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腳艾力士、羅素登陸中超,過來人細訴入籍兵中超路難行》

.精選專題. 於 01/03/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本周有一前一後兩名香港隊入籍兵登陸中超球會,前鋒艾力士 (Alex Tayo Akande) 加盟大連一方,中堅羅素 (Andy Russell) 轉投河北華夏幸福,將分別有機會夥拍咸錫、卡拉斯高,以及馬斯查蘭奴、拿維斯,兩將能與世界級球星合作,相信有助提升實力和擴闊眼界,對港隊也有間接助益。

事實是否真的如此樂觀?

艾力士、羅素與以往的入籍港腳能獲中超垂青,當然與具備跟外援球員相若的身體質素,而能以內援身份簽約,不佔用球隊寶貴的外援名額有關。而兩將這次轉會更不離偶然因素,同樣因為原屬的中甲球會出現內部問題,導致離隊機遇,成為中超球會獵物。畢竟,擁有內援資格的非亞裔球員為數不多,港腳入籍兵北上自然大有錢途。

不過,搶手貨並不一定受重用,有錢途也不等如有前途。以過去數名曾到中超搵食的入籍兵為例,大部分都落得失意而回或隨隊降班之結局。中超夢難圓,仿彿成為眾人的共同寫照。

高梵

原籍加納的高梵 (Godfred Karikari) 於2012年入籍代表香港隊,時為27歲,算是少有地「年輕」的入籍兵,因此發揮較佳,同年與河南建業簽約,成為中超首位非亞裔本土內援。那年頭中超還沒有太多頂級外援,高梵有用武之地,但其後就要轉戰中甲,先後效力深圳紅鑽、北京八喜、青島黃海等,為後者作賽時曾因向前球會教練竪中指而被罰停賽,高梵可能與前東家曾有過節,此外在深圳時又遇過球會欠薪,結果於去年回歸港超,加盟基地設在廣州的R&F富力。

基藍馬

來自喀麥隆的基藍馬 (Jean-Jacques Kilama) 於2015年入籍港隊,翌年加盟中甲的天津權健,之後球隊雖然成功衝超,但基藍馬當時已被貶至後備席甚至預備組,少有機會與柏圖、韋素這些星級外援同場上陣,更同樣與高梵因為場上不君子行為而被罰停賽,終於在去年初回港,加盟香港飛馬,在中超除了收穫金錢,得到的歷煉其實不多。
科夫

加納守將科夫 (Fofo Agbo) 在2016轉籍代表香港,同年加盟哈爾濱毅騰並助新東家成功衝超,但這支東北球隊與中超水平有明顯差距,季終以包尾成績降班,更提出與表現不俗的科夫減薪續約,此後他簽約加盟另一中超球會遼寧宏運,但遇上身在加拿大的妻子於交通意外受傷,科夫放棄高薪離隊,一番兜兜轉轉,最終回港加盟南華,但又輪到科夫本人在比賽中受重創,加上球會主動要求降班,解散陣中一線球員,有如宣告科夫到了退役的時候。

法圖斯

法圖斯 (Festus Baise) 是中超港隊入籍兵中較成功的例子,2015年入籍香港,同年年底北上轉投中甲球會貴州智誠,立即成為隊中主力,協助球隊以中甲亞軍身份衝上中超。老而彌堅的「法叔」更以近37歲之齡,獲委任為隊長,成為首位當上中超球會隊長的港腳。雖然法圖斯受到重用,但球隊上季於中超包尾降班,以「法叔」年紀而言,即使智誠未來能夠重返中超,相信亦再難成為重臣。

積施利

積施利 (Jack Sealy) 跟羅素一樣,都是有本土兵之實、入籍兵之名的港隊成員。「肥積」在香港長大、生活及受培訓,理應比上述各人更能適應在中國球圈搵食,但事實上,他自2016年初加盟中超長春亞泰後,換來的只是寥寥數場上陣紀錄,球隊在易帥後更被投閒置散,五年合約履行不到一半,去年回港加盟和富大埔,今季效力香港飛馬。

「肥積」在效力長春亞泰期間,曾慨嘆到中國搵食「其實唔易」,除了在足球場上,中超有比港超更高的要求,球會制度和文化同樣需時適應,尤其在他身處的長春市,生活較為單調,懂英語的朋友不多,甚至資訊網絡也受限制,翻牆才能用社交媒體與親友聯絡,以至飲食、居住等瑣事,都會令他們這些「外語內援」感到困難,不足為外人道。

除了積施利的切身體驗,中超球會看上港隊入籍兵,多是取其身體質素優勢,而入籍兵一般年紀偏大,訓練和比賽強度突然增強,身體未必能夠調節,造成容易受傷或追不上進度的情況。幸好,艾力士和羅素都早有中甲經驗,亦非高齡球員,相信大大有助他們來季在中超賽場上立足。
Ref: sportbibl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