兵團的蘇巴錫同樣有精采演出,這晚,雙方門將都能把十二碼射球封在球門外,克羅地亞僥倖晉身八強。

內心這種奇怪的情感叛變,昨晚又再出現。跟賭波公司的開盤手一樣,我對比利時闖過日本這關,完全沒有任何懷疑,一早已為歐洲紅魔盤算,在八強戰如何應付巴西。

比利時必勝日本,除了因為球員級數較高,也見諸於雙方在分組賽的表現,比利時的進攻很有說服力,而日本旗開得勝只是因為對手吃了「早晨全餐」,一早就被逼讓賽,而尾場他們在後方作練波式互傳,把出線希望寄託在同組另一場的賽果之上,一心想用FIFA新增的黃牌「點數」來蒙混過關,非但浪費了數億球迷的寶貴時間,更是欠缺自信的消極表現。

而最重要的是,我不認為平均身高較比利時矮六厘米的日本隊,能頂得住對方的高空轟炸,保守估計應該輸兩至三個頭鎚入球。

克羅地亞在對丹麥時踢得不好,致使自己陷於苦戰,但比、日之戰情況並不一樣,關鍵不是比利時攻不銳,而是日本守得好。如果有留意日本如何佈防高波,會看到出色的紀律性和位置感,門將負責自己可及的範圍,一有猶疑就打手鎚,其他人就把守周圍的據點,不會分得太散。說起來好像很容易,但要全隊身高俱在1米90以下的日本球員,頂住一眾1米9X的盧卡古、梅利亞、甘賓尼,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頂到半場,頂不了全場,大部分比利時球迷在完半場時並不擔心,誰想到在易邊後,大衛擊倒哥利亞的好戲才正式上演,身高手長的古圖斯橫身飛盡,也摸不到乾貴士精準的射門,矮小的藍武士,把細網仔當作靶心,箭無虛發地一矢中的。

比利時換入費蘭尼和查迪利,「>190」空軍部隊再添兩人,馬天尼斯的用意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身價不菲的比國球星,被日本領先2:0,無計可施,要在餘下的三十分鐘用身高來屈機,這如同在球技上認輸了。

紅魔落後藍武士兩球,雖然教人意外,但我由始至終都沒有擔心比利時會被淘汰(其實是有一丁點的)。而在日本因門將判斷錯誤而失守後,我更加肯定他們會信心崩潰,一定完了。之前守得住,只是因為踢順境波和體力充沛,現在身心俱疲,只能成為待宰羔羊了。

看着一群紅衣高佬狂轟濫炸,我開始覺得似在目擊一場校園欺凌事件,技安bully大雄,次藤洋蹂躪葵新伍,但日本繼續製造驚喜,他們沒有自亂陣腳,沒有退而龜縮,藍軍在受壓中仍然做到幾次有威脅的攻勢。我開始變心了,我內心希望他們再入一球,鎖定勝果,因為我知道,比利時一定會再入球,到了加時,日本就贏不了。

就像周星馳的電影一樣,那些被一致睇低的underdog,總是贏得觀眾的同情分,想看小人物擊敗強敵,大快人心。終於,我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一柱擎天的爆炸頭一頂破網,比利時追成平手。諷刺的是,我這時已經變節,我期待的畫面變成我預期的畫面,我其實並不期待。

日本的防線一再出現缺口,盧卡古和費蘭尼的額頭自然毫不客氣,這時卻有川島永嗣挺身而出,屢救險球,像三師兄盡最後一口氣,用鐵布衫守住大門,你實在不得不向這支大和代表隊致敬。

日本最後一擊,角球攻城不果,反而變成對手反攻致勝的機會。球迷唯一告慰的是,這殘忍的了斷,並不是輸在空戰中,而且,大家不用再多看三十分鐘「大恰細」的不安畫面。日本輸的不是球技,也不是運氣,而是欠缺一對像以往田中鬥莉王和中澤佑二那樣擅頂的中堅,來抗衡歐洲球隊的空中霸王,目前陣中的吉田麻也雖然不錯,但仍未及兩位前輩昔日的功力。

日本隊上場苟且偷生,但今場死得燦爛,武士刀閃亮至最後,力盡而亡,雖敗不辱。誠然,體育競技從來都是身體質素的較量,不存在所謂「大恰細」的說法,但作為真正球迷,我們誓死效忠的,永遠是踢得較好、較有球味的一隊,也總是想一睹underdog有周星馳電影中的結局。


Illustration: 442oons

Text: 【 Totaalvoetba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